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茶里香暖(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3:59

午后阳光清清净净地照进心里,好像遗落了所有的前世今生。执一杯花茶,看时光滴落,阳光,碎如我手心的花瓣,瓣瓣无声。小柯在歌里唱“暖暖的人们,暖暖地相互往来”。

晨间坐在车里,看到前面洒满阳光的路面上,被遗失在地的两个红色气球在安然地跳舞。我在这个阳光满下的小城,想说:也许,命运是让我们承担并努力开出花朵的,并不是让我们无休止抱怨和怠慢的。我想起一些类似的温暖“路遇”来。

夏日,某天下晚班回家。路过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大姐指着小推车上还很大的一捧栀子花对我说,十块钱全部给你带走,我就可以回家了。我决定要买了,因为我想让她早点回家,当然我也喜欢那花儿。我和她互道了再见,一边继续走一边突然想起来,我屋子里没有花瓶。这么晚了,连买的地方都没有。暗自苦恼这花儿怎么过今晚?

回到家之后,第一眼便看到了桌子上那个刚刚被吃掉最后一颗梅子的空瓶子,我喜忧参半。喜,自然是因为找到了花瓶,忧的是我并未曾想好过要如何去处理那个瓶子。它并不高档,再普通不过,只不过它曾经让一个令我欢喜过的人拿来装他亲自制作的食品寄来给我的,有些特殊的情感意义。不知道怎么处理它,就好像不知道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一样。

我静默地捧着花儿在窗前坐了好一阵子,直到栀子花香飘满了我的房间,我从香气中回过神来,突然间悟了。我开心了起来,迅速整理了花枝,清洗了那个瓶子。当晚,床头的柜子上,多了那么一大捧的栀子花,它刚好盛放的下所有的花朵。虽然我不会再说什么,但这却是我纪念那个人最美好的方式,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那年的秋天,在大理的火车站候车室里,我对面坐着一对外国老年夫妇。我几次无意间和那个奶奶对视,我们对彼此真诚地报以微笑,那笑容让我安心,也让我莫名地感动。这样的目光交流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安静地走到她身边,蹲下来轻轻地握着她的手,用我还算凑合的英语告诉她,我喜欢您的笑容。她和老伴慈祥地看着我,然后她拉我坐在她身边,我坐下来,然后抱了抱她。

她告诉我,他们来自法国,那个爷爷还拿着英文版的中国地图,告诉我他们去过哪里,让我告诉他们我从哪里来?看着她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在他身边,笑得那么的纯真,我就是想再抱抱她,告诉她,我真的喜欢,这样的幸福真好。祝福你们,我爱这人间美好的一切。

去年的某一天,在飞机上,找到座位后我四下看了看,发现我旁边的那一对夫妇似曾相识。真的没有想到,三年后,在这样一个地方,再一次看到了他们。这一对叔叔和阿姨认识我,而我却对他们印象非常深刻。

第一次看到他们,是在我上学时候打工的西餐厅里。叔叔是店里的股东之一,他和阿姨并不经常来。那天店里有活动,他和阿姨都过来了。阿姨非常的优雅,但那一天其实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两个人举手投足间的那种夫妻情深。叔叔仍然表现地像是少年那般地呵护和宠溺着他的公主,偶尔还很调皮,阿姨脸上绽放着小女孩那样的安恬和文静,小鸟依人。这样的画面,在俗世生活中,在他们这样的年纪已经并不是常常有的,真是赏心悦目。

意外重逢,我在阿姨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笑容,几十年没变的东西,这三年又怎会变?那是一辈子的事情。飞机起飞的时候,叔叔替阿姨系好可安全带,然后紧紧地握紧了阿姨的手。我很感恩这样的缘分,得以再遇见,让我还能更加的相信一些什么。

已是冬日,去朋友那里做客,同她一起出去买水果。回来的时候,她发现忘记带业主卡了,而他们小区进入的时候都是需要刷卡的,没带就只好麻烦门卫帮忙开了。我看到门卫过来帮我们开门,一转头却发现与我同行的人不见了。正准备叫她,却发现她从门卫的值班室里走了出来,她什么也没说,拉着我走进了小区。大概是走了好几步,我看了一眼她手里晃着的水果袋子,心里想,这丫头准是看着门卫大爷这么冷的天还这么辛苦,跑进去偷偷塞了些水果在他的桌子上了。

善良和体谅,就是这么让人温暖的一件事情,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圣诞节前夕的一次出差,内心的动荡竟然都发生在航空港。

在银川机场的候机室里,遇到一个同行去乌鲁木齐的阿姨。其实,是我看到她满脸慌张的样子主动想要去帮忙,她说她不识字,也不怎么会用电话,儿子送她来,人还在外面等着她上飞机的消息。我说,你给你儿子打电话说,让他别等了,反正他在外面也是白等着,晚了回市里还不好搭车,我招呼你就可以了。上飞机后,我帮她找到了她的座位,然后去往后排自己的座位,由于不方便,所以没有把座位换到一起。我心里想着,飞机上丢不了,下了飞机再碰面吧。

可是到了乌鲁木齐,我等整架飞机的人都走完了,我还没有等到她。其实,我知道,肯定是来接她的女儿已经等候在外面了,坐她旁边的人帮忙带她下了飞机。可是一直到我一个人走出航空港,我心里都空唠唠的,一会儿担心她走丢了,自己答应的事情没完成,一会儿又懊恼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可是没办法,这样的毛病总犯,说得不好听叫爱管闲事。

回程的时候,转致西宁。刚过了安检,后面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气喘喘嘘嘘地在将要下电梯的时候牢牢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回过头扶好她,感觉到她浑身都在颤抖。下了电梯,她才缓过来对我说,闺女,刚才那个安检人员说我的飞机再有半个小时就起飞了。我拿过她的机票又看了一眼手表,告诉她,飞往阿克苏的航班就在前面不远,来得及,您慢慢走,我送您过去。她似乎才安心了,她继续说,她刚来这边做完手术,女儿送她来的机场,没时间送她回家。

我把阿姨的机票和身份证递给工作人员,阿姨回头对我说谢谢和再见,我笑着挥手没说话,希望阿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心里还是暖暖的,总算治愈了一些来时的失落感。

有一次,路过博物馆门口。看到有两个贵州的小伙子一副骑行者的打扮,车子立在旁边,人也晒黑了,前面摆放的纸上写着,希望得到一些旅费的帮助。我走过去的时候晃了一下,走了几步然后又退了回去,我说,你们还没吃午饭吧,我请你们吃饭吧。他们俩反倒不好意思了,说刚才有人已经买了食物给他们,我就掏出了五十块钱递给他们然后说,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回到家里。

本来想着,似乎该留个联系方式,让他们报个平安。后来想想,算了,他们会平安的。

这些事情,只有有着同样的梦想的人才能懂得,路过的时候彼此理解和帮助便好。

上周日,姐姐带小外甥来我这里度假。晚间,小家伙睡在中间,半夜竟不知何缘故对我拳打脚踢,我转移到沙发上却无法入睡,心里有些烦闷。第二天与姐姐说起,突然之间,仿佛我们之间的对话在哪里听过一样似的。在梦里,还是在回忆里?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一个小家伙,长辈们不也是曾在某个清晨谈笑过幼小的我夜里的“拳打脚踢”吗?

成长地太快也太过浑沌,竟没在意过亲情已进入这样的轮转之中,我们才更加能够体会到那些照顾我们长大的亲人是何等的不易和宽容。

一杯茶已微凉,而时光漫漫,来日方长,容我们细细品味。

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实惠羊癫疯怎么正确治疗呢儿童癫痫病的病因一般都有哪些湖北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