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华发如烟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44:22
【荷塘】华发如烟(小说) 【一】
   一九九六年的八月,深秋。
   姚小雪初遇颜明城。那天颜明城刚和同学打完篮球回来,他卷着白色的裤管,高高瘦瘦的身材,举着饭盒站在队伍的前面和几个男生有说有笑,一群男生打闹之时不小心推到了正在排队的姚小雪。
   “哎呀……”姚小雪瘦小的身躯猛的朝后退了退,险些摔倒,颜明城急忙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顿时身后便惹来一片喧哗,有些男同学则调皮地吹起了口哨。
   “对不起啊!”颜明城冲姚小雪笑了笑,一口白色的牙齿,还有微微上翘的眼角显得那么阳光而温柔。
   “没……没关系!”姚小雪害羞得不敢抬头正面看他一眼,只听身后又传来同学们的哄笑声。
   她害羞地握紧手中的饭盒跑了出去,刚才的气氛实在是让人尴尬,令她没办法再多呆一刻,即便是饿肚子,她也不想再呆在队伍里面继续被同学们嘲笑。握紧手中的饭盒看见左手手腕上微微的那圈泛红,那是刚才颜明城为了拉住她而留下的痕迹,她低着头,感觉琐碎的阳光正穿过树叶亲吻着她手腕上的那圈微红,然而很快却又消失,不由令人有些惆怅起来。
   “喂……同学!”
   正在低头出神的姚小雪急忙转头看去,只见颜明城拿着饭盒正朝她跑过来,姚小雪急忙转头就走,颜明城愕然了一下,然后握紧饭盒跟了上去,边走便问:“喂,你怎么了?怎么连饭都不吃了?你不饿吗?”
   他摇了摇手中的饭盒拦住她,姚小雪停住了脚步,低头害羞地说:“不是……我……我突然有事情……所以……”
   颜明城看着她一直握着左手的手腕,不由皱了皱眉头,温和地问:“是不是刚才我弄伤了你?”
   “没有……不关你的事……”
   颜明城笑了笑,然后把手中的饭盒塞给她说:“你吃这个,不吃饭不行的,一会儿还要上晚自习的。”商丘的癫痫治疗好的医院
   姚小雪诧异地看着他,宛若在看外星人似的,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摇了摇头说:“不……我不吃,还给你!”
   颜明城哈哈一笑,然后看了看瘦小的她说:“我怎么看你都是那种不需要减肥的人,快吃吧!饿坏了可不行的!”
   说完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就跑了出去,像风一样令人感到有些莫名的恍惚,姚小雪这才缓过神来,急忙转身冲他喊:“喂……同学,你把饭盒给了我,那你吃什么?”
   颜明城转身再次冲她笑了笑,嘴角轻轻一扬,带着一丝丝年少轻狂的稚气,拍拍胸口说:“没关系,我是男子汉嘛,一顿半顿不吃饿不死!”
   姚小雪被他逗得噗嗤一笑,宛若一枝雨中飘零的梨花,带着早晨的几分清新,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一眼。
   “喂……同学,我叫颜明城。你叫什么名字?”颜明城冲她喊。
   “姚小雪……下雪的雪。”她也冲他笑了笑。
   那年姚小雪十八岁,她遇到了让她动心的男孩颜明城。岁月如同纸上的歌,渐渐划过,悄无痕迹,而岁月那绿色的青苔,却将他们彼此的心房紧紧裹在了一起。
   如果时光可以一直停留在那一年,那该有多好?姚小雪想,然而岁月的时光却没有如她所愿,停留在那一刻里。
   匆匆的,他们在还来不及好好相爱的时光里相爱了。
   匆匆的,他们在还不愿分开的时刻毕业了。
   各奔东西,再好的爱情也不过是匆匆几年,之后便各自飘落。
   “小雪……我会想你的!”毕业的那天颜明城这么对她说。
   姚小雪伤心地问他,“明城,你去了重庆还会记得我吗?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吗?”
   “当然会……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你等我!”
   然而姚小雪不明白的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轨迹,他们的相爱并不能够成为彼此的永恒,人生这才刚刚开始,为了各自心中所愿所想而奔波拼搏。
   姚小雪伤感的说:“我不相信……你一定会忘记我的……你一定会不再爱我的……”
   颜明城握紧她的手,把她拉入怀中,发誓说:“不会!我颜明城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会爱你姚小雪一辈子!”
   姚小雪抽泣依偎在他怀中,然后轻柔地说:“明城……以后记得多给我打电话……多写几封信……我会想你的……”
   “傻丫头,以后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每周都给你写信好吗?”
   “好!”
   之后姚小雪和颜明城各自生活在不同的两个城市,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风土人情,然而不变的是两颗依旧渴望能彼此靠近的心,仍旧在彼此牵挂和惦念着。
   颜明城信守承诺,每天一通电话,每周一封信……
   每一次姚小雪拆开他的来信,总能惊喜的发现里面藏着的树叶书签或者干花,她看着慢慢堆砌起来的信封,遥想着彼此毕业之后重聚的日子。
   可是后来颜明城的书信越来越少,电话也少了,她想也许是学业的繁忙,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发现颜明城有一个星期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
   姚小雪终于忍不住打了电话过去质问他:“是不是不再爱我了?是不是变心了?”
   他什么都没说,沉默了好久,最后有气无力地说:“你别无理取闹了好不好?来学校本来就是来念书的啊!大学的功课这么多,如果不好好念,不能毕业怎么办?小雪……你也要以学业为重。我们……我们这段时间少些联系吧……我真的很忙……”
   一九九九年。
   颜明城如愿以偿,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好的工作。
   而姚小雪留在了深圳打工,他们彼此没有在一起,不过仍旧彼此问候对方,姚小雪不知道她和颜明城的关系还算不算情侣?反正他们之间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分手,但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
   颜明城很少给她打电话,一个月两三通电话,他说他工作很忙,他觉得有些吃不消,繁忙的工作几乎要累垮他了,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谈恋爱,不过他想姚小雪再等他两年,他想把精力都用在工作上,趁这两年好好表现,如果他业绩做得好便会被提拔为业务经理,到那个时候他会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然后把姚小雪接到北京来一起生活。
   此刻,身在深圳的姚小雪正在被身边的同事追求,她有些犹豫,考虑是否应该持续和颜明城这段感情?究竟他们的继续是对是错呢?她也想要尝试去接受同事的关心,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心里仍旧只有颜明城而已,无论对错,她还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她告诉自己:不要考虑感情方面的事情,就等他两年吧!
  
   【二】
   二零零零的平安夜。
   那晚颜明城给她发了条短信:“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飞累河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了就睡在风里,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时候。小雪,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一只鸟儿,浑身疲惫,但却只能飞翔,无法停留……你会等我吗?你还爱我吗?”
   姚小雪看完后泪流满面,这段话是《阿飞正传》里面张国荣的独白,她和颜明城都很喜欢张国荣,所以短信里的这番话她并不陌生,她给他回了短信:“……明城,我爱你!我也会等你,无论多久,我会等你的!”
   那一年的平安夜,颜明城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他在一次跑业务的时候出了车祸,左腿受了严重的伤,那一次车祸几乎让他丢掉了一条腿。颜明城没有把这次车祸的事告诉身处另一个城市的姚小雪,他不想让她担心,他只是感觉到身心疲惫,有些无力承受,可是每每想起天涯之外还有一个可爱的人儿等着自己,他就觉得开心,就觉得生活是有希望的,一切的辛劳奔波都是值得的。
   也就是在那一次车祸,同事俞素丽走进了他的世界,独在北京的他出了车祸的那些天都是俞素丽不离不弃地守在身边,那一段时间颜明城和不明情况的姚小雪的联络也越来越少。
   在这种不温不火的拖沓下,姚小雪终于打电话来逼问颜明城:“颜明城,你这算什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打电话给我,我打过去你也总是不接?你就直说好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还是你觉得这段感情真的应该结束了?如果真是这样你就说清楚,别害我这么辛苦的等下去!”
   颜明城大怒,对她说:“姚小雪,如果你真觉得坚持这段感情如此辛苦……那么,我们就结束好了!”
   “原来你早就这么想,难怪这些日子我打给你电话你也不接……”姚小雪摔了电话,瘫坐在地上溃不成军......
   双手撑着拐杖的颜明城气得靠在医院白花花的墙壁上大哭,他最终还是无法将这段感情延续下去。
   他们没有正式说分手,不过自此之后颜明城没再给姚小雪打过电话,姚小雪也不再联系他,她明白他们的感情已经结束了,颜明城已经不再爱自己了。
   二零零零年的夏天。
   颜明城脚伤康复后很快就和俞素丽结婚,远在深圳的姚小雪知道这个消息后大哭一场,最终决定离开这座城市去云南支教。
   姚小雪在偏远的云南生活了两年后便结束了支教生活,按照父母的意愿回了深圳,父母多次催促她相亲都被她拒绝,后来姚小雪在深圳开了家自己的影楼。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个晚上。
   姚小雪打扫完影楼,准备关门回家,这个时候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手机那头传来颜明城熟悉的声音,“嗨……小雪!你还好吗?”
   她浑身发抖,举着手机的手都有些发麻,她略有生疏地回答:“我……还好!”
   届时,他们已经有四年没有联络过彼此,她甚至以为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再联系了,哪怕突然某日在街上碰见了也会绕道走的,可是她没想到他居然会给自己打来电话。
   “小雪……”
   两人之间沉默了许久,迎着夜晚的凉风,姚小雪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对颜明城说:“如果……如果你没什么话要和我说,那么我就挂了!”
   “小雪……张国荣死了,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
   手机那头颜明城沉重的深吸了一口气,“四月一号的事,我开始以为是愚人节开玩笑的……结果……结果没想到他真的离开了……”
   手机那头的姚小雪浑身僵硬,他们两有多喜欢张国荣,可是突然听到张国荣逝世的消息还是被震住了。她急忙跑进影楼,打开电脑,快速搜索着关于张国荣逝世的报道: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香港影星张国荣在文化酒店跳楼自癫痫病的预防主要有哪些方法杀,终年四十六岁。
   看到这时,姚小雪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的,眼中的泪顿时滚落在面颊,她没想到生命竟是如此脆弱,张国荣的死似乎带走了一个时代。
   此刻,耳畔响起的是电话那头颜明城播放的《风再起时》,“小雪,还记得这首歌吗?”
   “记得,毕业典礼的时候你唱的就是张国荣的这首《风再起时》。”
   “小雪……真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更没想到我们会没在一起……人生真的有很多事是无可奈何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听到这儿,姚小雪心里的泪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流?究竟是因为张国荣的逝世还是因为对这几年人生岁月的感慨?不过她的脑海里仍旧还记得毕业典礼时的情形,舞台上颜明城唱的是这首歌,她在台下疯狂地替他鼓掌,轻狂不羁的青春也许真的经不往事岁月的蹉跎。
   “嘟嘟……”
   她挂了手机,没有说再见,亦如同当初没有说再见一样。她盯着电脑屏幕上不断播放的新闻嚎啕大哭,那一年,姚小雪二十五岁。然而她已经感觉到了岁月的无情,生命的无可奈何。她在缅怀着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继续着自己马不停蹄的人生。
   之后的十年里,姚小雪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结婚、生子。没有再和颜明城联系,他们没有相见,没有再打过一通电话。
  
   【三】
   二零一三年,隆冬。
   窗外大雪纷飞,这个冬天似乎来得很早,也很冷似的。外面姚小雪的孩子正和一群小伙伴在玩堆雪人,姚小雪在屋内淘米做饭,手机突然响了,她漫不经心的接起手机夹在耳边,边淘米边问:“喂,你好!”
   手机那头顿然无声,这种寂静让她既熟悉又陌生,正在淘米的手突然停住,她拿过手机仔细看了看那个电话号码,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这是颜明城的号码,这些年他们两个彼此记住对方的号码,但却从来没有拨打过。
   “小……雪。”手机那头传来颜明城的声音。
   “明城?!是你?”
   “是我。”
   “你……你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她还是有些诧异,这十年来,她过的每一天都是想要忘记这个男人,如今终于忘记了他又要打电话来。她实在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为什么他又要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就在自己已经忘记他的十年后?
   “小雪……我只是想问你,你还爱我吗?你会等我吗?”
   姚小雪听到这话,眼眶顿时变红,眼泪情不自禁的滚落,她咬牙抽泣着,为什么事到如今他还来问自己这些话?为什么他们最终没能在一起呢?为什么要彼此伤害?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不能够在一起的呢?她想痛骂他一顿,可是她的心里早已溃不成军,她知道自己依旧还想着颜明城,依旧还爱着他。可是现在说爱与不爱又有什么用?反正他们都已经各自结婚了,有了家庭,更何况她还有了可爱的孩子,她已经过了说爱的年龄,亦不会再去想。只是再次提起忍不住还是会哭,会感动罢了,可是她不会不够理智,也不愿意再记起和他的这段痛苦爱情。
   “我……”
   “小雪……”
   手机那头颜明城的声音将她带回从前,空气里的气息也仿佛就是一九九六年的那个深秋。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小雪,从你离开的那刻起,我也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来……我依旧还是很想你,想着那个深秋里遇见的你。我爱你……自始至终从未变过……我说过会爱你一辈子。我只想要告诉你这些……再见了!”
   他们从未说过再见,就连分手的时候也没有,然而这次颜明城却说了“再见”。
   再见,亦是永远不见了。
   ......
   二零一三年的那个冬天,颜明城独自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针水一滴滴滴落进自己的血管里,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一直以来都感觉自己很累很辛苦,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很轻、很轻……当他纵身一跃的时候,感觉耳边的风很轻柔,漫天的星空灿烂而迷人。
   次日早晨,他的前妻俞素丽来替他收尸,看着他的尸体伤心难过地问:“他为什么要死?为什么?”
   医生看着伤心的俞素丽说:“也许是病人觉得太痛苦了吧!对于一个癌症晚期患者来说,这么做或许会令他觉得轻松一些。对了,这是病人的手机……”
   俞素丽接过手机,里面有有条未读的信息,她打开来看,那是姚小雪发给颜明城的。
   “明城,这些年来我依旧爱着你!不过……我不会等你……因为我等不到你。”
   ......

共 526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