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墨海】写给蜗居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59:28
   身材高大肥硕的中介老板娘,气喘吁吁的陪我们走了一小段路程后,便径直领着我们来到了要租房的地点。这里是一幢临江而立的写字楼,就在穿过解放路一红绿灯的拐弯处。   提前到达的房东,是一年纪五十上下的老妇,外形彰显贵气,白净的皮肤,挑着一双稍有些松弛的细眼。烫过的卷发夸张蓬松,厚厚的发胶却把头发理得一丝不苟,像一朵刚升腾起来的磨菇云。见我们到来,她一脸喜色,一番简单的寒暄和讨价还价后,便是办理例行的租约合同。   据房东说这幢大楼的前身是座公寓型的便捷酒店,因老板经营不善,后转型分散租赁。从电梯口的门牌显示,这幢大楼里,现有安利达的金银交易中心,有各种名堂的养生保健馆,有某单位授权经营的数码科技公司,最明显和最值得存在的或许就是三到六楼的“迷途主题旅馆”了。   “迷途主题旅馆”是一所颇具欧陆风情的白色格子装潢的小层建筑充满着鲜明文艺气息的旅馆。一楼的大厅里,被装饰得像一个童话城堡,里面堆栈着各式各样的陶瓷,器皿﹑和造型各异的摆件。大如牛头,小如母指。依墙而立的西洋油画,俨然像个有规模的展厅,画面多半为立体的抽象油画,尺寸大小不一,上面都标注了相应的价钱。不知是因为映衬旅馆主题,精明有创意的商家故意为之,还是真有来往路人购买,便不得而知了。   大厅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挂件,镶满钉珠的老式台灯,老式的高脚相机,旧时大上海歌厅里的留声机,废旧铁皮钉成的小汽车,陈旧的仿奢侈品手袋,彩色布头做成的套娃,没有来头的烙铁版画……所有的都随意摆放,凌乱中彰显前卫和仿古的气质。一些用铁丝垂吊的透明酒精瓶里上满了水,里面随意插放的小植物,在安静的时光里青葱不息……   三楼一个二十多平米的露天阳台上,竖立着了几根黑色的灯架,其中摆放了几张圆形的大理石台,几张棕色的小藤椅淹没在藤蔓里。各种形状的花盆里种植了一些廉价的花苗,几棵盆种的石榴打着暗红的花包,开黄花的米兰,玫红的月季、洁白的茉莉、   红色的蔷薇、在阳光下各自蓬勃。   旅馆三楼大厅的留言墙上,一块棕黄的木板上刻着一句话:   我们就像在黑暗中行走,不知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Losing(失败的)的意义在于当有一天,我们发现走错的时候,可以有一条回头的路。   “迷途旅馆”的整个风格很清新很文艺。它不同于街上装潢高档或低档的酒店,多数为旅人休闲休息亦或身体交易的场所,而迷途旅馆似乎有着别样的功能。在这里,它可以有音乐、有诗歌、有绘画、有阅读、有远行、有约会、有渴望交到朋友,并且可以得到感情的途径。   倚在楼顶往下望,在狭街窄巷中,一些破旧的档口或许流传经年,老式的剃头店,裁缝店、糖水店、修鞋铺、寿司店、小吃店、改名看风水的,卖古玩玉器的档口,像散落服贴的膏药,缀点在该有的地方。喧闹的人声和汽车喇叭彼此起伏,高矮不一的旧楼被雨水洗刷成暗色,光鲜的城市像穿着了一件华丽的外衣,里面却包裹着陈腐,停滞、倒退的内馅。   租赁一段时间后,便开始慢慢地接受这里的一切,陌生的环境也开始熟悉起来。楼层的电梯里设有监控的探头,相对合理的物管让人觉得安全。隔着木门,听着楼道里时有高跟鞋和杂乱的足音移动。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临时歇停的旅人,时间长短不一的租客,穿行在养生馆里迟暮的老人……在楼道里释放着喧杂的声响。突破着每个日夜交替的庸碌乏味,当这些元素有绪无绪的碰撞和填充起来,或许这才是某个生活场景切面里该有的面目吧。   打开大门,外面的过道里铺着一条墨绿的地毯,在日光或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闷浊的气味。打开房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标准单间,屋内设施一目了然。一张简单的双人床上凌乱地堆积着上任租客遗留的被单。一张长方形的写字桌,陈腐脱落得一地木屑碎,两把深蓝色的铁凳子造型呆板,尼绒的坐包,积沉了一抹抹黑色的污垢,一些轻浮的花纹却依然清晰可见。   墙面粉漆脱落,床头悬挂着一张一平米见方的家居图。棕黑色的书柜上摆着一个四方的电视,是老式的“创维”电源接通后,发出“嗤嗤”地响声,经典刺目的“雪花”占满了整个频幕。很显然,那只是一个摆设。卫生间的便池污迹斑斑,搪瓷浴盆和煤气罐留余暗色污斑,是血迹还是呕吐物无从分辨。狭小的洗手间里,放置了一个笨重的煤气瓶,使得方便或洗浴时的木门只能关上一半。舆洗池的一块镜子边角破碎,伸出手,拭去镜面薄薄一层尘灰,可以清晰照出人影。   清晨,一阵乒乓的敲门声响,门一开,闺蜜便把肯德鸡的汉堡和热气腾腾的豆浆推到我面前。匆忙洗漱,随意席床而坐,便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吃完也不起身,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便又开始重复着扯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我张口便开始咧咧地对她“教训”起来。   “创博”学校的林总每天会发来励志的短消息,他奉劝我别跟着你在这虚度光阴,他讨厌你整天无所事事,也没生活目标,我每天都在接收你传递给我的负能量,这样迟早把我给害了。你该去找工作,不准再这样松散下去,明天陪你去电脑培训机构报个名,学个简单的WORDE和EXCEL不然你永远没有办法走出去找个象样的工作”   “这条街的快餐真的不好吃,中午我们去吃猪杂粉,还是去“东北饺子馆”吃金牌卤猪手?哎,想起来了,还是“百年东街”的大盆酸菜鱼好吃哎,就这样定了,今天我就请你吃这个!”她把我的包里凌乱的东西全倾而出。香水,驾照、银行卡、出国护照、钱夹散落的钞票、纸巾、橡胶圈、香口胶,撒得满床都是,她一边细心整理,一边兴兴而侃。她神经很大,显然对我的“指责”她根本没有再意。   其实,我还真怕她走开,我害怕一个人孤单的呆在这个空间里,你想想,有个这样的朋友多难得啊,她在我最难过,最美好,也最容易辜负的时光里,无怨无悔地陪着我走过这段特殊的旅程。无论将来这个人变成了什么样子,她一定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没有办法将这个人在我的内心割舍掉。很大程度上,我对她心存感激。因为太多的时候,与一个人心心相印的默契,没有丝毫生分,自如且毫无防备的交谈是一种莫大的温暖和美好。   朋友是什么﹖答案一定是这样——有那么一个人,在你最难过,最无助时总在你身边,看到你最落魄,最真实、最不堪的一面,仍然愿意傻傻的陪你漫无目标的颠沛流离,傻傻的相信你总有走到出头的那一天。   棕黑色的电视柜台上面,摆放了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那些都是大型商场里能见到的彩妆品牌。烟霏一直保持着少女的爱美之心。对于美,她尽力地保持着内心的专注。不管什么条件下,她都希望自己塑造出一张与之相称的面容。即便哪也不去,即便没有一个朋友来,烟霏还是会对着镜子,不厌其烦地上妆,卸妆,在这二十多平米的小屋里让自己美着。这个习惯,早已成为她生活中不可分割的美好和让自己觉得愉悦的部分。   一天,俊朗阳光的秦嘉豪破门而入,一进门便说:“烟霏,几日不见,你一脸菜色,皮肤好黄哦,我看多半是这屋里阳气不足阴气有余所致,改天过来看你,顺便带串穿红绳的铜钱过来”说来也怪,之后屋里那股陈腐的酸气慢慢的散去了,让人无法松驰的恐惧感也日渐消退了,屋里扑进了春末夏初的阳光。一不小心便被放肆地洒落一身。   历经诸多人事,烟霏已有了新的思省。生活本就平淡,何须再苦逼地沉醉于一些稀薄的幻觉。茫茫人海中,我只是最小的一个分子,在大海里,我只是一滴看不到的水珠,在宇宙里,我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无论是以哪样的方式存在,都应该保持着向上的力量。   我希望,经历漫长的挣扎和妥协,失望和平复后,总有那么一天,我还能像今天这样:即便住在陈旧狭小,摆设零乱,散发着酸腐气味的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里,我还能安心地养上一盆清秀的绿箩,穿着宽松的睡衣,打着赤脚,匍匐在床头,记下自己想写的文字。在这样的生活空间里,学着体会不一样的人生。包括怎么对付孤单,怎样看待离别,怎样看待生命中那些无能为力的事情。   烟霏珍惜呆在这里的每一分钟,珍惜每一刻这样的感受,因为她知道:过去了,这样的时光便不复再来。窗外,依然人潮涌动,车流依然如蚁穿行。看看路人飞快掠过,偶尔也会有人跌跌撞撞,而我就在这样的窗台,拖扯下整个漂亮的夕阳。   2015年6月8日17。23分于丹田大厦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最好枕叶癫痫是怎么回事陕西哪个医院看癫痫病不错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