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爱情敲门(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3:24

己巳年的秋天,漫山遍野都特别的潇洒凄凉。万木打了焉的渐渐枯萎发黄,没了魂魄的枯枝败叶被无情的风恣意摇曳着飘荡着。

虽然我与她的离婚,是我自己坚决提出,并通过县法院民事庭判决的,可心里总像黄胆汁拌了辣椒水一样又苦又疼无法接受。幼小的孩子白天闹晚上哭,搅得我心烦气躁。冷清的住室,铁凉的床铺,又是我一时适应不了孤寂难耐的夜晚。四年中,因为不慎被蒙骗,因为错爱把生活搅得一团糟。我悔恨自己,我怨怒他人,我畏惧情感。我要找个挚友倒倒肚子里的五味水,否则我要疯的。

在县城面粉厂家属楼既是挚友又是文友的张富伟家里,一瓶白酒,两个凉菜,两包香烟,一壶绿茶。我同富伟文明地聊天,我向富伟大声地抱怨,我给富伟低沉地苦诉。当酒尽菜完烟竭的时候,我已成了梦中人。富伟和他的妻子卫妞,看着我醉卧沙发上,可怜兮兮的样子,他们特别同情我特别理解我特别愿意帮助我。卫妞忽然想到一个人,小声给丈夫一嘀咕,富伟拍手叫道:“我知道她,很是合适!”当我酒醒的时候,小两口分外的殷勤,一个给我冲茶,一个给我端水洗脸。卫妞笑嘻嘻地小心翼翼地对我说:“你看,你一个人生活多不容易,特别是带了个幼小的儿子更不容易……”富伟早已经又去买了一包烟,抽出一支递给我,给我点上烟:“福海哥,我们作为好朋友,我们想帮帮你。”我抽了口烟,苦笑着无奈地吐出烟雾:“咋帮?”富伟立刻又说:“妞有个小姑,和你年龄差不多,人品很好。”我马上摆了一下手:“算了,今生不再找女人!”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放下茶杯站起身就准备走。富伟慌忙拉住我的手:“哥,我们是认真的,别说丧气话。”我挣脱他的手,走出门口:“好意我领了,别再提了,别再提了。”

一天上午,天空阴沉沉的,像天和地要融在一起似的,郁闷令人烦躁。

我坐在办公桌边写一篇稿子,怎么也写不好。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伸手拿起来,原来是挚友富伟打来的。说他有一篇关紧稿子,急等着用,让我马上到县城去一趟,帮他修改修改稿子。我没多想,放下电话,坐上班车就去了县城。原来,修改稿子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相亲。走进富伟的家,我看到一个衣着端庄,身材修长,面孔白净,头发黝黑秀美,眼睛特别明亮,温文尔雅里透着一种矜持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她叫卫小香,在栾川县合峪蚕厂工作,家住县城东河一组。她见到我很礼貌地站起给我让座。她给我的*一印象不错。富伟夫妇简单介绍了一下,就笑嘻嘻地躲开了。我对“感情”二字产生了抵触心里,没聊几句,就开门见山说了自己的想法和情况:“我对你印象还算不错,咱们都是大龄人,我不想耽误你。我不能隔布袋买猫。我得把话往透亮处说。因为,成了,就得在一个锅里搅稀稠过生活,以诚相待,互相信任很重要;不成,做个朋友,以诚相待,相互信任也很重要。我刚离异,没几个月,身边还有个小男孩,我得带着。离异的原因,可能他们已经给你说了。你同意,咱们就处处试试;不同意,你也趁早再处朋友,咱互不耽误。”她一句话没有说,只是冲我笑了笑。我也觉得自己太直接,抵触心太强,弄得局面太尴尬。为了躲避这种局面,我立刻站起来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你有啥意见,给妞和富伟说吧。”我们的*一次在一块儿相处,就这样不到十分钟,匆匆就结束了。

事后很长时间,富伟见我笑着说:“你也太直接了些,弄得人家不知道如何接你的话。现在意见反馈来了。人家对你印象不错,说你话里话外都很透亮。你这人真实、正派、有责任感、有安全感、能依靠着,愿意和你处处试试。别难为自己,苦了孩子,你就试试吧。”我听了心里很是受用,心里为之一动。但我毕竟是受过严重创伤的人,对她还不太了解,他们又是亲戚,我怕他们之间对我有所保留——后来,事实证明,他们对我俩还真有所保留,对我隐瞒了她比我长两岁,是单亲家庭;对她隐瞒了我离异,身边带有一个孩子的事实。但我俩明白后,知道他们是为了我俩初相识时的好接触,我俩都理解了原谅了——为了进一步了解后再试着相处,我邀请我的老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聂新宣,决定到合峪蚕厂暗暗再调查一番。

那天,秋高气爽,瓦蓝的天空飘着洁白的云朵。我和新宣骑着自行车驱车五十余里,从庙子乡政府赶到合峪蚕厂。一路上,沟沟壑壑里秋庄稼已经收拾完毕,下种的麦子麦苗还没有露头,到处是光秃秃的黄土地。只有散落在村落附近的农家的菜地里呈现出片片绿色,落了叶子的沟沟坎坎上的柿子树上呈现出片片红色,这才为惨败的秋天增添了一份生机。

我们到蚕厂后,遇到了在蚕厂工作的高中老同学张全富、王花云、张培良等人,侧方面了解了卫小香在蚕厂的工作情况、为人情况、处世情况等,重点找到在蚕厂工作的我的近邻居王石头了解情况,一个大龄女青年,怎么会还没有嫁过人,是不是作风上有问题,身体上有问题,性格上有问题,等等。通过了解,大家对她的评价还算不错:作风正派,处世严谨,工作认真,是个正经人;只是同志们相处的时候,可能家里是单亲的缘故——她三岁上离开了因病去世的母亲,是奶奶将她拉扯长大——性格有些孤僻,不常愿与人相处,相处了也常防着别人,说话上态度有些生硬。新宣认为,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并且判定,这样的姑娘,生在县城,长在县城,阅历广见识多,不像山村里的姑娘办事处世有点腻歪,一旦认定你是她的依靠,就会与你厮守终生,特别珍惜那份感情,也能成为你的生活好助手。他劝我,你就试着处处吧。

从那以后,我就主动抽出时间到蚕场与她交往。她是一个特别爱干净,办事很有条理的人。走进她的房间,生活用品摆放得井然有序,地上、桌上、床上一尘不染。饭后洗过刷过的碗筷,用时绝对要再洗一遍再冲刷一遍。一旦发现有异味的东西,绝对不让它多存在半分钟。我默默地观察多次,她的住室里没有摆放过什么药品,身体也健健康康的。

她性格的确孤僻,每次我们相处,她坐在床上认真地做着针线活,我搬把椅子靠着桌子坐在她身边。我海阔天空的侃大山,她静静地听你随便聊。偶尔,她才插上一两句话,也是小心翼翼的。我试着对她说,我俩是大龄人,都耽误不起时间,咱们都这样,你看可以不可以,咱们都去双向选择或者多项选择。也就是说,可以一只脚踏两条船或者多条船,但很后若仍然是我俩彼此选中了对方,说明我俩真有缘分。她听了我的话,愣了下神,但很快就精明地笑了笑,不说不反对,也不表示同意。半年后,我们虽然不再相互设防,可她仍是话很少,但听上去真诚多了。她要我与她二哥见面,我知道,这个信号是说,她准备接受我了。可我没答应。她问我,为啥?

我给了她一首我自己写的诗《爱情的二月》:“是什么让我这样揪心/是什么让我这样心神不安/是什么让我走路脚步都变了形/是什么让我流利的话语那样迟钝///是那舞姿优美的洁白的雪花/是那枝头跳动的翠绿黄莺/是那破冰游离的自然旋律/是那土堰枝条的嫩嫩的诗意///看见雪花,使我看见了纯洁善良的影子//看见黄茑,使我看见了活泼可爱的英姿///自然的旋律告诉我:冬天就要过去//嫩嫩的诗意对我说:春天开始到来///啊,二月/令我揪心的是那冰冷的冬天/令我心神不安的是那长长的春诗不知怎么写//我不知道如何迈动自己的脚/我不知道如何向二月表白///我痴心欲向二月走去/害怕惊吓——伤了她/再给我一座/压在心上的沉重的冰山///我痴痴站着等待/又怕她不来到我的身边/那座冰山/将更高更重///听,溪水叮咚/是谁开始在唱春歌//看,河岸柳枝拂动/是谁开始在绘春画”。她看了我的诗,很能理解我,没再提出什么要求,因为她明白我是怎么才离婚的。可我们的心已经很近很近。在我们的交往中,我开始给她背诵我喜爱的诗,我喜爱的散文,我喜爱的小说;我自己的诗,我自己的散文,我自己的小说;还有,给她纵情地歌唱,我喜爱的歌曲。希望通过这些,让她更明白我更了解我,知道如何接受我,或者说,我如何才能接受她。

隔了一年,辛未年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从庙子乡政府计划生育办公室聘用人员,通过县人劳局在职人员文化考试,变成了庙子乡政府武装部正式人员。根据工作需要,我到郑州参加专武干部培训一个月,回到栾川的时候,天下了一场大雪,真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气势。但这并没有阻挡住我,急切要见到她的去蚕厂的火热滚烫的心。我踏着积雪,翻越庙子与合峪的交界线长岭,向蚕厂坚定不移地走去。路上,我模仿着写下了《减字木兰花·合峪路上》:“漫天皆白/雪里跋涉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青发过长岭///此行何去/蚕厂风雪弥漫处//下定决心/君子爱之须纵情”。

不巧的是,到了蚕厂,她正在上班,只是她托人把房间钥匙给我,并说,下班就回来。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特别地急切难耐。就在艰难地等待她下班的时间里,我趴在她的桌子上又写下了《我爱你》小诗一首:“你知道吗/我在心底呼唤你/我爱你//来到小溪边/望着那明净清澈的流水/听着那叮叮咚咚的乐曲/嗅着那沁人心脾的气息/于是,我知道春天来了/那春天就是你我的爱情///你知道吗/我在心底呼唤你/我爱你//来到原野上/温馨馥郁的芳草地/一位小姑娘在放风筝/风筝迎着生活的风高亢的奋飞//于是,我知道那是一根长长的线系着两颗心/那根长长的线就是你我的爱情///你知道吗/我在心底呼唤你/我爱你//当大口咀嚼巧克力奶糖的时候/意念告诉我:那是你我酿造的生活//当风雨跋涉步履坚定的时候/意念告诉我:那是你我铸成的精神长城//于是,我知道那频频出现的意念/就是你我永不冰冻干枯的爱情”。

也许一个月没有见面,时间太长了吧。那天晚上,她急匆匆地下班回来,急匆匆地冲进住室,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凝视着对方;双方的呼吸都很急促,好像住室里就剩下我们的呼吸声;眼睛里的火苗很旺很旺,好像住室里的光亮都来自我们的目光。我们真正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们燃烧了自己。

第二天,阳光特别灿烂,空气特别清新,大地特别洁白纯净,我们俩一起去县城,见了她的二哥。两个月后的四月初八,蓝天白云飘飘,大地山花烂漫,遍野绿意葱葱,我们俩到庙子乡政府民政办公室,领取了结婚证书。

杭州治癫痫很好的专业医院癫痫发病前兆哈尔滨哪家可以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