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二永(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6:18

冠者,一也;亚者,二也;季者,三也。故而亚永即为二永也。

这是二永名字的由来,也是我当初称之为“二永”的解释。

初与二永相识,是在富士康。

那是我第一次踏入社会,也是我第一次认识社会。

那时的我年少无知,将一切都想象的跟在学校所想一样完美。可是真的踏入社会,我才发现人性的险恶、社会的复杂,我才发现高楼大厦映衬的不是国富民强,而是腐败无能。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结识了二永,一个不苟言词,却向来温和豪爽的少年!

一米七余的身高,加上消瘦的体型,平凡的容貌,让我们这两个萍水相逢却又略有相似的少年很快聊在了一起。

二永本比我虚长几岁,可惜名字里带了个“亚”字,所以在我面前也只能屈居第二。对此他虽颇为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说不过我呢?

在富士康,我们是同一主线上的员工。

我与二永、三金也是同一工站上的伙伴。其实,我与三金才是同一工站的,而二永不过是我们工站的一个附属,也就是给我和三金供料的。但是,我们却是缺他不可的。换句话说,我与三金认为我们的第三工站的王侯扼住主线王国命脉,而二永这个附属的小亲卫兵却扼住了我们的命脉。正所谓阴阳循环,一物降一物者是也!

不过既然在同一工站工作,朝夕相处之间,自是无话不谈。

那时初入富士康,我对一切朦胧无知,二永却是涉足泥潭多年的老黄鳝。他虽沉默寡言,但碰上了我,又岂能缄默?于是乎,他将满腹经验、数年艰辛都尽皆倾吐。我也是在他口中,才认识了外面的社会,才知道外面的工厂与富士康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堂。

正所谓“温饱思淫欲”,此话不假。两个男人常常在一起,讨论起来总是离不开女人的。

于是,在一次谈尽国事、言遍家常之后,我们将目标转向了女人。

二永对我说,隔壁临线,美女芸芸;反观我线,歪瓜裂枣。真是生不逢时,来不走运。

我问道,依你之言,我们线上难道就没有一个入你眼的么?

他左顾右盼,对我俯耳说道,也就你旁边第一工站的那个女孩可以。

我纵眸望去,但见那女子生的水灵灵的脸庞之上白嫩透红,扎个马尾辫,穿着绒毛衣,披件静电服,趴在流水线案上,头枕除尘扇,一个人静静的在发呆。双眸微皱间,剑眉上汇;粉唇轻泯时,嘴角下垂。说不尽的清愁,道不完的妩媚。直叫人看的心中怦动,徒生无尽爱怜。

我了然一笑,对二永说,你早就物色好了吧?

二永嘿嘿一笑,对我说初来之时,在外分工站队就在那女子身后,感觉我线百人,皆不如此女。

我会心一笑,对二永说,既然如此你何不下手?

二永愣了愣,对我说素不相识,不知她心中所想,也不知她是否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哈哈一笑,俯下身来对他说,没事,只要你愿意,她若单身正好,她若已有归宿,我们便横刀夺爱,移花接木!

二永本便是老实人,皱了皱眉说,这不太好吧?

看着他呆头呆脑老实憨厚的样子,我心中顿时起了兴致,对他说,待我打探一二。

于是我无话找话,探东探西,最后自第二工站的大姐嘴里套出了那女子详细:女子名叫晶晶,年方二十二三,目前单身,与二永同属平顶山人。

我知道后心中暗道缘分,对二永讲了这些,说,看来这是老天给你的机会啊,你可要把握住!

二永憨憨一笑,说还是算了吧,不知道怎么做。

我顿时心中不甘,如此姻缘,岂能荒废?我玩心大起,对二永不屑般说,没事,只要你看上了他,只要你想追她,哥帮你,一周内拿下!

二永见我言语之中,胸有成竹,仿佛一切运筹帷幄,又看了看沉思的晶晶,楚楚动人,终是点了点头,算做答应。

我转念一想,不能白干,于是对二永说,我帮你追上了,你要请我吃顿大盘鸡。

二永似乎真的来了兴致,对我说,没问题,成不成都请你吃!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二永肩头,对他说,放心,只要你听哥的指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记住,跟着永哥走,媳妇不用愁!

二永哈哈直笑,我知他不信,却也不理会他,心中暗自合计,却又苦恼起来。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那是收不回来的。我咬咬牙,对自己说,必须成功,不然一世英明就毁了!

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时常挑逗晶晶,探其口风,知其单身,扬言要给他介绍个英俊潇洒的男朋友,更是联合第二工站的大姐一同为二永求亲。为此,时常被晶晶怒骂,更有甚时,将我置之不理,晾在一旁。第一轮进攻,算是全军覆没。

不过像我一代枭雄,又怎会轻言放弃?此路不通,我再行他路。

正巧,线里统计员工详细信息。我看准时机,在填表时与二永合计,偷偷将晶晶的手机号记下背熟。我对二永嘿嘿一笑,指挥道,你回去之后,白天打电话骚扰,晚上发短信暧昧。如此周而复始,终有移山成功日。

二永点头称是。我又连连告诫,必须牢记之后,便将此事放下不提。

第二日,刚一工作,我便急忙问二永,如何了?打电话发信息没有?

二永对我说发短信了,没有打电话。

我拍了他一下,问聊的如何?

二永一边工作一边漫不经心的对我说,昨天太困,没聊几句就睡了。

我给他稳固信念说,只要坚持不懈,大事则可成矣。

二永点头称是。我看出他虽说耳中听着,却是不放心上,心中暗自着急,看来如此还是不行,火候不够,须得再辟新径。

于是我转换战略方向,对二永说,这样太慢,我给你来个快的。这样,我去约她下班一起吃饭,不过钱要你付。

二永说只要晶晶肯去,他请客也无妨。

商定好,我在闲余时机,在此厚颜靠近晶晶,嘻嘻哈哈挑逗她的同时,说要请她吃饭。

怎料她一口回绝,还对我产生异样目光。

我对二永说如此不行,看来要下血本了。

二永说,只要事成,怎样都成。

我点了点头,咬咬牙,说咱们把大家都请了,看她去不去!

于是我叫上跟我和二永聊的不错的大姐、跟晶晶同一工站又玩的不错的一个妹纸以及另一个胖同事,下班的时候一起出去吃饭,我就不信你不上钩!

果然,在众人的拉扯下,晶晶上了钩。我心中暗笑,人多果然好办事,大事顷刻将成矣。

从此我们一行众人,时常结伴外出进餐。正所谓日久生情,如此不过四五天,我们便混的滚瓜烂熟了。经常一起吃饭,一起下班回家,二永也跟晶晶越来越聊的来,联系越来越密。

联系多了,啥事都好办了。我看时机到了,便怂恿二永加大火力,争取一举拿下这座山头,统一了九州。

怎料二永却是淡淡回答,说不急,慢慢来。

这让我心中纳闷起来,怎地将要称王称霸之时,咋退却了呢?放着大好河山不要,脑袋秀逗了?

我训斥他说,你这半途而废、临阵脱逃的行为太恶劣啦!眼看着革命就要成功,社会主义旗帜将要插在晶晶头上,将其征服,你咋能退缩呢?是不是想赖账,不请我吃大盘鸡了?

二永神秘一笑,对我说不用我了,事情已成,日后有空再请我吃大盘鸡。

我心中一愣,暗骂二永这小子外表憨厚,内心却如此奸诈狡猾,真是披着羊皮的狼啊!

果然,又过了几天,二人在我等众人起哄之下,由地下情转入地上,光明正大的谈起了恋爱。那甜甜蜜蜜,卿卿我我之态,真是震惊全线,羡煞旁人。

二永与我的关系,也是愈加好了起来。不过关系归关系,那顿大盘鸡是跑不了的!在我的天天催促之下,二永终是赴约,在我的不满声中请我吃了顿大盘鸡。

如今回想起来,跟二永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我们吃的最多的食物,就是大盘鸡。如今回想起来,真的是……

后来我走了,离开了富士康,匆匆间只为赶在中秋节前回去,匆匆间竟来不及与之告别黯然离去。

转眼间,流逝许多时光,风波止于平淡,万事逝于光海,一切都泯灭了下来。诸多欢笑喜怒,都成了漫长识海中的支影片段。

一年后,阔别许久,我再次联系晶晶,她说他们已分,她即将结婚。我又急忙联系了二永,他声音依旧温和,他说他们已分,他即将结婚。我问为何,他简单道明,平淡的语气之中,却蕴含了无尽沧桑与无奈。

我嬉笑着问二永,是晶晶漂亮还是你现在对象美丽呢?二永不假思索:自然是我家晶晶最好!心中蓦然一痛,我一阵沉默,不在言语;他亦沉默,未曾言语。

我缓缓闭上了双眸,本就模糊的人生,如今却又彷徨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再知道。

我只知道,我不想让他们成为我漫漫人生途上的过客,可他们却在我的不经意之间默然离去。是我的大意疏忽,还是天道的运转错误?

我伸了伸手,想抓住他们的衣袖,却无奈在指间悄然滑走,留下我形单影只,呆在原地黯然神瘦……

以后的以后,当我蓦然回首,不知他们是否同样还会怀念曾经一起欢笑嘻闹后,心里真正的挽留?

哈尔滨医治癫痫病正规医院有哪些江西癫痫医院郑州用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