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年】谁在远方呼唤我的乳名(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0:26

呼唤小名的的地方,唯独家乡的父老乡亲。住进城市,除了父母,再也没有人呼喊自己的小名。那年回乡,终于听见有人喊我的小名,熟悉的乡音,浓得化不开的乡情,那样亲切,心潮涌动,泪水不觉流下来,湿了面颊。

村里人给孩子起小名大多随心随性,五花八门,不拘一格。邻居张姥爷比父亲大不了几岁,读过学堂,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他给孩子取的小名很奇葩,“挡住”“秃”“光”“没”“净”,小时候只是觉得有趣。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无中生有”,道家认为,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些名字颇有哲思的味道。我们两家父母交好,孩子们自然玩儿在一起。

妹妹排行老四,小名叫“四儿”。妹妹常年梳短头发,男孩子性格,从东头到西头,没有她的脚到不了的地方。冬天天短,吃两顿饭,妹妹一出去就玩儿一天。黄昏时候,炊烟袅袅,母亲唤贪玩儿的孩子回家吃饭:“四儿——四儿——”悠长的喊声在村子里飘得很远。匆匆吃了饭,四儿和伙伴走东家串西家。夜色深深才回来,开始播报全村的新闻:谁家的狗生崽了,谁家燕子飞回了,谁家换了新家具……“度娘”一样讯息灵通,应有尽有。村里有人叫不出妹妹的大名,不知道“四儿”是谁那就怪了。

我的小名叫“英儿”,姊妹中排行老三,村里的长辈喜欢叫我“三英儿”。小时候不知名字的寓意,不懂父母心,觉得没有大姐的“丽”好听,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啊,因而不喜欢自己的小名。弟弟、妹妹不肯叫我姐,跟大姐一样叫我“英儿”,弄得我尴尬又窝火,仿佛该得的福利被偷走,面子上也过不去,多次抗议无果。一次,初中同学来我家,他俩红着脸别别扭扭地喊了我第一声“三姐”。这一声姐我期盼已久,却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失落的酸涩漫过心田。它划出一道银河,把无忌和童心留在了彼岸,我们再也无法泅渡回去。

村里的孩子顶着小名到处跑,一般大的孩子喜欢扎堆成伙玩耍。现在的孩子多是电脑控、手机控,沦为现代科技的奴隶,孤独地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画地为牢。我们小时候在沙地上跳格子,树荫下跳绳、打口袋,找石头墙旁背风的地方抽陀螺,用木头和纸壳做成简易的爬犁在冰上赛跑。村里没通电时,孩子们最喜欢每月农历十五前后的日子,可以在银色的月光下继续疯玩儿。冬天时,衣兜里装着自己家炒的苞米花、瓜子,和小伙伴游戏、谈天时不忘塞几粒,嗑瓜子和嚼苞米花的声音起起落落,空气里漾着香味,与孩子单纯的快乐构成了让人回味的乡村味道。

一年夏天,我骑着“铁牛”和邻居小青去挖药材。挖药材能卖现钱,贴补家用,买学习用品。“铁牛”是一辆改装的自行车,比普通自行车重很多。到山上没多久,天上浓云聚拢,一场暴雨就在眼前。我们没带雨具,飞身骑上车子,要赶在雨前到家。铁牛没有手闸,只能用鞋和车轮的摩擦减速。下陡坡时,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用右脚踏住前车轮,鞋的塑料底和车带摩擦发出哧哧的声音,空气里飘着刺鼻的焦糊味,速度却没慢多少。我慌了,脚上发力,在急转弯处,车子失控飞向路旁的庄稼地,我被铁牛重重地砸在下边。

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英儿”“三英儿”,遥远而亲切。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小青和村西头的刘叔一脸焦急。刘叔路过,见我受伤过来帮忙。铁牛的车把转了180度,链条断了,没法再骑。刘叔把铁牛横在他的马车上,扶我上车,送我回家。远亲不如近邻,午夜梦回,伙伴和乡亲的殷殷呼唤萦绕耳畔。

年轻时,我一直梦想着想走出村子,去看山外的世界,逃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终于在大家羡慕的目光里背起行囊,却沉重得迈不开腿。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土地,离开了乡亲和伙伴那一声声乳名的呼唤,那种失落只有远行的游子才能有深切的体会。

成年后知道,“英”有两种解释:①花;②才华出众。过了不惑之年,才华出众已不可能,那就做一朵女人花,快乐阳光,即使谢落也要自在飞翔,像梦一样,“自在飞花”成为我的网名。终于不在对名字抵触,被喊小名的时候却越来越少。

在城里,知道我乳名的人不多,它积了一身落寞的尘埃。“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绿一红间,时光偷走了我们太多珍贵物件。乳名,那个暖暖的符号被时光宝盒渐渐收了去,有些情谊和宠溺遗落风中。在遥远的小山村,谁在远方呼唤我的乳名?是儿时的伙伴,还是许久未见的乡亲?只一声轻唤,山呼海啸般的情感席卷而来,童年的欢笑,鲜衣怒马的青葱时光,纷纷从老旧泛黄的记忆里跳出,不仅感叹,生活曾经温柔待我。一声呼唤,一个转身,在旧山河里与你相遇。

江苏治癫痫的医院癫痫病要怎样预防北京医院哪家治癫痫病好长春癫痫病哪家最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