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墨香】周廷猛:扎根大山的教育拓荒牛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2:59
摘要:“善良的老师教育了我,他们曾经给我的,我今天就一定要给我的学生。我希望把爱的火把传递,把善良的种子撒播,把中华传统美德发扬。” “善良的老师教育了我,他们曾经给我的,我今天就一定要给我的学生。我希望把爱的火把传递,把善良的种子撒播,把中华传统美德发扬。”   ——周廷猛座右铭   1   转过山嘴,就看到了安星小学。高高的石笋山下,一片青葱嫩绿的树丛中,一栋白墙琉璃顶的小洋楼跃入眼帘。虽然只有一层,但与周边零零落落的那几间灰暗低矮的木楼瓦房一比,小楼仿佛高贵的白人美女行走在非洲街头,所有风景都被她抢了刹了。我嫉妒得心痛。这么美的环境,这么美的学校,怎么称得上黄莲乡最边远最艰苦的地方?   学生们背着书包,排着队在公路上走。看着陌生人,面带微笑。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我们常常把大石头推到公路上,或者把山水引到公路上,或者朝车窗玻璃掷石子,或者拔车轮的气门芯,或者偷走车上的小东西。小时候干过的坏事罄竹难书,以至于此时看到对我友善的小朋友,我有种羞愧的感觉。   教育。感谢教育!   看着这么多放学路上的乖娃娃,我想,他们的老师应该是个好老师吧?   2   周廷猛正在扫地。   送我前来的村干部向他介绍了我。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   周廷猛憨憨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粒粒可数。他个子比我略高,一米七的样子,比我胖,比我壮,比我结实,圆头大耳,手脚粗壮。穿的黑色西装,套的圆领T恤,牛仔裤,运动鞋。鞋上沾着泥巴,刚从乡下回来的样子。   说是学校,其实不是学校的布局。这里是芭蕉溪村的办公室,原来的村委会议室,安上桌子板凳,就成了学前班和一年级的教室。教室里还横拉着一条红布标语,上书“黄莲乡芭蕉溪村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征求意见会”等大字。村委会一开大会,学生们就停课。这条红布标语,就是见证。   周廷猛领我们来到三年级的教室。我又回忆起我的童年。30年前,我的小学教室就是这个样子。课桌是一块木板钉在四根木方上的那种简易课桌。凳子仰放在课桌上,四脚朝天地休息着。教室很小,只有五六平方米,7张课桌就摆到黑板下面了。黑板是塑胶黑板,透着些时代气息。黑板上有两行没擦的板书:“我们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不慌不忙,要明明白白,要学会用心思考。”书写得不算很好,但也规范整洁,大方有致。   我们坐在课桌边聊天的时候,有一个妇女站到教室门口,朝里面看,害害羞羞的样子。村干部说,这就是周老师的妻子。听人介绍她的身份,妇女转身离开了。单纯得像个中学生。   村干部劈哩啪啦地给我介绍他所了解的周廷猛老师的事迹。我一边记,一边抬头观察周廷猛。他见我看他,憨憨的一笑,说话讷讷的。右手拍了一下额头,未语先笑,然后把头埋下来,伏在课桌上,再抬起来,脸上还是笑容,“嘿嘿,都是应该做的。”   我想起我的恩师,那个非常慈祥善良、爱生如子的邓宗汉老师。他遇到陌生人,也总是憨憨地笑,讷讷地言。我就是在他的感化下,从一个弃学逃课甚至跟老师干架的问题学生中慢慢转变过来,最终走上勤奋之路的一个学生。这样的老师,你不要期望短时间内从他口中获得多少精彩故事和人生道理,你只有慢慢向他靠近,你要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他的大地上,经受他的孜孜不倦的培养和教诲,你才会感受他的温暖和魅力,你才会慢慢从他的道德力量中慢慢引渡上岸,走上正道。   周廷猛就是这种类型的老师。   在安星小学的那两天,我坐在边上听他上课,看他给学生煮营养餐,陪着他走村串户地家访,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恩师身边。   3   周廷猛,32岁,桐梓县高桥镇周市村人。2003年,他遵义师范毕业,2006年招考到黄莲乡冯秀英中心完小任教。201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11年,安星小学缺老师,派谁谁都不愿去,你推我诿。他站了出来,说,我去!   安星小学是黄莲乡最边远的芭蕉溪村的一个村级教学点,有20多名学生。芭蕉溪村是当时全乡唯一一个没有通村公路的地方,到乡政府,要穿越莽莽的原始森林,步行十多公里绝无人烟的山路才能到达。遇到大雾天气,行人常常迷路,曾有村民在原始森林里迷路而失踪。有的人一生都没走出过大山,甚至连乡政府都没去过。如果坐车去乡政府,要绕过一个村子,才有公路从相邻的绥阳县境内绕道45公里才能到达。   由于条件艰苦,安星小学一直缺老师,眼看就要散伙的时候,周廷猛在别人不解的目光中,孤身一人来到安星小学。每学期的课本,就是他从原始森林里挑回去的。在原始森林里穿越久了,他摸索出一套标注独特暗记的方法,解决了迷路难题。他把这方法传授给当地村民,人人都说管用。他把征服苦难化成了乐趣。   学校坐落在芭蕉溪半山坡上,三间土坯瓦房,年久失修,屋漏墙裂,门破窗损,早成危房。教室的墙脚全是老鼠洞,晚上睡在学校,老鼠在他的屋子爬来爬去,吱吱吱地一晚闹腾到亮。一天晚上,一条毒蛇爬到枕边不足半米处,伸着信子盯着他。人、蛇、鼠共度一室,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可是,狂风暴雨袭击课堂的时候,他常常情不自禁地抬头看着裂口的墙缝,生怕倒下来砸着学生。他经过反复思考,决定租用当地民房上课。民房没有厕所,学生只有跑到附近的山坡上、树林里、庄稼地大小便。   他只好一边教书一边筹资修建厕所。2013年1月,深圳一个爱心团队从网上得知安星小学的情况后,捐赠了8000元。他通过实地查看,协商土地,规划图纸,拟定方案。一放学,他就甩开膀子平地基、挖基脚、挖粪坑。能自己干的,坚决不请人,怕花钱。就这样,3吨水泥、8方沙石、500块空心砖、200斤钢筋、6方毛石,他一脚一手全部备齐。砖工师傅来了,他拌灰浆、担砖块、运石头,忙完这头忙那头。两间钢筋混凝土平顶厕所外加一间洗衣房,只用去7500元。剩下的500元,他设立了安星小学奖学基金。   2013年7月,安星小学在乡党委政府关心下,搬到一公里开外的芭蕉溪村办公室上课,可以覆盖苦草堂、高子湾、唐猫水、岩子组、新房子组、芭蕉组、桐梓坪组170多户的学生就读。学校搬迁后,学生人数一下从25名增加到46名。三个年级三个班,他一个人既当校长又当教员还当工勤人员。为了提升教学质量,他从原来10:50上课提前到10:00,从原来15:50放学推迟到16:50。他采取复式教学,学前班15分钟,一年级20分钟,三年级25分钟。学生轮流上课,轮流休息,他不休息,一人兼顾三间教室,每天中午还要腾出一个多小时给学生煮营养餐。为了让学生多有一些上课时间,他跟妻子作工作,干脆把经营的小卖铺关了,带着孩子到学校来帮他。妻子帮他煮营养餐,没工资,纯属帮忙。   自家收入减少一长截,学生上课时间增多一小时!   除了煮营养餐,妻子还经常帮他掏厕所。学校只有一间小厕所,男女排队轮流上,而且每隔十天就要掏一次,一次要挑十六挑。他把粪水挑到农民的地头,浇灌庄稼。他挑,妻子浇。附近的农民看见了,也来帮着挑。高兴的时候,他会唱几句“我挑水来哟你浇园”,妻子呵呵地笑,农民也呵呵地笑。   他来安星小学那年,母亲病重。学校只有他一个教师,只有星期六星期天才骑车回家看看,来回一百多公里,从未耽误学生一节课。母亲去世后,60多岁的父亲独守老家,几次病倒在床,幸得邻居相助才脱离危险。目前他最迫切的愿望,就是把父亲接到学校一起生活,免得分心。   他一家就靠他每月2459元的工资生活。妻子患有子宫癌和严重的妇科病,要靠吃药维持生命。虽然经济拮据,但只要是用在学生身上的钱,他从不吝啬。八年来,他为了家访和接送学生,骑坏了两辆摩托车,每月家访的油费、与家长联系的电话费,少说也要两三百元。八年来,他给学生垫付的医药费和被拖欠的学杂费,已有好几千元,但他从没催讨过。   一所学校,是他苦心经营的“家”!   4   很多工作人员基本都在县城买房定居,星期一来星期五回。周廷猛觉得这种生活模式奔波劳碌,往返耗时,干脆把家安在学校,双休日或节假日去家访。他跟自己规定,每个学生,一学期至少家访五次。   他家访时,喜欢扛把锄头。黄莲的山路陡峭,荆棘密布,行走艰难。他趁家访的时间,不平的地方铲平,坡陡的地方挖成梯步,铺上小石块。山路修好,娃娃们读书就少摔跟斗了。路两边的茅草割一割,免得露水打湿娃娃们的裤腿鞋子;荆棘砍一砍,免得挂破娃娃们的衣服和皮肤。后来有了通村公路,他在摩托车后头绑把锄头,需要培修的地方,停下来,修一下再走。乡人大主席王先海说:“这样的情况我下乡碰到过好多回。”   他在家访中发现,很多家长遭受当年“应付教育”的影响,不会拼拼音、不会查字典,更不会算算术,一代又一代“应付教育”,让这里的贫穷落后与飞速发展的时代越拉越远。自从搬到村办公室上课后,他想利用晚上的时间给家长们免费开办扫盲夜校,教家长们拼拼音、查字典、算算术。2014年秋季学期的订书单中,一年级的课本,他多订了31套,就是为家长夜校准备的。芭蕉溪村原支部书记李文志,听说周老师要开办家长夜校,第一个报了名。目前报名的家长也有20多个。   家访是他的另一种教学方式。   5   2011年冬,有一个“爱心万里行”团队的爱心人士来到安星小学开展爱心活动时,拿出一把小纸片,让学生们写下长大想干什么的一句话?结果,同学们写出的梦想,让人们大吃一惊:“我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好好打工。”“我想做个好学生,我想走出大山。”“我要好好读书,要听老师的话,我长大要去打工,想学校更漂亮,要敢闯江湖,要好好读书,要好好做个好人。”“我想读书,长大了识字,不被人欺负,要走出大山去打工。”“我长大以后,我去做个有心人,我想做个房子。”……   打工,打工,打工……   孩子的话,震憾着他。黄莲这地方,贫困面积达75%,农民全靠刀耕火种,半狩猎半农耕,经济来源主要靠打工,下苦力,背背篼,蹬三轮车,爷爷奶奶这样,爸爸妈妈这样,三亲四戚也这样,开口“打工”,闭口“打工”,孩子们的梦想就是快快长大,长大打工!除了打工,自己长大还能干什么,孩子们不知道。   周老师心痛,如何让孩子们走出“打工”的定式思维?如何让孩子们树立远大理想?如何让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他为此操心。他除了书本知识,更多精力是想方设法让孩子们了解大山外面的精彩世界。只要有机会,他就设法把学生带到县城,让他们开眼界长见识,让他们树立远大理想。   2014年5月21日,笔者再上安星小学采访时,突然要求三年级的学生,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一句话,表达自己长大了想干什么?结果,16个同学交上了不同的答卷:“我长大了要孝敬爸爸妈妈,要报答老师。”“我长大要帮助坏人,不要让他作坏事,这是我最快乐的事。”“我准备要帮助穷人。”“我长大了要找钱养父母,报答老师。”“我长大想当个有用的人,报答每一个人。”“我长大的时候,想帮助别人。”“我长大要做一名懂事的学生,不做坏事做好事。”“我长大了想教书,教得好。”“我长大了想当兵,报答国家。”……   孩子们的语言虽然很稚嫩,还有一些错别字,但很纯朴,很天真,和三年前的“打工、打工、打工”相比,已经发生了了不起的变化。   有一颗思想的种子,在娃娃们的梦想里成长!   有人问,周老师,你教得好,将来可能调到更好的学校去。他说,我申请到安星小学来,就是想扎根这里一辈子,从自己教送毕业的小学生中,建议家长把成绩好的学生送到教学条件更好的地方上初中,自己再采取跟踪教育法,一直关注他们的成长,他们就有可能考上大学,这里的贫穷落后面貌就会彻底改变。   他在三尺讲台上,做着三万平方公里的梦想!   6   采访结束,我一直被周廷猛的事迹感染着,我写了篇长篇通讯《传递爱的火把》,《遵义日报》、《娄山关新闻报》用整版作了报道。《人民网》、《中国文明网》等数百家网站全文转载。周廷猛的事迹传遍中华大地。   可是,很多人都问我,王哥,你写的《传递爱的火把》,是不是吹的?网上也有人质疑,真有那么好吗?是不是假的哟?当今社会,怎么还有那么“二”的人?他图什么?……   记得胡适说过:“人同畜生的区别,就在这个‘为什么’上。”   我反复阅读我写的报道,反复思考我看到的、听到的、问到的、想到的,却都没有一个真正说服我自己的答案。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那样?我被我自己提出的为什么折磨着。我不能像畜生一样被动接受别人的观点,更不能被动接受自己的观点。5月21日,我又再上黄莲。我事先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悄悄去了。转过山嘴,就看到学校门口立起了旗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走拢一看,崭新的牌子——黄莲乡安星小学——挂起了,村委腾出了另外两间屋子供学校使用。每间教室的门牌钉了起来。每个班有一间单独的教室了。   乡长成绍杰陪同前去。乡长问他,有什么困难没有?他说,有七个娃儿住校,棉被很单薄。乡长揭开学生床铺看,有一床只有一根毛毯铺在竹篾上。我住宿的旅社,垫一床棕垫,垫一床棉被,晚上还要开电热毯。可是,学生只铺一条毛毯在竹篾上,不冷?成乡长马上答应,七床棉被,本周内就拉到学校来。我为他高兴,又为他叹息。叹息啥?他太老实了。我看屋子里安了五间床,上下铺,共十间,为什么不直接要十床棉被呢?有记者一路疑问,你就多要几床,乡长也会爽快答应的呀,怎么不善于抓机会呢?我给他使眼色,他看我,憨憨地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我提示他,有什么困难就跟乡长讲嘛。我的意思是趁机揩点油。然而他说,其他的没啷个困难。哎,见过太多顺杆爬的,没见过像他这样瓷实的!难怪他宁愿化缘修厕所,也不找政府诉苦。之前我一直在想,学校成了危房,凭什么自己要挤工资来租房上课?学校没厕所,凭什么要自己化缘修建?为什么不找领导?基础教育设施,本身就是领导的事呀。看了他只要七床棉被的一幕,我相信了。如果不是成乡长解决棉絮,说不定哪天他就会买七床棉被来拿给学生。 晋中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长春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疗最好湖北治癫痫正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