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放牧白云的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3:06

刘小东坐在太阳底下编帽子。

刘小东一下一下地把从树上折下的嫩绿的树枝编来编去,在他的手里一个鸟窝一样的帽子慢慢地就编成了。

头上的太阳疯了一样照着,它射下来的光就像是一牧牧发烫的箭,射向四面八方,刘小东就有全身发烫的感觉。刘小东喜欢听武打故事,所以他心里的比喻也是带有武打色彩的。这样的太阳照了刘小东许多许多天了,如果用箭算,刘小东的身上恐怕插满了太阳射下来的神箭。想到这个“神”字,刘小东撇了撇嘴,刘小东想说哪里是神箭,简直就是毒箭。

刘小东曾经用自己做成的柳条弓瞄准了太阳,刘小东的想法是,太阳把他射成剌猬了,他射太阳一箭还不行吗?想到太阳用的是毒箭,刘小东还把自己的箭在一堆还冒着热气的羊粪上插了插。周围到处都是羊粪,刘小东随便就能看到。关键的问题是,太阳的箭是从上往下射的,毫不费力的样子。可刘小东的箭是由下往上射,尽管刘小东用了吃奶的劲儿射出去,那箭仍然在半空中稍稍停一下,就折回头来往下掉,要不是刘小东躲得快,有几次差一点就掉到自己身上。刘小东就觉得他和太阳不是以平等的规则进行游戏。

刘小东把编好的帽子戴在头上,他觉得头上凉快了一些,就静静地看远处。远处是正在吃草的羊们。羊们一天都在低着头吃草,吃不饱的样子,没有一只会抬起头来看刘小东一眼,刘小东真希望有一只会认真地抬起头来看上他一眼,可羊们根本就像没有刘小东这个人存在一样。只有在它们有了走到地边准备偷吃地里的庄稼的时候才会抬起头来,支愣起耳朵观察刘小东的动静。羊们吃着草,刘小东摇了摇头上的绿帽子,羊们还是没有一只看他,他就心里寡寡的。刘小东想我要是一棵草就不一样了。刘小东这一刻就真的想变成一棵草。

在羊群的另一面,老羊倌还在地上躺着,老羊倌好象总是睡不够,只要到了一个地方,羊们吃稳了,他就会把衣服往地上一铺,朝刘小冬喊一声:把羊看好了。就呼啦呼啦地睡过去。刘小东睡不着,自然他也没法睡,老羊倌睡着了,他还得盯着羊群,要不羊群跑进了田地里,老羊倌会朝着他发脾气。

刘小东最关心的是天上的那个烫人的太阳走到什么位置了,又走到什么位置了,刘小东希望的是那个讨厌的太阳在突然间咕咚一声掉到山的后面去。但越是刘小东着急,那太阳越是专门的样子,慢慢腾腾地在当空半天不动一下,气得刘小东总想朝天空吐唾沫。刘小东曾经有过好几个设想,但最终一个也没有变成现实。比方刘小东想象太阳是用浆糊贴在天上的,时间长了浆糊干了,粘不牢,太阳就会掉下去;比方刘小东想有一个很有力气的人,当然这个人比古代的一个什么人还有力气,他可以把一块石子投到太阳上去,太阳一疼就从空中掉下来。这些都是刘小东无聊地对着太阳瞎想的,他知道他想的那些一件也变不成现实,只是在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太阳就挪到了山根根上。刘小东看太阳的时候,太阳还死皮赖脸地朝刘小东作鬼脸。刘小东的心底就恨恨的。

刘小东是一年前开始跟着老羊倌给村里放羊的。

那一天,刘小东的奶奶对刘小东和他的弟弟说,娃们,奶奶供不起你们两个了。奶奶这把年纪了,连奶奶自己的生活都难过下去,要供你们两个,难啊。

奶奶说完话就摸眼泪。刘小东最见不得奶奶的眼泪,奶奶的眼泪一流出来刘小东的心就毛毛的。

刘小东说:奶奶,要不我吃羊户吧。

奶奶摇了摇头,很为难的样子。奶奶不忍心让小东这么小就去放羊,奶奶说:娃,你还小哇。哪有你这么大的孩子就去放羊的?

刘小东说:奶奶,我其实已经大了,你看我不是快顶住门头了吗?我吃羊户能给家里省下吃的,还能给奶奶和弟弟往回挣钱呢!

奶奶看着刘小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但奶奶又有什么办法呢,奶奶真的没有办法了。奶奶就摸着刘小东的头说:孩子,苦了你了。奶奶下一辈子还你吧,孩子。弟弟见奶奶的泪又流出来了,就坐在奶奶的身边一下一下地给奶奶擦眼泪。奶奶抱着弟弟的头,泪流得更厉害了。

吃羊户也叫吃百家饭,在村子里吃羊户的一般是没办法的人或者是老光棍。就是指给村子里放羊,每天在养羊的人家吃饭。村子里放羊的人一般都是单身一人的老汉,自己没有个家,就给村子里放羊,每天挨家挨户把羊赶出去放,省得自己回家还得冷冷清清地做饭吃。一天在日头底下熬日子,就图个吃饭省事。

村里人家一般是不让自己的孩子放羊的,一个孩子放了羊基本上就走上了打光棍的路子,一辈子让人瞧不起了。

奶奶说:孩子,奶奶让你吃羊户是奶奶对不起你啊。

刘小东说:是我自己要吃的,又不是你要我去的。

说完了刘小东就出去了。他到村子西边的沟里找了一根又长又光的树枝,削光了皮做了一根鞭杆,又用自行车的内胎做了鞭梢。平时和小朋友在一起常玩鞭子,想不到自己真的要用鞭子了,不过这一次不是玩,而是真正用鞭子当工具了。

站在村西那个高高的坡上,刘小东把新做成的鞭子抡圆了朝着空中一甩,那尖利的声音远远地射出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响,那一刻刘小东对自己说:我已经成大人了。

刘小东真的成大人了。

早晨起来,天还好好的。只是零零星星的有一些白色的云,羊群一样,到了下午,天竟变了。

一团一团黑云从西山头上升起,看上去不动,却随时都在快速地活动着,不一会儿就聚在一起了。就像是纠集起来的大部队。一开始太阳还能从缝隙里探出头来,渐渐地天空就黑漆漆的了,仿佛是谁用什么东西蒙住了一样。偶尔还会从一个什么地方传来很沉闷的声音,燕子也飞得很低很低,一切都在说明,一场大雨要来了。羊群最怕这样的天气,一不小心,一场大雨会让许多羊死去。老羊倌赶紧招呼刘小东赶着羊往避雨的地方走。

还没走几步,一道闪电把天空辟开一道缝子,随即一声炸雷在头顶上响起。刘小东吓了一跳,手中正挥着赶羊的鞭子差一点掉到地上,羊群经这么一吓,像没头的苍蝇四下乱窜。老羊倌从东边赶,羊群都朝西跑,老羊倌从西边赶,羊群又一齐朝东边跑去。随着炸雷慢慢地从头顶上滚过去,雨也就下来了。见刘小东还愣站在那儿,老羊倌喊了一声,刘小东这才醒过神来。雨越下越大,辟辟啪啪的雨点生硬地从天上砸下来,打在人的头上生疼生疼。羊有个特点,雷声响过后到处乱跑,大雨下开后,挤在一起动也不动了,用鞭子抽也不走。越让走越挤在一起挤得紧,好象把头藏在一起就不会淋湿了似的。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猛,因为早晨天气好,刘小东和老羊倌都没有拿雨衣。他们只有在雨地里让雨猛浇,不一会儿就湿得成雨人了。赶羊羊又不走,人又不能离开,只好在那儿让雨干淋着。

老羊倌让刘小东到树下去避雨,可雨太大了根本避不住。雨下了好长时间,刘小东在树下冷得直打哆嗦,那一刻他又想念起太阳来了,他站在那儿想:要是这时候雨停了出太阳了该有多好。

那天夜里,刘小东开始发烧,说胡话。

刘小东一会儿叫奶奶,一会儿又叫妈妈,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又喊热。奶奶一直坐在他的头边抹泪。

刘小东梦见他躺在妈妈的怀里,妈妈的怀那么那么热,火一样,刘小东从来没有感觉妈妈的怀那么热过,他正想问妈妈,却醒了,抬头看,奶奶正坐在他的头边抹眼泪。他觉得自己身上热热的,全身都是汗水。

妈妈从一个很远的地方回来看小东和兄弟。爸爸一直在村里游手好闲,经常跟人一起混酒喝,喝多了就和别人打架,要不就回家打妈妈。终于有一次把村里的一个人打成重伤,让法院判了十年。妈妈提出和爸爸离婚带着刘小东和弟弟走,可爸爸却放出话来,说妈妈走可以,就是不能把小东和弟弟带走,否则,他出来以后要找妈妈算帐。妈妈没有办法,只好和爸爸离婚后自己又结婚了,而且她嫁得很远很远。妈妈到家的时候,小东不在。妈妈不知道小东在村里当了放羊的,她以为小东在学校上学呢。但到了学校,她没有找到小东的影子。问一个小学生,那个小学生说,小东做羊倌了。妈妈以为那个小学生和她开玩笑。但那个小学生很认真地说:已经一年了。妈妈这才信了,她为儿子这么小就当了羊倌感到很难受。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弟弟村前村后找羊群,终于在一个沟里找到了羊群。

弟弟走过来的时候,小东正在朝着远处发呆。

弟弟说:哥,妈妈回来了。

小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还在看着远处。

哥,妈妈回来看咱们了。弟弟摇着小东的身子说。

小东看了一眼弟弟,还坐在那儿。

哥,妈妈想见你呢。咱们回去吧。

小东从地上站起来,又坐了下去。

我不想见她。小东说:我为什么要见她?

为啥?你不是挺想妈妈吗?

不想。我从来就没想过。

胡说吧你,奶奶说你在梦里还常喊妈妈呢!

不想。我说不想就不想。小东说完就不再理弟弟了。弟弟见小东不理他,就只好自己回去了。弟弟走了以后,刘小东跟在弟弟的后面往回走。

妈妈没有见到小东,心里很难过,她不知道啥时候还能见到小东。

妈妈在家里呆了不长时间就走了,她是流着泪走的。这一切刘小东都看见了,刘小东跟着弟弟一起回来,就站在院子外边的草堆后面看着妈妈。小东一直跟在妈妈的后面。小东跟在妈妈的后面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小东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在梦里他多次见到妈妈,有好多个夜晚他躺在床上想着妈妈,一直睁着眼睛想到天明。有时候想着想着,小东就会恨起妈妈来,他恨妈妈忍心离开他和弟弟。奶奶常说,妈妈也挺苦,全是自己养了个不成器的儿子,连累了一大堆人。刘小东尽管只有十二岁,但他已经明白好多事情了,他想他不恨妈妈。有一次他对自己说:我不恨妈妈,我不恨。说着还攥了攥自己的手,可在想妈妈想得受不了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生妈妈的气。

跟着妈妈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小东站住了。看着妈妈快消失的背影,小东忽然朝着远方喊了一声:妈妈。

泪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模糊了他的眼睛。

刘小东不想妈妈了。在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把妈妈忘了。

每天早晨,他和老羊倌早早地把羊赶出去,晚上踩着夕阳和羊们一起走回村里去。羊们认真地吃着草,刘小东坐在村前村后的一个又一个山梁上,有时候有风,有时候没风。有风的时候,一片片白云簇拥在天上,好象是风放牧的羊群。

小东就想,风是不是和我一样,白云是不是和羊群一样。风放牧着白云,白云不知道和风说话不说。

风不知道有妈妈没有,风的妈妈不知道在不在家?小东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妈妈,小东说,我不想,我不想。可小东的心里酸酸的。他忍不住抬头朝远处望,远处其实什么也没有,只有风一吹一吹的,好象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北京治疗癫痫病在武汉治疗癫痫哪能治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