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家园】天堂的老爸您好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38:52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就这样匆匆而过,2016年的新年就要到来了,夜深人静时分,我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听着歌手龚玥唱的《数天数》数天数,数天数,一年三百六十五,忙忙碌碌迷迷糊糊,斤斤计较又何苦。数天数,数天数,十年三千六百五,吵吵闹闹,伤筋动骨,退后一步多幸福。数天数,数天数,百年三万六千五,何必等到,不能动了,才去珍惜每一步。你去数一数,你去想一想,你能活到多少数,恩恩和怨怨,是是与非非,还有什么烦恼不能放,人生苦又短,人间情更长,哪有功夫论短长。

委婉悠扬的旋律,蕴含朴实哲理的歌词,弥漫在我脑海里,禁不住令我潸然泪下。

此时的我站在窗前,呆呆地望着外面漆黑的世界,我忽然感觉自己就像寒冷冬天里的那棵瘦弱的小树,孤独凄凉无助也很无奈,“人生如梦,人生如梦啊……”我自言自语着。我愣了十几分钟,泪水无声无息地又了流出来,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往事的记忆,如同电影回放,一幕幕地萦绕在我脑际的是那令人肝肠寸断的思绪……

2015年公历十二月二十六号那天,随着一场西北风的袭击,北京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几度。凛冽的寒风,吹了整整一天。黄昏时分,老爸您在睡梦中安详地去世。

我按照您生前的意愿,请我最要好的三位朋友(书法家天林大哥,爱心人士曹大哥和他的夫人项姐)来帮忙,我这三位好友曾经帮了我们很多很多的大忙,而现在更是在我最无助最无奈又最痛苦的时候,无私的帮助我,令我感到人间有大爱。我又通知了您的学校,把您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教协的领导。二十八日那天上午,学校的李主任和陆老师到医院的太平间和您举行了告别仪式,因为您是信天主教的,什么花圈和挽联都免了,我把两位老师带来的两束黄色的菊花,放在了入殓您的棺材里,两位老师看见您安详的面容之后,她们也很欣慰。安慰完我之后,她们又匆匆而去,因为光十二月你们学校里就去世了四位老师,您是第三位,李主任和陆老师又要到另外一位去世的老师那里去举行告别仪式。而我的三位好友,又陪着我到了昌平火葬场。一系列的手续办完,您很快化作了一缕灰烟,去了天国。

我双手捧着您温热的骨灰盒,放在四个穿民警服的年轻工作人员抬得轿子里,后面还有几个人奏着哀伤的音乐,缓缓地走出火化大厅来,出了大厅,然后有人给我打着一把黑伞,我又双手捧着您的骨灰盒,坐在了我们花钱租的轿车里,悲伤的泪水从我的眼睛里又无声地流出来,打湿了我的衣服……

公历十二月二十八号那天,天气晴朗,蓝蓝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在北京这个重度污染的大城市里,这样的天气真的是很少见,也许苍天也在可怜您,给您在人间最后一点点温暖吧。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而人也不例外,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有聪明的一面,也有糊涂的一面。而您生前,慈祥的时候,就像一位智者,而糊涂的时候,就像一个不讲理的“熊孩子”,令人哭笑不得。按说您虚岁83了也算高寿了,属于喜丧。但您的去世还是给我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痛。有人说:“世上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切都会归于无有。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包括自己,赤条条来,光溜溜去,最后化为尘土,归于道。”我的三位好友一次又次地安慰我:“逝者已去,生者保重!”用您生前的话说:“我毕竟是油灯耗尽的年龄了,我要是一口气上不来,淑秀,你不要悲痛过度,人生只是灵魂在人世间的一次旅行,沿途风景再美,终究是要回家的。人世只是歇凉的亭子,黄土才是千年的屋。”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我还是感觉到心里的那种深入骨髓的痛。

古语说:“人死,入土为安。”但住在北京的普通老百姓,竟然死不起,也买不起墓地,再说您是信天主教的,四年前,我和您一起在海淀区西北旺天主教堂买好了放骨灰盒的小柜子。现在轿车又拉着我们,朝着海淀区的方向而去。

我仿佛看见时间在我面前头也不回地匆匆而过,我竟然心痛的无力挣扎着,只任泪水在心底无声地流淌着,流淌着。

我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车子停在了海淀区西北旺天主教堂。司机打开车门,管理员拿了一把黑伞,让我的朋友给我打着,我双手捧着老爸您的骨灰盒又从车子上走下来,我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走进陵园里。打黑伞是世间的一种习俗:说人死了,要是灵魂见到阳光,灵魂就会破灭,所以连骨灰盒也必须用红布遮挡着。

我在三位朋友以及管理员的帮助下,找到老爸您的号码之后,把您的骨灰盒放在了小柜子里。我沉痛默哀了一会儿,然后我走出了陵园,来到管理员办公室。

我一脸凝重地告诉他:“我给您钱,请您交给牧师,请他们给我老爸做弥撒,祷告我老爸的灵魂早上天堂。”

那位满脸沧桑的管理员认真地说:“请您写下您的名字以及亡者的名字。”

我把钱放在桌在上,拿起笔恭恭敬敬写下老爸您的名字,然后,我又写下了我的名字,义女张淑秀。

用我朋友的话说:“淑秀,你已经做得够好的了,你已经尽到了你应尽的责任义务和爱心了……”

说实话,我也觉着我已经做的问心无愧了,但我还是不能释怀。

当我独自一人呆呆地坐在家里时,我睹物思人,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滴答滴答时钟的指针在走动的声音。泪又像从我伤口里流出的鲜血,无声的顺着我的脸颊,一次又一次地静静的流淌着。打开尘封的记忆,凌乱的思绪,在心间不断蔓延着,带着那种悲伤和思念的气息,瞬间涌上我的心头,我每天听着钟表的“滴答滴答”地声音,合着忧郁伤感的节奏,老爸,我真的是度日如年啊,我每天数着指头过着每一天。

某一天夜深人静时,我又下意识地翻看着我文档里的《温馨的港湾》散文集,那篇《昨天是我的生日,也是一个艳阳天》触动了我的心灵。

那是2014的春末夏初,您看过之后,直夸我的文采好呢。

此文如下:

昨天是公历四月初二,也是阳历四月三十,凌晨时分,病房外的鸟儿醒了,叽叽喳喳在梧桐树上蹦蹦跳跳着,它们在唱着美妙动听的歌,而阳光也从树叶间善解人意地筛下一道道直沁入人心的暖意。吃过早饭,老爸问我:“淑秀,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谢谢老爸,您还记得我的生日,但是昨天,已经过了。”我沉思了一会儿,又有些伤感地说,“唉,没有想到我竟然过46岁的生日了,我现在都感到岁月无情催人老,快奔五十的人了,我们和时间赛跑的同时,灰白的鬓角里深藏着我们的喜怒哀乐,我都感到就像西斜的太阳,快落入地平线了。”

“这个多愁善感的傻孩子,让我说你啥好呢,你要是老了的话,我不就成了老古董了。”老爸您微笑着说,“淑秀,我想给你一件礼物,你想要什么?”

“老爸,您只要配合医生的治疗,让您的身体早日康复,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我苦笑着说,“老爸,您知道吗?医院就像自由市场,您出了院又进去,进去又出来,有很多次了吧,我希望您听从医嘱,医生让咱们出院的时候咱们再出院,好吗?”

老爸您歪着头沉思了一会儿,不高兴地说:“我在昌平区医院住了七天,是因为他们每天让我做彩超,有的时候做两三次,每天给我挂吊瓶,挂6、7个小时,我的手因为一次又一次跑针,一次又一次地扎针,手都被扎的成了马蜂窝了,我怀疑他们的医德,我要求出院是要到北大医院让专家给我看病,我想吃汤药。”

时钟在不停地滴答着,而我思绪的根须也在静静地伸展着……

前些日子,老爸在昌平医院住院时,因为医生不让他出院,他和主治医生吵了起来:“医生的德是很重要的因素,医德好的人,医术都很高,而你们除了给我每天挂吊瓶,挂6、7个小时的吊瓶,你们还会什么?我想吃中药,而你们为啥不给我吃?”

“老爷子您肾功能不全,肚子里有腹水,您的腿和脚都肿着,我们得为您消肿,因为汤药效果慢一些。”住院部的主任陪着笑脸耐心地解析着。

老爸您怒气冲冲地说:“我现在消肿了,我现在就想吃中药,我想到北大医院去找专家给我看,我想吃中药,你们这里就是个二级医院,哪能和北大医院比,北大医院是三甲医院,我在哪里看病是我的权力,你为啥干涉我的合法权利。”老爸咽了一口唾沫,着急地说道,“根据《医院分级管理办法》,医院等级分为三级十等。即一级甲、乙、丙等,二级甲、乙、丙等,三级特、甲、乙、丙等。一级医院就是基层医院和卫生院;二级医院是向多个社区提供综合医疗卫生服务和承担一定教学、科研任务的地区性医院;三级医院是向几个地区提供高水平专科性医疗卫生服务和执行高等教育、科研任务的区域性以上的医院。三级特等医院是我国最高水平的医院。”

住院部的主任不高兴地说:“老爷子,我们这里的医院,不能和北大医院比,但您既然来了,您也不能说走就走,把它当成自由市场,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我必须给您办了出院手续您再走,否则您没有医保卡到了北大医院也是徒劳无益啊。”

“那你为啥不抓紧时间给我办理,你还磨蹭什么?我看你就是不想让我走,因为我走了你们就挣不到我的钱了,你们把我们这些有医保的人,看成是财神爷了……”

“老爷子,您说的是啥话,我们医生都有职业道德,我们不是江湖骗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紧张的气氛令我感到有些窒息。

我只好苦口婆心的劝我老爸,等您消了火沉默了之后,我又微笑着对住院部的主任说:“说实话,我老爸的病您治疗的很好,他的腿和脚都消肿了,我真的很感激您,这样吧,我请我的那位书法家朋友给您写一副《妙手回春》以表谢意,请您抓紧时间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第二天五点时分,我租车又拉着我老爸您,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又到了北大医院。

在一些大中城市的大医院里,“看病难,挂号难,挂专家号尤其难”的现象,让不少患者叫苦不迭。我在人山人海的队伍中,排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挂上号,突然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到我面前,她说:“我把我的位置让给你,你到我前面吧,我看见你推着老人排队不容易。”

“谢谢您。”我感激地说,“这个和谐社会还是好人多,那我就不客气了。”

八点时分,我欣慰地笑着说:“老爸,终于胜利了,这是一场小战役,我们终于挂上号了,花了三百元钱,是专家号。”

“是啊,挂号不容易啊,每天有很多患者,为了能挂上号,起早贪黑,有外地患者半夜12点就到医院等着挂号的,我们算是幸运的人。”

“老爸,是那位好心的女士把她的位置让给我,我才这么顺利地挂上号的,我们真的应该感谢帮助我们的人。”

“是啊,还是好人多,好人会有好报的。”老爸感叹着说。

“老爸您知道吗?我后面排的五六个人都没挂上,太难挂了。他们没办法花了400元钱从号贩子那买了专家号,折腾了一圈发现号不对,只能再来挂。”

我推着老爸从一楼乘电梯到了四楼,在哪里又排队叫号,我们是26号,好不容易等到十一点,专家用十几分钟的时间看了我们拿去的诊断书然后开了药方,我交上钱之后,又推着我老爸从四楼乘坐电梯回到一楼,排队取药。等拿到药之后,已经到了下午二点了,我又租车回到了家中,吃了饭之后,我自己泡上中药等到晚上熬中药。谁知辛辛苦苦熬得中药,老爸您吃了两天,说您的胃感到难受,专家开的药不对症。我们只好又租车到了昌平区医院,挂了急诊,然后又住进了医院。一次又一次的抽血化验、腹部B超、做Tc、胃镜等检查,都需空腹不吃早餐。

检查报告单显示出来,是胃溃疡还有并发症的糖尿病。

在那里住了五天,老爸您又要求出院,您想到北京的安贞医院去看病,那里是三甲医院。

医生说:“老爷子,您得给我们时间,我们的对症下药。”

挂完吊瓶,护士给您拔了针头之后,您说:“淑秀,你搀扶着我到医生办公室,我去找医生,他为啥不让我出院。”

对于老爸您一次又一次地固执己见,有一种沉重的压力让我感到喘不过气来,我埋怨您说:“您这个人是那种无事能掀起三分浪来的主,也是那种缺少安全感的人。”我把您按在床上,又说,“老爸,您等着,我打完电话,我就陪您去。”

我沉思良久,拿起您的手机翻找电话号码。我找到之后,用我的手机输入电话号码,然后按下接听键。电话接通了,我问:“您好,您是某某女士吗?”

那边传来一位中年女士的声音。

“请问:您找她有事吗?”

“我想请您来看看老爸,他非常的想您。”

“请问,你是谁?”

“我是他的义女,现在有我当他的监护人。”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他怎么收你为义女的,你能说说吗?”

我听到此话,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酸楚悲哀,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之后,时间在我的眼前一分一秒地悄然消失着,我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

癫痫病一直抽搐怎么办癫痫病的中医治疗双眼上翻、目光呆滞是癫痫发作吗癫痫病治疗最新方法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