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海】我们是兄弟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0:56
摘要:如今,我们虽然已经各分东西,但无论是曾经的共同记忆,还是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都会永远把彼此当成最好最亲的兄弟! 前几日,晚上睡觉做一梦。   梦的具体内容已记不太清楚,而唯一记得的内容,则是从将近成熟的麦田里扯来两只麦穗在火上烧熟,放在手心里两手相揉搓,使麦仁与麦壳相分离,然后用嘴吹去揉搓下来那烧得黑焦的皮壳。吹过之后,因揉搓烧麦穗而已经黑黑的手心里,便留有一二十粒烧熟的青麦粒。而与我一起用指头捏着分食这点麦粒的,还有我以前带的兵——令山兄弟!   那个晚上梦的内容记不清,却独独地记住了与他分食烧麦粒的情形。他憨憨地蹲在我旁边,我捏一粒,他捏一粒,每人从不多拿,然后各自放进嘴里,将那一粒麦仁细细地嚼、慢慢地品,感受烧麦粒那种独有的清香,我能感觉到他吃麦粒时的满足。因为每食一粒,他脸上都呈现着他那独特的憨笑,一如当年我带他时的模样。   一觉醒来,想想梦中的情形,居于现实中的我竟有些怅然若失。其实,算算时间,离送他们乘上退伍返乡的列车已经十五年了,而在梦中,他那憨憨的笑容竟然还是那样清晰。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想,我是真的想他们了!看看手机上的日历,11月20,一个普通而平凡的日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梦?仔细想想,竟有些诧异,以前每年的11月25日不是我们支队最后一批老兵退伍返乡的日子么?这个时候做这样一个梦,原来是在提醒我:部队退伍的时候又要到了!   如若不是这梦的提醒,也许在每天的工作忙碌之中,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一不小心就会被淡忘而过。于是,我觉得,不论工作再忙,我有必要为这个特别的日子,写上一篇小文,以纪念这个属于所有退伍军人曾经共同的特殊记忆。   我所经历的第一次老兵退伍,是在我当兵第一年将要年满的时候。因为老的军械员将要退伍,经过一系列推荐审查,我接替他成了中队的军械员兼文书。进入11月份,紧张的支队年终军事训练及部队正规化建设考核结束后,紧接着就要面临老兵退伍,中队的日常工作除了正常的训练执勤外,重点也就开始投入到老兵复退的准备工作中去。支队每天饭前的广播大喇叭,也从往日一贯播放节奏感强烈的军旅歌曲,变成了充满伤感的《驼铃》。那充满着怀念与不舍的忧伤旋律每天环绕在我们耳边,仿佛时刻在提醒着我们:老兵就要复员了!   歌曲归歌曲,这一群年轻的兵们仿佛感觉不到退伍临近的那份忧伤。老兵在倒计时数着还有几天可以回到故乡,他们很多人都是一脸的喜悦,也会有个别人一脸的迷茫。而新兵们则盼着这一天能够早点儿到来,因为部队中有一句俗语:老兵复员,新兵过年!言下之意,自己马上也可以成为老兵,从老兵复员那天起就可以不再被叫作“新兵蛋子”,不用每天挨老兵的训斥了。那种心情可不就有点儿象过年的喜悦么!   十一月的日历翻得好快,在每日必听的“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的歌声里,不觉就到了十一月24日,上午举行“老兵交枪仪式”,中午会餐。下午就有宁夏本地的兵离队退伍,当然,那只是极少数。虽然也会有送别,可中队还有一大帮子人在,那样的场面倒也不觉得十分难过。仿佛他们只是回去探家,而不是永远离队。   送走了宁夏本地的老兵,尚且留队等第二天坐火车返乡的老兵们,此时都已经卸了领花、军衔。看着那群昔日军容严整而又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老兵,如今却只有一袭绿军衣,没有了领花、肩章的映衬,仿佛一下失色了许多。虽然他们脸上会透着无所谓般去谈笑风生,可忧伤的氛围却已经迷漫整个军营。今晚将会是他们在军营中的最后一个夜晚。十一月下旬,西北的塞上凤城已经进入严冬,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而那晚饭后的广播里,一声声忧伤低沉的“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的歌声,将这离别的前夜渲染得愈发地凄冷。我不知道这样的夜晚,老兵们有没有失眠,因为我独自睡在勤务值班室,而不是战斗班。   第二天,吹响集合哨的时候,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几辆军车已经整齐地排在院子里,老兵们离队的时候到了!除了我和当班的哨兵,所有人都去送行,老兵们胸前已经戴好了红花,他们的所有行李已经被留队的战友们帮着提到了楼下。按规定乘好车辆,全队人乘车去火车站为老兵送行。而我只能默默站在值班室窗口目送他们乘车离开军营。那一刻,虽然知道他们真的是走了,可看着他们一起坐车出发,使我竟有一丝错觉,仿佛他们还是像往日遇有重大勤务一样,只是出发去执行任务。而当再也看不到他们所乘的车辆,整个楼道空空洞洞只剩下我一个时,我才明白,他们是真真切切地走了!这些走的人不仅仅是中队的老兵,还有一招一式手把手教我的班长,以及同班一起摸爬滚打的老兵。他们打过我、骂过我;因为我偷喝生水,逼我喝过整整一暖瓶的凉水;因为一个出枪姿势不对,让我围着整个后院操场不停的卧倒、出枪、起立,肘子磨破流着血都毫不心软,直到让我重复这个动作转完整下操场。我曾是那么的仇恨他们,可如今,他们走了,也许一生之中我将再也见不到他们。这一刻,所有的仇恨已经悄然化解。站在楼道尽头的窗前,我向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默默地行了一个军礼,算作我和他们最后的道别,虽然他们已经无法看见和感知!自此之后,我再没有在心里怨恨过他们,倒是时常能够记得,是他们将我从一个啥也不懂不会的新兵蛋子,在他们的教导、陪伴下,一起学习训练、摸爬滚打,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后来,我也当了班长,也有新兵分到我们班,那一刻,我暗暗我发誓:我绝不会打骂分到班里的每一个新兵,我要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和切身感受去教、去爱他们,哪怕他是全队最差、最笨、身体最不协调的!只可惜,刚带了两个月,我去了补习班,后来参加考试完后又被编入阅兵方队,再后来又去杭州上学,离开了自己的那帮新兵兄弟。我人虽离开了,心里却会时时惦念着他们几个,希望他们能够在部队里茁壮成长。两年后,等我从学校毕业,再回到支队时,他们已经是第三年的老兵,偶尔利用闲暇之余我也会把他们叫到自己办公室问一下他们的情况。临近复员,知道他们几个全都入了党,当了班长,我内心由衷地感到欣慰。   他们退伍返乡那天,是早上的火车。提前知道他们几个要走,本来退伍送站与我无关,可我想亲自去送送他们,送送这几个曾经融入了我了心血去真心教育的兵们。我提前和送站的警务股长说好,和他们一起去车站送兵。   那天一早,我早早起来乘了支队的吉普车去站内,后来等他们都进站乘车,我挨个车箱找他们几个,等找到他们时,离火车开动已经剩了约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我只能与他们隔窗相望,能看到他们,却因隔了真空的窗玻璃而无法用话语交流。从未曾到过车站送别的我,有了五年的从军经历,以为自己会很坚强,只是想着能来送送他们就好,也算尽到了班长的最后一点职责。可当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发现,他们几个大小伙子竟然都忍不住哭了。我的眼眶也随之湿润,强忍着自己的泪水不流下来,我向他们行一个最后的军礼,直到列车开出我们的视线,成为一个黑点。这一刻,我才深深地明白什么叫做离别,这一别也许就是一生,彼此再也无法相见!   后来,通讯发达了,大家都有了手机,也慢慢通过其它的战友联系上了他们,知道返乡回山东的令山、玉峰都因在部队表现好,退伍回乡后当地政府都给安排了工作,而且也都混得不错,内心甚是欣慰。这些虽然都是他们自己在部队努力训练学习所取得的成绩,但我仍以自己曾经带过他们两个月为荣。他们也是我在军旅生涯里唯一亲手带过的兵,这两个月里,我从未打过、骂过他们,我把他们当我自己的兄弟,去爱、去教他们。虽然我的军事素质不好,可我愿意以情带兵,把爱和尊重传递给他们,让他们通过部队的培养学习,树立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努力成为一名合格军人和一个将来对社会有用的人。   今年“十一”节日期间,玉峰从山东到阿左旗,去参加沙漠越野车比赛,专程来银川。得此时机,我也见到了一别十五年的他。昔日的毛头小伙儿已然眼角有了皱纹渐入中年,站在我面前时,依然透着几分当初从军时的羞涩。许多想说的话语,到了他嘴里,此时已经有些笨和难以言表。几个战友相见言欢,举怀共庆这人生难得的一次见面。喝着酒,他哭了,他这次所约见的,是他心有敬意的石峰队长,带过他的班长:我、华俊、晓亮,以及与他同甘苦的兄弟先锋、乔伟。   相见是短暂的,一日两晚,两次聚餐。一次众人皆醉,一次步行边走边谈。除了忆起当年,便是拍照留念。宾馆大厅、马路、餐厅随时随处都会成为我们合影的地点,一切只为这十五年才有的一次相见!只因我们是兄弟、战友,和那样一段属于青春的美好记忆!那记忆里,我们同穿橄榄绿,同吃一锅饭,共举一标旗!那些年,我们曾经一起大声唱着“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团结成钢铁集体,钢铁集体!”   如今,我们虽然已经各分东西,但无论是曾经的共同记忆,还是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都会永远把彼此当成最好最亲的兄弟!   今夜,11月24!明日,11月25!   不知道,今晚军营的广播里,还会否依然播放那首伤感的《驼铃》。更不知,明天的火车站台上依然会否上演战友送别的难舍情谊。   只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我的耳畔会响起: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浙江羊癫疯医院推荐武汉哪家医院能看好羊羔疯治疗癫痫病应该吃什么?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治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