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正当年少(小说)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5:19

“林音竹!林音竹!”林音竹刚往桌子上趴下,结果刚闭上那几乎睁不开的眼睛,就被贾佳佳的那压抑的魔音穿耳,魔音在耳,加上贾佳佳那两双爪子还摇晃着她,林音竹唰的一下抬头,眼睛几欲喷火,“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找我!”咬牙切齿的声音贯彻教室……

“呃!”太过突然了,贾佳佳被吓了一大跳。教室里的同学也都被林音竹的声音吸引了,纷纷把目光投在了她俩身上。林音竹莫名其妙地被中断了睡眠,心情不是很好,要知道她只有十分钟的补眠时间,是以并没有察觉到教室的情况。

贾佳佳不说话,林音竹瞪着眼睛问:“说话!”贾佳佳翻了个白眼,握拳放在嘴那里轻咳了一声,挤眉弄眼的,想提醒林音竹,但林音竹正冒着火呢,根本就没发现贾佳佳的不对劲。

好不容易补眠就这样没了,林竹音烦躁得抓了抓那有些乱的头发,一抹脸,一脸警惕地指着贾佳佳道:“别再打扰我啊!”说着又要趴下。贾佳佳再翻白眼,暗藏在桌子下的手又扯了扯林音竹,林音竹想如果贾佳佳不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她一定揍这丫头一顿的!

“贾佳佳,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姑奶奶我还要补眠呢!别以为我们关系不错,我就不会揍你!”

“林音竹!姑奶奶,你真是越来越不安分了!”林音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她们班灭绝师太的声音,林音竹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现在不是下课吗?她怎么会听到灭绝师太的声音?林音竹觉得有些惊悚,僵硬地把头转向讲台,不看还好,一看惊得林音竹马上蹦起来,林音竹现在很想哭,灭绝师太怎么会在课间来教室?

教室里同学隐忍的笑声传到了林音竹的耳朵里,林音竹侧头哀怨地看了贾佳佳一眼,贾佳耸耸肩,摊手,偏头,不关她的事,她已经提醒过了。

“老师,我错了。”面对灭绝师太眼里的熊熊烈火,林音竹只有秒怂的份。她今天出门应该看日历的,早知道给家里的观音娘娘上炷香再来学校好了。

“下节课去我办公室一下!”

“是……”

“哈哈哈!”突兀的笑声在安静的教室里响起,是个陌生的男声。林音竹在心里竖起大拇指,“大兄弟,有勇气啊!”林竹音想抬头看看这位仁兄是何方人物,奈何她自身难保,只能作罢。

“陆云琪。”不似刚刚的满含怒火,但依旧可以听出有警告之意,笑声瞬间收敛。唉,果然,灭绝师太一出手,谁都得怂。

不过,陆云琪?谁?林音竹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班里的男生,似乎并没这号人物?难道是她平时忽略了谁?不对,声音似乎是从讲台上发出来的,唔……难道有人被罚站了?还真是可怜。

林音竹实在太过于好奇,悄咪咪地上抬左眼皮,只见一个身穿蓝色牛仔裤、白衬衣、身材颀长的少年斜站在灭绝师太的身旁。啧,真是站没站姿,灭绝师太也太纵容了吧?要换成她早就被吼了!

再继续往上看,似有似无的笑意挂在嘴角,呃,一双被墨镜遮挡的眼睛,红色的头发,还戴着耳环。林音竹被吓到了,已经顾不得自己还是“犯罪人”,猛地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看起来显然是个十足的问题少年的男生。这,这,灭绝师太居然允许?林音竹一直觉得穿白衬衣的男生都是那种淡然的、高冷、很帅的男生。倒还真没想过这种看起来就是小流氓的男生会穿,不过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居然还真没什么违和感。

林音竹打量着陆云琪的同时,陆云琪也在透过墨镜打量着她。微乱的一头乌黑长发,还有几根贴在她的面颊,瞪大的眼睛让人觉得甚是可爱,白白净净的瓜子脸,清秀可人,脾气不太好。这是陆云琪对林音竹的评价。

“这是新转来的同学,陆云琪。大家认识一下,往后好好相处。”灭绝师太顿了顿,环视了一眼教室,指着林竹音后边的空位说:“陆云琪,你就坐那吧。”

都高二第二个学期了,居然还转学,搞什么?林音竹默默在心里吐着槽。

“那个,老师……”

“林音竹同学你有什么意见吗?”灭绝师太不再双眼喷火,而是温柔地问道。

林音竹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挺直了自己明显还酸累的小身板,干笑了两声道:“报告老师,没意见!”林音竹本来想说“另外一边还有空位置,陆云琪坐她后边很影响她学习的!”但看到灭绝师太这样,林音竹哪里还敢说。虽然事实上,她只是害怕陆云琪会打扰她补眠而已。

陆云琪走到林音竹那,向林音竹伸出了右手,脸上挂着笑说:“同学,你好,往后请多关照!”

林音竹看着面前的手,想着刚刚灭绝师太对他的态度,实在是不太想握,凭什么啊?明明都是“问题少年”,灭绝师太对他那么宽容,对自己就那么狠?

林音竹象征性地握了下陆云琪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会的,会的。”

陆云琪已经来了一周了,跟班里的人混得也挺熟的了,但偏偏林音竹都没和他说过话,陆云琪有些郁闷,好歹他也算是个帅小伙吧?还没哪个女生如此忽略过他呢?怎么觉得林音竹就当他不存在一样?上课昏昏欲睡,下课就往桌上趴,谁打扰到她,她就跟谁急。

陆云琪哪里知道林音竹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个问题少年,加上那初次见面的“嘲笑”,灭绝师太的区别对待,林音竹早就把他划入禁止交往的区域了。

陆云琪是个霸王惯了的人,还真忍受不了别人如此忽略他,看着前边趴在桌上的那颗脑袋,露出个奸笑,站起来身体往前倾,用食指挑起林音竹后边一绺头发,眼睛都在冒光,用拇指一按往后一扯。瞬间,一声尖叫声响彻了教室。

不用怀疑,就是林音竹发出的。真是叔可忍孰不可忍,林音竹一只手揉着被扯得生疼的地方,另一只手一拍桌子嚯的一下站起来,目露怒火:“谁?谁?谁扯姑奶奶的头发,自己站出来!”一周之内被打扰两次,林音竹很是郁闷了,她想打人了!

林音竹磨着牙,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贾佳佳,贾佳佳咕噜着眼睛,她觉得自己很无辜,这次真不是她。贾佳佳偷偷的伸出食指往后指,林音竹眼一眯,黄毛?

林音竹眼带危险,转头,正好看到陆云琪居高临下看着林音竹炸毛的样子,觉得甚是有趣。这时候林音竹才发现陆云琪很高,几乎逼近180了,林音竹才158。

才高二,居然就长这么高,这黄毛吃什么长大的啊?不过林音竹可不是个轻易怂的人,呃,除了面对灭绝师太的时候。

身高不够,气势来凑,林音竹双手叉腰,质问道:“黄毛,你扯我头发干嘛?信不信我揍你?”

陆云琪听到“黄毛”两字,脸都气歪了。这是个女孩子吗?女孩子会讲得出这些话?还揍他?陆云琪上下的扫视了一遍林音竹,啧,就这小身板。

林音竹觉得自己被侮辱了,火气迅速上涨,“你这是什么眼神?!”

陆云琪凉凉地道:“歧视的眼神!”

“你!”

“我?我叫陆云琪。”

“鬼要知道你的名字!”

“哦,原来你是只鬼,陆某人失敬失敬!”说着抱了抱拳。

贾佳佳看这情形,还真怕他们俩打起来,忙站起来道:“小竹子消消气,想必陆云琪也不是故意的。”

林音竹瞪着贾佳佳,不是故意的?她头发离他那么远,不是故意的?贾佳佳决定无视林音竹,反正林音竹也就是只纸老虎,凑到林音竹的耳朵说道:“别忘了你还在考察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灭绝师太知道了就不好了。”

闻言,林音竹“哼”了一声,“算你走运,今天先放过你!”

陆云琪别提多郁闷了,居然就这样结束了。

自扯头发事件后,林音竹一直想着怎么报复回去,她可不是好欺负的,却苦于一直没有抓到陆云琪的把柄。

这天,楼道拐角处,林音竹听到有人说话。起初还不在意,细听却原来是陆云琪的声音。陆云琪鬼鬼祟祟地在这跟什么人讲话?

正待要细听,却不见了声响。林音竹有些着急,怎么不说话了啊?正在林音竹思量着别的方法的时候,声音再一次响起。

“阿琪,你能不能正经点?”温温柔柔的声音。正经点?林音竹听到双眼都在放光,这家伙不会是在这幽会吧?没想到这黄毛还挺有魅力,这女生声音那么温柔,想必长得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这样也不错啊!”声音里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你这样……”

“好啦,你别啰嗦啦!我们好不容易见面,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个问题上好不好?”女子尚未说完就被陆云琪打断了。

听这意思,他们俩不会是想要干嘛吧?林音竹脑海里已经浮现出陆云琪和一个女子如电视里般接吻的画面,脸,突然间就有些焼红。随即,摇了摇头,把脑海里的画面甩掉。

不行,她要赶紧出去,不然等他们那样起来她再出去不是很尴尬。想着,林音竹已经跳了出去,她闭着眼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陆云琪的方向,说道:“哈哈,黄毛,你居然在学校幽会,被我抓到了吧?哼,赶紧跟我道歉并且赔偿!”她指的道歉自然是头发事件,“不然你现在就跟我去见灭绝师太!让她收拾你!”

女孩子的脸上尽是洋洋得意,陆云琪并没有慌乱之意,反而是觉得有些好笑,她是哪只眼睛看到他在幽会了?

没反应?林音竹继续指着道:“你刚来没多久自然不知道灭绝师太的厉害,我可跟你说,你要是落入她手中,定会褪层皮!你赶紧的乖乖跟我道歉,不然,哼哼!”

咦,还是没反应?林音竹试探性地先睁开一只眼,发现陆云琪正看着她,像看白痴般的眼神。林音竹磨牙,怎么办?她好想上去打他几拳再往他脸上踩上几脚,就在林音竹计算着这可行性的时候,暂时被她忽略的女生溢出了丝丝笑声。

林音竹一愣,莫名觉得这笑声挺悦耳的,稍稍偏头看过去,只见陆云琪旁边站着一位身着浅绿裙子的女孩,一双秋波似的眼睛,柳叶眉,小巧的嘴巴,看着温温柔柔的气质,比她大两三岁的样子。林音竹咂了咂舌,不由地感叹,这黄毛是从哪里骗来的一个美女?

为什么她觉得是骗?那是自第一眼起林音竹就觉得他是个“问题少年”,虽然灭绝师太也经常说她是“问题少女”,但她却觉得比起黄毛来自己肯定算是乖乖女,我们的林音竹童鞋还是挺自恋的。

“喂,你们两个跟我去见灭绝师太!光天化日之下在学校幽会,简直不像话!”林音竹冲着他们俩道,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就算幽会的是位美女,她也不会心慈手软的,要怪就怪黄毛吧!”林音竹在心里嘀咕道。

“同学,你误会了,我和啊琪……”

“是不是误会去见了灭绝师太就知道了。”说着林音竹还动上手了,一手拉一个就欲往灭绝师太的办公室走。

但陆云琪那接近180的大个,岂是她能拉得动的?林音竹回头瞪了他一眼,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来人啊,这里有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云琪捂住了嘴:“别叫,我们跟你去就是了。”林音竹在心里狂笑。哼,小样,还治不了你?

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林音竹心里其实也有点慌,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看了一眼旁边的陆云琪,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林音竹气不打一出来,一咬牙就敲了门,“嘟嘟”了两声后,里面终于传出了灭绝师太“请进”的声音。

“灭……老师好。”意识到自己差点说出“灭绝师太”这个外号,林音竹暗暗唾弃自己。

灭绝师太从那堆试卷中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们,问道:“林音竹,你们这是干什么?找我有事?”

林音竹把刚刚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斜睨了一眼陆云琪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陆云琪无语。林音竹继续道:“老师,他们这样简直是有辱校风!学校可是明文规定不准谈恋爱的!”

“林音竹,你整天不学习,就净学会打小报告了?”灭绝师太正皱着眉看向她。林音竹吓了一大跳,这……这怎么和她预设的剧情不符?

“老师,他们这是不对的。”林音竹还在垂死挣扎。

“老师,好久不见。”林音竹看向旁边喊老师的那位美女,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听着她们的谈话,林音竹觉得自己狗血了,这个女生居然是陆云琪的姐姐,还是灭绝师太的得意门生。真是个悲剧!她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林音竹无比后悔!

林音竹还么想出个对策,就听到灭绝师太叫自己,林音竹已经想好了台词了,立刻“洗耳恭听”,希望灭绝师太嘴下留情。还没等灭绝师太说出下一句话,就听陆云琪说:“老师,音竹也是误会了,她的初衷是好的,老师就不要怪她了。”

灭绝师太果真不追究了,林音竹目瞪口呆,这黄毛究竟哪里好了?灭绝师居然还听他的话?

出了办公室的门,林音竹瞪他:“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佳佳,怎么办啊?”林音竹有些恹恹地问道。

贾佳佳抚摸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说道:“乖,没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最多再被请去喝茶。”

林音竹说:“好啊,你贾佳佳居然调侃我?”说着还去挠贾佳佳的咯吱窝,贾佳佳求饶,林音竹也没什么心情再玩了,抬眼看教室正前方的挂钟,叹道:“只剩一分钟了!”

“坐好,灭绝师太来了!”贾佳佳小声提醒道。

灭绝师太抱着试卷下来,分发完后,扬声道:“这次我们班的期中考试成绩总体来说是有所上升,值得表扬。但是,有些同学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灭绝师太说这句话的时候,林音竹明显能感到一双锐利的眼睛落在自己身上,灭绝师太的话还在继续:“这次考试成绩总分低于480的同学,不仅要打扫教室一个月,还要每天下课后到我办公室背书直到学期结束!”

武汉正规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郑州哪里能找到一个好的医院治疗癫痫?山西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