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云】在家的那段日子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4:49
时间像飞旋的转轴,不停地翻新着人生的日历。我从一个毛头小子,悄然步入到中年人的行列。岁月的沧桑,社会的阅历,赋予我稳重和成熟。在不知不觉中,我离开家乡已有二十余年了,因为琐碎的生活,一年中,除去逢年过节外,回家的时候很少了。想起过往的岁月,我很怀念刚毕业那年,在家里等待分配工作的那段美好时光。   记得刚大学毕业时,我们学校准备组织毕业生到南方的一些企业去实习,母亲说我的身体弱,我也不习惯吃南方的大米饭,就听从了母亲的建议,没有去实习,匆匆忙忙收拾一下行囊,返回了我的家乡,焦急地等待着县里的分配。   在我的家乡,我毕业的时候,麦收的时节刚刚过去。在当时,我们那里种植的农作物大都是棉花。记忆里,每年的四月份,乡亲们把育好的棉花苗套种在麦地里面,农业科技的说法是麦棉套种。麦收过后,看上去柔弱的棉花棵,终于脱离了麦子的禁锢,露出了摇曳的身姿,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旺旺地生长着,不久,地里又是一片青绿。还有玉米苗,豆苗,红薯苗,都长起来了,乡亲们还没有在麦收后的疲惫中缓过劲来,就匆忙地投入到了秋季的农活中。是啊,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乡亲们都知道季节不等人的道理。   那时候,我家还有九亩地,因为弟弟还在上学,家里的地都是我父母和妹妹在种,满地种的都是棉花,因为棉花的产量高一些,国家的收购价格也高,相应的,家里的收入会多一些。记忆里,棉花的管理难度大,家里人付出的劳动强度大,流出的汗水多,因为大多时候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在棉花的管理上,一方面是棉花崔苗期和坐桃期施足肥料,最主要是给棉花治虫,棉花常见的害虫有红蜘蛛,棉铃虫等,棉花治虫需要打农药。为了防止旺长,还要给棉花棵打杈。在地里,常见父母亲背着喷雾器给棉花打药。我毕业的时候,已经二十一岁了,我对母亲说,自己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我要求跟着父亲到地里给棉花打药治虫,母亲说我干不了,我还不信了,我说自己能干的,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你们眼中的小孩子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父母亲同意了,说那就试试吧,累了的时候就停下来,不要勉强自己。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午后,在地头边,父亲先帮我配好药,然后在我的背上搭上一片塑料布,用来防止溅出来的农药水渗进皮肤里,以免中毒。又帮我把喷雾器放到了肩背上,同时教了我一些喷药时的要领,我就开始给棉花打药了。当父亲的手离开放在我肩上的喷雾器的时候,觉得肩膀猛地往下一沉,好在我有思想准备,喷雾器里装满了农药水,至少有二十公斤重量。我戴着草帽,行走在棉花地里,我一手拿着喷雾杆,另一只手不停地压着气筒,喷雾头的农药水不停地洒在棉花上,头顶有阳光的照耀,地里是满目青绿的棉花,地面的温度,感觉有点高,烘烤着我的双腿。我打了三桶药就停下来了,肩头火辣辣的疼,头有点晕晕的感觉。我看见父亲依然在地里给棉花打着药,看上去是那样的轻松自如。父亲鼓励我说,想着你一桶下来就会撂挑子的,干得还不错。我揉着已经发红的肩头,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母亲笑了起来,说还是从简单的活开始干吧。我跟着母亲慢慢学会了怎样给棉花打杈,怎样逮没有被农药打死的棉铃虫。放眼望去,地里满是辛勤劳作的人们,乡亲们为了赶农活,一大早就来到地里,不少人还捎带上中午的饭,饿了就匆匆忙忙地吃上一点,几乎一整天都在地里忙活着。我的父母何尝不是这样啊,为了一大家子人的温饱和安稳日子,他们用勤劳的双手,披星戴月,在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土地里刨食,用辛勤地汗水浇灌出丰盈的劳动果实,才使一家人逐渐过上了殷实的生活。   整整一个秋季的劳作,我家的棉花结出了累累的硕果,满地的棉桃张开了小嘴,露出白花花的籽棉,我们一家人不停地采摘着劳动的果实,享受着金秋丰收的喜悦。采摘棉花的时候,劳动强度不大,需要弯下身子,手不停地从棉花棵上摘盛开的籽棉,放到随身携带的大布兜里面。一天下来,在地里来来回回好几趟,站立的时间也长,常常腰酸腿疼的。记忆里,我家的西屋堆满了籽棉,籽棉经过家里人的认真分拣,我和父母亲一起拉到乡里的棉花收购站里去买,换回的是一沓沓“大团结”,父亲在已有老茧的手指上蘸点唾沫,笑眯眯地数着,满脸都笑开了花一样。在我的心里,我觉得那些钱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想起自己的求学路上,花了多少家里的钱啊,自己又觉得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和心安理得,当自己投入到劳动中,亲自体验其中的时候,家里的钱又是那样的来之不易啊。那时候,在我们农村,还没有什么其他的副业和出路,全家人的开销,一年的收成,全靠那几亩薄田,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是父母节衣缩食生活着,从牙缝里一点一点挤出来的,就是用这些挤出来的钱,帮我完成了学业。   秋收过后,又要忙秋播。棉花棵薅过后,地里就什么也没有了,家里人就开始往地里运送农家肥,又购买一些复合肥,氮肥,我和父亲一起把农家肥和肥料尽量均匀地撒在地里,为耕地种麦做着准备。雇来的拖拉机带着犁子在地里奔跑着,随风轻扬的尘土飘入我的鼻孔,一股清新的泥土气息,我家的土地很快被深翻了一遍。地头边没有耕到的地方,父亲就用那把被土地打磨的锃亮锃亮的铁锹一锹一锹翻起来,然后再用小耙子搂均匀,父亲干得是那样的认真细致,用他的话说是不能留下来一点生地,每一片地都需要深耕细作,这样来年的庄稼才可能长势好。秋播的时候,母亲在前面牵着牲口,父亲在后面扶着装满麦种的小耧,两只手不停地晃动着,麦种顺势从耧眼里流下来,洒落在父亲脚下的土地里。我的任务是给小耧里添加麦种,来来回回跑好多趟,我的腿有点酸酸地感觉。播种不到的地边沟垄,父亲就用小锄翻起来一条小沟,然后小心地把麦种放进去,那神情像对待新生的婴儿一般,认真而专注。是啊,满地里播种的麦子,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不久,满地的麦苗就破土而出了,呈现在我们眼前一地的青绿。在乡亲们的眼里和心中,土地是一刻也不得闲的,土地一旦闲置了,乡亲们的温饱就成了问题,土地就是乡亲们最亲密和忠实的伙伴。   秋播结束后,劳动强度大的活基本没有了,人们终于可以喘息一下了。有些闲不住的人,经常到地里去扫树叶子,为来年的农家肥做准备,为春耕打基础。还有趁冬闲打零工的,做个小本生意的,大都是为了挣钱购买肥料和家里面零花用。母亲不让我外出,说天太冷,害怕我受不了,我只好在家待着,实际上我也闲不住。秋播前,棉花棵从地里薅出来,被一车一车运回家里,一掐子一掐子的从车里卸下来,放到院外的墙边,屋山旁,等着风吹干它的枝叶,薅回来的棉花棵上还有棉桃呢,还不能当柴火烧掉的,还需要把嫩棉桃摘下来,一样能换钱的。摘嫩棉桃时不费力气,只是活挺细的,要好多天折腾,才能把嫩棉桃摘完,我的手面上常被干瘪的嫩棉桃剌刺的白一道,红一道的,隐隐的作痛,父母的手面上更不用提了,母亲的手面被风吹裂开一道道小口子,让我看了就觉得心痛。   冬去春来,小麦返青。我们这里春天很少下雨,常言说的好,春雨贵如油呀。一开春,就需要给小麦浇返青水,我家的地是老河滩地,地面北高南低一些,浇地的时候,水流很快,需要不停地用铁锹打堰拦水,这样才能减缓水流的速度,水才能更好地滋润到地里去。我给父亲搭手浇地的时候,父亲和我都穿上胶鞋,尽管如此,一脚踏进水里面,感觉还是刺骨的冰凉,春寒咋暖的时节,气温还是很低的。忙碌两三天下来,我累得腰酸背痛的,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累的感觉。在初春的夜晚,我很快就睡着了,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见了小麦一个劲地往上长,我站在地里,看着翻滚的麦浪,在阳光下泛着金黄色的光芒,我似乎又闻到了久违的麦香味。在年复一年的日子里,我的父母和乡亲们又有多少这样的感觉啊。他们世代耕耘在这片热土,过着一年好过一年的光景,我一样深爱着养育我的家乡的黄土地。   三月的一天,我终于得到了上班的通知。父母忙着给我准备行李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在父母亲期待的眼神里,我匆匆地上路了,开始了新的人生征程。   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庆幸在家的那段日子,十几年的求学经历,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校园里,体会不到农村生活的真正艰辛,“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也只是从文字中深味它的内涵。在家的日子里,在黄土地上的劳作,我渐渐明白了含辛茹苦的含义。尽管我没有像很多年轻人那样到外面去闯世界,说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在家里,我一样有了很多收获,我体会到了农活的辛苦,父母为了养家,又是那样的不容易,作为农民的儿子,无论走到哪里,我的身上散发的永远是生我养育我的故乡的泥土味道。 武汉中医治疗癫痫湖北得了癫痫病需要怎么办黑龙江中亚医院西安中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