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轻舞】九月随笔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4:30
九月已快接近尾声了,我所在的区域气温又回升了,走在阳光下依然可以用炙烤来形容。往往在太阳下走个来回汗就打湿了衣裳,更不用说一头长发会被汗水给浸染了。   自从几年前蓄起了长发,心中也默默对它欢喜起来。它的存在不再让别人把我误会为男生,它的存在在别人的眼里也会把我看做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子,它的存在也更让我看得像是一个举止端庄的淑女了。说我像淑女,这可不是自我标榜,而是同事她们说的。她们的言下之意我懂,意思就是之前一头短发的我就没有女人味,不淑女了。可见短发与长发在别人的眼中,就气质而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是不是?   虽说现在长发及腰了,但行走在生活中的我却是一直将它高高地盘在脑后,要不然在我干活时就会出其不意地跟上来捣乱。它不是遮住我的眼,就是顽皮地在眼前任意妄为,所以不放任它的自由那也是有情可原的。   众所周知,女人生性就是爱美。自从蓄了一头长发,就也会随着时尚的潮流去鼓捣它。我也给头发拉过直板,给它烫过大波浪。可在被尝试了一次次之后,就再也兴趣索然了。本来把头发拉直板是为了更好的打理,为了使头发看起来更柔顺光滑,更有飘逸感,可谁知却适得其反,它反而跟梳子较上了劲。每日晨起梳理它不是头发卡住梳子不放,就是梳子在发丝上上下不得,让人心情真是沮丧。究其原因,是发丝太细不适合拉直板。   再说烫发,完完全全是出于爱美之心。每次看到别的女人肩上披着大波浪的卷发美美的,心中也总想去做个尝试,并且自我幻想如果自己也是那样的卷发,模样肯定也美美的绝不逊色他人。我这个人只要是有想法,心中就一定会让它实现。于是,抱着臭美自恋的情怀也上理发店烫上了那梦寐以求的卷发。殊不知,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烫发没几天美的感觉全被烦给替代,爱美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烫过头发的女人们都知道,卷发可不是随随便便梳子一梳就行的,它要人花时间打理弄出发型来。就像花园的花儿一样,要勤于管理它才会开出漂亮的花朵,否则再好的花儿也不会盛开。美美的幻想还没留存几天,我就因为嫌麻烦又让它高高的盘踞在头顶了。从这两次的体验上,从根本上彻底打消了我对头发的摆弄之心,觉得还是自然随意就好。   我们也知道,世间事都有正反两面,短发和长发也一样有它们的优缺点。就梳理时间而言,就有天壤之别。短发在我没时间梳理的情况下,我通常是手指抓抓即可,反正天生一头自然卷发随手乱抓也看不到乱的痕迹。而长发就不能偷懒了,它要你慢慢的梳理,才不会给人一头乱草的感觉。有时,实在是赶时间也会胡乱地梳上几梳,但来到了单位却被同事直呼是“梅超风”。对他们这样的叫法,我自然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有我这么漂亮的梅超风吗?”哈哈,臭美如我。   自留长发以来,从未将长发给随意地披在肩头,以至于偶然一次将一头发丝垂在脑后,却还有每天见面谈笑的同事没把我给认出来,这说出来有点好笑吧?   那是在一个夏日的清晨,因头发被汗湿了的缘故就将一头发丝给清洗了。到头发未干时就快到上班的点了,于是就随意地披在肩头,恰巧那天穿上了平日里难得上身的连衣裙和高跟皮凉鞋。当下车后,我径直往办公室走去,路上一个每天说笑的同事,就在与我擦身而过时,对我的点头招呼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对她没有表情的回应我觉得很奇怪,我心想:“今天她怎么了?看到我跟没看到一样?”   心中带着狐疑停下步子叫住了她,谁知她到好看到了我就跟发现新大陆一样,口中并说:“小杨,怎么会是你?我与你擦肩而过都没看出是你。”   “不会吧?是你今天眼拙了吗?”   “你看看你,今天的打扮多有女人味。长发飘飘的,裙袂飘飘的,还换掉了那每日穿的平底鞋,这样的打扮我会把她与你联想到一块吗?”   “不就是换了装,差别就那么大吗?”   “你以后都要这样穿着,让自己美美的。”   “切,美不要付出代价吗?大热天的每天披着长发还不把我热死,高跟鞋还不把我脚给摧残死,这女人味我还不要呢!”下次再说我随意的穿着没有女人味,我吓死你,我故意恶狠狠地说道。   话音一落,只见她瞬时楞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了起来,她这笑声的背后那可是“毛骨悚然”的经历。   一直以来我喜欢吹口哨,独自一人的时候就会吹。有一次,我边走边吹着口哨进入了厂区的公共厕所,待我完事后起身正准备离去时,一脑袋悄然的从另一蹲位上冒了出来。   只见她脸色绯红,口中连声说:“你个臭小杨,刚才口哨是你吹的吧?”   “是呀!是我吹的,有问题吗?”   “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听着口哨从外面一直吹进来,我以为是个男人进来了,害得我蹲在那儿老半天不敢吱声,你一个女人家跟个男的一样吹啥?”   听着她的话语,在看到她因为受到惊吓,仍然留存在面颊上还未褪尽的惊慌神色,我是捧腹大笑,直到笑够了肚子笑疼了,才对她扔出一句话:“有没有天理,有谁规定口哨只有男人可以吹?你这明显是性别歧视,活该被吓。”话一说完,我就对她抛个媚眼,送个飞吻就先行走人了。   如今,我依然是长发飘飘,也依然还是将一头长发给高高的盘在头顶,只有在臭美自我欣赏时才会放任它的自由,让它随着我的心情在头顶飞舞蹁跹。 甘肃知名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石家庄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咸阳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