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木马】清明时节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4:51
清明时节      长子电话说,孙女在春寒料峭的三月结婚,于是我由上海赶到西安。一个月后,也住在西安的小儿子说:他岳母看了根据叶广岑小说《青木川》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一代枭雄》,打算去青木川一游。我答:正好清明节到了,咱们去汉中扫墓。   想起1938年第一次由宝鸡坐大卡车走三天才到汉中的艰难,与现时自家小车三小时斜穿秦岭的高速度,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中自然去看望94岁的庶母。她与她小儿子住的草堂寺巷,就是我六十八年前初到汉中时住过的胡同,但寺庙和旧民居早已不见踪影。进了庶母的楼房,看到12年没见的老太太,又老了许多。想起我刚上初中她来我家时,大我八岁的年青村姑的青春秀丽,不禁感叹时光老人的残酷。她诉了在阳平关的父亲坟墓,已移动重新葬过。约好由她另一个儿子领我们前往。   我第一次到阳平关是1959年带学生去镇巴搜集红色山歌。在阳平关下火车后,要次日换汽车,于是抽空过嘉陵江去街上联诊所看望当中医师的父亲一家。我们有近十年没见过面了。清晨他送我过江时,我在船上,看岸上轻雾中父亲的身影,想起朱自清的文章。我在去镇巴的大卡车上吟道:“嘉陵江水绿如蓝,崇岭采风披嫩岚。十载匆匆通夜话,长亭晓月抚鸣骖。”四年后,他到西安看病,未果,庶母让她大女儿接回了阳平关。那时由哈尔滨妹妹家来西安住的母亲与父亲已分别了13年了,夫妻俩见了最后一面,我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1963年,64岁的父亲去世,葬在阳平关山坡的乱坟岗,才42岁的庶母带着四个儿子回了汉中,父亲孤魂留在了荒山。在父亲百年诞辰的时候,我默默吟道:“一世奔波终世穷,十多儿女各西东。江边荒冢觅何处,但慰孤魂笑彩虹。”后来“拆迁”,几个弟弟好不容易找到,移至山高处,立了碑。我这第二次来阳平关适逢清明节的前一天。一路弯山曲水,遍地金灿灿的菜花。清明时节雨纷纷,雨后去坟地的一段黄泥坡,又陡又滑,汽车卡在刚上山的沟里,我们弃车爬了五六里山路,弄得满身泥水,还好,我这86岁的老家伙,没有摔跤。到了没路的地方,就艰难地四肢攀爬几乎垂直的陡坡。父亲的坟墓修得很好,碑上刻了庶母四子二女的名字。我献了白黄菊花,代表在哈尔滨的哥哥、弟弟、两个妹妹举了三个躬,算是完成了心愿。这趟爬山,是三十多年来走得最多的路了。   带路的弟弟请他阳平关的熟人,设法把车拖出后,回了汉中,我们就径直去了青木川。青木川古镇似乎与《一代枭雄》里的样子不同。一条河,把古镇分成新旧两条街道。它的新街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笔直的石条街有二三百米长,两厢都是二层木楼,现时都是卖小吃与旅游纪念品的。穿过小巷走上长长甬道,就是魏辅唐的庄园,院子才两进,二层楼不高,但庭院宽超、洁净。之后,我们经过新街来到河边,坐在叫“来凤桥”的廊桥长凳上休息,旁边一位老者与我攀谈起来,我问他徐种德住什么地方?徐种德是我1946至1948年读汉中联中(今汉中中学)高中时的同学,宁强青木川人,家贫困,由魏辅唐供他读书,后来还读了四川大学历史系。但临解放前当了魏辅唐的管家,是少校参谋。所以,解放后被管制多年。六七年前,陕西师大有人去青木川,他对来人打听我,那人回到学校,把青木川老街与徐种德的照片和电话号码,托我长婿转给我,我同徐种德通过话,互相介绍了自己和老同学们的情况。不想这次来到青木川去他家访问,长我几岁的徐种德已于前年去世了。《一代枭雄》里有个小德子,何辅堂给他起名徐忠德,供他上学,这是写徐种德吗?小说,那是虚构的艺术。我们晚饭在魏辅唐儿子开的饭店吃的。他说:他家就没有开过什么银行,还是两家?又说:写小说《青木川》的女作家叶广岑不会儿就来他这里。我们饭后,走在街上,夜幕快降临了,对面过来一群人,打头的是位穿红衣的中年女子,我看像是叶广岑,我儿子上前问,并说我的名字,叶广岑连呼:马家骏!马家骏!立即对同行者说:这是名人,这是名人!立刻有人给我们拍合影。我说:对省作协,我只熟悉老一代的柳青、杜鹏程等,年轻的李天芳、贾平凹、白描是学生辈了;同叶女士不熟。叶广岑向我介绍太白文艺出版社的总编韩女士,我问起她的前任李丽玮,告知已退休了。学生们都退休了,我们怎么不老呢?寒暄几句,各自离去。那夜因为太累所以睡得特别香。   清晨起来,已是清明节。这是春游踏青的好时光,山中景象晶莹剔透,青山葱茏,绿水清澈,野花鲜艳,空气新鲜极了,真该住在这里养老,实在后悔去上海闹市度残年。自己嘟囔着上了车,只好随儿子他们去四川。青木川在三省交界的地方,出街没两三分钟,路上大牌子上写着“四川欢迎您!”又不一会儿,绕过甘肃的两座山角,再回到四川的青川县。继而我们沿着几十里白龙湖前行,满目山光水色,一路看到昭化古城,游了那里的博物馆和城隍庙等处后,又到广元的皇泽寺,瞻仰了武则天夫妇的塑像。我没留意女皇身旁的重臣塑像中狄仁杰在何处?从广元上高速,两个多小时,回到了汉中。   次日,在回西安前,先去南郑县圣水寺南华小学附近的汉江边,这里是撒故妻骨灰的地方。没有墓可扫,得把带来的黄白菊花撒到江里。2010年我要去上海定居,陪老同学新伴侣颐养天年了,对已去世八九年的故妻骨灰,遵照陪伴我52年的菊姐的遗愿,撒在圣水寺南华。这里是我读了几年小学、留有最深记忆的地方;这里是汉中的名胜,寺里有萧何手植柏树,有五种颜色的龙泉;这里是我每次回汉中必来的地方;这里是我19岁和故妻定情的地方;这里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失眠时一回忆此地,便会安然入梦乡。《南郑县志》上说马家骏是圣水镇人,我也默认了。巴山苍苍,汉水泱泱,江边树林郁郁葱葱,江水悠悠,清澈见底。骨灰顺着江水流到长江,流到东海,流到日本海,上溯黑龙江、松花江她就可以回到哈尔滨老家了,可以见到父母的魂魄,回到童年的时代。于是,2009年,小儿子专程开车,直奔南华,我嚎啕着,他挥着泪一把把撒完,我们径直回了西安,我的亲友,一个也没去见。现在来清明祭奠,江边正施工,要修江堤和拦河坝,车到不了撒骨灰的地方。我这是最后一次来,与她再次永别了。   人是什么?是蒲公英,种子被风一吹,飞到哪里算哪里,落到哪里就开花结果。最后灰飞烟灭。         太原癫痫病医院有几家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好啊怎么才有癫痫病癫痫病发作的时候尖叫正常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