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雀巢】一寸阳台的时光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43:09
无破坏:无 阅读:989发表时间:2015-09-20 10:02:12 这次来凤凰,首先住在听涛山脚的一家宾馆,临河,远离闹市,很清幽。房间面积大不用说,难忘的是那个空间阔绰的阳台,仰在躺椅上看天听水,或倚了栏杆看对面苍郁的青山,脚下奔腾的沱江,实在是一种享受。而随后几天的经历,才让我知道这样的享受在凤凰这座日渐沸腾的小城是多么奢侈。   终因离市区远,生活不便,两天后,我们搬到了临江的家庭旅馆。这是江边的吊脚楼,装饰一新的木板房,整洁干净,却过于精致了些,面积十分局促,房间里放下两张床以外连搁张椅子的空间都没了,卫生间更夸张,一人进去了转身都困难。   这些临江的家庭旅馆,有阳台和没阳台是有着价格上的天壤之别的,而且阳台宽一分就显出一分的金贵。逢旅游旺季,带阳台的房间价格要高了3、4倍,阳台宽敞些的,又要贵上1/3,那些临江却不带阳台的,老板说话时气都没那么粗。   这条街叫北边街,位于凤凰大桥到虹桥的中段,去过凤凰的人尤其是吊脚楼发烧友都知道,临着沱江,且是清一色木板式吊脚楼。仅因着这黄金位置,也成了旅游者住宿的首选,很多人通过熟人朋友或者干脆在网络提前预定,其火暴程度令人咋舌。   我住在一位老婆婆家的二楼,从阳台望出去,江上船只往来频繁,对岸的街道、酒吧、游人尽收眼底,这熙熙攘攘的画面,让人顿时想起“软红十丈”这个词语——这就是我那一寸阳台的光景。   那可真是一寸阳台啊,两张小木椅子加一个同样木头的小圆茶几,空间就去了大半。然而,这已经算相当不错的待遇了,趴在木栏杆上看水时,隔壁人家的窗户里伸出一个妹妹的头来和我说话,打听房价,她那边没有阳台,价格只有我这里的3分之一,她很庆幸又带着几分惆怅地把头缩了回去。她梳着顺直的长发,有一张稚气的脸庞,还是个大学生呢。我那几天总想和她说话,可是再也没见隔壁的窗户开过,连窗前木栏杆上晾晒的白T恤和牛仔裤也不见了。   这便是凤凰,小,小得让你随时有很多的邂逅,随后便是错过,司空见惯。对于喜欢寻找浪漫的人来说,这是一座有着充足灵感的小城。   沱江旅游局为了保护这条全城赖以生存的母亲河,使旅游业更好地可持续发展,正在着手大力铺设排污管道。那几日,工程恰好到了我住宿的这一家窗下。凌晨,便有放炮声、电钻声、铁捶敲打声嘭嘭响起,更有人声、船鸣声不绝于耳,先天晚上勉强忍受对岸酒吧的喧闹直到午夜12点,没睡几个时辰,这样的大干扰又简直奥卡西平片的用法用量需知要崩断了人那疲倦到极点的神经。于是我第二次搬了家,换到老街边的一家宾馆,这里不临江,附近有沈从文故居,晚饭后散步,不经意间就可到。重要的是,那阳台临街(虽然仍是小了点),每天早餐或中餐时,可以吃着从楼下那一家老夫妻粉店端上来的香喷喷的猪头肉,俯在木栏杆上看游客一拨拨经过这青石的小街,又是一番闹中取静的优越。   脚下的这条小巷,是当地著名的旅游“购物一条街”,纯粹的步行街,热闹是热闹,好在楼上的我只要把红色木质的门窗一关,市声便小了,我仍可于室内安睡,早晨有时到9点多才醒来。   看够拍够了街景,到底还是思念沱江,每天都去江边逛逛,吹吹江风,看看船只,今日买回一堆旧邮票,明日买回几只刚刚晒干的新鲜葫芦,乏味了,便起了晚上去江边泡吧的念头。   沿着江边走,到处是酒吧,一些五音不全的人在高歌卡拉OK,鼓点喧天。我特地选择了一家门可罗雀的清吧,坐下来品茶。清吧自然临江,我的小桌也临江,头顶悬着红灯笼,轻音乐蔓延开来,满河波光粼粼,气氛很好。   酒吧地势比江面高出几米,有石阶下到江边去。那石阶上此时正聚满了卖河灯的妇人和小姑娘。她们手里的河灯,除了规模洛阳哪家癫痫病医院评价好有别,造型并无多大变化,大抵作莲花状,也有做成小猪的,小红蜡烛就放在猪腹。一河的莲花灯里,见到一只通体透明的小猪在摇曳,很有趣。   游人在买河灯,有一搭没一搭和这些女人讨价还价,也有故意调侃一下小姑娘的。我听到最有意思的一段:“叔叔,买一盏吧,求求你啦——”说话的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细长细长的胳膊,小脸瘦瘦的,长辫及腰,作《边城》里的小翠状。   “你河灯多少钱呀?”被小翠盯上的是一个胖胖的年轻阿哥。   “10块,不贵的。”小翠说,“叔叔,你看,都是我自己扎的。”   胖阿哥转头问另一边一个同样扎着小辫的10岁左右的小姑娘:“你的河灯多少钱呢?”   “也是10块,叔叔你要吗?”小姑娘机灵道。   “少一点。”阿哥说。   “不能再少了,”两个小翠异口同声央求:“叔叔,你买一盏吧,真的是我们自己扎的,花了很多时间呢。”   “你们都是10块,叫我买谁的呀?”阿哥坏道,“谁的少,我买谁的。”   俩小翠并不肯被挑拨,同仇敌忾起来。阿哥趁势道:“我不买了,真的,我也没零头。”说完便要走,两个小姑娘立刻围了上去,一左一右将他夹定,带了哭音说:“叔叔,你买一盏吧——”   一递一声,悲悲切切,楚楚可怜。这样的哀声,并不止她俩有,那石阶上的其他小姑娘,也在同样地央求旁的游客,一时间,哀声四起,如丧考妣。   靠着栏杆,品着清茶,看这一幕轻喜剧在脚下上演,江水在几步开外的地方亘古不变地流淌,两岸的霓虹,竞相把江面染成五彩缤纷,风一吹,满河流光溢彩——一切恍惚都没变,人、江、河灯,一切恍惚都变了。   这个消费不低的酒吧,其实就是一楼阳台向外延伸的部分——寸土寸金的阳台啊。   不知第一天入住的听涛山脚那家宾馆,那个阔大的阳台,在不久的将来,是否也会变成了临江的酒吧呢?   如何治疗癫痫病才有效果 共 21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