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柳岸】我家的“古董”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50:28
摘要:“古董”,翻阅辞海,得知古董为古代流传下来的器物,如: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真迹;唐代诗仙李白的手稿;徐飞鸿画的马;齐白石画的虾;慈禧太后用过的夜壶;李世民玩过的夜明珠……或比喻过时的东西,如:七十年代的拖拉机;八十年代初的第一批长虹彩电……我家的古董属于后一种——过时的自行车和水壶。 一、自行车   记得小时候妈妈跟我买了三辆自行车,第一辆是粗心大意的我,在楼下的快餐店门口买汽水喝,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不见咯。哎!不到一周就给别人偷去了。第二辆是我骑着去上学,放在学校门口,拿一个摩托车锁头锁的,那锁都一百多元,可还是被那可恶的小偷在学校保安的眼皮地下给偷走了。那天晚上回家,我被妈妈骂得可惨了。后来妈妈又给我买了第三辆,就是这辆小小的折叠车。   时间像沙漏一样飞快的逝去,这辆陪伴我十多年的小小的折叠车如今被厚重的杂物正牢牢的压着,上面积压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一直都没有再动过了,同时早已锈迹斑斑、面目全非。在这个日新月异、香车宝马的年代,实在是不起眼,相反惹人生厌。   最初,它被遗忘在某个角落,主人苦思冥想之后,方才忆起,它在储物室沉睡多年。是我的坚持,才让它重见天日,也才有了以后的再次朝夕相伴。   也许是主人出于麻烦,犹豫地说:“扔了吧,你看它已经锈迹斑斑、面目全非了,还是买辆新的吧。”当时的我也有些动摇。但是每次不经意的撇上一眼,它却向我投来一种哀求目光,分明在左右我。   于是,我挽起衣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从“五指山”下,解救出来。这时,它也象征性的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像冰封多年的历史之门,缓缓打开的那一瞬间似的,轻轻的一震动,弄得尘雾漫天。我也不例外,灰头土脸,似刚刚从烟筒中爬出来一样。主人见到眼前这一幕,想上前劝阻,但在我坚持的目光下,欲言又止。   我带着痛惜而又怀疑的心情,推着它来到修理铺,老师傅推了推眼镜,瞅了瞅我,冷冷地说:“链条换一下,抹点油,打一下气,就没问题了。”   我兴奋的说:“真的吗?谢谢您!老伯伯!”   几番折腾,破车有了点生机。离别之际,修车人特意告诉我:“这辆车质量好,只是时间久了!”   于是,每天清晨,一个孤影伴随着一辆破车,匆匆忙忙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咣当、咣当、咣当……”怪声不时引来行人歧视与嘲笑。起初的我,还有一些不适应,甚至还有些羞愧不已,所以每次有路人经过时,就格外小心,可是愈是如此,声音愈发出奇,结局总是仓皇逃走。   时日久了,我适应了,甚至,有时故意把车子弄得很响,希望大家把目光聚集在我和它身上,就差没有吹口哨呢!   车子终究还是陈旧、破烂了些,多少次在紧急关头掉链子,也曾在阴雨绵绵的早晨,轮胎干瘪。我不止一次无奈地推着它,徐徐前进,边走边粗暴地踢着车,口里骂着:“该死的东西,回去就把你扔了!”但是时日久了,却也没有舍去。它也曾辉煌过,只不过岁月使它满目疮痍。   我也心疼它,在给它清洗时,不止一次地抚摸着它,伤痕落泪,这是多年前的创伤,至今没有愈合?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傍晚时分,总是喜欢骑着它,去海边,静静地看着日落,听着滚滚波涛凶猛的海水,也挺美的……   当我骑着车子走在大街上,发现开着屁股冒烟的小车越来越多了,而骑自行车的是渐渐少了。这个现象略微滑稽,人们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工资很低,一边又不计后果的花着今天及明天的钱。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喜新厌旧,我们的生活方式为什么不能回归自然?   其实,我的那所谓的“古董”,不过是我儿时的一辆小小的折叠车,记载着伴我过来时的酸甜苦辣罢了。我会好好的珍藏它,让它不是“古董”胜似“古董”。      二、暖壶   老家的伙房一角,我十几年前做的转角柜下面放着一把暖壶,深黑色的竹编外壳,据母亲说,这是她嫁给父亲时的随身嫁妆,这么说来,已有40多年了,自记事起,常常是不小心打破内胆,换了几回。   暖壶已不算个新鲜的玩艺儿了,虽然如今用的人是越来越少。   姑家也有一只暖壶,已经用了近二十年。洗洗擦擦,颜色已经褪去,内胆估计也换过,若说这二十年没碰碎过,几无可能。软木塞大致也是换过的。   放在橱柜里,像个老古董。不过与家里的那把比起来,还是有些逊色。毕竟质材不一样,自家的那把竹编壶,如今已是村里绝无仅有的。   新时代的暖壶已经面世,不再是易碎的瓶胆,外观更精巧,易于取放,磨砂不锈钢,真空技术,充满设计感,现代感,保温质量自然也是没得说的了。   按理说,旧的暖壶应该被淘汰了,可它依然还在。回到乡下,几乎每家每户都还用着暖壶。   不只是暖壶,姑家还有一把勺子,已经三十年了。那时节像是勺子锅子,都不是从市场买来的,而是现做的。先用沙土做好模子,浇入铝水,等到冷却后取出,用一大半袋粮食才能最后拿到手,往后一点,就是走货郎挑着卖,然后满院子吆喝,谁家有需要的,就买上一件称手的家什,存放着或是现用。   新出土的铝勺是银亮银亮的,经过几十年的使用,已经磨损了不少——勺子已经不圆了,盛汤的时候,比别的勺子要多盛几次才能盛满。   姑家其实一点也不穷,也不吝啬。   如果这暖壶没有坏掉或者完全毁掉,修修补补也还是能用的。姑还在世时,常听她唠叨,什么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可惜,这种好的生活方式正在渐渐被当代人所抛弃,越来越多市侩的人看重的是一掷千金,纸醉金迷,而那种勤俭的生活已经像“大团结”钞票一样,要彻底淡出历史舞台了。   这只暖壶就在我的眼中,或许那磨损与褪色的痕迹,和我一直以来坚持写日记的习惯是一样的,无论好与坏,通畅或段落不适,都是珍贵的。 山西儿童羊癫疯哪里治疗好武汉癫痫病专科哪里好癫痫患者应该怎么预防癫痫的发作武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