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春秋】红尘清音刘济荣(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6:22

刘济荣老先生的作品系列,在我的眼内出现的时候,我在一旁的铜鼎香炉里,置檀香于窗边,随风袅袅,杳杳清音回荡着余声一般,四周是自我感觉的一片空灵,只有这样子了,好象才能配得上此刻品画的心境,几欲沐浴更衣的古人情趣,才要一幅幅看下去,不觉间,心下就已安逸开阔,可以容得下万事万物的安定,许久许久不曾这样了,这种感觉真好,即使白发从生,红颜将老,种种的不快乐,种种的不如意,就在刘老的民族情景画里,就这样不着痕迹般的远遁了。

我的心,在画中,许久许久。大凡是真正获得历史尊重的艺术家,总是热爱生活,关注生活的。刘济荣教授正是这样的严肃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大家。在坎坷世途上,作为一名艺术家,在那风起云涌的“激情岁月”里,数十年如一日的走来,他专注于对种种世态、世相的观察、思考和记录,作出大量的现代中国人物画。游于刘济荣人物画里,左边古琴一架,裸陈着,干干净净,游荡于刘老的文案上,书法用品古色古香,桌布纯自染的黑兰底黑边,桌上几本抄录之中的经书随意的陈着,墨痕点点,纸上酣然,笔上墨汁凝结尚未干。

画家的作品,大气出尘的来源,都出自最深刻最平凡的生活,然后演绎在寸纸点墨间,用以小书画,大世界。刘济荣老先生的西藏牦牛,用笔当然是果断泼辣老道的,笔墨线条交织,轻重浓淡适宜在,尤其注重细节,用笔之精准概括,不过寥寥数笔便将一些小转折、小表小情、小细节刻画到位,传神之至,于是那些明明丽丽的女子小孩子,一挥鞭一甩手盘坐于牛背之上纵横驰骋间,就那样明眸皓齿的,一幅幅从画中迎面而来,与观赏者相互间眼神恒定,仿佛,他们就一直在那里,一直在那里等着人们的到来。

我是早知道刘老一位有艺术功力和忠于生活、关注现实的人物画家,他勤于写生,善于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表现他们的精神状态。一直觉得,体验生活式的写生,是一种智慧,有勇气去体验,还得日日里时间长久的去执行着体验后的心得和结果。这个过程,只有执着。然后,智慧的执着。刘老的一生,不管经历过什么,曾经是什么,职场名利,功过是非,一些人与事,一些生活和哲理,一些恋着的依过的,执情种种,悲哀,欢喜,烦恼,苦闷,都是繁华如梦,行云流水似的过去了,尽皆慧剑里的割舍,从此后,就得耐得住写生中的寂寞和风餐露宿的折磨,文人的浪漫里认为的月儿为邻,篱笆之上,蝴蝶飞飞,小鸟清啼,修行着自我的神仙,其实好象并不现实于生活,实现起来,其实,就是清苦。

刘老的画面处理,全部单纯、干净,构图巧妙,对细节的刻画,细微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小中见大处,内心是动容了再动容,不知不觉间,总是让人突然又动了心里的一根弦哪根弦的,尤是让人折服。草原牧歌系列,大气磅礴,其中许多名闻天下难得一见的精品,处处随性而暖暖的随着一种心情,清清的呈现。刘老作为一位认真关注现实生活和创作态度严肃认真的画家,仍然在作品中流露出他对真实人的理解,表现他的真实感受。我常在他的画里,明明是画着牛啊人物的,我总是疑真似幻的听到鸡鸣声,该去闻鸡起舞,那么真切的听着了各种鸟儿一片歌唱,唤醒了最美的晨光,很幸福。仿佛在一片山中的感觉,肩上落下一片清凉,披风披月的,在那寂静的空山之中,草原之上,守着清风,守着这沉下来的心,与了这时光相伴。向往的,追求的,都是道法自然。不觉间晨光已现,前方云海隐隐,极目处,是山,是河,是法,是道。竟然,暗自体验,赏着画儿,心下却悟了道。

刘老先生从艺六十多年,一直在辛勤地从事高等美术学院教学和艺术创作实践,为国家培养了不少优秀的美术人才,创作了许多杰出的中国画作品,艺术成就卓著,遗世独行里,寂静心香,与人为善,慈悲又仗义,洒脱而宁静。不知道前面的人生,刘老到底经历过红尘里怎样的痴缠爱恨?或许,就说是慧根早种吧,那么,前世哩?那一世的风花雪月,那一世的红尘历练,那一世如水如月如怀的心事,根本不得而知,也从来不问。我只遇上刘老的画,画里与牛儿美人儿相遇,相怜,相惜,相知,一份出世的心,我的凡尘,这样,就足够了。画里的人们华衣彩服,神色生动,温婉清丽,明明一般的的容貌,随意的笔墨里一走出来,也是要惊了人似的,这画里的人生,如果是现实,该是如何的向往啊!正是这执着的与开悟的,是生来就辩证的存在的,画画的不仅仅是只知画画,还要经营好画里所表达的情趣意境和韵味,而执着的还是执着,一生不舍不弃的画画生涯,如若刘老一般画笔亦有灵,画上人儿亦有知,便真能从画里走出来。画的乐于画,赏的用了心去品,应着秋水明澈,远古的夜空,飘飘远绕,整个世界,莺飞草长的,看不到荒凉,万事万物,相生相息,生生不断了去,便直接画醉人神醉。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心境及状况。或者说,就是境界。那画里的人物,明明是刘老先生大量的写生和走访来的,看了画里,再看生活中,总会不自然的去想,不知道怎样的他,又是经历了怎样一段陈年的故事,守着画画的心,守着人世的清明,今世这样的这种方式的修行,将一世的风华,付予这文犊画案。看不出会不忍耐,看不出会不甘心,一场云已生,水已起,一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似乎不能深入的一场寂寂的旧梦。

我想静下心来问自己,这是为何?何为道?何为教?何为画?何为画者之心?只有在一种自然的清静无为里,去修证去画画,在日常生活之中,让一切自然地运变流行,自然的静,不假造作,自由自在,那就对了,不必强自问答案,不必作茧自缚。

在刘老的访谈中,他说:“速写是一种艺术对生活的最直接体验,带着艺术家本人对种种世态、世相的观察、思考和记录。而现在的年轻一代画家们,因为耗不起那时间,所以渐渐远离了速写,也就远离了生活。这确实不应该。我们出去采景,用照相机是可以的,但用速写的方式来记录,反映得往往更加鲜活,因为速写是展现最原始的生活,画下来的往往是最有心灵触动的情感一刻;而照相机已经属于做复制工作。”看着听着,心灵在净化,尘缘俗虑也在渐渐消淡。出尘,淡然,为自己开,为自己败,时光的流逝,在心的世界之中,跋涉。时光还是一样的流淌。

刘老还说过:“不觉踏进80岁了,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艺术实践好像刚刚开始,还都不成熟。但愿再过十年,在追求艺术民族的、时代的、个性的道路上,会有一点成就。”谦谦君子,入世出世之心,大道的修为,稚子的说词。坐于檀香中,前边木雕的茶案,很朴拙,黑而亮,天然的光泽,彼此的世界,刘老的画道,我的尘世。

红尘之中,刘老自谦为“牧牛人”,他曾写过两句打油诗:“出自牛村认牛命,只识画牛不吹牛。”他认为牛代表了中国人的精神,吃苦耐劳辛勤耕耘,故而,一生画牛,“笔耕不辍”,“以前画牛,追求写实的成分多些;但其实,最难的不是临摹写生,而是神韵。现在画牛,我的笔墨更概括、更大气,强调神形妙合。”刘老在一生中努力了为好为更好的求变,又是一生的清静无为,80岁创作的牛还是在变,变的更为突出,这就是画者的心。

这红尘真是好啊,恋着这一份凡俗,这红尘里倦了累了时,可以看着刘老的作品,就在他的笔墨里出尘过一段,缓缓流淌而过的一曲清音,品味着画意和画外的开释,得了大道,清心治本,喝口苦茶,对着画里美人儿相视一笑,而流年里万千岁月,深深深。

黎乐2013.03.30

鹤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天津市癫痫医院怎么走癫痫发作后对身体的危害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