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诗经海木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6:26

中国古代哲学家杨泉提出:“所以立天地者,水也;成天地者,气也;水土之气,升而为天”,这种古代朴素唯物主义的观点,与古希腊哲学家泰勒士“水是万物的始基”命题是相通的,即水是万物之源。

物质世界存在着无数的物体、事物,它的总和构成一个整体世界,这个整体世界是无限多样的统一,它统一的基础是水。物质世界离不开水,自然物理学、生物医学等对于水在自然世界、生物人体的原理和作用都有很好的诠释和证明。

然而,我想要说的并不只是水的哲学性,而在于水的文学性。

古先民对水的崇拜始于文学,中华民族是个纯情浪漫的民族,五经之首、文学之源的《诗经》,一开篇就是水和爱情,“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于是,中华民族的文学史,便从这片生机而又灵动的水域开始。

关关和鸣的水鸟,相依相伴在河的碧洲。岸边上的人触景生情,水面泛起的片片涟漪,勾连窜起压抑已久的心事,这些心事用现在的语言可解释为,“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朝思暮想的意中人啊,你可知我思念你好苦?而这美好爱情当中始终贯穿着水,时而汹涌平静,时而波澜涟漪,时而潭深,时而滩浅。当男子为心中娇丽女子“寤寐求之”焦心之时,眼前又呈现“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的画面,水中流动的水草,婉如款款而来的意中人出现在君子的身前。这种思念,我以为邓丽君《水涟漪》演绎的最切合《诗经》的韵律。

水,在人的心中能勾联无穷无尽的思念,也能幻化成纯真美好的爱情。

“海木源”,海为水、木为山,是一个与水有关的极为美好名字。当我得知这是江西新干县潭丘乡一处山水风景秀丽的地方时,我情不自禁地穿越《诗经》里的时空,思绪在《诗经》关于水和爱情文字里停留,立时,“海木源”便涵有山水之源的诗情和画意,仿佛《诗经》山水爱情的意象就是在海木源里诞生一般。

“高山有好水”。山为阳,水为阴;山为刚,水为柔;山涵养着水,水缠绕着山,犹如男女相偎相依,爱情和诗意就着大自然的“道”自然而然,浪漫始于山水之间。

在海木源山脚之下,沿着一条茶马古道般崎岖的小径山路,有蜿蜒流淌的小溪相伴,林尽水源,一泓清清湖水悠然矗立于南山。通往湖上的两座山间,一道高空铁索吊桥,在蓝天白云的天地人间摇荡。走在婴儿篮摇似的吊桥上,你天马行空般的思绪随之荡漾,“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想,有这道吊桥,对于湖水岸边你的心中“伊人”,还会再有“溯洄从之”、“溯游从之”的艰辛么?

湖上,各式男女踏着游船自由自在徜徉和嬉戏。一行白鹭驮着蓝天白云,倒映于青蓝的水底,更添江南水乡韵味。水面歌声渐渐,“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也许此情不适合吟诵这样的句子,因为句子表达的是送行和告别之情,但是,撇开情感因素,我认为和此景还是有相切之处。

都说台湾的情感电视剧有一个通病,就是首尾始终充斥“哭哭滴滴,吵吵闹闹”的剧情。在我的记忆里,我看的第一部言情剧就是琼瑶的《在水一方》,剧情确乎如此。俗话“水一样的爱情(情感)”,大概说的就是不容易琢磨的爱情带来不确定性吧?而“柔情似水”呢,它的呈现,是点状是线状还是面的情状?

现代信息高速公路的构建,为人们提供了快节奏的生活方式,现实生活当中,似乎再也难以寻找《诗经》里那样纯真和浪漫,“速读、速食、速配、速成、速培、速冻、速生……”这样的商业广告味极为浓厚的词语,在我们的周围到处充斥,一口气喘不过来就会使人窒息而致“速死”。

慢生活,讲究的是一种生活意趣和情调,现在成了人们生活的一种时尚和向往。

海木源里情调,与带“速”的词语是无关的,这里还有许多与《诗经》里爱情、亲情、友情、乡情相关的意象。

海木源的竹林,它与爱情相关的意象,就像《月光下的凤尾竹》响彻。与避世、友情的相关意象,就象魏末晋初嵇康、阮籍等“竹林七贤”。可以想见,立在竹林中的炉火照耀着“嵇打铁”脸庞,他油亮饱满青铜古色的肌肤裸呈。阳光穿过竹林透筛线状斑点,与锤下飞溅的火铁屑相碰撞,发出铿然之声,人间绝响《广陵散》,此刻诞生。我相信,如不是为才情所累,也许嵇康会在这座“世外竹园”里悠然地弹奏着《广陵散》,享受他终老一生的慢生活。

海木源奔腾的江流,在两岸黑竹林拱起的时光隧道里不舍昼夜。江流呈现的意象是多样的,水一样的情感任你想象。这里的江流依山就势形成自然落差,满江流水时而湍急,时而平缓。玩漂流的各式皮艇顺着奔腾的江水漂移,仿佛五线谱上的音符,错落有致,那溪流自然就是五线谱了,在时急时缓流水力量的作用下,形成CDEFGAB不同音调。我猜想,法国保罗∙塞内维尔所作,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的钢琴曲《水边的阿狄丽娜》,定是启示于那个叫阿狄丽娜的姑娘在一江流水里漂流梳洗时留下的婀娜倩影。

沉林倦水江南月,落花烟雨几度秋。

一片落叶掉入流水,我心里掠过一丝凉意。眼前那座山还是亿万斯年前的那座山,而水却不再是亿万斯年前流过的水。 海木源,青山常驻水长流,就像一个亘古不变的爱情话题,时近时远,时兴时新,给人无尽遐思。而世事沧桑,非命运的乖舛,物是人非才是沉浮旧事中最温柔的残忍。

感谢水,给文人雅士无穷的想象空间。但愿《诗经》里的爱情、亲情、友情和难以离愁的乡情,在人们心中长存。

如果你模糊了《诗经》里的意象,那你就去那个叫海木源的地方去寻找。

保定专治癫痫医院该如何选择?癫痫病在哪里可以治愈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