【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洞头风情(散文外两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1:40

【行走洞头】

洞头水清、岛美、礁奇、滩佳、鱼鲜、生态优,有“海外桃源别有天,此间小住亦神仙”的美誉。

行走洞头,你会被岛上旖旎风光所迷醉。被誉为“神州海上第一屏”的半屏山,与台湾的半屏山隔海相望,断崖峭壁,犹如刀削斧劈,山成半爿,直立千仞,是国内少有的海上天然岩雕长廊。有海上盆景之称的仙叠岩,背山面海,怪石嶙峋,石与石相叠斜倚,势似将坠,岌岌可危,却任风吹雨打,仍固若金汤。于月夜,站崖上,听崖下惊涛,恍若遗世独立。“黄金滩”状似畚箕,坡度平缓,海水清澈,沙质细腻密实,踩过无痕,似铁板,人称铁板沙。竹屿岛上数万平方米的天然大草坪,绿得恣意张扬。更有海上第一楼望海楼,巍然屹立在海岛最高处,中普陀的梵音袅袅涤人心魂。这些岛屿像一个个奇异的意象,在诗行间穿梭,让人百嚼不厌,回味无穷。

行走洞头,你会被如云的绿荫所勾连。海岛陆地面积少,土地贫瘠,台风又多,但岛上却绿荫处处,花香飘逸,那是洞头县树—--台湾相思树。她枝叶细致繁密,如同团团绿色的云朵,金黄色花朵如针如缕,如雾气氲氤,如雪花飘飞。相思树生长速度快,适应性强,在恶劣环境中都能茁壮生长,长期裁种,还能改善土壤条件,在洞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好地种桉树,差地种相思。”相思树木质坚硬,树纹扭曲,是最好的防风林,当台风正面来袭,她可以庇护海岛。台风过后,桉树、桂树横七竖八倒俯一地,只有她,仅被台风打下些树叶和细枝,树干依然巍然屹立!

行走洞头,你会被独特的海岛风味小吃所勾连。洞头海洋资源丰富,八百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常年洄游的鱼、虾、蟹类达300多种。一年四季,你都能吃到鲜活的海鲜,海边礁石上,藤壶星罗棋布,石缝间,海螺、龟角、小鲍鱼、石葵小小翼翼地藏身其中,滩涂是文蛤、蛏子、小蟹的天堂,羊栖菜、紫菜、海带在海面上轻轻荡漾,这些东西,不用费心烧作,只需清蒸白煮就美味无比。猫耳朵、鱼圆、敲鱼、目鱼饼、蛏子羹,这些别具一格的风味小吃,更让人唇齿留香,难以忘怀。

行走洞头,你会被丰富的海岛文化所震撼。这里是闽南文化和东瓯文化的交汇处。船上敬妈祖,出海迎“头鬃”,祈佑放水灯,节庆赛灯会让你耳目一新。还有冬至的“鸡母狗镙”、七夕的“巧人儿”、“红圆”和“红龟”等独具特色的渔乡文化。

行走洞头,你会被那一群平凡却英勇的人所感动。那是驰名全国的海霞女子民兵连。灰色的岁月里,“苦水里泡大”的海岛姑娘,帮部队生产建设,洗衣服、运弹药、搬给养,与战士们一起挖战壕、修掩体、搞联欢,合唱了一曲“军民联防”的模范赞歌,她们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传奇。电影《海霞》以它为原型,风靡了一代人。如今,海霞军事主题公园记录着那些峰火岁月,“爱岛尚武,励志奉献”的海霞精神,也传承了一代代。

行走洞头,就是阅读一首激情澎湃的诗,每一个岛屿就是一句诗,14个居人岛是平实的叙述,89个无人岛是浪漫的抒情。阅读洞头,就是为心灵做一次诗意的栖居。

【洞头的冬】

地处北纬27°51′、东经121°08′的“百岛之县”洞头,168个岛屿散落在东海万顷碧波中。北国已几度雪飘,海岛的冬天还了无踪迹。

霜降后,百岛洞头依然淡定如戏台上的老生,不紧不慢地踱着方步,继续着夏的余韵。站到立冬的门槛上,向远处望望,山间的林木,才有了些许霜红的叶片,像簪在发际的金钗步摇,熠熠生辉。路边的荒草,才伸出枯黄的手,承接白色的霜衣。山野里,星星点点的野菊,绽开紫色的笑靥,田埂垄间,仿佛处处可闻她们银铃般的笑声。一直到冬至,风一阵雨一阵,海岛才删繁就简,露出疏朗遒劲的骨骼,透出一股凛然英雄气。

洞头的冬,是风唤来的。风是冬的触须,自屋顶瓦楞间,窗棂细隙间,严实的被缝间,挤进来,细细碎碎,却又锋利如刀,海岛咸腥的空气中,便弥漫了冬的气味。夜半,风在窗外,抡起捣衣的木槌,将树梢上依旧繁密的叶子,翻翻卷卷,拍拍打打。那深绿的、淡黄的、枫红的叶子,像一群刚刚放学的孩子,时而惊呼,时而哗笑,追追打打,噼噼啪啪,响成一片;风从晾紫菜的竹杆架穿过,呜呜如响哨,又如深长的叹息,像谁在暗夜,用街头艺人的风格,散漫地吹奏一曲冬之吟;晾在房檐下的一串串鱼干,在风的喊声中纷纷醒来,摇摆着单薄的身子,仿佛回到蔚蓝的海水里,悠游如前。冬恍若站在时间高处的上将军,气定神闲,指挥着风,像统帅千军万马,一夜间,攻陷了海岛的所有城池。起夜的人向窗外匆匆一望,风起处,影影绰绰,冬的影子丛生,便哆哆嗦嗦,叹一声:冬来了。

风,在洞头,是计算渔期的量词。渔船往往只在大风起时,才会收网回港避风,于是,从出海捕鱼到刮风返回的整个渔期,称为“一风”,第一次起风回港,海岛人叫作“头风”,第二次,就是“二风”。海岛的冬天,被一次次的风,分割成一段段长短不一的岁月行板,像结绳记事般,简洁明了。

洞头的冬,是顺着汤圆滑来的。在洞头,冬至是冬的标志,更是新的开始。“吃了冬至汤圆长一岁”,是洞头人独一无二的习俗。孩子们说自己的年龄,会奶声奶声地说“吃了冬至汤圆就几岁了”,一脸对长大的期待。洞头的冬至像过年般隆重。长年在海水里浸泡劳作的渔妇们,冬至的前夜,会用粗糙皲裂的手,搓一颗颗细滑如丝的汤圆,祈求一家人团团圆圆。在洞头,更有吃冬至“状元圆”得状元的祈愿,所谓的“状元圆”,是个头比较大,包了芝麻馅的汤圆,洞头人称之为“圆母”。女人们便会搓一个又大又甜的“圆母”,悄悄留给最心爱的孩子吃。洞头还有独特的冬至民俗,用米粉捏一些惟妙惟肖的鸡鸭鱼虾,叫“鸡母狗馃”,来祭拜上苍,祈求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冬至一早,人手一碗滚烫甜腻的汤圆,几个香甜可口的“鸡母狗馃”,吃得身暖心热,海岛的冬天,便在这暖意里,徐徐展开冬的云梯。

洞头的冬,山寒水瘦,却是渔家人的旺季。民谚说:“冬至过,年关末,带鱼像柴片”。渔船出海几天后,起风了,夜里,女人们就要起来几次,看看渔港里,有没男人渔船的桅灯。一旦发现熟悉的标志灯,女人们便从窗口探出头去,高声喊,渔船进港啰!一时间,宁静的村子里,灯纷纷“啪”地亮了,狗吠声此起彼伏,女人们三下两下穿戴暖和,顶着寒风,拎着马灯,挑着鱼篓,跑到岸边,跳上小舢板,解缆提橹,“欸乃欸乃”向渔船划去。男人们把鱼卸到小舢板上,边卸边相互询问海上的事家里的事,有时来不及细说,便去补充供给。那些鱼,就交给女人们处理了。鱼贩子来了,挑桃拣拣,再好的鱼在他们的口中都成了臭鱼烂虾。女人们不着急,也不争辨,这鱼,是自家男人在风口浪尖捕来,是男人的血汗,更是一家老少的温饱,听两句不好听的,打什么紧,等他们贬够了,该什么价,还是什么价,毫厘不让。结完帐,收了钱,才笑嘻嘻地回道:你当挑媳妇呢,嫌这嫌那,你媳妇还不一定有这鱼虾鲜嫩哩!三两句把鱼贩子堵得无话可说。狂风大作的日子,渔家人围着炉火,烤几条目鱼须,蒸一盘鮟鱇鱼干,就着本地产的“船老大”米酒,摩搓着硬茧处处的手掌,咀嚼一番狂风恶浪里的壮怀激烈。女人们则拿出毛线,打起孩子的毛衣裤,或是帮人织一段渔网,贴补家用。

洞头的冬,雪是尊贵的稀客,一入冬,海岛人就盼着下雪。“年头雪,鲳鱼肥,年末雪,鱼蟹满仓‘北’(爬)。”下雪,就意味着这是一个丰收的冬季。可是海岛极少下雪,偶尔撒下几颗雪籽,孩子们就跑到屋外不停地蹦啊跳啊,伸出手掬着,张开嘴接着。渔家谚语说:冬天一捧雪,胜过药十贴。海岛一下雪,女人们就拿出瓶瓶罐罐,把积雪一点点收藏起来,夏天孩子上火了,发烧了,或生了疖痈,取去雪水喝上几口,用雪水冲洗疮口,便“药”到病除。

洞头的冬,来得迟,去得也缓,节令过了雨水,有时惊蛰的雷响也过了,它还缠缠绵绵,不肯离去,海岛人常说“不吃五月粽,破衣破袄不能放”。只有雾来了,洞头的冬,才真正地解缆挥桨,去岁月深处,等待风的再一次召唤。

【虎皮房】

虎皮房曾是洞头的地域标签,如今,它成了海岛的一道独特风景。

地处浙南沿海的洞头岛,处在台风活跃带,每年夏天,都要经历多次台风正面袭击。临海而居的渔村,一个巨浪扑来,半个村庄就淹没浊浪狂涛里,依山傍海的宁静和安逸,瞬间演变成风口浪尖的跌宕和惊恐。泥坯房茅草房木板房,是经不起狂风巨浪的肆淫,海岛人只能选择用石头建房子。

岛上石头不多,建一座房子,要四处采集石头,每块石头都有天然的颜色和纹路,砌成一堵墙,便像一张色彩斑斓的虎皮,一座房子就是一只雄踞的老虎,远远地看,村庄像一群老虎在休憩。

因为台风,岛上房子都建得低矮,单层,四合院似的结构,窗户开得小,门也少,一座房子只有一个大门,最多在后院再开个小门,方便进出。屋内一口小天井,用来采光,也用来收集雨水。海岛淡水稀缺,小天井向内凹斜成漏斗,雨水汇聚到天井四角,下面各放一口大缸,缸内水可洗涮,可浇灌房前屋后菜地,更可作消防之需。屋顶盖瓦,瓦上需压着一排排石头,防止瓦片被风吹走,可是,台风时,瓦片还是轻盈如落叶,呼呼风中,夹杂瓦片落地的噼啪声,听得人心里一颤一颤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后,虎皮房多为双层排屋,仍是小窗小门,规规整整的,一楼一排长方形的门,二楼一排方方正正的窗,像中山装的上下口袋。

虎皮房是最宽厚的,它给杂草留着了生存空间。春来,每一条墙缝间的泥土里,都会萌出许多嫩芽,秋天,墙隙会冒出几点细碎的小黄花。青苔也不时出现在虎皮房的墙面上,让虎皮房色彩更丰富。

台风过后,到处一片狼藉,树折了,篱笆倒了,碎瓦片到处都是,退潮的海滩上,木头船板杂草鞋子脸盆什么都有。幸好,房子还在,虽受了重创,屋顶的瓦片稀疏得像筛子,地面泥泞,泥脚印踩得屋里屋外都是,但人们的内心却不绝望,灾后重建也不那么沉重。

大人们忙着收拾残局,无暇顾及小孩子,孩子就坐在门口石凳上,小小人儿经历一场台风,仿佛忽然长大了,知道不吵不闹。百无聊赖中端详起虎皮墙。虎皮墙经历了浪的侵袭,雨的冲刷,分外洁净。台风后的阳光,像闯了祸的孩子,懒散,顽皮,甚至有点羞涩,有一种特别的光芒,照在虎皮墙上,斑斓的花纹上跳动着清凉纯净的光。虎皮墙上,有一块石头,上面像一片云彩,绛红的,边上还打着卷儿,中间有一只黑色的鹰正展翅向云彩飞去,下面一片青苔像草地,阳光把云彩、黑鹰、草地都敷上一层薄薄的金粉。孩子忍不住伸手去揩,粉嫩的指尖,仿佛染了金粉。再看另一块石头,分明是两只斗得正酣的蚱蜢,眼睛鼓鼓的,双腿绷得很紧,翅膀向一侧倾斜,显然斗得两败俱伤了。另一块石头上,一群蚂蚁在搬家,却被一只苍蝇挡了道,有绕道走的,有攀上蝇身的,十分有趣。孩子看得忘了时间,更不再无聊,慢慢地发现虎皮墙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故事,一段生活。于是,有事没事,孩子就会盯着墙看,盯着一块块石头看,还要与其他孩子交流,甚至争得面红耳赤。虎皮墙是海岛孩子人生的第一册书。

清晨,虎皮房顶冒出一缕缕炊烟,渔夫整理网具准备出海,渔妇洒扫屋前屋后,孩子们端着碗在门口吃饭,边吃边讨论今天的潮水适不适合赶海,狗走东家窜西家撒着欢儿,鸡踩着梅花印在墙角觅食,村庄像一群刚睡醒的虎,生气勃勃。女人在屋前屋后开垦出一小块一小块地,种上葱蒜,栽上草药,也养些花草,还种上树。春来时,草木葳蕤,树叶茂密,从远处看村庄,恍若森林里几只英气逼人的虎,忽隐忽现。

后来,有了红砖石灰,有了钢筋水泥,村庄里整洁漂亮、高大气派的洋房一幢幢拔地而起。落地窗,玻璃门,釉面砖,琉璃瓦,富丽堂皇得让虎皮房自惭形秽,只好悄悄地藏在新房子阴影下,躲在村庄的角落里。新渔村建设的浪潮掀来,该拆要拆,该保要保,虎皮房终安下心来,在海岛渔村里,成为一道景观,记录那些与风抗争与浪搏斗的岁月,承载几代渔家人对家园的守望。

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癫痫预防需要注意什么?甘肃癫痫病医院如何治疗癫痫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