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荷塘】那条弯弯曲曲的村路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40:30
破坏: 阅读:2842发表时间:2016-05-24 18:28:45
摘要:掌灯时分,她习惯地踏上那条小路。小路上阑静无声,一个身影正从对面走来,那样熟悉,那样亲切。她心头一热,不禁潸然泪下,加快脚步迎了过去。此刻,朦胧的夜色下,隐隐约约的沙土小路曲曲折折,看上去像一条白亮亮的飘带,不,应该是一条若有若无的心灵纽带……

【荷塘】那条弯弯曲曲的村路(散文)
   一
   一条弯弯曲曲的沙土小路,五六百米长,五六米宽,中间两道深深的车辙。这是乡下最常见、最普通的村路,毫不出奇。小路就如一根细细的扁担,一前一后挑着同属一个大队的两个自然村。小路左右都是繁茂的苹果园,沙石小路就像一条白亮亮的蛇蜿蜒着穿过树枝繁叶茂的绿荫。
   每天吃过晚饭,小路就像刚刚结束演出的那根琴弦,变得安宁静谧,这时,她便梳梳头、整整衣衫、薄施一点粉黛,然后拖着一条瘸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去,然后再原路返回,即使雨雪天气也没有间断过。
   春天苹果开花的时候,秋夜里月色如水的时候,她喜欢独自一人走在这条小路上,沉醉于苹果花浓郁的芬芳,欣赏草丛里昆虫们欢快的吹拉弹唱。在她的心里,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条小路上更美的风景、更好听的声音了。
   早晨,袅袅炊烟在苹果林里氤氲成薄薄的雾霭,金色的阳光将苹果树叶涂抹上一片妙曼迷人的胭脂色。小路上总会走过他背着书包瘦削的身影,他一边走路一边读书,厚厚的书籍擎在胸前,头低垂在书上面,整个人都沉浸在书的故事情节里,偶尔有马车老板甩响鞭子,或是树丛里的鸟儿受到惊吓“扑楞楞”飞过,都会吓他一大跳。这时候,她总会以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和眯成月牙似的眼睛跟他打招呼。他也笑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往路边靠靠,给她腾出位置。他家住在后村,她家是他上学时的必经之路。他每天都非常准时地沿着小路走来,经过她家然后沿着前村转个弯,走向远处像一口黑锅一样扣在原野上的那座孤山,山前面是他们的学校。
   她是小学六年级时随父母迁居到这里的。她家原本住在城里,只因爸爸说了错话被打成了新右派,全家下放到农村,回到了爷爷奶奶家。尽管妈妈整天唉声叹气、擦眼抹泪的,尽管她自己也十分怀念城里的同学,还有少年宫歌舞班的伙伴们,但是没多久她就喜欢上了这里:简陋的院落里出出进进的农民淳朴善良,不欺生,和蔼热情,小孩子也友好可亲。她的左脚踝是被一辆运煤马车给压坏的,那年她才五岁,爸爸带着她跑了好多地方的大医院,都没有治好,变得一瘸一拐的丑样子。从那以后,只好放弃了跳舞的梦想,放学后多是安静地呆在家里,喜欢坐在窗前读书。正因为如此,她一到这里便发现了那个和自己有着同样爱好的他,并且很有好感,于是常常互相交换书籍,也喜欢一起讨论书里的人物、情节。她的瘸腿无法跟上其他同学的步伐,但他每天上学放学都会和她一起走过这条小路。书籍让他们彼此亲近,小路让他们每天都拥有一段愉快的时光。
   一年年,沙石小路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两边果园里的苹果树可是花开花落几个轮回了,胳膊粗的小树都长到碌碡粗的大树了。枝叶纷披,身姿婆娑,春天里繁花似锦,秋日里硕果累累。不知不觉间,两个懵懂少年走进了荷尔蒙蓬勃的青春期。中学毕业了,她被大队选为现金会计,每天还是要走过这条小路,家在这边,而生产大队部在他家居住的后村。他被大队安排到小学当了老师。每天放学的时候,他总是陪着她走过小路,送她回家。一次,大队部晚上放露天电影,电影放到一半竟然掉起了雨点,人们纷纷散去。他和她却入了迷一样全然不知,看完电影他担心夜黑路滑,怕她害怕,便送她回去。途中,一阵沉闷的雷声从远处滚过,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地下起来,顿时天空像漏了口子,倾盆大雨“哗哗”地灌下来,打在苹果树叶上发出的响声,听起来震耳欲聋。惊惶不已的他们只好躲进了苹果园,在浓密的树荫下避雨。雨越下越大,苹果树密实的枝叶也挡不住雨滴了,脚下干爽的地方越来越小,他们挨得越来越近,可以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的声音。处于青春期的一对男女都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放。这时,一道极为耀眼的闪电在黑暗的天空上画出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接着“咔嚓——”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仿佛就在苹果树顶上炸响,吓得她“妈呀”一声钻进他的怀里。他没被雷声吓着,倒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却下意识地伸出胳膊将她紧紧地搂进怀里,一股热血直涌上脸庞,浑身上下一阵无名的燥热,心咚咚咚地要跳出来。一股令他眩晕的苹果花一般的香味,从她身上和秀发里弥散出来。好久,谁也没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拥在一起。直到雨势小了,她才抬起头。他看到她娇羞妩媚的脸庞,一阵从未有过的冲动从心底陡然升起。他不由分说,捧起她的花朵一样的脸庞,慌乱地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像受到惊扰飞离花心的蜜蜂,立刻就想挣脱她箍在自己腰间的胳膊。不想,她却紧紧地箍住他,不容他脱身,沉醉的笑容充满了诱惑,两人热情似火的嘴唇像天空里的阴阳电极猛地紧紧吻在了一起,从未有过的欢愉带着难耐的渴望,让他们谁都不想停下来。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脸庞都热得发烫。要不是夜空里传来她奶奶苍老而焦急的呼唤,迫使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还不知道这一夜他们会缠绵到什么时候呢。
   回家后,躺在炕上,她开始甜蜜地回忆每一个细节,在心里问自己:“这就是恋爱吗?”然后轻声地骂自己:“死丫头,不害臊!”骂归骂,她却在心里认定了自己的的确确爱上他了。黑暗中脸又红起来,热烘烘的发烫。她开始设想成为他妻子的甜蜜日子,怎样一起到田里劳作,怎样一起凑在橘黄的灯光下读书,怎样一起养育儿女……回到家里的他也是神不守舍,打开书籍又合上,想睡觉却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甚至怀疑刚才情景的真实性,直到鸡叫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从此,每天晚饭后,他都要躲过村里人的视线,悄悄地从小路上走过来,在她家门口迎接她,然后徜徉在小路上,有时候还轻轻地哼起欢快的歌曲。春夜在苹果花馥郁的花香里卿卿我我,秋夜在月光下甜甜蜜蜜地缠绵着,像一对交颈呢喃的鸟儿......
  
   二
   春天的苹果园里,脚下是绿茵茵的小草,树上开满了稠密的花朵,淡红色的苹果花飘散着馥郁馨香,招惹来成群的蜜蜂“嗡嗡”地在花蕊里蠕动,还有无数只蝴蝶在园子里翩翩飞舞。他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树下,欣赏着这苹果园明媚的春光,他微扬着头颅,望着蓝天白云出神,她含情脉脉地欣赏着那张他英气生动的脸庞侧影。突然,草丛里蹿出一只不知名字的大鸟,“呼啦啦”卷起一阵风冲向晴空里去了,她一惊,手一张,他消失在密密匝匝的苹果花丛里,找不到了,她急得大喊起来,出了一身汗。醒来,才知道原来是一个梦。她不知道这梦是什么预兆,只觉得害怕。跟他讲了,他却笑笑,伸手刮了刮她那坚挺的鼻梁,嘲笑道:“迷信鬼!”
   仿佛晴空里响起了霹雳,她爸爸平反了,按政策一家人要搬回城里。爸爸妈妈欣喜若狂、激动不已,而她却像掉进了万丈深渊,迷茫、惶惑、恐惧纠缠在一起,内心里五味杂陈,人变得恍惚起来无精打采的,“怎么办,怎么办?”她一遍遍地问自己,奶奶说,“回城里去吧,丫头!你腿脚不好,这里的生活你过不了。庄稼院里里外外都是活计,你干不了,也帮不上忙,只能给人家添麻烦。”其实,奶奶早就窥见她和他的私密,也深知孙女的心思,只是怕哪一天他变了卦,她会受不了,心碎的。她想到他那里寻求答案,可是他躲起来了,找不到了,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惶惶然不可终日,好几次借故经过他家门前,却没能看见他的影子。他其实是故意躲避她的,想给她一个深思熟虑的机会,不想她因为情感左右了理智的判断。
   爸爸妈妈听她表白了对他的感情,坚决不同意她留下。他们已经为她安排好了国营纺织厂车间团支书和统计员的工作,机会千载难逢。看看无法改变父母的决定,她只好使出自己想了好多天才想出来的计策,她告诉爸爸妈妈,她已经是他的人了,说不定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呢。她本想父母会因此就范,遂了她的心愿。却不料,爸爸竟然跳起来,拎起一把铁锹,冲进他家,疯一般地将他家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两个爸爸扭打在一起,她爸爸哪里是他爸爸的对手,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众人帮着送到大队卫生所好一顿包扎然后连架带抬弄回家来。而他则被爸爸用绳子捆起来一顿毒打,不由分说地连夜送到吉林临江他舅舅所在的林场当了一名临时工。等到他那封姗姗迟来的书信从吉林临江深山里寄回到大队部时,她们一家早已回到城里好几个月了。她奶奶摩挲着那封装着他火一样滚烫的心的书信,两行浊泪竟像路边的溪流一样闪亮......
   人回到了城里,可是心却像苹果树一样深深地扎进这片黄土地。她不甘心按照爸爸妈妈为自己设计的路线走下去,她的双脚只有踩在那条能发出好听的“沙沙”声的村路上才踏实。她要跟他穿过苹果园的小路,领略人生的平坦与崎岖,直到生命的尽头。爸妈动员了许多人,亲朋好友一大帮给她介绍对象,她都一概回绝,气得爸爸干瞪眼,愁得妈妈直掉泪。她还故意不好好工作,她的统计经常出差,弄得主任、厂长时常要挨女工们的骂。起初,大家碍于在纺织局当副局长的爸爸的情面,不好说什么。可是后来,她爸爸在“反击右倾翻案风”时,作为邓小平在纺织局的“黑爪牙”被打倒了,再没有谁会顾忌什么了,她也开始挨整了,警告、扣奖金,直至大小会地批判她。她趁机哀求妈妈,最后爸妈无奈,只好同意她回到乡下。她无法通知他,想出其不意地站到小路上他的面前,想看看他惊愕得张大嘴巴,然后狂喜得一蹦八个高的样子。
   此刻,她就像一只冲破樊笼的鸟儿欢叫着,活蹦乱跳地回到奶奶家。奶奶见了她,立刻泪如泉涌。她还以为奶奶是喜极而泣呢,但当她得知奶奶哭泣的真正原因时竟然也泥塑木雕似的呆在了那里。她回城后,他远走他乡,在舅舅的林场里修路、运输,整理场地,栽植树苗,因为爸妈交代舅舅代领他的工资,而且林场远在深山密林之中,他无法逃跑,只好一封封地给她寄信,将满腹心思、热烈的相思、深切的关怀都注入笔端,化作热情洋溢的文字,然而,一封封寄出的信都杳成都癫痫病检查如“泥牛入海”,他被思念啃噬得瘦骨嶙峋,终于被高强度的劳动压垮了,躺在床上爬不起来,高烧不退,茶饭不思,吓得舅舅开上林场的推土机把他送到几百里以外的临江市医院。出院后,赶上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在临江一所中学当老师的舅妈央求舅舅让他留在家里复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
   试着到学校高考班听了几节辅导课,坚定了舅妈和他的决心,于是,他暂时放下了一切,夜以继日地埋进书本里。拿到了吉林农业大学果树系的入学通知书,即将成为一名令人羡慕不已的大学生,归心似箭的他连夜赶了回来,却找不到她。入学的日子一天天迫近,他像铁笼里焦躁的猛兽,整天在小路上转悠。
   她回来了,他却要走了。奶奶搂着她,躺在炕上,夜很深了,娘俩却都没有睡意。她为他高兴,仿佛看见他前面那道闪着金光的大门敞开了,远处,等待他的是一个辉煌的世界。要不是瘸腿拖累,自己绝不会放弃这场轰动世界的划时代大考,她为自己没机会参加高考,不能和他比翼齐飞而感到失落和懊恼。她也为自己慧眼识珠而骄傲,从小就看他有出息,果然如此,那些书真没有白读。她更为他们爱情小船的方向和命运感到茫然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更专业沮丧。她的心浸在蜜里,却又泡在黄连苦胆里......
   每天黎明的晨曦里,每个晚上的星光下,她都远远地看到了小路上他那熟悉而亲切的身影,然而,她都没有出现在他面前,她只能躲在门缝里,远远地注视着他,甚至不想放过他一个细微的动作。他长高了,也结实了,瘦削的肩膀魁梧了许多,腰杆挺直了。此刻,她那双忧郁的眼睛盈满了泪水。这时,身后的奶奶失神伤心地一声轻叹,摇摇头,颠着一双小脚赶紧躲进角落里。
   他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好几次,他犹豫着走近她奶奶家的院门,在门前徘徊半天,轻声叹口气,然后三步一回头地离开。她触及到他的目光,那目光似乎带钩子,好几次都差一点把她从门后的旮旯里勾出来。目送他的背影远去,她的两只手掌心里早已溢出了涔涔汗水,脖子上、额头上也都汗津津的了。
   他离家那天,村子里像过年一样热闹,男女老少站满了那条村路,秧歌队也来送行,喧天的锣鼓声里,踩着高跷、身着红袄绿裤的男男女女欢快地跳着、舞着,小路上腾起一阵阵沙尘。生产队派出一挂大车,四匹高大健壮的骡马都戴着大红花,他胸前不仅戴着红花,他姨娘还给他披了红呢,一身藏青色新衣服把他打扮得新郎官似的。小伙子脸上挂着笑容,眼睛里含着热泪,拱手和大家告别,在马车驶过她奶奶家门前的时候,她看到他从车厢里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走出老远,还不肯收回目光。
   她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泪流满面地扭过头来,奶奶赶紧走过去,接过她抖动不已的脑袋,娘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起来......
   当他得知她回到村里的消息,借着放暑假,像归鸟一样匆匆而回的时候,她却已经和村里三十五六岁老实木讷的“地富子弟”结婚了。他敲开她家门时,她腆着大大的孕腹迎接他,平静地告诉他,他该记住友谊,忘记爱情,一心一意地奔锦绣前程。他只好抛洒热泪,含恨而去。

共 6725 字 2 页 首页12合肥治疗癫痫的专家2=1&pn=2" class="next">尾页
转到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