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轻舞】回味切面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6:37
切面,是土家人对面条的另一种称法,也是一个乳名。论其来历,还有一个说法:传说,古时候没有“压面机”,土家人所吃的面条,都是通过人工和面,木制“擀面棒”擀成面皮,再用薄刀切成根数,进行晾干,以备后用。这种工艺至今还在沿用,就像农村吃的荞面与麦面根,都是通过类似的制作方式做成的。所以,人们又称为“手工面”,或“根根”,或“唆唆”。   根据其制作的调料不同,切面又可以分为三类。即盐水面、碱水面、灰水面。盐水面是用食盐作调料,碱水面是用冰碱作调料,灰水面是用灰作调料,前面两种面就是我们平常所吃的面条,而灰水面就不一样了,它是用桐壳灰(油桐子壳烧成的灰)作调料,配水合面制成。通过这种方式制作出来的面条,特别好吃,特别香,毫不腻人,比盐水面和碱水面至少强十倍,但是这种面现在难以吃到了,一是因为现在的油桐树几乎被砍完;二是因为生活的方便,人们不愿麻烦,一般都是用冰碱作调料。   过去,少有冰碱,人们通常用的调料都是桐壳灰。制作灰水面时,桐壳灰的比例要适当,通常是百分一到一点二的比例,即使喜欢浓口味的人,最大限度也不能超过百分之一点五,就是每百斤面粉最多一斤半桐壳灰,如果灰多了,就显得有些涩味,反而不好吃。当然,在同等条件下,也要看面粉的质量。譬如,传统小麦品种中,“矮杆红”优于“大头黄”,“大头黄”胜过“窝包麦”,“窝包麦”比绵阳系列好。总之,品种越好的麦子,磨出来的面粉就越好,如果制成灰水面,好面粉就要少放点桐壳灰。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年腊月二十四日,随同母亲去鲁家寨上压“切面”时,当时没有冰碱了,就用的是桐壳灰,当时我不明白道理,心想怎么压切面用灰呢,难道灰也可以吃?后来才晓得,还真不是我所担心的事。   当晚上,母亲将那些头子(杆杆上落下来的)面放在白菜里混合煮,不是一般好吃,从那以后,灰水面就留在了我的心中,不时还回味其中的味道。   说到切面,就想起小时候的生活,我们很少得切面吃,因为家里很穷,生产队按“人七劳三”分粮食,我们家劳力少,只有父母二人,虽然母亲很勤劳,平时为队上多积一些肥料,本想换得一些工分,可是常是劳而无功,会计不给予记账,或少记,或有记少算,甚至不算,没有办法,父亲和母亲不识文化,更不懂算账,一切都是听从队上的,一年总计下来,别人说是多少就是多少。   我听母亲说,有一年,她一年劳动到头,既没有请过假,又没有耽搁过活路,最后决算下来仅得了300分,她怎么也想不通。照当时的工分制(女每天5分)计算,每年出工至少是300天,也应该1500分才对,然而母亲只投了一天一分,还有1200分到那里去了呢?   父亲与母亲的劳动成果,常在队上有被克扣的现象,致使大季小季,红苕洋芋,每到收获的季节,劳动成果的分配,我们家都要受到影响。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母亲不得不叫父亲付出成倍的辛苦,借赶集做些买卖,拿“粮食钱”去买人家多余的工分,从而多分得一点粮食,否则就要挨饿。   春完大季完,小季追大季,大季未熟还要借……所以,每年从队上分得的小麦,常是“麦汤汤”就喝完了,要想单独吃一顿切面,或者吃过够,简直是妄想。对于我们家来说,要是过年过节,能够压点切面,也算是非常了不起的,很大程度上要遇着丰收的年程,还得再加上母亲的万般节约,才有看年看月的可能,即或有压切面的机会,都不是拿来单独吃,一般都是做菜下。无论是酸菜,还是白菜萝卜,在其中放一点切面,菜就格外好吃一些,汤也要香一点。   后来,我考上了学校,希望能够单独吃一顿切面的向往,最终在学校的食堂里得以实现,可是那种一再回味的感觉,又总是找不出那时的味道来。毕业以后,我被分到土地坳区工作,那是一个高寒山区,切面又成了稀有的食品,因为那个地方没有种小季的习惯,只要包谷水稻收了,就是三敞(敞猪、敞牛、敞马)放到春,从来不收场。   在平时生活里,如果要想吃切面,就只有到市上去买,而且一般都是拿去放到菜里煮,当作下饭。所以,由来民间流传“鸡蛋下面条,菜当三分粮”的说法。平时,工作同志下村去,农民请吃饭,常是用切面做菜,要是能单独吃一顿切面,算是最好的招待。   时间去了时间来,记忆消残记忆生,在这高寒山区,我又找到了母亲从前的生活方式——切面当菜下。时而,我漫步在高原的小路上,遥望故乡的天边,似乎袅袅炊烟所在,面对生活的寻找更是一种欣慰,远去条件限制的时代还在渐渐远去。   有时我想,对于物质条件较好,不缺粮食的今天来说,要吃顿切面是多么容易的事,但毕竟时代不一样了,社会总是向前发展,曾经那道固定生活的公式,终就成为一种习惯,让我总是想起原先的切面来,尤其是那回味心头的灰水面。   多年以后,我还是处在母亲生活的摇篮里,落尘乡村,粗茶淡饭地过着日子。特别是每当冬天到来,或吃火锅,或煮什么汤菜,总喜欢在其中放一点切面混合煮,当菜下饭,更有一股异常的香味,而且吃起来口感亦很好。   切面当菜下,是母亲注入我一生淡泊的生活。   武汉癫痫到哪治好湖北市癫痫医院排名武汉哪个中医院羊羔疯好癫痫病的病兆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