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墨派】规与求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2:15
摘要:规定,求生    社会在不断的进步着,城市发展也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关于城市,关于生活在城市中的平民百姓,他们紧随城市变化而来的总会夹杂着些小矛盾小插曲。   先说说黄婆吧,黄婆和许多小商贩一样,在城市的步行街摆地摊。随着网购的普及,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黄婆之所以被称作黄婆,从称呼上可以看出她已经不再年轻了,是的,她是一个65岁经历了风霜满脸皱纹的老人。她的摊子主要是卖袜子和袖套围裙,发夹。每天她都会准时在步行街摆摊,早出晚归的重复着。   黄婆的爱人前些年犯病瘫痪在床,她的儿子在她年轻的时候因为和社会上的混混打架斗殴去世了,女儿嫁在外省,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偶尔也寄些钱给黄婆,但是女儿自己也要过日子,所以那点钱对于瘫痪的老伴和身体不好的黄婆来说只是杯水车薪。黄婆每天早上出门前都先喂饱老伴,托邻居帮忙看顾,才推着破三轮出门去摆摊。   说过黄婆,我们在来说说阿彩。   阿彩是个寡妇,是个外乡人,拖着一双儿女来到这座城市,她租不了摊位卖菜,只能在菜市场外的马路边或过道了摆着卖她贩来的蔬菜。价钱比菜市场里便宜一些,但每天也总是会剩下不少菜,像土豆西红柿之类好保存的也没事,放着隔天再卖。对于新鲜的菜叶容易蔫之类,就不好放第二天了,卖不完第二天就只能降价卖。光批发一些容易存放的蔬菜显然也不太现实。如此辛苦一天下来也赚不了多少钱,还有供着两个孩子读书,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   当然,还有小朱,也可以说一说。   小朱是个30多岁的小伙子,个子矮小矮小的,估计和水浒里的武大郎有的一拼。不过他比武大郎长的难看,脸上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从小就长着一脸的肉疙瘩,不会什么手艺,家境也不太好,加上容貌有些吓人,至今还是个单身汉。这不,老话说,三十而立,眼瞅着都三十好几了,也没立起来,人又矮小,没一把子力气,粗重的农活是没办法做,只能做些简单的活,可也不能指望父母养一辈子吧。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的托了人情,跟着一个烤烧饼的老师傅学了烤烧饼的手艺,现在小区外支了个烧饼摊子,总算也是立起来了。   原本如果就是这样,他们也都还是能够生活。这不,城市要发展,统一规划,这些摊摊点点影响市容,还有就是摊摊点点有碍人民的出行,特别是现在买车的人多了,摆摊占去一部分道路,早晚期间出行高峰,总是堵的很。如此不允许摆摊就成了首要解决的问题。   小区里的公示栏早就贴出个告示,还有贴着让群众支持规划,支持城改的画报,还有一些些相关的条例规定和处理惩罚办法。每天都有宣传车流动的用着喇叭在各个小区里高声宣传规定和政策。   城管和摊主开始打起了游击,你来我收,你守我躲。几个月的交锋,矛盾开始有了,总有些时候城管来了,没来的及收摊的人被逮着,被逮怎么办,一个字,罚。少到两三百多到五六百,一天还赚不来两三百了,这一罚,几天都白干了。   这不,黄婆年纪大了,被抓的次数也就多了些,罚款交的也多。不交罚款,没收东西,如此一来,不交也得交。每次被抓,黄婆总是不断哀求,罚款是没法免,只是多和少的问题。次数多了,也是一笔不小的钱。黄婆的满是皱纹的脸更像是一根没有水分的苦瓜。   罚款该罚的罚,摊主们该摆还是要摆,不摆,没法生活,要求生啊,只能继续火中取栗。   沸沸腾腾的闹腾了几个月,摊主们被逼的没办法了,闹到市政府了。   新的规定政策又出来了,在马路边画一道黄色的线,在线内摆。这样,摊主们又安生了些日子。   摊子是可以摆了,但影响市容,堵塞交通的问题没得到改善,于是乎就有了例行检查,到了检查的日子,摊主们又只能冒险摆摊,被抓了还是要罚款被教育。只是罚款减少了些,但摊主们还是经不住隔三差五的检查。   查的不严时,城管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了,查的严时,那就只能看谁倒霉撞枪口上了。或许是由于关于城管的负面报道太多,这些城管们也到还算文明,没有什么骂人打人的恶性事件发生。   城市里依然每天都在继续上演着摊主和城管之间的游击战。   规是规划,规定。求是求情,求生存。黄婆,阿彩,小朱只是城市中求生活的平民百姓中的缩影。究竟在城市建设,发展和百姓生存的问题上,如何才能达成更好更有利的规定政策了?   少一些折腾,让平民百姓少一些麻烦,苦日子轻松些了?   明天,黄婆,阿彩,小朱,他们的脸上是否会多一点笑容,少一点愁苦了?   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医院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淮北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吗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