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暗香】慧芸打工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51:42
慧芸每天六点前起床,六点多一点就喊醒睡梦里的大儿子虎。虎在县城的宰杀厂里上班,七点半得准时到厂。从小村到厂子里,虎骑着摩托车得四五十分钟吧,有时在家吃早饭有时在县城边上的买点早餐吃。慧芸打开院门,看着儿子推着摩托车腿一颠一颠出门,嘱咐路上慢一点,虎的腿天生就残疾,虽然走路不方便可脾气却大,厌烦他妈妈的唠叨,踹开摩托车风一样就不见了。望着儿子背影出会神,慧芸才回家,这时候儿子的傻媳妇还在沉睡,自己的男人习朝和小儿子还没醒,习朝的打鼾声照例很响,在院子里听得真真的。慧芸打扫院子,扫着扫着阳光就洒满院子了,新来的每一天慧芸几乎都是这样开始的。
淮安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昨天和零花嫂说好了,今天两个人作伴去县城找活打工,因此慧芸做什么家务都提前一点。慧芸的儿子虎由于腿疾,二十好几岁了说不上媳妇,慧芸着急,三年前她和习朝商量着花去八万多块从南村媒婆人牙子手里买了个外地的傻闺女给儿子做媳妇,为此欠了外债,有三万多是二分的高利贷,现在还没有还清呢。慧芸家麦子收下来没有进家就卖掉还账了,剩下几个钱花到现在花完了。现在的小村生活越来越现代化,面缸里没有面,菜园子里不种蔬菜,每天吃喝都要去超市里买,不挣钱没人管,可不花钱是一天也过不下去的。
   收罢麦子慧芸的男人习朝跟着村里的包工头出门去建筑工地打工,干了有十多天回来了,搭了路费不说,一分钱也没带回来。现在小村人都挤扁了脑袋找钱挣,家里没有闲人,慧芸劝他出去找活干,细声劝了大声吼,习朝就是不理,说外面太热,活没法干,再劝就急了,和慧芸吵了一架,两人赌气谁也不搭理谁了。老话说得好,两口子过日子,总是一个能干的拉着一个懒惰的,习朝人懒,慧芸就该是能干的那一个了。说不动习朝,可一家人过日子,每天睁开眼就要花钱的,慧芸没法子,只好自己出去找活干了。
   八点时零花嫂打电话说等着慧芸呢,走时喊一声就行。家务活收拾完了,慧芸换上干净一点出门见人的衣服,把一头长发梳的光光的,洗脸洗手重新梳洗打扮一番。她有两三年没有出门干活了,心里就没底,不知道人家是不是嫌她拖拉嫌她老了,平日里很少照镜子的她照照镜子,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再也不是当年村子里公认的美人了,时光似乎也嫉妒她,经过她时有意从她脸上多带走点美丽,四十多岁好像有五十多岁了,她越发不自信了。还没等慧芸给零花嫂打电话,零花嫂等不及踩着电瓶车喊她来了。
   习朝站在院子里和零花嫂说话,慧芸推电瓶车从他身边经过时狠狠瞪了他一眼,哈尔滨在哪医治癫痫病比较好零花嫂看到慧芸比习朝高半头,不由得笑了笑。出了小村,零花嫂笑问慧芸和习朝好像不说话,慧芸说我们吵架了,打开话匣子,电瓶车放慢了速度,慧芸就把和习朝吵架的事情说了一遍。就像是水缸里的水,蓄满了就会溢出来的,委屈憋在慧芸心里久了难受,总要找一个口子倒一倒心里才会好受一点。零花嫂踩着电瓶车不看路,她看慧芸,说看慧芸,要模样有模样要个头有个头,当年那也是十村八乡的男人都想着的美人,你说习朝怎这么有福气呢。说得慧芸竟有些伤感了,说嫂子,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啊,零花嫂意识自己失言了,哎呀认真了,都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啊,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慧芸笑笑说我知道,没事的。小村人都知道当年慧芸的婚姻是三家换亲,就是慧芸嫁给习朝,习朝的妹妹嫁给另外一家,另外一家的姐姐或妹妹嫁给慧芸的哥哥,开始慧芸是不同意的,慧芸的父母苦劝说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哥哥打光棍吗,你不想你哥哥过一家人家,好说歹说最后要下跪了,慧芸算是同意了。那时的小村人很现实,不懂得爱情,没有城里人的浪漫,在他们眼里婚姻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过日子,就是拴在命运的绳子上的两个蚂蚱,在一起蹦跶,走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慧芸和习朝这一对苦命的蚂蚱不觉着在一起蹦跶二十多年了。
   小村离县城不远不近,慧芸和零花嫂踩着电瓶车不紧不慢的走着,过了乡镇柏油路就变宽了,车辆也明显多了,路边的池子里栽种着花花草草,已经不像是农村了。草是绿的,花有红的黄的白的很是好看,慧芸就问零花嫂这花草叫什么名字,零花嫂也不知道,说不上来,慧芸还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走过一条河,河两边栽着很宽很宽的防护林,枝叶茂盛,像是两行绿色的雾守护着这条小河,只是河里的水早就污浊不堪了,这个县里的人都知道原因,被坐落在河边的那个化工厂给污染了,好多年了,化工厂附近的村人去县里告状甚至围堵化工厂,要求关闭化工厂,毕竟是弱势群体,人微言轻自然没人理睬,到现在化工厂还一直生产着污水照排。再向前就是县城的工业区了,几年前开发的,占了几千亩农田,修了宽阔的柏油路,土地从农民手里征过来早就卖出去了,建厂子,建商品房,有的现在还闲置着,不长庄稼却长了半人高的荒草,农人看见了心疼。建成的厂子有倒闭的,也有发了财的。慧芸和零花嫂都在这里的厂子里干过活,厂子赔赚她们不关心,干一天活就得给一天的钱,给不了就算搭了几天的工夫自认倒霉。她们是穷人,不像县城边上卖了地的或做生意发财的,钱让这些厂子里的老板用着,他们坐着吃高利息,老板赔钱跑路他们的钱就跟着打水漂了。
   走到宰杀厂时,零花嫂想进去问问看人家要人吗,慧芸不让,她说不想在这个厂子里干,零花嫂问为什么,慧芸说她儿子虎在这个厂子里杀鸭子呢,她不想和儿子在一个厂子里。零花嫂说这有什么啊,一起来一起回不好吗,慧芸坚持不同意,零花嫂也只好依着慧芸了。其实慧芸没有和零花嫂说实话,她不想在这个厂子里打工找活的原因,是因为慧芸以前在这个厂子里干活时和车间主任闹别扭被辞退了。这个厂子每天十个小时的工作量,分白班和夜班,一天五十块钱,慧芸是在冬天被辞退的。慧芸干夜班,九点多的时候,家里邻居丽华给她打电话,说她的小儿子光着身子在大街上找妈妈呢,慧芸问习朝在家呢,丽华说家里没人,急得慧芸没来得及和车间主任请假,丢下手里的活就匆匆回家了。那一晚习朝打麻将去了,很晚才回家,慧芸心疼在大街上冻坏的小儿子,和他大吵一架。次日慧芸去厂子里,车间主任恼她昨夜的不辞而别,就把她辞掉不让她干了,慧芸说好话怎么央求也不管用。
   在屠宰场杀鸭子或许还有她们的活干,别的厂子就不可能了。慧芸和零花嫂踩着电瓶车慢慢走着,厂子是一个挨着一个,可是关门的多开工的少,一片经济大萧条,她们两个身无一技的农村妇女,哪里有她们的活干啊。出工业区就进县城了,两个很少出门的农村妇女,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无目的的走着,又热又渴。在一个超市旁慧芸靠边停住车,进去买两瓶矿泉水,付费时售货员说四块,这就像拿刀割慧芸的肉一样,有些不舍可慧芸还是要了,给零花嫂一瓶,两人没有失望,努力寻找着,看哪一个门市外是不是立着一块招工的字幅。
   功夫不负有心人吧,终于在离长途汽车站不远处一家羊汤包子铺前还真看到了一块招工的牌子,此时十点半左右,包子铺还不太忙。在路边依稀看见包子铺里几个妇女忙着包包子,旁边界开一小间房间里蒸包子的笼屉冒着白烟,有吃包子的来了,包包子的妇女丢下手里的活给顾客拿包子端羊汤。在包子铺边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肥头大耳胖得像一个包子,手里攥着一把脏兮兮的零钱,去吃包子的都把钱给他,看来应该是老板了。慧芸把电瓶车推过去站住,她走近中年男子问你们这里要人啊,那中年男子翻了翻眼皮看看慧芸,呀了一声,似乎慧芸身上有光晃着他了。中年男子说是啊,要人,你吗,慧芸指指零花嫂说我们两个。中年男子笑说你们来得真巧,早晨才放出去的招工牌子,就问慧芸是哪里的人,又说了在这里打工干活的要求和工资。包包子是早晨和上午,早晨五点多得到,下午一般就完活了,每天四十元,管一顿饭。然后问慧芸干得了吗,慧芸说试试吧。中年男子说好,明天来上班吧。零花嫂过来说,你们这不是还没下班吗,我们今天就试干半响行不。这个……中年男子抬眼看了下慧芸,说行是行,不过说好了中午就管顿饭吃,不给钱的。慧芸和零花嫂同意了,还有些小兴奋,她们想就当做是给人家帮忙混顿饭吃算了,在这里吃了家里的午饭不就省下了吗,小村的老人常说锅台上三分年景,庄稼人的日子就是从牙缝里一点一点省出来的。
   慧芸和零花嫂围了围裙,就加入到里面包包子的队伍里了。这个包子铺里雇着四个妇女,慧芸零花嫂加进来就是六个了,打招呼说话时慧芸知道她们都是县城附近的。包子铺开始忙了,那几个妇女喊老板老郑,慧芸和零花嫂也跟着喊老郑,一会老郑喊六个包子一碗五块的羊汤,就有妇女停下手里的活去拿包子盛汤,那边笼屉呼呼冒着水蒸气,包子熟了,就有两个妇女过去把火封了,把笼屉抬下来,包子凉一下拾出来。天太热吹着电扇还是汗流满面的,空调是有的,不过空调是给来吃包子的顾客准备的,顾客是上帝,环境不好还愿意来吗,她们这几个打工的妇女没有那个待遇,不过她们几个都是农村来过惯苦日子的,挣着老板的钱呢,热些累些她们不在乎,小村这一带的妇女们就是这样容易知足。
   下午两点多,包子卖完要收工了,就该她们这几个妇女吃饭了。她们炒两个青菜吃馒头,有愿意喝羊汤的就舀一碗,不过羊汤里只能放几片羊肝羊肺,放羊脸羊肚什么的老板不让。吃了饭擦桌子椅子拖地,接过老板给的四十块钱美滋滋的就回家了。慧芸没有先走,等只剩下她和零花嫂了,和老板打招呼要走,老板要她等一下,掏出二十块钱给她们一人十块,说怎么能让你们白干呢,递给慧芸时似乎有意碰了一下她的手,看着慧芸说记住明天五点多得到这里。
   回家的路上零花嫂说,咱真在这里干吗,慧芸说当然。零花嫂看着慧芸笑说我给你提个醒啊,妹子,我感觉这个老板八成是看上你了,你在这里包包子不打紧,别到时候你的包子让人家给吃了。慧芸也笑着说吃就吃,谁怕谁啊,又说嫂子,别开玩笑了,你看我都老太婆了,还有人稀罕。零花嫂说你年轻时是出名的美人啊,现在吧略微打扮打扮还是很招男人喜欢的,别有一番韵味,别说包子铺的老板了,就是小年轻也会对你着迷的。慧芸说去你的说着笑了,她觉的脸有些发烧,零花嫂也笑起来,笑着还不忘说我说的是实话。
   明天要去县城打工干活了,慧芸不能和习朝冷战了,她主动和习朝和好说话。她打工干活辽宁著名癫痫医院走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的,买来的傻媳妇上学的小儿子,她得让习朝管着。慧芸知道零花嫂的感觉不错,包子铺的老板看她的目光有点色,只是自己不想承认罢了,好不容易找着一个活,舍得丢下吗,自己又不是小姑娘,还怕包子铺的老板吗,慧芸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四点钟天还黑着呢,慧芸就起来了,和零花嫂打电话催她起床。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慧芸特意打扮一下,总要给人留一个好印象吧。和零花嫂踩着电瓶车走过镇子时天才蒙蒙亮,五点才过她们就到包子铺了,其他几个包包子的妇女还没来,只有老郑来了,踩着电瓶三轮车,拉着一大盆调好的包子馅和一大盆发好的面,慧芸和零花嫂帮着把面和包子馅抬下来,老郑又活一大盆面发着准备一会用。这时那几个妇女来了,活路都是老一套,坐下就包包子,老郑拉开鼓风机点火准备蒸包子。羊汤老郑起早就熬出来了,底下加着火就够一天的了,一个妇女去准备,把煮好的羊下水切碎。六点多一点第一锅包子出笼,吃早餐的陆陆续续也来了,老郑照例坐在边上收钱,一天的时光就这样慢悠悠的开始了。
   先来吃包子的是附近住着的人,七点左右来的人有上班族的也有来县城打工的村人,农村人没有早起就做饭的习惯,来县城老郑的包子铺喝碗一块钱的羊汤花四五块钱就吃饱了,经济实惠。一直到九点多,来吃包子的人渐渐少了,这时第一盆面用完了,早起那一盆面也发好了,慧芸这几个打工的妇女就开始包第二盆面了。是有意或者无意的安排安排,慧芸包包子坐在了最外面,和老郑相距不远,有来吃包子的一定是慧芸给人家来拿的,放包子的大篓子就在老郑的对面,慧芸端着柳条编制的小筐子拿包子时有意无意的抬眼,每次总是看到老郑笑眯眯的正看她呢,慧芸就赶紧低了头。
   照例下午两三点钟包子铺关门,老郑从收了一天钱的钱匣子里拿钱,每人四十块,让她们这几个打工的妇女回家。踩着电瓶车慧芸和零花嫂议论老郑这一天能赚多少钱,慧芸说得一千多吧,你看那个钱匣子都快满了,零花嫂也说是。想想自己忙活一天挣几十块,再和人家比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两人就叹气怨自己命不好。后来慧芸和零花嫂才知道老郑的包子铺,在那一条街上是最为红火的门市之一呢。
   每天四十块,日子一天天过去除去每天吃喝的花费,慧芸攒了好几百了,挣钱就是动力,慧芸还真干上瘾了,一天也不舍得耽搁。每天是在门市里干活,太阳晒不着,慧芸身上的土气一点一点脱落了,显露出本来的细皮嫩肉,零花嫂和她开玩笑说包了几天包子,慧芸年轻十岁了。

共 67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