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吃货(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30:39

民以食为天,本文以吃为主线,记录了数十年的时代变迁,介绍了数十道私房菜谱和面食,以飨读者。

听姥姥说我小时候特别的能吃,可是特别能吃的传闻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我有一个乳名就叫做“大胖子”,足可见那时能吃的程度。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我的家住在古城的一条大街上,这条街叫西大街,古城是座历史名都,有十几朝帝王曾经在这里居住呢。

“大胖子!”我听见爸爸的呼唤,从屋里连蹦带跳地跑了出来,我知道每天爸爸下班都会带好吃的东西回来,姥姥跟在后面大声说道:“慢点跑,小心跌倒了!”这时只听见对面的屋门吱扭一声响,房东大婶走了出来问道:“今天又给娃买萨(陕西话买什么)好吃的了?”爸爸答道:“是云片糕”。

云片糕是我最爱吃的点心了,离远看去是小小的长方形,米白的颜色,拿到手里细瞧,每块都是由数十片薄薄的“云层”组成,吃的时候用手慢慢地一片一片揭下来,放到鼻子跟前闻一闻,然后递到嘴里,真是香气扑鼻、满嘴生花,哪个心满意足就甭提了。

我的姥爷在西大街上的一家单位工作,这天,我去姥爷的单位玩耍,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分,姥爷操着浓厚的山东口音喊道:“今天带你去吃大麻子!”我不知道什么是大麻子,只知道姥爷是个美食家。

我的姥爷是个传奇人物,年轻时双手能打盒子炮,单臂能撰颜真卿,文武双全,曾在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麾下服役,后又弃武从商,跑遍了关东内外,踏遍了川陕上下,用勤劳的双手硬生生挣下来一个诺大的家业。抗日的烽火、内战的硝烟,又使他颠沛流离、倾家荡产,解放后,虽然没有留下多少家业,但是以他戎马与商贾的经历,对于“吃”可谓见多识广,所以我知道跟着姥爷吃就一定不会错的。

古城是座历史悠久的皇城,四四方方的城墙中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大街交汇的正中央是举世闻名闻名的钟楼,五十年代的西大街是一条弯弯曲曲的马路,穿过西门就算是进入城里了,马路两旁是稀稀拉拉的商铺和寥寥无几的饭馆,大麻子馄饨馆就在桥梓口的东南角上。

桥梓口是西大街的繁华的地段,周边有以美食闻名的“回民街”,那时的贾家包子还是个无名小店,馋人掉牙的回民美食是有名的“老童家”腊羊肉和“老孙家”泡馍,小吃就更多了,黄桂柿子饼、镜糕、粉汤羊血、呼啦汤等等,真是美不胜收!汉民的大麻子馄饨馆能够在此地立足,足以说明他的品质了。

我跟在姥爷身后来到了大麻子饭馆前,抬头望去,是栋两层的建筑,灰不溜秋的很不起眼,只有“大麻子”三个字的木招牌沧桑有力,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进入店中,右手是服务台,食客都要在此买了饭票再去窗口排队端饭入座,和西洋的“肯德基”、“麦当劳”有点相像,先掏钱后吃饭,大堂里摆满了一张张桌子,吃饭的人不多,姥爷招呼我坐了下来。

“大胖子,你坐着等姥爷一会。”姥爷说着起身往后厨走去了,我用手摸摸桌子,木头已经有点腐朽,黑颜色的漆已经脱落了大半,桌面油光光的透着乌亮,可能是百年食客的馄饨汤所滋润的吧。

“那个就是我的孙子。”姥爷特有的山东话传了过来,只见姥爷和一个胖爷爷走了过来,姥爷说:“快来见见大麻子爷爷!”啊?这就是大麻子?我仔细地看看,这位爷爷脸上果然有几颗麻点,但是很福态,原来,姥爷和大麻子爷爷是朋友呢。

不一会儿,两大碗馄饨端了上来,大麻子馄饨是百年老店,做出的馄饨色、香、味俱全,姥爷砸了一口鲜汤说道:“大胖子,快尝尝!”大麻子的馄饨首先要的是汤鲜,用肥肥的母鸡和猪骨头熬汤,放入自家祖传的调料,经过一夜的熬制,汤呈骨白色,在碗中滴入少许老黄豆酱油,放入虾皮、紫菜待用,做馄饨也有讲究,皮薄馅大还要个头小,馄饨皮用少许碱和面,醒上两三个钟头,用擀杖擀成圆圆大大薄薄的面片,撒上淀粉做扑面,切成菱形块,肉馅选上好的猪肉,切得碎且均匀,山东大葱和姜剁碎,加入盐、料酒、白糖,与肉馅拌在一起,用大竹筷子夹上少许放在混饨皮上,两手轻轻一捏,一只金元宝形状的馄饨就做好了,猛火烧开大铁锅里的水,下入包好的馄饨,旁边永不熄灭的另一口更大的锅里煮满了鸡、骨香汤,从香汤锅中舀出满满一勺汤冲在放着虾皮、紫菜的大老碗中,再用笊篱捞出煮熟的馄饨倒入碗中,撒上香葱、芫荽、榨菜丁和鸡蛋饼,一碗冒着扑鼻香味的大麻子混饨就上桌了。

“真好吃啊!姥爷,我明天还要来吃!”我看着已经吃得底朝天的大碗,用手擦着嘴说,姥爷捋着胡子得意地笑了,用手一指说:“看到没有?对面那一家红房子?”

大麻子馄饨的马路对面有一所青砖绿瓦的房子,门和窗户都是暗红色,远远看去是红色为主格调,姥爷就称它为红房子,红房子的门楣上方有块匾,上面用隶书写着“苗老二油泼面”。

“姥爷,什么是油泼面?”我问道,姥爷说:“这个油泼面,可是了不得,面粉要用当年的新麦子磨成,而且只取第三磨的面粉,面条出锅晶莹透亮,吃到嘴里香甜筋道,把蒜、葱、姜切成末,摆放在刚捞出来的面条上,再放上秦椒面、五料面和盐,用一小勺烧开的油泼在上面,只听见滋啦一声,香气四溢,味溅八方,吃时根据口味放入岐山香醋和油泼辣椒,那才叫个香呢!”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听姥爷讲了许多名吃,像古城的“西安饭庄”、“五一饭店”、“春发生葫芦头馆”、“樊记腊汁肉夹馍”、“同盛祥”、“白云章”等等,我听得直流口水,心想:一定都要去尝一尝!

建国初期的经济复苏年代很快就消失了,我记得大街上贴满了“赶美超英”、“人民公社万岁”、“打倒右派”等标语。电台和报纸报道出XXX大队亩产万斤小麦!不久,全国性的大饥荒就开始了,当年怎么也想不明白,亩产万斤粮食怎么还会闹饥荒?

“妈妈,我肚子饿!”我喃喃地哼着,已经大半年没有吃过饱饭了,更不用说去嗅一嗅肉味。这天,姥爷带回来一大包灰黑色的东西,说是内部职工发来充饥的,姥姥和妈妈出去用竹竿从榆树上打下来一地落叶,把榆树叶洗干净和那包东西混在一起,再加入盐和五香粉,捅开炉子,加入圆圆的煤球,待火苗冒上来时,坐上平底的大铁锅,把那包混和物拍扁放在锅中,盖上锅盖,炕二、三十分钟后出锅,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冒了出来,妈妈递给我一快说:“快吃吧,看把孩子饿成啥了!,饼刚出锅非常热,我拿到手中翻滚着,填在嘴里咬一口,又涩又苦又香,忍不住饥饿,大口地咽下肚里去了,事后才知道姥爷拿回来的叫“豆腐渣”。

有一天,我看到妈妈用手指压小腿,唉呀,妈妈的腿怎么又红又肿呢?手指压下去就是一个深窝,久久不能还原,我惊呼起来:“妈妈,您有病了吗?”妈妈说:“不打紧,是浮肿,你姥姥比我肿得更厉害。”原来是吃不饱营养不良所致。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常常在梦中跟着姥爷去吃“大麻子”、“苗老二”,还有……

有一天放学回来,听见姥爷对妈妈说话:“听说大灾荒快过去了,今天单位给咱们家发了几张进餐券,每个月都可以去打回牙祭了。”我听了心中很是高兴。

这天是星期日,姥爷、姥姥、妈妈还有我拿着“进餐券”来到了“西安饭庄”,当年的“西安饭庄”可是古城第一大饭馆,尤其是在饥饿的日子里,更是人人向往的地方。

西安饭庄坐落在古城最繁华的东大街上,矮矮的两层建筑,大厅里雕龙画凤古香古色,门楼上一快大匾书写着“西安饭庄”,进得门来,果然和街头小店不同,宽敞明亮,落落大方,上百张仿古桌椅一字摆开,好家伙!不愧是名满西安的“第一楼”。

服务台前面排上了长长的队伍,都是来用餐的,老百姓三年都没有吃过像样的饭菜了,谁还不争先恐后地赶来解解馋呢。队排到跟前交上了印有政府红印章的“进餐券”,按照领到的台号就座,不一会服务员端上来了一盘花卷,大家每人分到一个,我两手捧着花卷仔细地端详,西安饭庄的饭菜和普通人家做的就是不一样,别看是困难时期,花卷可是毫不含糊,选富强粉发酵,发面的火候最为关键,即要发酵完全,又不能过头,面团发好后掺入少许白糖,用一人多高的擀杖把面团擀成薄薄的面片,上面涂上一层香香的菜籽油,撒上葱花和少许盐,把面片卷成圆圆的长条,用刀切成三指宽的段,中间用筷子压出一道沟来,两手一拧,含苞欲放的花卷就做好了,上笼屉蒸二十分钟,端上桌来,真是如花绽放。吃到嘴里香甜绵软,津津可口;第二道菜是大辣椒过油肉,盘中绿椒如茵,肉片似玉,香气四溢,没有吃到嘴里就已经感到了巨大的诱惑。过油肉是北方菜系中的一道名菜,各地用料略有不同。秦川当地的过油肉选上好的猪里脊肉,在冷库中冷冻定型,用锋利的菜刀顺着肉纹方向切成薄薄的肉片,切好的肉片放在碗中,加入水淀粉、鸡蛋清、盐、味素、料酒等调料拌匀,配菜用柿子椒、大葱、姜片切好装盘待用,炒锅先在大火上加热,倒入能够足以漫过肉片容积的菜油,六成热时(油刚刚冒烟)倒入肉片翻炒,肉片全部呈白色后用笊篱将油滤入油罐,肉片盛盘待用,另加少许油起锅,油热后倒入配菜翻炒,加盐、味素、料酒、肉片,加少许水淀粉和明油,一道秦川风味的过油肉就做成了,如果想做成山西风味,只要配菜换成蒜苔和木耳,菜起锅时加入山西清徐老陈醋就行;第三道菜是烩三鲜,这可是古城最具地方风味的一道菜了,端上桌来看,沙锅里有红、白、灰、绿、褐五种颜色,白的是豆腐和高汤,红的是肉丸子,灰的是白肉和响皮,绿的是时蔬青菜,褐的是红薯淀粉粉条,舀了一勺汤尝尝,我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个香!

从开始有“进餐券”后,生活似乎慢慢地改善了,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每人每月开始凭票供应半市斤猪肉了,爸爸被流放到黑土地去了,家中还有五口人,有姥爷、姥姥、妈妈、我和弟弟,算起来,一个月可以有两斤半肉吃。

“快起床!”妈妈喊醒了我,睁开眼睛看看,窗外一片漆黑,今天说好要陪妈妈赶早去副食商店买肉,姥姥想给两个孙子包顿饺子吃,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拿上小凳子,看看闹钟的指针,正好凌晨三点,穿过两条街就是供应肉的商店,离商店还有老远就看到门口黑压压地排了长长的好几圈人,我排在队伍后面,把棉衣的领子拉上来护住半个脸,坐在小板凳上等商店开门。天渐渐亮了,这才看清楚排队的人足有三四百人,上午十点多钟,我和妈妈买上了肉,妈妈说:“来晚了,只有一指膘的肉了,不能炼猪油炒菜用了。”

回到家中,妈妈洗菜,姥姥剁肉馅,我帮忙剥葱,弟弟还小只能在一旁站着看,饺子做得好不好吃有三个关键之处,那就是调馅、做饺子皮和煮饺子,姥姥是做家常饭的高手,能做出可口的饭菜来,做饺子馅更是一绝,肉馅放在盆中,葱姜切成碎末拌在馅里,加入黄豆酱油、盐、味素、少许白糖、胡椒面、花椒面、料酒调匀稍腌一会儿,芹菜、韭菜、西葫芦、萝卜、荠菜、豇豆角等都是配肉馅的好菜,把菜剁碎与肉馅相伴,然后淋上一点香油,如果有海米切成末加入那就更好了,用小擀杖转着圈把面剂子擀成中间稍厚旁边薄的饺子皮,放入肉馅后首先捏住中间,然后仔细地捏出花边来,颇有点制作细点的味道,下出来的饺子皮光馅鲜,饺子端上了桌,我和弟弟狼吞虎咽地吃了很多很多,吃得直不起腰来了。

60年代中期,我考上了中学,学校离家比较远,中午舍不得花钱去买饭,就从家里带上吃的东西,下课后坐在学校操场边上吃午饭,别有一番滋味。

中午时分,大部分同学都回家吃饭去了,我坐在操场的一个角落上,旁边坐着我的同学胜利和长喜,他们都是离家太远回不去,带上饭菜在学校里凑合吃午饭,我像往常一样带了馒头和泡菜,把馒头掰成小块放在大号的搪瓷碗里,来到不远处的开水炉边,拧开银白色的龙头,大碗放在龙头下面,让开水慢慢地流进去,馒头遇水迅速地膨胀,白白的开水,白白的馒头,热气冒着,麦香扑鼻而来,长喜带来了萝卜干咸菜,胜利带的是油泼辣椒,凑到一起俨然是一顿美餐。

有一天中午下了课,老师说下午学校开会,让同学们回家自由复习,我心想今天就不吃开水泡馍了吧,背起书包向学校大门外走,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段繁华的街道,街道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大桥”,丰惠渠的流水从桥下淌过,大桥的两旁有稀稀拉拉的几家小商店,正对着大桥是所大房子,好像已经有点歪斜,应该有些年头了,房子正中挂着牌匾,上面写着“大桥饭店”,我走到跟前闻到了阵阵的香味,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摸摸口袋,里面装着姥姥给的两毛钱,那是大人给我的一个月的零花钱。我探头向饭馆里面张望,里面有十来张桌子,三三两两的食客坐在方木凳子上,端着大碗的面条呼噜噜地吃着,我真的忍不住了,走进了饭馆,看看墙上挂着的价目表:肉丝面两毛五分,鸡蛋面一角五分,素面八分,猪头肉四毛一斤。我买了一碗鸡蛋面坐在桌子上吃了起来,这是自己单独第一次下馆子吃饭。

西安去那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哪家云南医院治癫痫好江苏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