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五彩缤纷烟墩角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3:33
摘要:位于黄海一隅的烟墩角,因每年最早迎来天鹅越冬避寒而闻名。怀才抱器于初秋前往,看第一批天鹅,发现这里有着五彩的诗意,于是写下游记。    一   烟墩角在黄海一隅。很小,地图上根本就不能显示出她的位置名称,但她很精致,精致得让人踏足其间会感觉自己被放在袖珍之中,不想走出来。   这里是天鹅的天堂,观鹅的车流络绎不绝,顺着醒目的路标驱车便到。半个烟墩山昂着头伸进黄海,呈渴饮状,却总是不肯低下头来喝一口黄海水,而是半围了一个静谧的海湾。沿岸原本是犬牙参差,如今被山石砌成了齐整的陡岸。海湾呈一个半圆,仿佛是一颗心形。放眼望去,让人觉得是烟墩角村民把一颗心掏出来永久地安放在了这里,湛蓝的海水跌宕起伏,就像心脏在跳动,一跳就是成百上千年,跃动而不息。   世上风景有因山因水而名,这里却是因美丽的大天鹅年年光顾而负盛名。在胶东半岛,有三处天鹅栖息的水域,一在烟墩角正北方向,约十几里,一片泻湖,人称“天鹅湖”;一在烟墩角西南,现已被市区包围,名“樱花湖”。荣成人常说,荣成最有品味。这“品”字应该指的是大致呈“品”字状的天鹅栖息湖吧。这烟墩角的心湖,是每年最早迎来天鹅归栖的水域,据说,每年金秋九月中就有天鹅耐不住渴望而到访,再也不走了,几乎要待上半年之久。从地理形势上说,这里的海湾之水就像温软的躺床,但村民宁愿承认,这心湖的温度和他们的热情才是天鹅的向往。我想,人与人的相处要的是心心相印,人与动物的相谐,也离不开以心相许,故我相信村民的说法绝不仅仅是一个浪漫,更不是矫情,也不能说是诗意的自诩和标榜。就不能允许对此说有什么腹诽之意。      二   心湖之水碧蓝无杂,连天上的蓝云游到这里都变得无影无踪,仿佛是跌进了百慕大。心湖之蓝最喜容纳白色,秋风驾来的白云跃山翻岭,卷在心湖之上,宛如静云沉璧了。若不是距岸三里之遥的烟墩港里野泊的扁舟提醒,真让人猜不出这云朵投海到底去了哪里,是蓝色融化了纯白,我觉得有些可惜了。   最动人的洁白不是云,而是天鹅。我去看时,约有六七百只天鹅成为第一批来访者,如果不是浅滩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礁石,还真的分不出是云映水还是鹅簇拥。鹅被投影于水中的白云也弄得神情恍惚了,举颈侧目呆呆地看,也许这也是天鹅最好的感觉状态,天鹅也喜欢发呆,也许是以为又有同伴驾云而来,她们在期盼……   天色将晚了,如枣一般红润的夕阳,就像一枚熟透了的柿子,软软地挂在了村西那片高高的杨树林上,似乎舍不得马上醉落,将最后一抹灿黄的夕晖斜洒在了心湖的水面上,却无法将整片碧蓝涂染成金黄,只能在东西方向上撒开一道水的裂口,将金黄泼洒在上面。也好,轻漾的水波似乎也变得多情了,用夕阳的晚照来感动自己,泛着耀眼的波纹,仿佛是太阳来点燃一道五彩的花浪。天鹅也被这绝美的景色弄得无心去啄食那些游人投下的玉米粒了,几只上当的天鹅干脆举翅振飞,翩翩缓落于花浪之上,可不知花浪岂是可以饱腹的啊!其实,我的理解可能太偏狭了,天鹅也许也不完全就是为了几粒玉米而仰首待哺,她们的精神意境往往不能用最现实的眼光来关照。正如我们投身于心湖之畔赏景,需要的不仅仅是一饱眼福,还有最美最浪漫的生活情调吧!   也不能光靠浪漫去生活,我想把天鹅召唤回来。岸上的人家门前摆着一袋袋玉米粒,五元钱一袋,我买一包,努力向花浪涌动之处抛撒,可身在花浪之上的天鹅并不为之所动,甚至连伸颈摆头的也没有,神情如此专注,仿佛是孩子们在紧张地进行期中期末考试,来不得分神。一村民告诉我说,在大天鹅保护区,每年要投食上万斤的谷物,天鹅并不缺食。他也有些失望,他卖“鹅食”的生意并不好,他举着买“鹅食”的许可证有些黯然。   我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出生的人,骨子里对食物的珍惜常常与生命挂钩。时代变迁了,我们不再为几粒米而斤斤计较了,投食于天鹅再多也不会吝啬,我们有资格有能力来为这群不速之客奉上最精美的餐饮,甚至是饕餮大餐。我们也想用自己的浪漫来与天鹅的美艳做一个互动,可这个机会难得了。      三   心湖的色彩也爬上了烟墩山了。就像一首曲子,碧蓝,洁白,灿黄,都变成了颤动的音符了,婉转漫延,借着款款的秋风冲上了山坡,立于山巅。山上的松柏成了翡翠般的点缀,是镶嵌在杂色里的绿宝石。一簇簇的褐黄色,渲染着秋的氛围,似乎不仅仅是为了告白季节。山半腰以下的苇花绵绵地随风,款款而不急躁,宛若一面面巨大的绸缎在款动。淡褐色与苍白色交相波动,宛如不同底色的织锦呈现不同的纹络。从岩石下方窜出一片红枫,热烈而多情,仿佛欲点燃漫山的衰草。再变换一下视觉,岩石从树隙里闪出,仿佛这些死沉的石头也顿时灵活了起来,也许是被这些枫火点燃了。夕阳把金色涂抹在岩石上,染得红润而透亮,半天空的色彩倾泼下来,倾倒在酽酽的海水里,海水柔媚得不成样子了,似乎有些瘫软了。人站在岩石上,也被红润包围着,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统统成了水做的人,颜色太浓,不由得你不沉醉了。   我曾想,当年这座山名为“烟墩”,袅袅的烽烟从山顶升起,也是被这红枫点燃的吧,可在那严阵以待外患的时刻,怎么会有如此浪漫的联想与情怀呢,如此的美景只能在今天才可泛出让人无限联想的浪漫意境。   在心湖半圆的海岸上走着,秋天的咸风调皮地吹着发,掀动着风衣,但不寒。闲散地铺排着的青石板,在海浪声下显得并非生硬,而显得十分绵软了。十分不规则的青石板,任意随型随性地间插在一起,仿佛是阳光透过树叶洒下的斑驳疏影。走在这里,没有江南民居之间逼仄的青石板路的深厚凝重之音,可这里有的是壮怀与澎湃的快感。大概那里的青石板路边的民居间已经和韵成一首千年古乐,音符都潜藏在了石板的缝隙里,亦或是行人的脚步就是弹琴的葱白玉指,追索的是韵味不同,心动的滋味也就不一样了。而在心湖的岸上,雄壮激越的浪之声掩盖了所有的喧闹与聒噪,青石板路的韵味像什么?仿佛是一道道几何题图,多少意象与美妙需要我们动用数理逻辑来缜密求解,可浪声容不得你沉静下来。又仿佛是天上的白云一旦投落在了岸上,马上变幻成了魔术,瞬间成了不可捉摸的魔方,或者就是小孩子玩腻了积木。莫说我这些瞬间得来的意象和感觉很离谱,也很荒谬,其实,大美的意境,往往都是于无弦处听得古琴声,于无水处得无边的清音。而此时,应该是在湲湲的软浪轻拂石岸时的禅音的魔变,变成了可以任人遐想的石之趣了。   这里的色彩是最讲究艺术的。绝不因建筑所用的是石材而将就而随意。石板路一侧是参差的民居,并不按齐整划一的直线排列,从西到东,找不到任何一模一样的民居建筑,且高低不一,想必当初是因势而建成,随心所欲。所谓描摹民居的“青砖红瓦”、“石墙黛顶”、“粉墙黛瓦”这样的形容词,在这里都很不准确,显得词不达意。任何诗意的字眼给这些民居都显得很蹩脚,这里的墙壁无需粉饰,粉饰是无端地破坏。任何一堵墙壁都保持着古拙而艺术的原色调,仿佛是打开了石之心扉,虽不语,却似在于人对语,心中在问:多少万年前的彩石哟,如此珍贵!其实,你的想象力太局促了,是五亿年前的花斑彩石拿来砌墙的,据说是女娲补天时遗落下来的,真正的美都是令人大胆遐猜与无边揣度的。   唯一可以找到规律的是,窗台之下均是以花斑彩石为背景的,之上则全是古旧的青砖砌成。那些花斑彩石的底色呈暗黄色调,石上是清晰的蜂巢状图案,或浑圆如粗木的年轮,或椭圆似绣鞋之形状。石上的铁质因风雨凋蚀而恣肆漫流,仿佛是一幅饱满的油画。我驻足观而思,不由得赞叹起来,烟墩角村民应该个个都是画家的眼光,那些瓦工就是了不起的画家。可这里的村民大部分都是以出海捕鱼为生的渔家汉子,大海本来就是波澜壮阔的画卷,莫非经年累月浪迹于苍茫的大海之上,不仅仅是捕获了鱼类海产,也启迪了他们骨子里的灵感美感,而把他们的生活情调和追美审美凝固在家园的墙壁上,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过路的几个村民看我如醉如痴地欣赏着,也都张着嘴看着我笑,那笑容质朴得一如这海岸上的青石板,一如这墙壁上的彩石。      四   最富色彩的当属这里的海草房。放眼望去,村落房舍上一片瓦也不见。厚实而别具温暖之色的海草房,一下子把人带到了远古一般。我知道,这些海草房存世少则半个世纪,多的已达一二百年,草身不坏,就像一个传说。所有的海草房都难以精确判断其年月,海草泛着苍老的灰白色,稍新的海草还有明显的斑点,过几年都变得一样苍老。尽管这里的色彩并不鲜艳夺目,浪漫可人,却最耐久温暖。一幢海草房,就是不加修缮,也可以陪伴三四代人,耐得岁月,经得时光。   我常想,岁月何以对海草房如此眷顾而不舍撕掉她秀美的发?或许这是一个难以解释的现象,但有一点可以证明,千百年来,依海而居的人们总是会发现大海会给他们带来什么,这就是海边人的眼光,我深深敬佩第一个把海草搬到屋顶的人!是谁呵护了这片海,谁就会得到大海的不吝赐予。我听说,这种经世而不腐的海草只剩下烟墩角和东楮岛两处浅海还有生长,每年随着较大的潮汐与风浪而被推到岸边,风过浪去,人们可以带着海具到海边收集。生活的色彩不一定艳丽无比,但一定是最温暖的,包括那些渔人对海的潮汐舶来的东西都要温暖以待。   温暖而怀旧的色彩还属于陈放在院内屋前的古船,这里不喜欢故意做旧,但对旧有的东西格外珍惜,奉若先人祖上一般。所谓古董古玩的做旧在于惑人之眼,追求的是金钱的价值;而这里的古船,油漆早就脱落了,纯粹的木色裸露着清晰的木纹,粗糙的船桨随意搭在木船上面,那些用过的老旧渔网散乱地堆在旁边,好像下一个风平浪静的时候,他们的主人随时要准确出海。也许是渔民刚刚出海而归,还来不及收拢这些渔具。我想,这样随意而闲散的状态应该也是村民的日常生活状态吧。几个渔民模样的村民,看见了他们古铜色的脸便知是涂了沧桑之色已久了。他们在一个石桌上置一把粗糙的紫砂壶,周围放几个大茶杯,自顾喝茶。如此的闲情逸致绝不亚于都市里的茶舍茶居,他们不在乎是屋内还是露天,要的是感受生活给他们的赏赐,抓紧了片刻,说笑吃茶,想必他们的生活也如这茶一样滋润而芬芳,随性而不造作。他们的茶杯里泛着的是最醇厚的生活颜色,他们的心中留住的是享受简单生活的快乐。在这里,最寻常的场景,都有可能成为艺术,只是没有人去总结创作,那样就虚假了,真的让人不能不赞叹啊!最朴素的底色是生活本身,里面饱含着的是优雅与精致,我们常常忽略了这些,可能是因为表现形式是粗糙了些,不符合某些人过于挑剔的口味吧。   这里的民居客舍不下百家,农家乐渔家乐也不下百家。各式的“蜗居”任客人挑选,想睡个热炕头的,想找一个一家三口小房间的,想觅一处可以面海写诗作文的,想临窗画海之魂的,所有的想法都可以马上找一个栖身的寄托。看那些海草房的名字,好听的让人马上想进去躺在屋里睡一觉,什么“暖鹅客栈”、“岸上人家”、“听涛旅店”,就看你想享受什么样的情调了。吃的,且不说,你可随便走进一家,就大快朵颐,海鲜的颜色也足可大饱眼福。赭红的扇贝,白嫩的扇贝肉丁,绛紫色的近海鱼,黢黑的海参,淡黄的鲍鱼,黝黑的海带,青绿的海菜……若要享受食之味,就先睹食之色,色是口欲的名片,正所谓“色”“味”一齐入眼入鼻。烤鱼,烤肉,烤蔬菜,什么都可以烤着吃。吃的人多是那些年轻的男女,满岸的流金红粉,仿佛漫天空的云彩掉落下来, 浅海的水也浓酽了,似乎这些食客专为给海水上色的,浓妆艳抹,海水也成了变形的丽人,眼波处,都是风情画意。   这里还有一种颜色也足以让人大饱眼福,羡慕顿足。走遍村落,门楣上、街门旁,挂着太多的各地摄影协会的牌匾,不下于百八十家,匾额都一律金色,光线交织,特别上眼。日光总是光顾四方的牌匾,发出富贵的光色,顺着村街去看,金黄的光柱若隐若现,又是渔村一景,既是风景,更是生活的常态。看名字,天南海北的,连西北大漠的摄影人也来了,花几个钱租下一间民舍,可存放器材,也可作为观光的落脚地,食宿由渔家提供,方便得一如居家。天鹅来了,每日都看见在石岸上一排摄影队伍,那些典雅颜色的摄影机照相机,就像架起了的长枪短炮,我数一数,不少于百架,当年这里曾经也安放着土气怪样的土炮,如今被这些价值不菲的佳能、尼康、索尼、富士、宾得、理光等取代了。那些摄影人早就调好了镜头,对好了焦距,一齐对准了心湖里的主角——天鹅,或等交颈相戏,或待振翅欲飞,或专注埋头入海啄鱼的瞬间,或静候一齐举颈寻声之际……只听得快门咔嚓咔嚓轮番响起,惹得那些天鹅都惊慌地看。更有些怀旧情绪强烈的摄影家,为了追求老照片的艺术效果而拿着落后于时代的镁光灯,放出一阵阵烟雾,格外增添了生动的怀旧色彩,惹得游人驻足围观。 安徽小儿羊癫疯的好医院随州哪家医院专治疗癫痫病荆门看羊羔疯的好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联系方式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