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村庄,我们的爱与疼痛(同题征文 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51:47

曾经读到过这样一句话, 天地再大,人生再广,能让你说出“回”这个字的地方,寥寥无几。

而我的村庄,那个生我,养我,永远让我梦牵魂绕的地方,就是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一辈子想回到的家。

小时候不觉得,它有多么重要,等年龄越来越大,在外面的碰壁越来越多,那个曾经表面上若无其事,而骨子里飞扬跋扈,歇斯底里的我,才渐渐感觉到,那个小小的村庄,在自己的生命里是多么的重要。

那天回家看娘,路过村子最西边第一家时,我看到了小学时候的校长李老师,他现在已经是一个80多岁的老头了。看到他倒背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是小三儿回来了吧。我的眼睛居然湿润了,就像看到了自己好久不见的亲人。

看到满头白发,身体还算硬朗的李老师,我不由得感叹岁月的无情,它已经在不经意间把一个总是板着脸,威严十足的老师,变成了一个霜染鬓颊,腰背微驼的老人。而当时,作为学生的我们,在还是少不经事的娃娃时,居然因为惧怕厌恶他的威严,而集体给他建造过一座“坟墓”。

记得那是上小学二年级时,我们班里11个学生集体逃课,到一个同学家中打扑克玩。这所谓的“扑克牌”,也是我们收集一些硬的纸,在上面照着扑克牌的样子,用铅笔画上红桃,黑桃,梅花,方块,大小王等图样制成的。我们一共造好了两副扑克牌,这两副牌,居然成了我们课后娱乐的唯一享受。而在那天,我们这些逃课者,就被校长兼语文老师的李老师全部“捕获”,他非但收缴了我们辛辛苦苦制成的扑克牌,还在我们每人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好几教鞭棍。

正值炎热的夏天,穿着一条单裤的屁股上火辣辣地疼。于是“咬牙切齿”的我们,个个对这个残暴的施虐者“恨之入骨”,心里总想着,怎样来报复一下方能消除“心头之恨”。

往老师尿盆上钻洞,是不可能的事了,自从我上次和大头斌往李老师尿盆上钻了三个洞,李老师第二天晒出“地图”被褥后,聪明的他再也不把尿盆放在茅厕里了。

李老师太可恨了,我们给他建造一座坟吧,把他埋了,看他再打我们,没收我们的扑克牌!我首先提出倡议。

我的倡议,居然得到了全班同学的一致拥护,于是,在中午放学后,我们就在校园后面那片小树林里忙活开了。

有男生跑回家,取来了小铲子,在一块空地上挖了有半米大小的一个坑,我们用水和好泥捏了一个小泥人,我用铅笔头在泥人身上面刺上“李老师”三个字,然后用从本子上撕下来的白纸,把泥人一层层包裹。有同学说,死去的人得穿七件衣服,于是,我就给泥人包了七张白纸。我们用泥巴做成馒头,包子摆在“坟头”,算是贡品,还采摘来许多的野花与树叶围绕在“坟”的周围,来装饰葬礼。一切就绪后,我们就学着大人送葬那样,一个个哀嚎着“李老师啊”,“李老师啊,你死的好冤啊”,就这样,把“李老师”埋进了那个我们为他挖好的坑里。李老师的“葬礼”结束后,屁股也就不觉得那么疼了,于是,我们一个个满意地回家吃饭了。

在后来的几天时间,我们还是要不断地去吊丧的,去了免不了要在坟前“哭”一场。

一天,当我们好几个同学一起在“李老师”的坟墓前大放悲声的时候,李老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一脸严肃的李老师看着我们围坐中间的那个小土堆,土堆头上插着一面纸糊的小白旗,上面写有歪歪扭扭的铅笔字,“李老师的mu”几个字和拼音组合,因为当时大家都不会写“墓”字,只能用拼音代替,这是李老师上课时教给我们的,活学活用,现在还给了他,用在了他的身上。

我们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从天而降”的李老师,他倒背着手站在我们为他建造的坟墓前,面孔变得更加黧黑而威严。

李老师走向前来,拔掉了土堆上那个小白旗,几脚把“坟堆”荡平,里面露出了裹了七层白纸的“李老师”。

李老师蹲下来,拿起那个小泥人,仔细地看着,像是在辨认上面的字体是谁的笔迹,我的心咚咚地狂跳起来,悲哀地想,坏了,这次的屁股非被打开花不可。

对小泥人端详良久的李老师,居然呵呵地笑起来,他笑着问:这是谁给我做的啊?咋就一点也不像我?

我感觉,同学们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我。

这些坏蛋,在关键时刻都准备当叛徒出卖我了。我的心里很是愤恨!

好了,进教室上课吧。现在别哭得那么悲伤,等将来我真的死了,你们这么哭我才高兴啊。李老师说完,把小泥人扔在地上,倒背着手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面面相觑的我们。

我们给他造了一座坟,把他埋掉了,这在农村是很不吉利,很令人忌讳的事情。而他居然没有打我们,甚至,对我们没有一句责备的话。这确实是让我好多年来都想不通的事情。

30多年后的今天,再次见到李老师,看着眼前这个,把我们村庄的小孩子一批批带大的老人,我心里有种软软的东西在涌动,眼里居然蒙上了一层水雾,不知道他可曾还记得,少不更事的我们,曾经给他建造坟墓的那件事情。

别过李老师,一边往村子里走,心里一边默默地为这个老人祈祷,希望他能够再活得久一点,生命再长一点。希望他不会记起我们为他造坟墓的事情,其实,他早就忘记了,不是吗?

再往村庄里面走,路过一块不大的土地时,我停了下来。

这块荒废了的土地,曾经是村里老王头的自留地。而今,老王头早已故去,他的土地没有人打理,也就荒芜了,地里长满了杂草和不知名的野花。而这块荒芜了的土地,于我,却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渊源。

那年,爹爹刚去世,失学的我去地里给猪拔野菜,当走进老王头这块地时,我被玉米杆儿上那一颗颗青翠碧绿的豆角所吸引。我家地里没种豆角,很想摘一些回家吃。抬头张望,四下无人时,我就开始紧张地往自己的菜篮子里摘豆角,眼看着我已经摘了不少,正准备走出地里时,我蓦地抬头,看到老王头就蹲在,我前面不远处的小山坡上抽旱烟,当与我的目光相遇时,他居然把头扭向了一边,嘴里还“咳儿咳儿”地咳嗽着,好像压根没有看到我。

我感觉脸上有火在热辣辣地烧,好歹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偷人家东西,被人家逮个正着,心里七上八下的跳,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好像他目击的远处有好的风景,老王头扭过去的头居然没有再扭回来。可是我分明在抬起头的一刹那,与他的目光有过相遇,当时,他正愣愣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是装作没看见。

万分羞愧的我,把菜篮子里的豆角倒在地里,扭头就往地外跑。

回来,丫头。老王头叫住了我。

我咬着牙站住,不敢回头,想不出老王头会怎样骂我,这是个刁钻古怪的老头,在村子里出名的吝啬。

我的心“咚咚”地跳着,不知道老王头想怎样惩罚我。他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村里的人们,让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偷豆角的小偷。

假如那样的话,不知道我这个大姑娘还有什么脸面在村子里继续生活下去。

脑海里飞快地闪过这些念头,我不知所措地低着头,用手使劲地绞着自己的衣角。

老王头走过来,夺过我手里的菜篮子,把那些倒在地上的豆角捡起来,都给我装进菜篮里,递过来说:丫头,回去和你娘吃顿豆角卤面,想吃时再来大爷这里摘。

我不敢接老王头递过来的菜篮子,不敢抬起头看他。在他面前,我觉得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拿着,丫头!老王头这次是在命令我了。

你爹是个好人啊,现在哪个村干部能比得上你爹在的时候了。

可惜,好人去得早啊!

老王头悠悠地说着,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忽然,就有泪水漫过我的心田,涌上了我的眼睛。

我哽咽着接过老王头递过来的菜篮子,泪水却早已溢满我的双眼,随着脸颊滴落,在脚下的土地上砸出一朵朵模糊的花来。

不知道我是如何走出老王头这块地里的。

此去经年,往事如烟,我却永远忘不了那一篮子沉甸甸的豆角。它让我深深感受到了,村庄里的人们那种宽容、淳朴的胸怀,那种简单和朴素的情感。这种感情,这种胸怀,也只有在生养自己的小村庄里才能感受到。

一路走,一路思绪翩跹,这个曾养育我长大的小村庄,这个曾经让我厌烦、诅咒过无数遍的小村庄,这个我发誓再也不愿回来的小村庄,而当我真的走出它的怀抱之时,才深切体会到,它曾经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深情,那样的博大。当我在外面受到冷落,当我尝尽人间艰辛滋味,感受人世冷暖,当我心灵疲惫,对人生充满极度怀疑之后,我想到了它,那个包容我的小村庄,以及村里善良淳朴的人们。

只有它,能在我痛苦不堪,伤心绝望之时,给我一袭温柔之梦,只有它,能敞开胸怀接纳不够完美的我。尽管它还是那样的偏僻贫穷,尽管它还是那样的愚昧落后,但它的温情,它的宽厚与包容,它对自己儿女的疼爱与怜惜,永远温暖着我艰难的一生,永远在我贫瘠的梦里萦绕!

村庄,让我在身心俱疲时,有一个心灵栖息的地方,村庄,让我在极度困乏时,有一方躲避风雨的港湾。

哦,我的村庄,我们的爱与疼痛!

哈尔滨市治羊癫疯医院是哪里北京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