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往事】崮山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9:17

崮山,在胶东半岛一个不起眼的海湾处,可地图上寻觅不到这个小小的点。因这只是一座具有航海标志性的小山,也就出名了,应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话,也不大确切,应该是“山不在高,有泉则名”才对。

崮山,方圆一里地,突兀而起,整整一个不断裂的大石头,如此巨大,浑浑圆圆,实属罕见。一家石材开发公司出价很高,要“变废为宝”,且承诺每个村民20年的生活费用全包干,山南的崮山前村不干。当家人说,20年以后呢?后来又提价,说可以管50年,当家人说一百年以后呢!

其实,他们是舍不得这座山的一个传说,还有因传说而名扬的“崮山泉”。

山如一条龙,龙首面向东海,此处临崖,如斧削一般,龙首的天灵盖上是一块巨石,巨石有二三平米大小,站在上面,感觉悬空,眩晕非常,虽摇摇欲坠,却还十分坚固。据年老的村民说,有些年头了,不下千年。巨石上印着两个鲜明的马蹄印,深若寸许,前端是着力踩踏的痕迹,深些,见之,仿佛觉得也应该收紧身体,悬崖勒马。也许是巨石太小了,马的后蹄没有踏到巨石上,或者就是战马跃起,后蹄悬空,始终没有落下。人们传说,骏马的名字叫“绝地”,可深思熟虑的人说,绝地,那可是八骏之首,觉得不妥,最终定名为“跃海”,这个名字也足够大气如虹了啊。况且,人们觉得“绝地”这个骏名有些不吉利,不能让将军身处险地而绝命,于是才有了腾云驾雾的神话色彩。传说,好像是比明朝还早的年代,一位毕姓的大将军被敌寇追赶至此,只能勒马巨石之上。那战马便固定在了山之巅,后来年久马骨风化,也没有了了将军马革裹尸的愿望。而将军则一头坠崖身亡。一场瓢泼的大雨瞬间从天而降,将军的尸首随雨水而冲进了其东的黄海……

这个传说,为什么要这样编造,有人说,看不透。但我还是喜欢。作家三毛说,因为看不透,觉得人生很好玩。是啊,身处这样的栖居之地,几辈子人看不透,于是,传说总是带着新鲜,才有了令人百般回味的余地,才有了久传而不衰的魅力。

将军带来了甘霖,于是马蹄陷落的印池里,从此就注满了泉水,一直不涸,据说印池里的水还滋滋地渗入石缝,去寻觅,便发现在山腰处闪出一眼泉井,人称崮山泉,还有人直截了当叫它是“毕泉”。都说是那两个印池里的泉水下注,才得泉井,是担心将军在崖下口渴……

这是个带着苍凉色彩、却又注满了温暖的民间传说,不容置疑的是,正如女娲补天、后羿射日一样,是人们的一种遐想,是带着希冀的愿望,饱含着乡人对这片故土的深爱,对那位将军的缅怀,对这里的风土气象的崇拜。是啊,战马就是再怎么有踏足可陷地可穿石的本事,也不能如此神奇吧,而真正的神奇,总是一个民族精神意志的最闪光的宝贝,即使是对人的吃穿住行没有半点关系也要奉为神圣。听着这个传说,我胸中多了一个想朝着崮山稽首的想法。

我再次眺望崮山,神似卧龙,其背上载着的是民族的魂魄。据说龙首向东,其下还有一个石洞,人称“龙嘴”,龙嘴朝向距村落只有一二里地的大海,如此的地理形势,是否也包含着寓意?是的,确保海啸之时可吸纳沧海之水,干旱时便可吞云吐雾,搅动着漫天的流云而落雨,为这位将军哭泣致哀,给村民带来风调雨顺的好年景,这里的确也是一个人居的福地,当然这是村民赋予的最美好愿望。没有了愿望,人就少了生活的憧憬,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那些愿望还支撑着每个人的行动,尽管他们嘴上不说,可心中一直跳跃着这个鲜活的传说。

崮山村处于海防前哨,据说,自村落落成起这里就沿海战事不断,其中当然也屡遭兵戈扰攘。虽有传说护佑着这里的风水,但风水的要义在这里却统统都失去了灵验。只有将军的精神可以给这里的人以威武。

崮山前村的大姓是毕姓,不知是否是毕姓人家以为雕斫蹄印于石上,总比建一所宗族的庙宇还要高大上,也许就是杜撰了一个毕姓将军踏马石上的故事,其中到底藏着多少意蕴呢!

威武历来是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魂魄,可以想见,那将军勒马断石之上,是何等的威风凛凛,倭寇海盗不惧才怪!这是一个保家的传说,更是一个期望平安的民心所向。我还想,毕姓将军换成“戚”姓可否?不行,那是威海卫的护神,戚继光另有站位,他在致远号的战舰上。两地相距百里,足以相提并论,但切近的崇拜和敬仰,才觉得最安全最牢靠。其中是不是包含着唯有自己才可以保自己平安的清醒认识?朴素而直白的思想总是村落文化的核心,连传说都不转弯抹角,多么现实,传说总是勾连着现实的遭遇,希望传说可以化解那些不祥。我想是这样的。

每日里,都有村民,担着水桶往这眼泉走。我想,他们的心中也应该和我一样,在山脚就想到了这个传说,而他们想到的是他们的祖先,那么切近,那么温暖,他们是每日都朝圣的人,无需祈求,无需去想一个哲理,就那样感受着因泉而鲜活的传说,在他们心中可以是一辈子的不老神话了。

崮山泉在崮山龙身中间的腹下藏着,没有标牌,也不刻石,她拒绝名字,神奇都在传说里,还要名字干什么!这是我认识的一个村民的话。但崮山泉的诞出并非普普通通。别处从来就没有滚石,而泉眼四周是几块巨大的山石,大的有十几米立方,小的也在三五立方米,不规则地散落在山腰。村民说,那可是毕将军从崖上跌落下来带起的滚石,是力压千钧的力量和气魄,这样说,那眼泉也是巨石砸出来的。崮山的对面有石材公司在开采山石,半个山都被掘透了,出山的石材名字和这里的滚石名字一样,曰“皇室珍珠”。石头质地纤细,纹络自然,就像我见过的“芝麻白”石材,散落石面上的晶亮的点泛着珠玑般的光彩,在阳光下闪耀,还有些刺眼,但是温润的光束,就像一群群精灵跟人的眼睛捉迷藏。

早年,这眼泉是裸露着的,汩汩的泉水从石的裂缝里渗出,形成一个洼井,人面探下,明鉴一般,在山坡晨作的女人还故意在出工前不洗脸,只等收工围着山泉镜子来一个“玉照”,尤其是几个女人围着山泉,就像突然开了花一般,谁也不想伸手先打破这清澄的镜面。

伸手掬一抔清泉水,移到泉湾之外,抹几把脸儿,那些水花溅到了地面,印着自然的花朵,分不出是水印花还是脸蛋了。然后转身双手掬水,品着生活的滋味。最著名的一段对话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水做的女人,你说是啥滋味。答曰,清冽甘甜;答曰,就像这个山上的传说。一个直白唯美,一个畅想悠远。这就是崮山泉的韵味吧,百般滋味,谁可以说得准,形容词太失色了。

不知何年,这眼泉周围被平整了,那些滚石随形就势,还在,石在,将军的魂魄犹在。只是泉井被深挖,就用崮山石砌了井筒和井沿,这才极像个“井”字了。那些被泉水滴湿了的井边石上,还斑驳地布着泛绿的青苔,人踩上去,不小心会滑倒,但不要怕会跌落泉井里,泉井大约两米深,一米深的水,一米的空白,常年就是这样,无论雨季还是干涸,泉总是淡定自若。我想起了审美大师宋玉的一段话:“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也有人说是“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无论长短肥瘦,都是天然的尺度吧,姑且不论了。崮山泉也有这样的美学标准。宋玉写的是《登徒子好色赋》,在这里,应该是《好泉色赋》了。探头看泉,蓝天白云掠过泉的脸面,色彩是随天云而幻变的,有时候无云,泉水到是很安静,安静得如同岁月,无澜无汩,深蓝无底,其实也就一米深浅的泉水,是因为她不让人看透,才掩饰着她娇羞的面容?不起斑斓涟漪,沉静安于所处,这是她唯一的状态。我这样毫无道理地猜测着,可不容别人有什么微词。

我喜欢冬季去取水,享受站在泉边暖暖的日照。我的朋友却说,最好在草木葱茏的时候来,在一片繁绿里寻觅的感觉更好。周围是些杂草,很多的蕨草、野菊、忍冬、星愁草、苞鸢尾、球果堇菜,还有叫不出名字的,无声地悄放着,一茬过去了,再来一茬,不间歇。朋友说,都是泉水招呼这些杂草野花来的,无私地奉给了它们泉水,就像敞开了胸给它们哺乳,于是这些野花就为这眼泉而开了。开得繁盛的时候,那就是赛着为泉井编织美丽而朴素的花环,喝下这样的泉水,那就是喝着花儿捧着流出的液,心情能不爽快么!如此一说,我到是觉得冬季来得不是时候,似乎少了点生机。朋友说,这里喜欢雪花,从崮山顶上垂落的雪花,飘啊飘,飘到了这个位置,就更加缓慢,就像嫦娥天降,是慢镜头,也不错。我不再问了,因为我的美学素养实在就是书本上那点东西,缺乏了生动性,更没有实地赏美审美的情感体验,很苍白的,就像是一地的月光,抓不住什么。

泉边的三五棵树木,浑身长着刺儿,树干黢黑,树皮也褶皱着,我知道,在夏秋时节,细叶层布,洒下一片片斑驳的阴凉,结出微小的果子,在秋季里泛着嫣红,只是不好吃,莫非就是仅为泉井而铺排着景观,就怕人为地破坏?落叶的时候,泉井周围满是褐色的叶子,踏上去,绵绵的,不知是谁,做了一块大于泉井眼的木头盖子,严实地遮住了,我想,总是有人在美的地方,在美的时候,会做出令人感激的美举,不必惊天动地,只要是美,哪怕小得如针眼,如泉眼,那也足够了。

在泉井的外围,更有让人感到神奇与生动的植物,似乎是特意在围观这眼泉,不是人为种植,也非移栽,说不出是哪个年代,这里就有半围状的青竹。竹子在北方,在胶东的沿海,都是难以养活的灵性之物。记得我父亲曾经很感慨,他在当年去朝鲜的时候,开的菜园边还种了很多的翠竹,那里也寒冷,可还有活竹的可能,可到了老家,怎么就种不活,连取一根竹苗也找不到。我说应该静静地等着竹笋从土里钻出来。父亲笑我比任何孩子都傻。

这里的竹子叫“实竹”,也称“实心竹”。我查阅了竹子的种类,就是找不出这样的怪名。毛竹、斑竹、水竹、紫竹、慈竹、硬头簧、麻竹、单竹、苦竹、棕竹、方竹、佛肚竹、凤凰竹、青皮竹……真是不一而足,不胜枚举,看就是没有如此奇怪的竹子,我疑心是村民杜撰的,可他们笑我少见多怪。

朋友说,人种还有白人、黑人、黄色人种、棕色人种,还有印第安人、亚马逊人……我说哪有什么亚马逊……他说,网站上有。这些分类本身就是违背逻辑的,但他不管,说,世界上只有崮山竹子叫实竹,他斩钉截铁!

争执一番,他也许就是要这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效果,笑了,说,这是当年毕将军从崖上坠落下来,手中的马鞭掉落在这里而繁衍出一片竹林的。传说的魅力和活力跨越了几代人,越过千年的坎坷,还是那样鲜活,以竹为证!

这些实竹,株株笔挺,直刺天空,风来袭,实竹不被撼动,只轻晃着婆娑的柔姿,这里的竹没有蛐蛐的笛音,总是浑厚得如粗木抱住狂风,沉闷而稳重。朋友说,将军的马鞭,怎么可以是空心的呢?怎么可以虚心呢?虚心是对朋友,对乡亲;对倭寇,只能挥舞着铁骨钢鞭,来不得半点虚假造作,天桥把式,嘴皮子功夫,都是驱敌于门外的花拳绣腿,半点用也没有。

也是,这样的实竹,根植于崮山,也是村民朴实而执着性格的写照。我想起了村书记老喜回绝石材公司的话,来不得半点商榷,只要是村民的利益,没有人可以来点什么弹性,原则不能破,这就是实竹的性格吧!

在崮山,我真正懂得了“山水相依”这个词的深刻含义了,不是书面上的道理,而是事实证明了的现实。

崮山前村,在前年就被评为山东省美丽乡村典型。这里保存着千年文物海草房,这里有着进出都是柏油马路的村貌,这里有着以海洋为生的不竭资源与劳作希望,还有一条半环着崮山前村的小溪,称小溪,有一种珍爱的情怀,其实是村河,常年流水东去,沿岸的人家可以尽享江南周庄那样家在水上居的水乡妙趣,温度好的时候,开着窗户,听着村河哗哗的流水声,伴着鼾声入睡,仿佛就是伴着音乐眠去的感觉。这些都是崮山泉带来的福利。

村子一般不再批复居民盖新房,但特殊情况下,特别是准生二胎以后,还是要批复几间房,都愿意在村河两岸居住,别的地方没有人向往。也许是这里的水声真的可以成为一种福音。我是听朋友这样说的。

常年不涸的村河,水源在何处?我顺着河流上溯,源头消失在田野里。万里长江奔流不息,源头何处?她的头颅在昆仑山脉和唐古拉山脉之间,是山给了长江取之不尽的源头之水。一样,崮山,崮山泉,才是这条河流的水源地。崮山下面有一个池塘,注满的也是崮山泉,河流北岸经年都是湿漉漉的,那些泉水,从地下滋滋涌出,无声无息,却源源不断。山对河的爱,不分彼此,正所谓唇齿相依吧。爱不是山洪暴发,而是涓涓汩汩。这些启迪让人有顿悟,却在不知不觉中,此时,那些书本都悄悄地合闭了,唯有眼前的风景在诉说着,呢喃着。

因泉而聚居?崮山前村到底为什么先人在此落户,无人可以说出原因,我却以为是“泉缘”。近海处,淡水匮乏,水是生命之源,于是才说得通。

在治疗癫痫时应该多吃些什么食物河北治疗癫痫方法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武汉有能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