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心灵】黄毛鼠怪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35:28
无破坏:无 阅读:1436发表时间:2019-06-14 08:07:51 摘要:在如烟的往事中,不少事情都随时光的推移而淡出了视野,唯这事却始终记忆犹新……    一、   冬夜,刺骨的寒风从遥远的天际刮来,狰狞地掠过低矮的屋脊,把一种令人心悸的声响向四周扩散。大院里,为数不多的树木全都像百岁的老妪,在风雨中摇晃着,任自己落尽了叶片的枝丫在夜空中瑟瑟。   如果说这种风声、雨声还能被紧闭的房门挡在外面的话,那么,在黑暗笼罩下的屋子里,那种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啃噬声、吱吱声,窜动声却像是从恶魔嘴里发的咒语,足以惊醒人们的好梦,更能让胆小的孩子将头紧缩进被子里,不敢吭声。倘若在无意间睁开眼睛,又恰巧看到一对鬼魅的眼睛正在近旁紧盯着你,一身乱毛的身躯随时准备扑过来的话,那就足以会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了。   此刻,我就是被弟弟的这种叫声给彻底惊醒的。   翻身从位于屋子一角的小床上坐起,顺手拉亮发电灯,“嗖”的一声,昏暗的灯光下,一道发黄的影子从奶奶和小弟睡的大床上窜出,又迅速地穿过屋里不大的空间,飞快地钻进了我的床下。   “这死老鼠,胆子忒大了,都跑到床上来了!”奶奶念叨着,一只手起劲地拍着床,似乎想把潜在的老鼠全赶走,另一只手则拍癫痫病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着只有四、五岁弟弟的后背,哄着他入睡。   床下仍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这老得毛都黄的硕鼠似乎根本不把人放在眼里,我敢保证只这灯一关上,不出两分钟它又会闹腾起来。   继续睡下去是不可能的了,我揉揉惺松的睡眼下到地上,抓过放在一旁的奶奶的那根拐杖,就在床下使劲儿敲打起来。   我床后的地面上有一个鼠洞,不知会通到何处,但靠墙脚处的那个破口却可以直通到邻居家。老鼠直奔着我床下而来,有可能是想从那个通道逃走,也有可能是已经钻进了那个洞里。但那个破口连同那个鼠洞前几天我就用碎石和泥土堵死了呀,难道这黄毛老怪是虚晃一枪,做出副要逃离的假像,继续在屋里潜伏下来么?我一时还不得而之。   头脑在飞快地运转着,边想着这些可能,边继续敲打着床下的地面,并加上了捅的动作,将拐杖向床下的那些杂乱物体间的空隙里猛戳。   屋子很小。两间合在一起也只有二十多平。全家七口就挤在这样的屋子里。墙是用竹片编起来的,两面糊上加了麻筋的黄泥,再在上面糊一层白灰。   入住前在打扫卫生时,我们就仔细看了,地面并不平整,上面还有些疙疙瘩瘩的突起,那是一种叫着“千脚泥”的东西,铲下来可以当做肥料。那是人脚从外面带进来的稀泥经过践踏而形成的。   房管部门的人告诉我们,这屋子的地面是进行了硬化的,就是说打上了三合土,但我们却没有看出来。这大概是时间屋子建起太久了缘故。就算是打了三合土癫痫患者如何正确用药,这用炭渣、石灰和黄泥敷设的三合土也会被老鼠轻而易举地破坏,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在那些隐蔽的地方打出洞来。这也是每到晚上,老鼠就会在屋里出没的原因之一。   母亲却对我们说,我们家还是幸运的了,能有两间屋子住。至少让两个姐姐从学校回家后,还有床来睡觉。有一些人家就只有一间住房。全家人都挤在一起。母亲说的这个我信。因为我的同学张灵家里,就只有一间屋子。东西摆进去后,只剩下巴掌大个空间,那个空间就用来安张小桌子吃饭用。   其实,晚上临关灯前,我已经驱赶了一次老鼠了。用奶奶那根结实的拐杖将整个屋子都敲打了个遍。特别是床下,更是连捅带敲。在我的想象中,那下面就是有再多的老鼠,都会被我的威严所吓倒,乖乖地撤回去,撤回到属于自己的领域,那漆黑的地下的。可老鼠们并不这样想,它们觊觎的是放在屋里的那些美味的粮食和偶尔没有吃完而扣起来的剩饭。如果你在吃饭时不小心掉下了饭粒,在饭后又没能仔细打扫的话,那老鼠也能找到它们,吃进它们恐怕连石头都消化的胃里。特别是在冬天,室外的吃食越来越不好找的时候,它们就会迁移到你的家中了。家里暖和,它们甚至可以在你的眼皮底下生儿育女,前几天,张灵家里不是从杂物柜的一个不常用的抽屉里,寻出一窝的连毛都没有长出来的小老鼠么?   驱赶老鼠的声音让全家人都醒了,睡在隔壁屋里大姐小声地问母亲:“这屋子里怎么这么多老鼠呀?”   二姐有点没心没肺,照样睡着,还打起了香甜的呼噜。   “你们驻校,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当然不知道。今年冬天这老鼠都要成精了。前些天,你们刘姨家的小儿子连脚趾头都被咬了,出了好多血,还抱去打了针的……”母亲小声地说了句,又冲着我说:“春生,再赶赶就睡吧,明天早上你还要早起去你爸那儿捡柴呢。对了,去了问一下你爸,这个星期他回来不?要是不回来,就把换洗的衣服拿回来……”   “知道了,妈,我这就睡。你放心吧,早上我起得来。”我说道,又在心里想,衣服就不用往回拿了,就在他们单位的洗衣台上洗,还省了家里的水钱呢。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那令人心悸的声音,大概老鼠真地被赶出去了吧。   可是躺下还没有十分钟,就在睡意刚刚到来之际,那啃噬声就又响了起来,听那声音就像是在啃奶奶和小弟睡的那张床的腿儿。我不想和它们一般见识,就抓过放在床边顺手处的拐杖,在床沿上敲了几下,嘴里说道:“见好就收哈,不要太过份了。太过份的话,我明天非请只猫回来不可!”   要说这话也管了点用。床下的声音竟然停了下来,可是,也就只停了半分钟左右而已,跟着又响了起来,且越来越放肆,大有向我挑战的味道。   我只好翻身起床,重复着那个动作,一边敲打一边恶狠狠地说:“我明天非得去捉一只猫儿回来,把你们这帮害人精全逮住不可……”   “哥,要是逮住了老鼠能不能把皮剥了吃肉呀?”不知何时,小弟醒了,不过这次,他没有哭闹,却这样问了我一句。   我答道:“怎么不能吃?要是把那黄毛老鼠怪逮住了,我真地把它皮剥了吃!以解我心头之恨。”   “哥,逮着了老鼠让我也打它两棒……”   “行呀,我把它用绳子拴起来,由你来打,但是,它那条尾巴我得带到学校去交给老师。”   “尾巴有用吗?是不是晒干了当成绳子?”   “你那小脑袋一天都想些啥?你以为它的尾巴长就能当成绳子呀?现在不是都在灭四害吗?我们学校也动员了。交尾巴就是说你逮着了耗子。”   “哦,那你交吧,最好多交几条。但我还是想吃那耗子的肉…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能治…”      二、   本来是想将父亲所在单位的那只大狸猫捉回家里来的,但那猫养得太肥,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一看就不是能尽猫责的料,再加上那毕竟是父亲所在单位养的猫,把它弄回家里和偷单位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于是,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打算另外想办法。   回到家里,将捡到的树叶倒进灶后的那个大包装箱里,就走回进屋里。家里静悄悄的,几缕阳光从窗户外射了出来,在屋里形成几道光柱,留神看去,可以分辨出那亮光中翻腾着的无数的灰尘。   奶奶的大床下,有一种偌有偌无的声响,那只令人后背发凉的老鼠在几个杂物箱的空隙处露出半截身子,我学了声猫叫,把它吓了回去。   好,你还在。还在就好,你胆敢在白天都赖在我家中,我就有办法治了你。我发狠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屋子里没人,饭留在锅里,还有余温。揭开一看,是两只窝窝头,还有一碗菜汤。草草吃了,就又将背兜背上,把那根被手磨得锃亮的铁纤拿上,走出了房门。我打算去一趟离家有几公里的农科所那边,记得以前在那边的田地里看到了过猫捕鱼的,猜想那里应该有那些无人养的猫的。要是运气好逮一只回来,那闹耗子的事就算解决了。   一路想着,走着,很快就走过了近郊蔬菜队的地界,来到了农科所所在的地方。几块用屯水的田里,水稻早就收了,只留下满田清亮的水,一些残存的稻茬在水中突兀着。而更多的田地里,却是已经长到半尺的麦苗。南方的冬天不能阻止麦苗的生长,只是让它们长得慢了许多。   我沿着栽种着两行桑树的水渠朝前走,眼里直盯着水渠里不多但却仍在流淌的水。是的,我得给那些馋嘴的猫准备点礼物,要不然,就算是寻到了它们,又怎么能把它引回家呢?就算是逮着了,也不好弄它回去呀,尽管我背着一个背兜。   前方传来一阵流水声,两旁的茂密的杂草被水流带动着,全朝着水前过的方向飘着。鱼,还真的有鱼!   我下意识地站了下来,将背兜放下,迅速脱下鞋袜,悄悄下到水里,一阵刺骨的寒冷传了过来,让我想起眼下的季节。然而,开弓没有回箭,既然都到水里了,就只能咬牙坚持了。还好,不知是过低的水温让鱼儿的动作变得迟钝了,还是我捕鱼的技艺真的了得,不大工夫,居然被我捉住了三条鲫鱼,每条足有二、三两。造化!有了这几条鱼,不愁那猫不上钩。可猫在何方呢?将几条鲫鱼用根结实的草茎穿了,放在装树叶的背兜里,把自己收拾停当,赶紧寻起了猫来。   要说今天也真是走运,沿着水渠走了没有多远,只见前方的出现了一只小动物的身影,开始还以为是一只野兔,定睛一定,是只猫,真的是只猫!一只身材苗条,一看就立于善于逮老鼠的猫!   我的心跳得厉害,赶紧从背兜里拿出一条鱼来,冲着它晃着,嘴里不停地学着猫叫。大概是我发出的声音和猫们邀请同类分享食物的声音合上了,也可能是那猫饿得不轻,见了我手上的鱼,竟然朝我飞快地跑了过来,来到跟前就擦着我的腿,“喵喵”地叫个不停。不敢骗它,将鱼递到了它的嘴边,它一口叼了,也不挪地方,就要那儿就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喵呜喵呜”的评价,像是在说“味道美极了”。   一条吃完,意犹未尽,我试探着抚着它的头,趁它不备将其捉住,放进背兜里。它并不在意我的“请猫入兜”,见装它的背兜里还有两条鱼,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怕它吃撑,更怕它吃得太饱不捉耗子,就从它嘴边拿走了一条。它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和我争抢,见它只顾了吃鱼,我赶紧脱下外衣将背兜蒙上,背了起来,朝着家的方向疾步而去。      三、   狸猫一来,耗子马上消停了。那猫在家里四处一走,还发出了令鼠辈胆寒的“猫啸”,那“喵喵”的叫声让屋里顿时有了正气,整整一个晚上屋里安静得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狸猫很乖,困了就在我床脚打呼噜睡觉,醒了就在屋里走来走去,不时发出的叫声像是在宣布着对这两间屋子的所有权。谢天谢地谢菩萨,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可好景不长,也就过了一天的时间,那猫就厌烦了城里的生活。看不到清清的溪流,听不到鸟的鸣唱,住房又还拥挤,还没有等我抱着它向我的同学炫耀一番,它就在美美地睡了一觉,把喂给它的食物吃掉了后,就要走了。只见它大摇大摆地出了房间的门,还回头朝着我喵了几声,就走出了好远。我意识到它这是要走,要去逮它回来时,人家一个健步就上了树,再一纵就上了房,找了地方晒太阳去了。我只好守在下面,在心里许了无数个愿,只要你下来,我天天给你一条鱼吃。不一条太少,添一条,两条!人家理都不带理的。在屋顶溜达一圈后,许是太冷的缘故,又回头“喵”了一声,一窜就没影了。   失望凝聚在我的心头。当天晚上,又恢复了中断一日的拐杖赶老鼠的把戏。却一点用也没有。听到鼠们在夜里发出的怪叫,恨得牙痒。   母亲对我说:“要不我明天去借个老鼠夹子来,试一试?”   “是得要想个办法,要不然真的会让人发疯不可。”   这一夜的睡眠被老鼠分成了几个小段,每隔一个多小时,总得要起来驱赶一老鼠。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在下半夜的一次驱赶中我看清了那领头老鼠的真面目。也怪它闹腾得太凶了,我打开了灯它还在靠窗的那张桌子上,两只前爪捧着块窝窝头,贪婪地啃着。终于让我近距离地看清了它的尊容,毛色发黄,不算尾巴也有尺来长,要论重量,怕得有一斤多吧。见我将拐杖朝它打来,它漫不经心地从桌上跳了下来,竟然对着我冲了过来,怕它钻进裤管,我两条腿不停地交替运动,才让它从脚下溜进了里面那间屋子中。   上学时见不少同学都交出了老鼠尾巴,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心里不禁很急,恨不得马上就把那只黄毛鼠精逮住。   下午放学回家,放下书包总是感到家里有些异样,我的目光四下打量着,最后停留在放在屋角的一个篮子里。那里存放着一些红苕,是粮站配售的,五斤红苕顶一斤米。记得下午上学走的时候我的目光也在上面停留过,可那时并不像这样呀。特别是那根长的红苕,在昏暗的光线下,就像是发了霉长了毛似的,心里猛地一跳,这狡猾的黄毛怪,还会来这套呀!你以为伏在红苕上就能变成食物了?我把拐杖操在手里,悄悄移动着脚步,来到那篮子前,这下看得更清了,正是那个黄毛老怪,正伏在那里,啃食着一根红心的红苕。我怒不可遏,把拐杖猛地朝它捧去。只听“嚓”的一声,一根红苕被我打得稀烂,可那老鼠却不紧不慢地从我脚前跑了过去。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它爪子在我鞋面上掠过的那种锐利。再看它啃过的那只大红苕,只剩下了一层皮。   当天晚上,我将母亲借来的那个老鼠夹子上挂了一颗花生,就放在门前的风箱上,那里是它经常光顾的地方,这不常见的食物准能将贪吃的黄毛老怪引来,把它捕获的。 共 60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

情感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