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望星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26:39

夏日的夜空是美丽的。在这个钢筋和水泥充斥的城市里,每日里自娱自乐的节目很多,空调吹出舒适的凉风,多数人都愿意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是玩玩网络游戏,即便是有些愿意在户外活动的,也不过是打打麻将、玩玩扑克、跳跳舞,很少有人去注意头上这一片夜空了。

曾记的童年时,吃罢晚饭,我和弟弟相跟着出去找伙伴玩,母亲则在家洗洗涮涮,里里外外的打扫,以便明日早起的时候不耽误清晨的劳作。

在我生活的村子里,人们都很节俭惜时。大约那个时候的人都很节俭吧,在我的印象中,很少有人家点着灯去做什么娱乐,即便是东家长、西家的拉闲话,也是借着月亮的清辉进行的。

要说安全,还是村子里的胡同儿。我们小孩子可没有耐心听这些无聊的家长里短,只是在胡同儿里疯跑,追来赶去,常常招来大人的呵斥声,若是以大人的眼光来看,跑来跑去,实在是没什么意义。可当时确也没什么有啥更好的项目好玩,每日如此,竟也不觉得乏味。

更多时候,就是母亲在院子里铺一张竹席子,几家要好的邻里席地而坐,商量着今年秋后的收成,谈论着当下的庄稼长势怎样。我是最喜欢这样的时候,因为大凡在这个时候,都会有几个同龄的孩童,来到我们家院子里来,比起在外边疯闹要有意思的多。大家一起唱着没有调子的“歌儿”,拉拉扯扯,溅溅水花,捏捏泥巴,或者找根绳子,翻着花样儿的跳,不时有被绳子打着脚背,“呀---”的叫声,马上就有人叫唤着:“坏了、坏了,该我了!”这时候大人通常是不管我们的,由着我们跳得面红耳赤,浑身冒汗。过了十点了,大人们都散了,母亲便拿出了枕头,我们三个人就在院子里躺下了。那时候,父亲在城里上班,交通没有现在那么方便,所以,记忆中总是母亲左边躺着弟弟,右边躺着我。我们的眼望之处,就是一片星空。这时候,母亲会右手摇着扇子,左手将天上的星星指给我们看,那牛郎和织女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听也从来不觉的厌烦,那北斗七星指了一次又一次,却仍恳求母亲再指出来。母亲文化少,除了牛郎和织女,知道的也就是黄世仁、白毛女了。每次讲完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我和弟弟总要央着母亲给我们唱上一段“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母亲很有音乐天赋,嗓音又很清纯,而这段《白毛女》选段,也成了我学会的第一首歌。

经常会在这样的夜晚遇见流星,母亲把它叫做“扫帚星”。这时候,母亲一定会很惊奇地叫我们快看。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亮光划过深邃的夜空,迅即消失。而我们每次都会大声地叫着跳将起来,胡乱地扭着身子,兴奋地上窜下跳,而母亲一定会呵斥我们,因为她经常说,天上落下一颗星,就代表地上一个人死去了,她常常会为了夜空中坠落的星星而轻叹一口气。不觉中,我们就睡去了,第二天也是记不起来是如何回到屋里炕上的。那美妙的回忆,几乎就定格在了这样宁静的夏夜里。

……

现在,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里,大门外就是一级的大运公路,车辆呼啸而过的声音,整晚不绝于耳,想要一个静静的夜却成了一种奢侈,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我的儿子是从来不敢放出去玩儿的,他才五岁,有爷爷奶奶惯着,姥姥姥爷宠着,每次出去必是前保镖、后跟班,想要他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幸福地疯玩,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唯一可以疯狂的,就是广场中央各种的充气蹦蹦床,孩子们如下饺子般地在里面疯跑狂跳,总觉得像是一种发泄似的。

那日里,我在看一部很长的电视剧,儿子趴在我的腿上,央求我出去走走,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由着他左手牵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昂首阔步地顺着人行道走路。

正值七八点的光景,月亮分外的圆,灿黄灿黄的,儿子翘首指着月亮,兴奋地问个不停:

“妈妈,为什么月亮跟着我们走呢?”

“爸爸,我们踩上梯子能不能够着月亮?”

“妈妈……”

“爸爸……”,小家伙的嘴巴吧嗒吧嗒地一刻也不停歇。

月亮躲在摇曳的榕树后面,泄下一地清辉,地上映出两大一小往前移动的影子。儿子的小脚一会踩踩长影子,一会儿踩踩短影子,最纠结的是最短的影子,他竟是怎么都踩不着的。叶子轻抚着月儿的脸,深粉色的榕花,悠悠地散发出迷人的香气,夹杂在暖风中,熏得人有种微微醉的感觉。

夜风中飘来一阵阵的花草的清香,忽然就想起了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儿子很稀奇,就是这个我的母亲讲给我的故事,竟引起儿子莫大的兴致,一会儿要妈妈讲,一会儿要爸爸补充,一会儿又要妈妈纠正,小东西仰着脑袋,左边看看,右边瞅瞅,很是乖巧。

大手牵着小手,走上架在汾河之上的襄光桥,回过头来遥看城里霓虹,忽就想起“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诗句来,点点灯光映在波光粼动的汾河水上,暗黑的水面上五彩斑斓,空气中悠悠飘来河水的湿润,幽静的树荫草地,飘来阵阵芬芳的气息,让人无比的惬意。

不到半个小时,就走到了新建的农民街,这是个很好的散步的地方,这条街刚刚修好,还没正式通车,紧邻着城市的边缘,路面很宽,周围是绿色的,散发着泥土芬芳的庄稼地,路的中间有非常漂亮的花儿,点缀着这条稀少车辆通过的街道。清一色美丽的街灯,发出灰黄的光,三三两两的老人穿着背心,趿着拖鞋,悠闲摇着扇子,身边裤兜里的收音机传来蒲剧的“乱弹”来,引来儿子一次次的侧目。

“妈妈,老爷爷唱的是啥?”

“唱的是大戏啊!”

“哦,我知道了!”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前唱大戏,猫也去,狗也去,就是不让---,爸爸去!”儿子扯着稚嫩的童声,咯咯笑着用手指向爸爸。

“可是,啥是大戏啊?”,儿子歪着小脑袋,扑闪着眼睛看着我。

“在咱们临汾,蒲剧就是大戏啊!”

“那,啥是蒲剧啊?”

我知道,儿子的“十万个为什么”又来了。

坐在弥漫着青草芳香的马路砑子上,爱人魔术般地变出一根绳子,两头一系,教儿子玩起了小时我们常玩儿的“抄绞”游戏,一双大手对着一双肉肉的小手指指点点,还不时叫我过来帮忙,大头和小头凑在一起,一会儿“咯咯咯……”,一会儿“呵呵呵……”。

仰望着头上这一片天,深幽的布景之上,点点星光一闪一闪。月如圆盘一样挂在树上,月光倾泻而下,路边草丛中不知名的小虫,轻轻地吟唱着,树上几只鸟也发出了梦呓声,忽而扑动两下翅膀,发出短暂的声响,迅即消失。

月依旧是儿时的月,星也依旧是儿时的星,换了的只是身旁陪着我的人。月光中那深邃的星空,依然闪现着神秘的光辉,永恒的宇宙与短暂的生命形成如此鲜明的对比。我轻声感叹,却见身旁的爱人将我的手放在了他宽厚的手掌心,夜风吹来丝丝凉意,我能感到他手的温暖!

夜渐渐沉了下来,喧嚣的城市静了下来,虽然路上的车辆仍旧来来往往,却少了白天的喧闹,那永恒的牛郎织女星还在天幕交相辉映着,儿子此时已伏在他爸爸的背上睡着了。

......

开封哪家医院看癫痫比较好?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