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错愕(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4:14

这一天原本很开心。

侄女带着小她十岁的弟弟在我家逗留半天。我们边嗑瓜子边聊天,姑侄之间毫无芥蒂,谈工作谈交友,当然也谈家事。难得侄女这么信任,有问必答。我感慨这孩子在外时间不长,可懂事很快,很有主见,与几年前判若两人。天将黑,侄女要走,我也不强留。临走时,女儿突然记起,哎,还没给弟弟红包呢。我如梦初醒,哦,真的,怎么连这个都忘了!我对女儿大加赞赏,嘱她赶紧去封红包,我也灵光一闪,说,拍个照吧,留个纪念。

大家一拍即合,姐妹仨很快摆好造型,我负责拍照。镜头里,个子略高的侄女居中,女儿和侄子分立两边。女儿穿灰,侄儿着黑,一身红装的侄女一枝独秀。侄女不愧是在影楼做过临时模特拿过外快的美女,随意一站,妖娆顿生,颜值指数爆棚,可女儿与侄儿便相形见绌了。也许是妈妈身份作怪,我希望女儿也能将她最漂亮的一瞬留下来,更不要被姐姐比下去。在我眼里,女儿颜值不逊侄女,但她太不善于展示了,平常看她怎么都好看,可一站到镜头下,就只会傻傻微笑摆剪刀手。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像个真正的摄影师一样,给女儿一些点拨。可这家伙不乐意了,头两句还遵,再说就不听了,脸上愠色陡现,说,你拍不拍,不拍就算了。我知道这家伙个性,不喜被人摆弄,惹火了她,她可是说到做到。无奈,只好随意拍了几张。

一看照片,有些扫兴。

侄女两姐弟走后,女儿回自己卧室在书桌前坐下,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女儿一向不讲究穿着,读中学几年,很少置办新衣,在学校穿校服,回家就穿我的衣服。喊她去买,总是说不用。理由是,在家怎么穿都行,无所谓的;就算买了,就算带去,也用不上,因为一到学校又得换回校服,干嘛浪费。我总纳闷,别的女孩这种年龄大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让人见了赏心悦目——这很好理解,臭美的年龄,谁不爱打扮?我是过来人,小时候也想,但没条件。可女儿怎么就这么糊涂,竟完全没这意识呢?可我一心想要装扮她,就像哥哥当年说的那样,带侄女出门能长一份面子,我自然也希望女儿能给我长份面子,何况我本人就特注重衣着。女儿小的时候,虽然也经常不合作,但总算勉强可以左右。读中学以后我便很少能够得逞了,要么是喊不动不肯去,要么是转身就走不肯试。无数次碰壁后,无奈之下,我只能归结于基因太过强大,女儿大概像极了她那糊涂父亲,所谓本性难移,或许在她与生俱来的秉性面前,我所能给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但我并不甘心,横竖也都是为了她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我觉得不能由着她的性子,决定以此为契机,给她点化,让她开窍。

于是我开始游说她。

你看,姐姐这衣服不过是网购的,三件套也才一百多块;你这衣服实体店买的,虽不贵,但毕竟也是三百多块。姐姐穿这一百多块的衣服都能秒杀你这三百多块的,什么原因?人家眼光好,款式颜色都很时尚,也很合乎自己的年龄气质,所以穿起来特别漂亮,特别有活力。你并不比她差,干嘛要穿得那么土?

女儿衣服以前都是我买,因为她奉行不合作主义,很多都是我自作主张,先斩后奏。这个寒假,她借口我有骨伤,不宜出门,坚持自己买。我想,毕竟读大学了,没有了穿校服的规定,女儿会主动买衣服了,这倒是一大进步,比他爸强些,我很欣慰。但我也清楚,女儿这么坚持,有关心的因素,但更多的怕还是担心,担心和我意见不一,到时弄得不愉快。不过,等到买来后,穿上一看:短装棉衣,双排扣,灰黄,感觉除了合身,乏善可陈。很明显,这是一款大众服装,适合各年龄段女士,对于一个妙龄十八的女孩来说,太老气,也太土气。但既然买来了,我也不想扫她兴,单说了一句,你喜欢就好。

但今天,我还是没忍住,把那天想说而没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哪里土了?我觉得就挺好,舒服!再说了,你就那么相信她,她那衣服真的就一百多块?

女儿“呼”地站起身来,边收拾桌子,边不以为然地说。

自己认为好就是好?大家说好才是好!同样是花钱,可值不值大不相同,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买衣服穿衣服都得有讲究,女孩子家不能不懂。所谓“马靠鞍装,人靠衣装”,好形象是穿出来的。这年头,重本事,也要重形象。有人说,如今就是个拼颜值的时代,我倒不那么夸张,但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没见新闻里说,某某某为了求职去整容,某某某整容死在了手术台,你说要不是有惨重的教训,谁会去冒那个险?这虽是极端例子,但却很能反映现实。

我一直觉得女儿书呆子气很浓,虽然读书什么的不用特别操心,但生活中很多简单的东西都不懂。以前倒无所谓,但现在毕竟已是大学生,若还是被人看成不谙世事的小毛孩,总不是什么好事,作为母亲,有些话该提醒她。

那你说形象和才能哪个重要?若两个人才能相近,谁更会受用人单位青睐?

女儿没好气地丢出一句,言辞间已然满是不屑了。

我觉得都重要。本事得用你时才看得清,可形象一眼可见。才能要展示,得看有没有机会,可形象是敲门砖。内在与形象是表里关系,相互依存,内外兼修才是王道。比如说,你远行口渴,路边两口井,一口清亮洁净,一口落叶漂浮,你去哪口井?若两个人才能相近,谁更会受用人单位青睐?这还用说吗,自然是形象好的那位。将心比心吧,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说到底,你不过是认为长得好就行啰!女儿呛声。

听她如此说话,我又补上一句:

形象不仅是一张脸,它是容貌、身材、发型、服饰、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的综合外现,你的审美、爱好、气质、性情都能从你的形象中看出来。你以为求职面试时人家看什么,看的就是这些,你以为面试就是回答问题或者完成一项任务那么简单吗?

你的意思是我得按你的审美观来装扮自己?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姐姐?

女儿很是懊恼,言语之间颇有些愠怒了。或许她一直觉得侄女读书远不及她,不相信自己以后连这个姐姐都赶不上。她气呼呼地走出自己卧室径往卫生间去,经过我时,看都不看我。

这简直是在故意歪曲。我有些火气,弄不懂这家伙,怎么就油盐不进,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我不过是想让她变得更好些而已。

人家姐姐以前读书是不行,但这不代表其他方面也不行。姐姐没读大学,只读了技校而已,但人家现在混得就是不错。你想想看,她一个人在外面,能够在那样一个地方站稳脚跟,能够取得那样的业绩,能够找到那样的男朋友,这就很不简单,很多地方,你该跟姐姐学习。

女儿脸对着镜子,将洗手盆龙头打开,放水,水汩汩流出,可她却不像要洗手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姐姐比我好看,比我强啰!我就算怎么努力都赶不上姐姐啰!哈,既然这样,你干嘛不让姐姐做你女儿!我是没有审美力!我是不会照相!我形象是比不上姐姐,有什么办法呢!你说我这不行那不行,这不好那不好,那你自己呢?你就这也好那也好吗?你就这也行那也行吗?我说过你吗?如果我也总说你,你会怎么想?哈,你说我不会买衣服,你很会买,那你给我买啊,你给我买一辈子啊!我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啊,真有意思!哈!

女儿很是激动,愤怒如机关枪一样,砰砰砰地射,手在水龙头下嗦嗦嗦地搓,洗手盆里水花四溅。说到激动处,干脆关了水龙头,转过身来,怒视着我,口里连珠炮似的向我扫射。

这情景让我想起暑假里女儿填报高考志愿时的情形。那时或许是长时间的紧张学习形成的心理压力,或许是得知高考成绩不如人意造成的失落感,抑或是担心志愿填报失误造成二次伤害的患得患失,反正那时候的女儿情绪喜怒无常,我虽倍加小心,可还是引发了女儿一场怒吼,那次怒吼与现在是何等的相似啊!

记得那天我们在广泛搜集资料、对照往年填报数据、充分考虑地域专业和分数线区域后,设计了四套填报方案。后又在此基础上比较分析,然后以一套方案为蓝本,实施微调,并重新组合。因为害怕出错,我们简直如临大敌。设计,否定,再设计,再否定,不知是因为车祸头部受伤的关系,还是因为过分在乎这高考志愿填报的关系,我感到自己也精神紧张神经兮兮。当好不容易确定好要正式填写时,因为专业排序问题,我们产生了分歧,我坚持按学校专业实力来排序,而女儿则坚持按自己的爱好来排序。考虑到以她的分数在所选学校录取没有悬念,我便希望她能读到实力相对较强就业前景较好的专业,而她则希望能录取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专业。她的理由很简单,实力再好,自己不喜欢也没意义。她觉得上不了自己喜欢的学校已经是件憾事,如果再读不到自己喜欢的专业,她宁可不读。我们两个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也许是我太执着于自己的想法,以至于我根本就没有预料到女儿即将爆发的如火山般的愤怒。

当她从桌前“噌”地站起,将笔往桌上一掼,我简直吓了一跳。

好!你高明!你厉害!你说的都对!你都是为了我好!我为有你这样一个妈而骄傲!我不懂!我是不懂!你什么都给我想好了,安排了,我干嘛要懂!我不懂更好,不懂你才可以随心所欲地左右我!你说老师也曾说我幼稚、天真?我是幼稚!我是天真!可这都是拜你们所赐!你说,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自己做过主?你们总说,好孩子,听话!你们说G中好,我转到G中;你们说省城好、B中好,我又转到B中;你们说我读文科胜算更大,我就读文科!为了做好孩子,我那么听话,以至于我习以为常,做什么都想先听听你们的意见!参加同学生日party你们也不放心,电话打到我们班主任那,我们班主任也说你们要学会放手,要相信孩子。可你们哪里肯放手,哪里相信我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终究会老去,你们能管我一辈子?你认为这样真的是为我好?你说我若不听到时会后悔,这你不用担心,我若错了我自己承担。但你若坚持非要那样填,你就去读,反正我不去!

女儿瞬间爆发的愤怒让我感到了惶恐,我知道自己必须让步了。那一刻,她是那么陌生,她的脸由于激动而可怕地抽搐着,语速也越来越快,愤怒似排山倒海般倾泻,这样的她我还是第一次见。虽然我知道她个性很犟,五岁那年,曾经宁可赤脚站雪地也不妥协,但眼下我还是被吓住了。我一时错愕了,惊呆了,看着女儿跌坐在床上,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那一刻,我思绪翻涌。我想起了女儿因为连连转学成绩产生的巨大波动,想起了她在那6A班而落后于人的压抑,想起了她被她爸风尘仆仆赶来看她却因失望而当众数落她的委屈抽泣,想起了她在高三第一学期模拟考失利时的诉说哀哭,想起了她在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对答案后辗转反侧一夜无眠,想起这些,我的心碎了一地。我其实知道,女儿一直很要强,她不甘人后,觉得落后于人是一种耻辱。她其实也很脆弱,心理承受不起任何打击,想出类拔萃的欲望与失败带来的阴影交替出现,让她一度失去自信,就算我拿出她那一沓厚厚的奖励证书试图让她重拾信心都收效甚微。我其实也得承认,在女儿成长路上,我们一直在干预,虽然每次我们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那就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们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她好。我们总觉得自己每一个决定都是出于爱,我们总试图让她心甘情愿地接受,我们摆出的理由总是那么堂而皇之,让她无法抗拒无处逃遁别无选择。我们也总是在事后很久才明白,我们当初认为正确并且深信不疑的选择,曾让女儿吃尽了苦头;我们在当众痛快数落她时,曾一度让她差点崩溃;我们强调早点对答案早放心时,让女儿高度紧张的心理没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会告诫自己,不要再自作聪明地干预和点化了,也许没有我们的影响,她会做得更好。事实也是,有一段时间,我抑制自己,不发短信,不打电话,也不去看她,同时叮嘱她爸,不要打扰她,结果很快女儿传来喜讯,说拿奖了,进步了。不过尽管如此,我依然没有办法听其自然,冥冥中总有一种力量牵引着我,关注她,给她建议,为她支招。有时也想,让她自己去面对,去思考,去解决,相信她远胜于帮助她。可放手太难,抓住太苦,这种念头一般总是在教训的反思中涌现,而一到关键时刻,就又故态复萌,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而眼下,女儿愤怒的表情与那时如出一辙。我顿时错愕,赶紧闭嘴,走开,适可而止的道理我懂。此时的女儿就像只被逼到悬崖边上的刺猬,背崖一战,口不择言。以前有人讲我说话咄咄逼人,自己不觉得人家可受不了;也有人说我控制欲太强,总想支配人改造人,未必女儿的愤怒就是因为这个?我觉得自己确有必要反思一下,尤其是此刻,我宁愿她浑身带刺地冲向我,也不愿看着她步步后退。我知道,这家伙平常嬉皮笑脸的,但一旦冲动起来,也很可怕,偏偏这家伙还容易冲动。所幸她愤怒来得快去得也急,来的时候势不可挡,可去的时候也无迹可寻。只要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再平心静气地想一想,就又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笑闹如初,甚至眼下她极为抗拒的道理她也会接受。

不过,人世间那些令人扼腕的极端事件,有几件不是源于这可怕的冲动,不是因为钻了这死胡同呢?虽说迈过这道坎,就能风轻云淡,但有多少人可悲地倒在了这道坎边啊!为人父母者,自当慎之又慎!

这天夜里,女儿脸上没了笑容,早早便关了房门,说是睡了。可我却躺在床上,浮想联翩,辗转难眠。

第二天一早,女儿煮了粥,敲门,说:妈妈起床!鸡蛋粥已冲好,快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似乎一夜之间,不快便随梦烟消云散。

嗨!这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家伙!

郑州看癫痫医院郑州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武汉好的癫痫医院怎么找郑州看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