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春秋征文】你(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7:46

(一)你,别唱!

不同时代的人们,所经历的事情也不同,不同时代的世界观,也影响并激励着为之奋斗的人们。好像是在我读五六年级时候,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全国。大兴安岭东北林区中,每个小镇的学校也不能幸免。我们小学生也莫名其妙地成为“风暴”的“牺牲品”。正常的课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学习并掌握中华传统文化,算术是学习算盘,语文学习毛笔字。再后来干脆学习毛主席语录,学习《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糊里糊涂地小学上完了,之后又迷迷糊糊地一窝风似的上了中学。时光的流逝,只记得那是一九六九年的九月份左右。年段不叫年段称呼为连,班级不叫班级称之为排。如,你是初一一班的学生,就说成是一连一排的学生。上学期我是一连一排的学生,到了下学期,不知怎么又变成了一连五排的学生了。再下学期又是二连三排,再下学期又变成二连五排的“战士”了。语文课学的是怎么也理解不到位的革命英雄主义的情怀。数学课的一元二次方程是怎么也掌握不准的解题思路。还是政治课好,革命取得胜利的“法宝”,学了不少。现在还能记得其中“法宝”之一:“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革命道路上,无论遇到任何危机,一定要做到“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我非常崇敬为新中国的诞生而献出宝贵生命的先烈们。那个时代的学生,思想上爱祖国的信念特别统一,“一颗红心献给党,誓做革命接班人”,是衡量一名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准则。我学习着革命先辈们的奋斗精神,努力做着力所能及的好人好事,向往着能够做一名革命军人时的荣耀,憧憬着自己将来美好的革命事业。生活中的我,一直都很乐观、豁达、勤快、守信,乐于助人。然而,一次学校组织的喝苦菜汤、“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忆苦思甜”的活动中,同学的一个简单动作,说的简单的一句话,瞥过来“充满仇恨”的眼光,却无情地将我的美好梦幻击得粉碎。

记得那时学校里最大的集会场所,就属学校的食堂餐厅了。我们从朝阳的正门,鱼贯而入。我抬眼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正中大厅的北侧,是一顺水的四个买饭的窗口,大厅西侧大约是五十平米的舞台,东侧是一面有些发暗的白粉墙。大厅里已经安放好约四十张圆桌,上面已经摆好了用来装“忆苦饭”的几摞碗筷。大会开始了,舞台上学校的领导、工宣队长们一脸严肃,像几个“木偶似的”撮在硬邦邦的椅子上。音乐缓缓响起,学生们纷纷肃立着,和着音乐声唱起了当时非常流行的“忆苦思甜”歌曲。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场景、特定的歌曲、特定的人们,一下子就把人们的思绪,拉向了那万恶的旧社会,穷苦的劳动人民,吃不饱,穿不暖,生活在水深火热痛苦之中的思想境界。我和同学们一样,动情地唱着:“天上布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受苦人把冤申,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仇……”突然,我觉得有人拍了我一下,刚扭过头看了一下,还没有看清人呢,耳朵里又传来一声低沉的、带有“仇恨”的、命令式的话:“你,别唱!”一时间,我就觉得犹如五雷轰顶似的,唱出的声音一下子就卡了壳儿。人也就呆在了那里,仿佛我就是歌中唱到的那个地主、恶霸似的。感觉到周围都是“仇恨”眼光,放出电石火光,马上就要把我“融化”在人群之中了。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心里觉得特别地委屈,虽然我的家庭出身是小地主,可我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党的怀抱中的革命战士呀,为什么把莫须有的“仇恨”甩到我的头上呢?为什么让我们同龄人“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呢?为什么我们就要低人一等呢?接下来的“忆苦饭”,其实也就是每人喝上一碗“苦菜”(蒲公英)汤而已。至于后来说感受时,我竟然无语了。为什么呢,为了不惹事生非而自保吧,因为沉默就是金么。从此,“小地主”这个家庭出身,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透不过气、抬不起头、挺不起腰来。班级搞活动了,我悄悄地溜边儿,学校办画展了,我不见踪影儿,学校开运动会了,我默默靠墙“思过儿”。我只有靠着悄悄地看书,“胡乱地”做一些谁也弄不懂的练习题,把精力全都投入到“走白专化的道路”上,用来打发宝贵的时间。

初中的学生生活,就在这样的压抑中悄然而去了。头脑中装的是家庭出身,装的是人格的尊严,装的“不是在沉默中消沉,就是在沉默中崛起”的勇气。

一九七一年,大多的初中生选择了融入社会,用自己劳动的汗水养活自己,成家立业。后来有很多人,成为了林业局木材生产中的有生力量。而我由于身单力薄,只好参加林业局首届高中班入学资格的考试。平时看书、做题中积累的知识,却在这里派上了用场。数学、语文、政治三科成绩,超出录取分数线好多分呢。这次顺利通过入学考试,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重重的一笔。我为能够积累这些知识感到欣慰,还有着一点小小的自豪感呢。林业局首届高中只有四个班级,开设了数学、语文、外语、物理、化学、政治、体育等学科。那时的教师基本上都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水平很高,引领着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高中生(约二百多人)初次踏入了知识的海洋。学习风气很浓,同学们仿佛要在这短短的两年学习生活中,把初中时“丢掉”的知识,“发疯”补回来似的。我所在班级的两位班主任老师,家庭出身并不好,但是他们传授科学知识的认真劲儿,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每一个学生。无偿地陪我们上晚自习,指导我们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不知不觉中,我的“不合群”毛病不见了,“小地主”的家庭成分压力好像减轻了许多,在老师的鼓励下,我居然大胆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抑扬顿挫地朗读起课文,赢得了全班同学的热烈掌声。从此,我曾经压抑的神经,得到一点一点儿的解放,开始参加班级的一些活动,不再用“沉默是金”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只不过变得成熟一点儿,说话办事儿更稳妥多了。

为了证明自己思想进步,除了家庭出身不好外,各方面都不比别人差,我勇敢地向团支部递交了入团申请书。等待组织批准的日子,真是一种“百爪挠心”样地煎熬。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有家庭出身不好背景的人,是很难通过“政审”这一关的。果真,团支部委员会经过十四次的激烈争论,最终形成决议,由支部书记出面和我谈话,确认我的入团动机是否合格,才能最终决定是否批准我加入团组织。

一天,团支部书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脸庄重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你,为什么要求加入团组织?”我早就料到团支书会这么问我。于是,我胸有成竹地回答,就是为了早日成为青年突击队中的一员!成为党的后备军中的一员,为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而努力。不料想,支书突然问我:“你,就没有一点儿个人的思想么?”这下可把我难住了,说没有?那就是欺骗组织。说有呢?那就是入团动机不纯。思来想去,我终于决定还是说有吧。婉转地说:“我的家庭成分不好,那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但是,我要证明我自己,我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差,各方面都要优秀,我一定能够早日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主义共青团团员的。这就是我的一点儿个人的想法。”我说的话,成为团支部讨论,是否发展我为共青团团员时焦点中的焦点。一些人认为,这就是入团动机不纯的表现(成分较高,有个人的思想)。另一些人则认为,组织上不是反复强调“有成分论,但不唯成分论,重在表现”么?他表明个人努力奋斗的决心难道错了么?终于,在临近高中毕业的前几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团员。一九七四年七月,我们首届高中毕业生,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带着一位知识青年满腔的热情,带着为林业局农场做贡献的献身精神,走向了当时还比较陌生的工作单位——图里河林业局第二农场。

(二)你,有出息!毕业后,一定能当上八级工的!

在二农场知青们的工作,有跟着老工人学种菜的、学做饭的、学制酒的,还有学习农业机械的。我很幸运,和同班的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学机械的小队。第一次拿到的“机械”是一把人力操作的林工锯,农场还专门为我俩配备了一名伐锯的工人师傅。我俩的任务很明确,用人力手工操作的林工锯,为农场六十四个火炉子准备过冬的烧柴。整整一个冬天,我们这俩高中生,在室外顶着零下四五十度的严寒,坐在冰冷的雪地上,双手擎着林工锯,面对着眼前由枯树堆成的“小山”,重复着千万次的“上送下拽”锯木头的单一动作,一棵一棵地把枯树锯成五十厘米长的木段段,然后再用斧头把木段段劈开,堆成一米高、六米长的“长方体”,称之为“柈子垛”。仅仅一个半月以后,农场办公室后院空地里的枯树“小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齐划一的“板子垛”。我俩劳动的成果,深受农场领导的好评和工人师傅们的赞叹。我俩的家庭出身都不好,但是,都是在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汗水,维系着那点儿心理上的、人格上的平衡,维系着和同龄人一样的人生目标和理想。回到家中过春节,老妈看了我一眼说:“你,不怕冷吗?”哎呀,这时我才发现,我是穿着薄棉裤在农场和大木头“摔跤”呐。咳,年轻人儿,火力壮呗。老妈的眼圈儿红了:“上次你同学回去,是我把你的棉裤给捎错了,让你挨冻了。”“傻小子睡凉炕,全靠火力壮!没事儿。”

第二年,农场特地派我去参加机械使用培训班。回来后,我告别了手中的林工锯,使用起真正的机械0-51油锯,带着几个徒弟,承担着全农场的烧柴筹备工作。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工人们退休离去,我们参加过机械培训班的知青们,走向农场的主战场——麦田,成为用机械治理麦田的主力军。当时的农用机械是东方红-54型、东方红-75型、红旗100型拖拉机。我们在农场的工作热情特别高涨,学习机械原理、机械维修技术、驾驶技术,全部是自己买的专用书籍,靠着自修、实践,积累了丰富的机修技术和驾驶经验。为农场节约了大量的材料费,延长了拖拉机的使用寿命。和我驾驶的拖拉机呆在一块的时间长了,感觉是和一位忠实的朋友在一起似的难舍难离。只要是拖拉机在我跟前驶过,听声音就知道,这台机械发动机的工作状态的好与差,看“外貌”,就知道这台车“主人”的勤与懒。当时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当一位技术全面的,八级(工程师级)机械修理工。

人,一旦有了人生目标,生活、工作就有了为之奋斗的方向。由于我工作中任劳任怨,技术高超,成绩突出,连续四年被评为局级劳动模范,并获荣誉证书及奖章。然而,人生目标的转折总是始料未及,正当我雄心勃勃,准备在机械这一行大干一场的时候,林业局出台了一个为知青们“变相”转正的机会,就是通过考试合格后,进入林业局主办的林业技工学校当学员,学期二年,毕业后即可以转为林业局的正式工人。对知青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事儿,谁也不想当一辈子的“知青”呀。在报名登记处,我小心地打听了一下:“同志,考试合格以后,要不要通过‘政审’这一关呀?”工作人员看了我一下说:“这事儿不需要政审,啥年代了,还这样老脑筋!”听了这话,我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蹦跳着、嘴里唱着:“幸福的花儿,竞相开放……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一溜烟儿“飞”回家中,一股脑地把我在中学为数不多的几本书找了出来,玩命地看了起来。不久,凭着我高中时学习的老底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林业技工学校。回到农场取行李时,老厂长用一种惜才的眼光鼓励我说:“你,有出息!毕业后,一定能当上八级工的!”我安慰老厂长说:“放心吧,我会努力的!”当时的人生目标,仍然是争取做一名修理技术高超的八级工。

二农场的老厂长,家庭出身也不好,但是,老厂长并没有因为出身不好而颓废,他选择了坚强、选择了奋斗。他是我的榜样,是我步入社会的引路人。是他,让我的知青生活丰富多彩:学会了识歌谱,吹笛子、吹口琴,唱歌,写小散文、诗歌等。重要的是学到了很多机械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即使没有端上正式工人的“铁饭碗”,我也能凭着机械修理、开车搞营运等本领维持生活。至今,我依然十分怀念我的老厂长。

(三)你,为什么要加入党组织?

二年的技校生活眨眼间就毕业了。我还在做着我的八级修理工的梦。然而,现实和理想总是那么不尽人意。林业局对我们这批毕业生视为“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才行。林业局创办人造板厂,急需技术人才,得用技校生;林业局还需要教师补充到林场学校,加强师资力量,还得用技校生;林业局需要补充公安干警,又得用技校生。于是乎,技校生可忙起来了,考教师的一拨儿,考公安的一拨儿,上板厂的一拨儿,当办公室“科员”的一拨儿。我这时已经二十六岁了,有了女朋友,我们是同届的同学。她在林场学校是代课教师,爱情的力量促使我去考教师的行当,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夫妻二人同在一个林场学校工作,一起上下班,一起料理自己的小家务。真的好甜蜜、好幸福喔。

癫痫能治愈吗石家庄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那个呢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