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江山多娇】故乡的小学(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2:19

我的小学是在窑村渡过的,学校坐落在窑山之上,龙窑的侧后,几百年瓦砾堆积处,平了一小块场地,盖了一长排红砖瓦房,这就是我们的校舍。东北面是碧波万顷的望天湖,看得见水天一色、鱼鹰飞翔;西南面是波涛滚滚的长江,听得到江水咆哮、轮船低鸣。在这里的五年时光,是我们此生最美好的回忆,这里有我们无尽的欢乐,这里是我们摆脱蒙昧、走向知识海洋的起点。

六岁那年,我和一群小玩伴穿着开裆裤,满身是灰,小脸脏黑,脑门冒汗,四处打闹的时候,有个女老师喊我:“乐乐,回去跟你妈妈说,明天来上小学!”这个老师姓卢,是我的启蒙老师,那时的她三十多岁,中等身材,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她是这所学校唯一的公办教师,她的专业素质之高、教学方式之新颖是后来所有老师不及的。她能够把生字、拼音学习编成儿歌,朗朗上口,把算术训练融入游戏,寓教于乐,使得地处偏僻的我们,也能享受到城里孩子才有的快乐学习氛围。每次我们做游戏,都有很多家长围着看热闹,都以自己孩子在卢老师班里为荣,几乎每一个家长都对她赞不绝口。卢老师不仅教我们学知识,更教我们生活常识,告诉我们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讲究卫生、早晚刷牙洗脸、饭前便后要洗手等等,总之,她总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东西,让每一个孩子敬服。正是因为有她,我们这群孩子的基础特别好,普通话非常标准,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计算非常准确,这让我们受用终生。在她带我的两年里,我学习特别认真,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得到了她不少的小奖励,都是些她亲手制作的小卡片小玩具之类。这些小奖品都成了我心爱之物,伴我读完小学、初中,当兵退伍后才发现丢失了,曾经痛惜很久。

可惜的是,三年级开学的时候,卢老师就回城了,接替她的是一位姓陈的女老师,那时候还没有结婚,人很好,只是专业水平差一点。我们都不大听话,总是按卢老师的标准挑剔她,让她觉得很委屈。就连我这样的孩子,也开始学着调皮捣蛋,做一些恶作剧整她。

我从小长在望天湖边,是喝着湖水,吃着鱼虾和九个眼的莲藕长大的,母亲说,喝了灵心(聪明)水,吃了灵心菜的人,是不能做苕(傻)事的!因而对我寄予了厚望,见我不好好读书,常常提着棍子撵我上学,而那时的我是很不开窍的,总是想各种各样的法子与母亲周旋,动各种脑子、找各种理由出去玩。

小学校离湖岸不远,下午我常常提前到校,妈妈还以为我学习自觉,不住的表扬我,往我兜里塞吃的,而我出村口不远,就和同伴们一溜烟跑到湖边,扑腾腾跳下水,游泳、抓鱼、踩藕、摘菱角,玩得不亦乐乎,好多次都玩过了点,慌忙赶到学校,发现已经上课多时,被老师罚站,到了晚上回家还要被父亲用竹条抽打。想起老师“可恨”之处,就动起小心眼,上课前,同学们都进屋后,我故意将门虚掩,门上靠着墙放半塑料桶水,老师毫无察觉,推门进来的时候,水桶“咣当”掉下来,浇她个透心凉!看着老师衣服湿透、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带头哈哈大笑。笑完后,还是很心虚的,她会不会又告我状呢?今晚老爸会怎样揍我?忐忑了一天,却什么也没发生,后来才知道,老师并没有去告状,还说我很聪明,是个不错的苗子。

那以后,我乖了很多,成绩也逐渐恢复,老师还让我当了班长,入了少先队,我的学习劲头更加高涨。那年,我们学校重新进行了翻修,旧貌换新颜,我写了作文《我的学校》,陈老师帮我反复修改推敲,把我的作文推荐到县里参加比赛,竟然获得了三等奖,老师比我还开心。把奖状和小奖品亲自送到我家,跟我妈聊了很久,说这个孩子要好好培养。可惜的是,我后来的路并没有如老师所想,初中毕业就当了兵,当所有人都向我父母祝贺时,只有她说:“可惜了这个孩子!”

学校地势较高,东临望天湖、南接长江,视野开阔。一个周六,老师布置了家庭作业,明早来学校看日出,写一篇作文。那天早晨,我们都来的很早,天还不太亮,老师也早早的等着我们,水天相接处,先是一片亮白,而后逐渐有了红晕,进而霞光万道,从云层缝隙处射了出来,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好似金龙的铠甲,映照在校舍、操场、树木上,到处都是金黄一片,也映照在老师俏丽的面庞,和我们稚嫩的小脸上,美的让我们的眼睛不忍直视,纷纷用手遮住双眼,却又忍不住把手指撒开,贪婪的享受着霞光带给我们的愉悦感觉。接着,火红的太阳露出半张笑脸,水面上的金龙有了游动的感觉,霞光却再也不那么刺眼了,我们的双眼,也跟随着太阳宝宝的跃动,直到它升起老高。回家后,我根据早晨的观察,加上了自己的感想,用拟人化的手法,写了作文《第一次看日出》,又受到了老师的表扬,还说要拿去参加作文比赛,只是后来没了音信。

感觉那时候的时光,是那么的惬意,学习和游戏的过程都是那么的快乐。学校的操场上,经常流行各种各样的游戏,而我基本都是立在潮头的;我叠的纸飞机飞得老高,几乎所有小孩就都撕了作业本叠纸飞机;我拿着泥巴枪演八路打鬼子,一帮孩子就跟着我冲锋;我拿烟盒纸叠撇撇在地上扇,第二天就有一群孩子拿着各种高档烟盒纸叠的撇撇找我PK;后来,随着电视剧《霍元甲》、《射雕英雄传》热播,我又变身武林大侠,一会赤手空拳哼哼哈嘿,一会拿棍棒四处挥舞,一群孩子就跟着我胡闹。直到一次小小事故,才算收敛。

那一次,我用竹条做了一把小弓箭,还把妈妈的缝衣针绑在筷子上做箭头,兴冲冲拿到学校显摆。这时候,大部分同学还没有来,我就“埋伏”在进学校的必经之路附近,每来一个同学,就把弓箭拿出来晃晃,要他们向我“投降”,才准过去。男孩子都很听话,主要是眼热我的小弓箭,也跟着我狐假虎威。偏偏有个女同学小婧,一点不就我意思,还嚷嚷要跟老师说,一下子把我搞“毛”了,搭起弓箭就射过去,女孩吓得转身就跑,但还是被我的箭扎到腿上,蹲在地上放声大哭,那群男孩子也一哄而散。很快有人找来女孩家长,女孩爸爸冲过来要揍我,被老师拦住,老师好说歹说,对方家长才算消气。晚上,爸爸妈妈带着我,拎着营养品上门赔礼,这事才算过去。

到了小学五年级,升初中的课业压力已经很大了,班主任老师换成了一位严厉的男老师,姓周,本村人。他经常告诫我们,不好好学习,将来只能喝酱油水(指:当叫花子)。又举出很多例子,谁谁谁考上大学很有出息,谁谁谁不好好学习,现在学做窑(指陶匠),累得像龟孙子。活生生的例子,让我们不得不震撼,不愿学做窑,去外边工作生活,是我们每个孩子心中的意念和向往。

周老师魔鬼式的学习训练,至今让我难以忘怀,他最信赖、最得心应手的武器,就是手中教学用的小棍,几乎所有孩子的手掌心都被打过,一根子就能疼得你哭爹喊娘,两棍子让你痛不欲生,三棍子让你怀疑人生,四棍子以上,你也就麻木了。迟到打、背书不会打、错题打、回答不上来问题还是打,反正就是打打打,每一次看到那棍子就毛骨悚然,恨不能马上剁了、烧了。最要命的是,每个月都要两次测验考试,考试达不到规定成绩的,差一分打一棍,至于这个规定成绩也是因人而异,成绩好的标准就高,反正解释权在他那,我们只有挨打的份。他的孩子也恰好在这个班,因此他儿子也是挨打最多的一个,常常被打的手拿不住笔。

在他集中营式棍棒教育下,我们的成绩还真提高很快,1983年小学升初中考试中,我们班16个人,14人超过初中分数线,其中3个上了重点初中,只有两个人没考上,回去复读。

多年以后,回村偶遇周老师,这时候他已转为公办教师,在一所初中教书,说起当年的“棍棒教育”,他感慨万千,说,其实我也不愿意打你们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们这帮孩子多么顽劣,不用棍子还真镇不住!

如今,离开小学校已经三十多年,一直没机会回去看看,据说学校早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就撤销了,村里的孩子都转到三公里外的镇上就读。学校原址上,建起一座小庙,曰“张王庙”,据说,有很古老的历史,几乎跟窑村同步,只是在破四旧时被拆,也就是学校原来那个场地。母亲说,庙里香火很旺,供奉着“张天师”,能够保佑一方平安。母亲常常到庙里为我们兄弟姊妹祈福,家里祭祖的的纸钱、香等都是她从庙里拿回的,她说开过光的纸钱,到了那边是“硬通货”。妈妈还给我们一个人买了一个佛像,也在庙里开了光,要我们天天戴着,说是能够保佑我们平平安安。

去年除夕,我带着妻子女儿回去陪妈妈过年,半夜时分,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妈妈叫醒我,让我陪她去庙里拜年。半夜里很冷,我哆哆嗦嗦,深一脚浅一脚,陪她走夜路,可她精神头却特别好,到了庙里见到菩萨挨个磕头,那份虔诚、那份认真是我很难做到的。跪在地上,前面是菩萨,后面是等着祭拜的善男信女,再望望屋顶,这不还是我的学校么?过去是我们学习科学知识、放飞希望的学堂,而今,又成为普度众生、让孤寂老人心灵皈依的佛堂,真是世事轮回、万物轮转啊!

只是,我心中那个纯净的学堂,那个开心快乐的小学校,再也找不回了,只能在心中回忆、默念了。

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羊角风医院是哪里陕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治疗癫痫发作的药物都有啥啊?陕西哪有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