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西风】草根人物——老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3:21
辽宁癫痫病医院电话    在沙河村,老张论身段和相貌,那可算得上是帅气十足。他肤色白净,动作敏捷,身材高大,一米八多的大个,要是去打篮球,肯定是把好手。上中学时候,他驰骋在学校篮球场,可是赚足了同学们给他的喝彩。老张在十二、三的时候,就开始跟村子上的一位前辈习武,徒手拳法、鞭法、棍法,倒也学了不少,何况老张勤学苦练,及至十七、八的时候,身体越加结实,别人搬不动的麻袋,他能抱起来。要是三、五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用庄稼人的话说是“笨汉子”去和他搏斗,获胜的肯定是他。这样,他的名声在周围几个村子,也就传响了。不过老张那时候,虽然为此沾沾自喜,也容易和别人较劲比斗,但还算是有规矩的,那就是从不在村子上惹是生非、恃强凌弱的,再加上要是遇见别人有什么负重的体力活干不了,他就会主动上前帮忙,这样,大伙对他很有好感。   要说年轻时候的老张,能够称得上武艺高强、英俊潇洒了,暗恋他的姑娘还真不少。老张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三,大哥二哥已经成家。不过,家境过的并不好,根底本来就差,接连娶了两个媳妇,娘和老子都被艰辛累趴下了,生活状况依然没有改变。眼看着老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何况还有姑娘心甘情愿要嫁给他,只是彩礼可免不了的,那时候的风气是很少有私奔的,就算是姑娘乐意,程序还要走到,少了千儿八百的最低线,新媳妇娶不进门的。老张也明白,自己家里的情况,正如俗话所说:“腰里没铜,不可横行”,也就没把成家当做当务之急的大事。没念高中,就去外面背煤,准备有了一点积蓄的时候,再来央求媒人,说一家满意的亲事,了却父母心愿,成家过日子。那时候,经济落后,村子上外出的人,要是到了城里,几乎没活干,而到了那些没有机械化生产的煤矿背煤,反倒是一条出路。所以老张没办法,也就去了煤矿。凭他的身体,这样苦和累的活,倒也拿得下,就是脏了些。   其实老张在去煤矿之前,也栽了一个大跟头的。当时,老张虽然不恃强凌弱,毕竟年轻气盛,好斗心理还是有的。   那时候,天水一带的人,肩挑两个箱子,里面装着针头线脑、纽扣颜料、小镜子、小梳子之类的日用品,在各个村子转来转去,叫卖着,或者换些猪毛头发之类的,这些货郎,用当地的话叫做“巴郎子”。巴郎子大老远跑上门,辛苦不说,好像利润也很薄的。人们在想不明白巴郎子,为什么还经营这个艰难小生意的同时,也传说着巴郎子大都习武,看似简单,实则身怀绝技。不过,传说而已,谁都没有亲自领教过巴郎子究竟身手如何。   恰好,有一次,一个巴郎子把担子卸下来,放到村口磨坊前,开始吆喝起来。他看上去五十上下,身材矮小,人很瘦,穿着破旧,是绝对的不起眼的那类人。磨坊前面一大块空地,平日里聚集的大多是男人,玩玩牌,吹吹牛。来卖东西的,大都停留在这里,图个围观的人多,人气旺。其实像是巴郎子,他的客源主要是大姑娘、小媳妇和小孩子,大老爷们顶多就是围观看热闹,起个哄之类的。这个巴郎子吆喝一阵子,歇息下来,等顾客来。这帮男人们,看了看货担,还是往常的小玩意,也没什么新鲜。恰好老张也在人群里,和大家闲谝着。因为巴郎子的顾客还没来多少,来的一些女的,还在挑挑拣拣中,巴郎子没事干,和大家说笑着。不知是谁,想起了关于巴郎子的传说,就笑嘻嘻的问巴郎子,到底会不会武功。巴郎子矢口否认,但好事者穷追不舍。当然也没有恶意挑逗的意思,就说来的不是以前来过的巴郎子,大家开玩笑还是像熟人一样。那时候的老张,愣头青小伙子一个,不知什么原因,也来了兴趣,围在人群中,跟着追问起哄。好事者闹了半天,巴郎子无动于衷。也有人说,秦州人自古以来习武,谁人不知呀,你装什么装。要不你就和这小伙子比试一下吧?说着,便把老张往巴郎子跟前拉,老张推辞一番之后,反倒来了劲,也嚷嚷着要比试一下。巴郎子越是客气,大伙儿越是起哄。最终在大家的“绑架”之下,巴郎子答应过两招,耍一耍,权当是玩个热闹。大家就像是喝了鸡血一样兴奋,喝彩之声不绝于耳。老张和巴郎子拉开架势,他一个“黑虎掏心”冲了上去,谁知巴郎子眼看拳头打到自己身上,轻轻一闪,抓住老张胳膊,借力一推,老张就被送出几步之外,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老张脸一红,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出师不利。大伙哄堂大笑之余,怂恿老张再试一试。老张调整一下,拿出自己“杀手锏”连环腿,左右开弓,踢得别人眼花缭乱。要是平日里,几乎没人躲得过,至少要挨上一两脚的。谁知那巴郎子不慌不忙,只是躲闪着,也不出招,大家还没看清,老张的一只脚却早就被他牢牢抓在手中,要是换做别人,肯定会摔倒的,幸亏老张没摔倒,但也无法动弹。在大家的惊呼声中,巴郎子才松开手,笑呵呵地说承让了。大家这才明白,传言不虚。老张在乡亲们面前出了丑,早就面红耳赤。不过他明白山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好外有山天外有天,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求巴郎子传授自己几招。巴郎子推辞一番,架不住别人的扯和,再加上看着这个小伙子倒也喜欢,就答应下来。老张帮着吆喝,一阵子卖了货物,他挑起师父的担子,来到家里,杀了鸡招待一番。巴郎子住了五、六天,给老张传授了几天,方才告辞。从那以后,老张的本领越来越大,性格却也越来越沉稳。   到了煤矿以后,老张因为自己身体好,人年轻,每天出煤的数量总是比别人多,这样赚的钱也自然要多。出门在外,尤其是煤矿之间甚至来自不同地方的矿工之间,因为利益冲突,难免发生纠纷。老张凭借自己的本事,总是保护自己的亲友邻舍们,免受欺辱。有时候,遇见回家的人,就给家里面带点钱。自己一年到头,中间几乎不回家,上的班多,挣的钱多,等积攒下一笔钱之后,还要娶媳妇呢。这样过了两三年,老张二十二、三了,同龄人大都娶媳生子了。眼看自己的积蓄也离那个目标差不多了,谁知在这节骨眼上,家里却出了事情。老张的两个哥哥,已经另立门户过起自己的小日子,老大主要围着田地转,有时候也帮帮自己的父母。老二也是在外面搞副业,随着一伙人去金矿上淘金。谁知发生坍塌,活生生的人就被砸了。等老张得到信后,人已经下葬。老张回到家里,一边干活,一边安慰父母。毕竟天塌下来了,自己也没有心情出门。遇上这事,父母虽然知道,老三儿子的钱也够得上娶媳妇了,不过暂时也没有心情请人打问别人家的大姑娘,去上门提亲。老张自己也没了心情,心想等过些日子,父母心情有所好转的时候再说吧。   老张的二哥去了,留下年轻的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儿子。二哥比老张大两岁,二嫂比他大三岁。两个孩子都是两三岁。二哥走了后,矿上赔偿了一点抚恤金,当时也没有明确的法律保障,金矿也是私人开设的,抚恤金多少,全靠双方谈判。二嫂因为孩子还小,就这样在老张一家人的照顾之下,心酸地拉扯两个孩子。这样不知不觉,两三年过去了,其间也有姑娘表达了对老张的爱慕之情,但老张只是推脱说现在家里这个样子,过两年再说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有意的姑娘两三年中嫁的嫁了,老张还是光棍一条。在这当儿,村上有几个老人,在老张的父母面前暗示:老二走了,留下孤儿寡母,小孙子可是张家的,媳妇改嫁了,孙子这样小,带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难呀!再说了这样的情况,媳妇改嫁也难,在人们眼里可是“拖油瓶”,岁数小的不情愿,岁数大的不合适。老天爷把人逼到这个地步了,不如让老三和老二媳妇一起过吧。或许老三不情愿,慢慢劝一劝,想明白了,也就是这个理。就说是老二媳妇结扎了,不生育了,两个儿子拉扯大,上家谱的时候,老二老三一个人身后一个,说到哪里去,都是你张爷家的血脉呀。老张父母听了,心里也是一动,毕竟人家也是好心好意劝说,何况说的都是实情。但是父母觉得,还是在老三面前难以启齿,要说这样的事情在农村也不是没有,问题是大多数小叔子娶嫂子,是小叔子条件不好,不得已而为之的。老三不论相貌还是本事,在村子上也是拔尖的了,何况还有几个姑娘主动示好呢。这样让老三和二媳妇过日子,打心眼里来说,可是亏了老三。手心手背都是肉,左右为难呀。   其实还没等父母开口,老张还是从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相关信息的。他理解那些老人的撺掇,是出于庄户人善良的本能。问题是自己虽然也可怜自己的嫂子和小侄子,但要是让自己娶嫂子,内心的煎熬和挣扎,是别人无法体味到的。村上也有这样的先例,不过往往是小叔子先天条件不好,迫不得已的选择罢了。由于家庭变故,自己虽说是成了相对的大龄青年,心仪自己的女孩还是有的。别的不说,王老头家的银花,年过二十,还没出嫁,人长得漂亮不说,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呀。银花拒绝了好多青年的提婚,并且向自己表达过心意,甚至在别人面前说过非他不嫁的话。自己只是因为不好意思在父母面前开口,以至于这件事情就这样搁浅。在老张来看,自己的婚事虽说是喜事,不过父母亲尚未从老年丧子的悲痛中缓过劲来,自己怎么能忍心在老人的伤口上撒盐呢。   没过多久,村子上就传来了张家老三要娶自己的嫂子的消息,一开始好多人都不相信,以为只是大伙的揣测罢了。结果却是越传越逼真形象,甚至让听到消息的人感觉自己就在身临其境见证了一样。说是张家老三先是去问他嫂子,表达了自己要娶她的心愿,一开始遭到了嫂子的拒绝,说自己不般配。后来经不住老三的软磨硬泡,就说还是要问问老人。张三问父母的时候,父母没想到自己不好意思张口的事情,儿子却主动提出来,弄得老人反倒难为情。张三里里外外比对劝说,两位老人老泪纵横,答应下来。当然,事情传出去以后,村子上无疑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各种议论,此起彼伏。有人夸赞张三的深明大义、善良孝顺、敢于担当,不愧是丹心义肝的男子汉;也有人觉得拿上张三一表人才一身本领,娶了过婚女人,并且再不能生育,岂不亏死?还有人说,张三放着黄花闺女不娶,是不是中了魔了或者脑子里进水了。别人的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不管说什么,张三都默然无语。以至于王银花都跑到张三家里去问张三,哭哭啼啼说自己还不是等他吗?难道外面的传闻是真的?张三斩钉截铁地拒绝了王银花,说自己心意坚决,过几天就要办手续了。王银花哭着从张三家跑出来的那一刻,村上人都明白,这事情已经是铁板上钉钉子了。因为大家都明白,这样的情况,所谓办手续,也就是乡上去办个证,两人从某一天开始,同吃同住,就是办了手续。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像结婚那样,举行仪式,大摆酒席大宴宾客的。不过张三还是宰了一只羊,把村上德高望重的老人请了一下,也算是正式宣布自己的事情就这样定了。   老张和自己的嫂子走到了一起,不管是田间地头,还是锅前灶头,两个人一起劳动,一起做饭。就算是难免锅碗相碰,老张却几乎不发脾气,总是好言哄劝。更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个大小伙子,本应该不会哄孩子,但老张也许是天生的孩子缘好,两个小家伙,总是喜欢让他抱着,搂着。不论在家里,还是上地劳动的时候,两个孩子被杠在肩头,耍闹不停。要是哭了,只要老张一抱,马上破涕为笑。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过着小日子。   成家之后的老张,性情还是那样豪放、开朗。每当农闲之余,他抽空出去打工,挣回来的钱分文不少交给妻子。也有人私下对老张说,孩子毕竟不是你亲生的,你应该多少存点私房钱,防备个老来没人管。老张却笑呵呵地说,没那个必要吧,老婆也不容易,我要是有了二心,两个人就失去信任和依靠了。至于老了,只要老两口能相依为命,孩子养活不养活,也就不重要了。      共 44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北京癫痫病权威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