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短文学】远山不远(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01:08

一、远山不远

去沟里是在阳光明媚的三月,庄稼地里的农民忙着栅墙头、往地里送粪。早听说沟里有个云山洞,见我执意要去,三儿放下手中的活儿,带领我们骑在曲折平坦的土路上,三儿说这路不用人工护理,也不会塌陷的,因为下面就是岩石。行了十多里地,岔入小道,就仿佛行进在古道上,路边稀稀落落的长着枯枝枯干的老树,只是没有西风、瘦马,有的只是自行车载动起阵阵暖风拂面。

深山沟里的路,骑起来很慢,许久才来到一座古朴的村庄。寥寥六户人家,家家养着凶猛的狗,院子很大,一垛垛的柴禾码放在院门外,牛和毛驴安详地吃着干草。三儿还说,到了晚上,这些家畜不用拴,也不会丢失的,因为这条沟太闭塞,没有什么热闹,邻里相处的很和谐。经过主人的允许,我们就把车寄放在院门外,便去爬山。

山上的乔木长得稠密,但只有松树伸着常绿的针叶,在风中呼呼作响。我手拄着木杖,脚踩厚厚的落叶,奋力地向上爬,喘息有些粗重地问来过的三儿,还有多远?不远了,就在前面。

爬过一块山石崖,来到山岭上。会琴指给我看远处一座座突兀而起的山,层峦叠嶂,环绕四周。那渐呈淡远的山峰像是被仙雾笼罩一般,鸟瞰涧底泉水,在阳光的照射下,宛若银丝。我静静地凭息观望,想传说中的真人,为什么守住一份恬淡的日子,爱在深山里修行。站在山上,可以开阔视野,可以引劲长啸,挺一挺脊梁,心怀顿时爽朗许多,开阔许多。三儿说洞就在山脚下。

走惯平坦路面的我下坡时,僵直的大腿竟不会打弯。能变成圆球就好了,叽里咕噜的滚下去。即使是兔子,虽然前腿长后腿短,下坡也不会太困难吧。会琴笑我想得太痴,她说长出翅膀来吧,有风托着一下就到,说着就飞快的走了两步,扔下我在后面缓慢地挪动。敦实的三儿在前面领路,听我们说笑着时不时回过头来,被太阳照得黑红的面膛,冲我们憨憨地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来到洞前,看洞的老人告诉说,进洞每人必须交一块钱。我们面面相觑:市场经济真是无孔不入,就连这偏远的山沟沟里,也讲究经济效益。掏了钱,便开始逛洞。

云山洞统共分六个洞,有天桥、牛心、滚龙、烟囱、井洞,娘娘洞,前五个是天然形成,娘娘洞是人工开凿的。第一个逛的是天桥,洞口狭窄,先把一条腿侧着身体伸进去,然后屁股、脑袋,再然后伸进另一条腿。进去要蹲着走,还要小心别碰着石头。往里走渐宽渐暗,终于直起身子,借助烛光,四处的照照,被烛光映衬的面孔,一对黑亮的眼睛,真象仙童和玉女。而天桥,决不是供仙子悠闲畅步的桥,所谓的天桥,是在岩石的半壁上有段横切面,岩面很光滑。上去时,手要抠住岩石,脚要卡在岩缝里,满有经验的三儿指挥着而胆大的会琴还吓得哇哇直叫。如果不小心就有摔下来的危险,凭我的胆量更不敢上去了。

一爬进滚龙洞就可以看见,面前横卧的一块“凸”起的长石,犹如龙的身躯,上面的条纹好似鳞片,只是看不见龙头龙尾,只露出中间的一部分。有的洞里,岩石有些形状像牛心的,便是牛心洞;一滑到底的便是井洞;而烟囱洞里,是从酷似灶门的洞里爬进去,向上攀爬,再从上面的洞口蹦下来。除了娘娘洞口可以走进去,别的几个洞口不如说是洞眼,都得趴着爬进去,而娘娘洞里,我们竟分辨不出哪块岩石像娘娘。

逛完洞,坐在石阶上休息。三儿为我们买来方便面,这许是山里最好的食品。我们慢慢的吃着,惊喜的望见洞口上方,开着一树粉红的花儿!三儿也为我们折了几束欲放的花枝,没想到沟里比沟外早半个月的节气,花就开得这般早。我们以为是杏花开了,后来才知道是山樱桃。喝了几口清凉的山泉水,顿觉笨重的身体也轻灵了许多,便向回赶路。

依然是这细长宛如蛇身的陡峭山路,手攀着树枝,脚下要踩稳,没到半山腰,大腿像拖了铅块似的,这可让我彻悟了上山难下山更难。冷不丁被反弹过来的枝条抽了一下手背,刹时溢出一串小血滴,看我这么费力的上山,他俩半开玩笑的说:用不用背呀。并且伸出有力的手,在我最需要拉一把的时候拽我上来。

一直以为父亲当年的苦读,把我们永远的带离了土地,当我终于来到乡下的亲戚家,坐在热乎的土炕上,吃着大锅里熘出来的豆包、炖的菜、喝着香甜的米粥,仿佛又回到了久别的家园,我的血脉还是连着农民的血脉。躬耕垄作的男儿,有着山的体魄,那手拿鲜花的村女,不就是那清灵灵的山泉。真想伸出手去,为辛勤劳作的人们,遮一遮阳光,挡一挡风沙,拂去满身的尘土。

第二天,我的大腿疼痛得不敢动不敢走,有人指着远山问还去吗?

我还要去。

二、水龙潭

在没去之前,我如宗教信仰般虔诚的祈祷:所要到达的,近似远古,有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古装美女,原她流盼的眼神,等待我;如果沿途要经过人家,那将市“犬吠深巷里,鸡鸣桑树颠”吧?我愿与农人,也唠唠“桑麻”的短长;如果触摸到的是老区的土壤,愿血雨腥风的年月,走得更远些,让我如缕清爽的风,掠过田间,将无形的羽翼,轻拍那木格纸窗。一切,在到达之前,尽管凭空想象,却无法明确。友人来电话:久居小城,不如出外走走——水龙潭早已是心神向往的地方。

行一程柏油路,行一程黄土飞扬的路,终于,踏上这片土地。

走进孩童痴纳纳的目光里,置身层出不穷的千壑中,没有车辆喧嚣,只有四方院墙套住的黑瓦屋舍和漫漫山路。

从山坡地边走,沿着碎石崖缓慢行至沟底,水龙潭象腼腆的女子,任我们在这俗称铜帮铁底的五道沟中,攀山穿沟的寻觅,它却跟我们捉起了迷藏。明明听到滔滔的水流远远传来,如裙裾的窸窣,寻声却不见香踪。初秋晌午的阳光,还很炎热,山头的庄稼地,像被抽干了水分,蔫软无力。

终于,奔下最后的山坡,十几米外迎风飞雨,山壁斜对着奔下两帘瀑布,流水似断还连的义无返顾的击溅在岩石上,又飞花碎玉般散落。潭水却是宁静着,扩散着一圈圈的涟漪,有如朱自清的“女儿绿”——像涂了‘明油’一般,又不杂些尘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

也许此处山,沾染了龙的灵性吧,植物长势盛于别处:刺槐林浓枝密叶遮掩了羊肠小道,榛子秸底垂下翠绿的果实;山风松籁,草叶下,顽皮的藏着鲜嫩的蘑菇;许多叫不上名字的鲜花,迎风映日偃仰婀娜。山石昭示阳刚不羁的野性,阴柔的草木因水充沛灵秀。时有鸟鸣,更唤得这经年的山谷幽邃岑寂。

龙潭的水域并不宽广,也不知它缘起何处。然而,就是这样赢弱纤巧的水流,不惜粉身碎骨的从高处跌宕下来,即便扎入深潭,也要夺路的,九曲宛转起起落落的向前流淌。

瀑布的直下轰鸣,淹没了所有声音,曾经枪林弹雨的战场,已成为遥远的纪念。干旱贫瘠的山坳间,生长着谷子、大豆、高粱。

坐上车回转时,天色已黑下来。没有车灯,道路只是依稀可辨。前方一角天空,打起了闪电,听不见雷声,只听见隆隆的车在行驶。头顶的天空,呈现一弯明月,星河灿烂。渐行渐远的水龙潭,仿佛飘扬起弦乐,静了村庄。秋夜渐凉,劳累一天的人们,是否躺在热乎乎的土炕上,睡着了?握在手中的鲜花,想把它送给山外的朋友。这时,让我想念起都市的繁华。

真希望这车顺着大道,一直向西北开,带着一车人,去看看京华的夜色。

癫痫病人的寿命和普通人相比会短么贵阳看癫痫哪里专业陕西癫痫病研究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