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我的家乡(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7:23

一、我的家乡在这里

我的家乡——双河农场位于黑龙江省西部,嫩江左岸,大兴安岭南坡与松嫩平原交界处,距离齐齐哈尔七十公里。

在我的梦里,经常有两条河的名字出现——阿伦河、音河。梦中的我总是循着它们的身影,不懈地奔跑,只因在它们的怀抱里,有生我养我的家乡,有我魂牵梦绕的亲人,作为一个不停流浪的人,能给家乡的只有这赤子的思念了。

音河:满语译音,水流缓慢的意思。它是松嫩平原的之流,古称颜河,发源于大兴安岭东坡,流经内蒙古的阿荣旗、扎兰屯河齐齐哈尔甘南县境内在齐齐哈尔卧牛吐镇注入嫩江。我家乡因它在自己的南半部蜿蜒而过,曾以它命名过——音河农场。

阿伦河,是我家乡的第一个名字,达斡尔语:清澈的河。它发源于内蒙古西部,呼伦贝尔盟东南,源出伊萨奇山北麓,是嫩江的之流。和音河一样,它们的上游都是林区,齐齐哈尔这一段都为农业区,以前盛产大豆和小麦、甜菜,而现在生产大豆、水稻和玉米。

阿伦河距离我的家只有三四里路,我曾在它得身边牧羊而居。十七岁的那个夏季,是我过得最无忧、最快的时光。每天清晨伴着初升的太阳,跟在一百多只羊儿的后面,奔向散发着青草味的阿伦河,找一个只有一个出口的河湾,把羊儿撒在里面,而我便在出口处一守,便有了一夫当关、百羊莫过的英雄气概。时而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看蓝天上白云飘过,时而俯身野花,轻嗅花儿的芬芳,时而溜到岸边打鱼人的身边,看人家撒网入水,网出片片银光。那真是神仙般的生活呀。

“黑龙江建设兵团第五十六团”——我家乡曾经用过的最响亮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是大有来头的,现在提起这个名字,还有许多人记忆犹新、念念不忘——那还是一九五六年五月,黑龙江省公安厅拟在全省新建25个劳改农场,在位于齐齐哈尔境内的甘南县建三个,分别是敖宝山农场、阿伦河农场、音河农场,五月二十二日,有十三名干部,十二名公安战士、四十名犯人组成的建场人员来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六月十日黑龙江省公安厅甘南开荒队成立,担负起了开荒任务并且从富拉尔基砖厂调入二百名犯人,那时候我家的所在地就是:阿伦河农场,但是在当年的十二月,三场合并,统称音河农场。

到了一九六四年九月黑龙江省厅将音河农场移交给北京市公安局第五处,单位名称为:北京地方国营音河农场、北京市第四劳改管教队,于是这里成了北京最远的一块“飞”地,距离北京一千零六十公里。

一九六五年秋,苏联老大哥开始不安分起来,不断地在黑龙江省边境地区挑衅,于是东北局便向中央提出报告:建议组建带有半军事性质的黑龙江建设兵团。

一九六七年七月,黑龙江省革委会和省军区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组建黑龙江建设兵团。他们的任务是配合边防部队和广大群众:屯垦戍边、反帝反修、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三千多部队官兵进驻黑龙江省,组建了六个师、六十九个团、一个龙头马场、三个独立营。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日正式划归为黑龙江省建设兵团第五师,更名为“黑龙江建设兵团第五十六团,简称:五十六团。这个时候,我的父亲已经从辽宁省来到了这里两年、三年了,家中有一张老爸那个时期的照片,他老人家推着一辆大二八的自行车标杆溜直的站着,很是英俊潇洒。两年后的三月,他的大姑娘——我,嚎啕大哭着出世了,于是这个家里多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

一九七六年三月,黑龙江建设兵团建制撤销了,五师五十六团移交给黑龙江省嫩江国营农场管理局,因为境内有阿伦河、音河两条嫩江的之流,就改名为黑龙江省双河农场。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长大记事了,脑海中还残存着连队大喇叭里放样板戏选段的记忆。还记得郭建光喊沙奶奶的唱白,还记得阿庆嫂是怎样智斗刁德一的。那个时候的我总是穿着白衣黑裙,像个小卖花姑娘似的穿梭在那些知识青年的身边。那一年发生了许多事,先是周总理去世了、然后是朱总司令、是毛主席,然后是我受尽病痛折磨的二叔也追随着伟人们一路狂奔而去。那一年的冬天对我来说是最寒冷的,没有了二叔的疼爱,我那幼小的心灵悲伤到了极点。那一年开始有知青们开始陆陆续续地返城了,忽然间人似乎变少了!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北京市劳改农场管理局再次把这块被别人监管了十三年的“飞”地,从新收入囊中,于同年十二月份更名为“北京市双河农场劳动教养所,北京市第二劳教改造管教支队”。于是我们的户口变成了红皮的北京户口,于是不管是中学还是小学的老师,还是三十个连队的连长、出纳,都和总场的干部一样,穿起了那身绿色的干警服。而我们学生则和在八连劳教所里的那些犯了错误的高干、高干子弟们一样,处在被革命武装监管的状态之下了,成了一群:“小劳改犯”。又有一些北京的干部们被派到这里,这里成了镀金和养老的黄金宝地,那几年的双河农场成了周边地区最羡慕的地方,大有女子嫁人就嫁双河人之势。

二、我的童年

我是在双河农场二十七连出生的,在那里我度过了十年的青春年华。我住的是那种连脊的红砖瓦房,不要小看这红砖房,它的岁数只比我小上八九年,原先是红砖砌墙、红瓦覆顶,现在因为没有生产红瓦的了,都换成了那种水泥瓦或彩钢屋顶,怎么看都少了原有的味道。这样的连脊房子,一趟房子六户人家,最初的院墙是用泥掺着麦秸垒起来的,不及成年人的腰高。

小时候的我们想去谁家串门,从来都不走院门,而是抬腿翻土墙而过,既省时又便捷。有一回晚上和小弟淘气,偷了老爸的香烟坐在墙头上学抽烟,结果被邻居的叔叔发现,一声咳嗽,吓得我们从墙头掉到了地上。小弟的手被烟头烧了被烫的大哭,我被老爸打的大哭。

在我上初一那年,家里推倒土墙改垒砖院墙,在那些个土墙缝里找到许多我剪下来的小辫子,用红头绳扎着一绺绺的,由细变粗,那是妈妈为我剪完头发后藏在那里的。土墙见证了我是怎样由一个黄毛小丫头变成一个大姑娘的,时光一去不再复返,我们都已不再是少年模样。

一九八六年我迈进了中学的门槛,双河二中在那个时候是最辉煌的时候。北边七个连队的学生都在这里就读初中,每当早晨都和鸟儿开会一样,大家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大门涌入,欢声笑语地走向自己的教室。我的家离这里十二里路,每天用十五到二十分钟就能到校,从未迟到过。谁知一九九四年的一场大火,烧塌了教室、烧没了学校,如今硕果仅存一个大门柱子,曾经的母校又何处去寻呢?

连队的老房子很快就要淘汰了,现在各个农场都在施行集中居住的措施,把下面的连队住户迁移到总场来,把连队所在地还原为耕种土地。总场新建的楼区,这里有医院、游乐场、健身器材,它的面积会不断扩大,让睡土炕、烧火炉的人们住上高楼大厦,不再为烟熏火燎而犯愁,也不再担心大雪、大雨来临的时候没有烧柴了,美好的生活正在一步步地走来

二零零四年,老爸为了大侄子上学,特意在总场买了房子。当时我对花八千元买个房子非常质疑,现在看来还是老爸有眼光。农场马上就要改建,老爸当年的八千元可以换回两个单元的楼房住宅,这回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想当年在外上学时,就幻想着要是我的家就住在总场多好,不用在步行三十多里路回家,现在终于实现这个梦想了,我却不能经常回家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走到哪里孩子都是父母的牵挂,只有当我们做了父母后,才知道父母地爱有多深、有多重!不要为自己找任何理由,能回家的时候尽量回家看看吧,那里有咱们的白发爹娘在倚门而望,我们怎能忍心让他们目送夕阳而不见儿归呢?

三、家乡的美食

南方的朋友一定没有听说过“冻秋梨”吧,这是我们东北的特有产品。它是用普通的白梨冰冻成的这种乌黑的颜色的,你买它的时候不用担心它掉到地上会摔破,因为它被冻的硬硬的,是不会有任何损伤的,如果那它砸一下谁的头,一定会起个大包的。在吃的时候要把它放在凉水缓,直到缓透了梨就变软了,拿起来捏碎周围的冰碴,咬一口又凉又甜还多汁。对于那些酒君子来说,酒后吃上一个冻秋梨,是既解酒有助消化,那才叫一个爽呢!别看这么好吃,一斤只要一块五呢!

红红的冰糖葫芦牵扯着多少人的回忆啊!想当年我小的时候,冰糖葫芦还没有这么多种类呢,只是山楂被去除了籽,粘上一层薄薄的糖稀,那山楂的红就变得剔透起来。每当有扛着草把子的卖糖葫芦的人经过,我就会用眼睛先把人家迎接过来,然后再用眼睛把人家目送而去。最心疼我的还是老爸,他看着我那馋样,就会买回山楂自己给我蘸糖葫芦,后来大了才知道老爸蘸糖葫芦比卖糖葫芦的人技术还好,因为从少年开始,老爸就以此为生哪!现在的孩子比我那时候还要幸福,现在的水果种类多,而且现在的人还能琢磨啊,瞧着糖葫芦有圆的、有扁的,有香蕉的还有黑枣的,种类齐全的数不胜数,可惜现在我的牙不如从前了,一吃甜的就会疼,要不非坐在卖糖葫芦的摊上吃个够!

我的家乡还盛产粘豆包。白色的是用江米面做的,黄色的是用黄米做的,里面的馅是红小豆或者饭豆(也叫芸豆)煮熟捣碎,加上白糖捏成小团做的。以前包黏豆包只用大黄米磨得面,和好一大盆放在热炕头上发好,然后把豆馅儿包在面里面,放在锅里蒸,每个豆包的底上都垫上洗的干干净净和豆包底一样大小的苏子叶或苞米叶子,这是为了预防豆包熟的时候会粘在蒸帘上的。等熟了,蘸着白糖一吃,那才叫一个香呢!每年的冬天,勤劳的主妇们都会蒸上好些粘豆包,然后把它放在天然大冰箱里冻上,吃的时候就拿进屋来,用锅热透,美美的就着酸菜炖粉条——开造!

双河农场和所有的北方城市一样,它有数不尽的北方吃水果的方法,瞧着黄黄的冻柿子,吃法和冻秋梨一样要用凉水缓,缓好后用牙把柿子皮咬个小口用力一吸,整个柿子肉就滑滑地自动地跑到了嘴里面,不过冻柿子千万不能酒后吃,那样会中毒的,特此声明哈!这里的人还喜欢嗑瓜子,百分之八十的人的前门牙都有一个小豁,那都是瓜子的功劳,从这里也能看出滴水穿石的功夫又多么可怕,小小的瓜子竟然可以战胜牙齿,可见任何事只要你坚持长久,都会与一定成效的……

四、美丽富饶的家乡

经过多年的摸索经验,双河农场这个以农作物为主的产粮大户,改变了种植以单一的大豆和小麦为主的形式,从绥化等种植大米的主产区,请来了水稻种植能手,带动本场职工在以涝洼地为主的南部连队改种水稻,竟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成功地让这只打黄豆和小麦的土地上,长出了沉甸甸的稻穗。终于可以不在靠天吃饭了,每年为雨天农田变鱼塘,晴天鱼塘变沼泽的人们,终于舒展了眉头,露出了笑颜!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四月末五月初,播种机来回的奔跑,我的父老乡亲们在希望的田野上播种下无数希望。到了六月中旬,黄豆、玉米伸展开腰身,在晨风中摇曳身姿。想当年,我一个人可以一把锄头铲三根垄,六里地的垄长,一天铲十二根。现在好了,有了除草剂就不用铲地了,可惜我没有赶上好时候哦!

笼罩在晨雾中得稻田一望无际,就像一块没有边际的绿色地毯,给人们带来无限的遐思,只有在北大荒的这块沃土上,才会有如此壮阔的景象,当年的北大荒真的变成了北大仓,这个距离齐齐哈尔七十公里处的肥沃土地上,生活着一万多人口,占地面积380平方公里,其中耕地两万顷,国有产值1.5亿,在齐齐哈尔火车站设有年吞吐量十万吨的铁路专用线!

到了秋天,蓝天高远、雁声嘹亮,田野中一片金黄。大豆摇铃、稻穗弯腰,收割机一路欢歌,收获着希望。作为种田人此刻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辛苦了一春一夏,终于颗粒归仓了,怎么能不欢喜鼓舞呢!还记得十七八岁的我在场院上扬长、清粮,把木锨挥舞得风生水起,灌袋、装车,把大小伙子都扔在了后面,那时候谁不羡慕老爸有个能干的闺女哦!现在是彻底报废了,只能看不能干了,莫不是真的廉颇老矣,只能饭饭了?

雪后的清晨里,晶莹的树挂映衬的双河农场更加美丽,通往连队的路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走过了。那个有着我童年、少年影子的二十七连,已经开始在记忆里有些模糊了,不知道这十年里它有了哪些变化。曾经上房揭瓦的马厩恐怕是早就不复存在了吧?我家门前的那两棵杨树,还会有喜鹊在上面做窝么?听小弟说,小时候拿着小耙子搂柴的草甸子已经被种上松树了,问题是树没有活、草也没了。

我那些儿时的伙伴早都四处而散了,为了生活他们也如我一样一直在奔波着,再聚首可还会寻找出少年时的容颜?可还会有少年时的情怀?很后悔那时候没有谈上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要不就闯上一场塌天大祸,那样就会被人记住,如今恐怕就是走的脸碰脸、鼻子碰鼻子也不会认出对方吧!

家乡的夕阳温馨而美丽,映照着皑皑白雪给人无限显地回味与遐思,漫天的彩云如锦缎般铺开,不正是预示着家乡的锦绣前程么。今年七月份,北京首都农业集团公司取代了老东家北京劳改农场管理局,成了双河农场的代言人。相信我的家乡会在新龙头的带领之下,走出一条更辉煌的路,会有不可限量的大发展,祝福我的家乡,如龙腾虎跃开创一片新天地。

冬天来了,春天也就在不远的地方等待了,只要付出辛勤劳动,只要把我们对家乡的热爱付诸于行动,家乡会变的更加美丽富饶的,我这漂泊在外的游子永远以家乡为自豪。

昆明治疗良性癫痫的好方法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武汉市做羊角风手术医院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