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感动命运之歌》自序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26:31

我将这个故事呈现在这里。我的内心没有激动,没有成功的快乐,却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踏实。建筑是一首凝固的诗,农民工用一砖一瓦一竹一木写成;建筑是一首永恒的歌,农民工用一沙一石一灰一漆谱就。

去年除夕,我扛着行李,顶着寒风,踏着积雪,往家里赶。我的儿子开了门,一脸的惊喜,马上扭头大喊大叫:“爷爷,奶奶,妈妈,我爸爸回来啦!我爸爸回来啦!”然后抢过我左手的包向房里拖去。妻子微笑着过来接过我右手的包,关心地问道:“路上很冷吧?”老爸老妈争先恐后地从灶房奔了过来。年迈的老爸和我双手相握,轻松地笑道:“回来了,好!回来了,好!”体弱的老妈则拿着干毛巾拍打着我身上的灰尘,踮起脚轻轻地擦拭着我肩上和头发的雨雪。接着,儿子将八仙大桌拉到堂屋中央,妻子将早已热了又热的菜肴一道道地端了上来。在一阵鞭炮声中,全家人就着热气腾腾的菜肴边吃边聊。

老爸痛心地说:“你堂哥包下那活,出了安全事故,给不了赔偿款,你嫂子撇下孩子跑到广东打工去了。你堂哥东躲西藏,落得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今天上午来了十几个人,把他的家砸了个稀巴烂。”

老妈同情地道:“王村有个包工头,包了一个度假村工程,自己得了病,没钱医治。要工程款人家不但不给,还派人把他打了一顿,放狗咬他,现在医院里。往后这家人真不知道怎么过啊!”

妻子担忧地说:“赵家庄有个包工头要不到钱,爬上塔吊想自杀,结果惊动了当地的市委领导和新闻媒体,工资终于全部兑现了。”

孩子天真地道:“我的好朋友小山,他爸爸包工程发了大财,在城里买了新房子,可——大可———漂亮呢!”

……

这样的场景对于农民包工头的我来说每年都是极奢侈极温馨的。

有时老妈也曾这样问过我:“你在外面这些年,真的就是一帆风顺吗?”我笑呵呵的答道:“妈,我从小都没骗过您,是吧?我运气好,经常遇到贵人相助呢!”老妈这时也跟着笑了起来,很舒坦的样子。这或许就叫幸福吧!

其实不然。往事不能如烟,在我静心独处时,往事历历在目,教我难以入眠。

曾经为了追讨一笔工程款,十年了也毫无进展,不知跑了多少路,不知花了多少钱。

曾经做过许多优秀的工程,不但顺利地拿到了工程款,而且还得到各级领导的一次次表扬和嘉奖。

曾经穿行于大街小巷、车水马龙之间,承受着流行病毒感染、车轮碾过鞋边的危险;有时还要忍受着地痞流氓、黑恶势力的威胁和恐吓。

曾经在六十多米高的不锈钢塔顶,顶着烈日,下料焊接,挥汗如雨。让地面的人仰望得心惊胆战,感慨不已。

这些故事我是不敢轻易告诉亲人的。因为我是男人,虽然腿上还沾着一点没洗净的稻泥。

是男人就应到外面世界去闯去博,尽管头破血流,也应一往无前。

是男人就应让父母安享天伦之乐,不再为柴米油盐而发愁。

是男人就应创造一个温馨的家,让妻子安心地持家,让孩子高兴地上学。

是男人就应把痛苦坎坷当冰棍,把快乐幸福当甘蔗。冰棍留给自己,甘蔗送给亲人。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有一次,和一位同行闲聊。他说:“我们经受那么多酸甜苦辣,做那么多漂亮的工程,电视上好像从未见过。”

有一次,工程竣工,我在摄影留念。工人们围了过来,看到画面,简直不敢相信,兴奋地道:“好漂亮啊!可以拿到电视上播放。”

有一次,公司的孙总感慨地说:“我们殷祖古建公司的业务除了港澳台,遍及全国各地,有着非常好的社会反响呢!”

有几次,陪同客户登临鹳雀楼。在雄伟壮观、古朴恢弘的鹳雀楼前,他们被那些精湛的技艺所深深折服,称赞这是当代农民工最伟大的杰作,值得大书特写。

是啊!这些农民工太伟大了!他们回到乡村,能够插田割稻,挑柴担水;他们来到都市,可以砌砖盖瓦,堆红叠翠;他们是农村的顶梁柱,他们是城市的建设者;他们能够吃苦耐劳,无怨无悔;他们渴求知识,需要尊重。

面对他们善良的面孔,辛勤地劳作,我很想通过某种方式呼吁全社会来关注他们的生存。这种想法如一棵种子在我的心田慢慢长大,终于长成了参天大树。我不忍砍掉,于是在一个炎热的中午,在这棵参天大树下,用我拙劣的文笔开始我的写作之旅。

一个飘雪的午夜,终于完成了初稿。当时我的心情有几分喜悦,也有几分惆怅。喜悦的是我将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去为我们农民工做点什么;惆怅的是白天我将冒着雪花去继续讨要工程款,晚上才能够修改文稿。不知道工程款是否可以要到?因为家里的工人们还在等着我给他们发工资的。

腊月二十九,当我感觉到再等下去,还有两家欠我工程款的单位也绝不会给我一分钱时,才匆匆忙忙地踏上了回去的火车。家里的亲人们正在等我吃团圆饭呢!

在火车上,沿途上来几个和我共同命运的老乡——他们也是一年四季在外承包工程的。因为彼此熟悉,于是在这拥挤的车厢里,面对面站着,诉说着今年各自的遭遇。

小石轻松地说:“我今年包了一个广场,工程款到昨天为止给了百分之八十,基本上不欠工人们的工资了。市长和城建局局长都表态明年一定给完,所以,这个工程还好,我可以回家过一个自在年了。”大家替他高兴。

老吴叹气地道:“唉!我今年在一个鸵鸟基地做了四十万的园林工程,但只给了十几多万。那个吕老板今年生意不好,赔了。银行的贷款还不了,我的工程款也给不了,现在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那些要工资的工人每天打电话催逼我,看来我只有先回到县城,找家旅社躲到初一早上回家。”大家替他难过。

小王兴奋地说:“出来这么多年,今年还算走运。我在一个村里修建了一个庙。那个村主任不但全部给完了工程款,而且还给了我一万块钱的奖金。”大家分享喜悦。

老胡头缠着纱布,闷闷不乐地站在一边。大家问怎么回事,他旁边的小卢生气地说:“老胡今年被人耍了。一家旅游度假村先骗他包工包料,当工程开工后,甲方增加了许多工程量,而且威胁恐吓他,强迫他按照日工把工程做完。后来,只是把工人的工资和他的部分投资付完,他自己做了大半年的义务工不说,还垫了图纸费和工人们的往返车费。昨天我和他去找甲方理论,甲方狠心地把他推倒,头被撞伤了。”

小石赶紧劝说道:“老胡啊!别想不开。你好歹只是赔了一点图纸费和工人的车费,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种事。你看,你比老吴强多了,他有二十多万要不来呢!”

“来,我请客,大家喝一口,今天我们在车上也吃顿团圆饭。”小王说笑着,在过道里把行李箱放平,拿出一瓶酒,一袋花生米,一袋牛肉。

大家或蹲着或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边吃边聊。看着他们欢笑地吃肉或痛苦地喝酒,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北京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早期癫痫病怎么治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