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婴宁:花朵的暗伤(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6:10

很多年后,我仍旧在为一种叫做“笑矣乎”的花草独自伤悲,她只在我们的生命中开放过一次,她似乎只有一次的命。对我和子服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一朵花在两个人的命中,开了,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而那一夜后,我们再也没有那种花香,多少个日夜之中,黑色大地、太阳光亮、岩石在风中碎裂,露珠一次次敲响青草的额头;大雪在风中卷起刀刃……我们就在其中,在子服和很好的儿子身边,时光多么迅即呀,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感觉到了人间的嘈杂、尘土、烟火,乃至身体和内心的种种幸福的斑点和沉潜的伤痕。我也不可避免地一点点老去。你们知道:王子服是肉体凡胎,他的苍老带动和影响了我的苍老,结婚的第六年,我的眼角出现了皱纹,细密的蚂蚁,仿佛一夜之间,就爬上了我的脸颊。那个早晨,我醒来,在梳妆台前,晃悠悠的铜镜,让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苍老,我*一次感觉到了它摧毁的力量,它是对一个人内心和自尊的杀戮。似乎从那一刻起,以前的我不见了,忧伤袭来,就像是一层层的海潮,从远处和暗处奔涌而来,一波一波地,漫上来,漫上来。我感觉到:人,在其中就像是一块微小的卵石,再坚硬的外表也禁不住一次次冲刷,而慢慢变薄乃至消弭。那时候,我感到了沮丧,悲哀,那么迅速而隆重,像是一把永远都磨不出亮光的刀刃,隆重而坚决地深入到了我的内心。

而事实上,在没有苍老之前,我就感觉到了王子服的冷淡,我敢断定他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慢慢知道,人是一个容易厌倦的动物,对事物,对他人,甚至对自己。这种厌倦让我感到了绝望,感到了这个人世的某种坚硬、冷漠和寡情。虽然子服也在极力回避、杜绝和挽救。结婚第七年的一个夏天夜里,皎洁的月光从窗棂照射进来,粉红色的窗纸上到处都是它在摆动叶子和暗影的姿势,好像是一群诗意的文字,充斥着天堂的消息。我的头颅放在子服裸露的胸脯上,我的秀发是对一个人心脏和肉体的覆盖。在子服的呼吸和心跳之上,我听见他喃喃的话语:他说他时常会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心跳和呻吟,在每一个夜晚和清晨,在午眠和冥想当中,薄如清冥的空中,消匿的烟岚,大地和虚空同样澄明,那个女人的叹息和呻吟从其中迢遥而来,像是一阵风中的竹叶:清脆、悠远、真切而又贴近,似乎就在他的耳边。

他说的时候,我没有想太多,子服是爱我的,我从不怀疑,怀疑是感情的毒药,我不要它趁虚而入,慢慢消泯我们的激情。知道后来,子服几乎每隔五天就要给我重复说起这样的一种幻觉,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去猜测什么,我是一个简单的狐狸,不复杂,简单是我的天性,是作为狐狸的本能和一种品质。以致走进人世之后很长时间内,我觉得自己仍旧保持着狐狸的性格,我喜欢肆无忌惮地笑,笑是我一生的武器,记得子服*一次见到我,他的眼睛“灼灼如贼”,“贼”我觉得是对一个爱恋中的男人眼光的很好譬喻,后来我就想:爱,本来就是人对人的一种偷窃、掠夺和占有,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战争。

那时候,王子服*一眼就爱上了我,没过三天,他就登门造访了。他从很远的城里来,走过一条长满蒿草的山道,途径河流、村庄和森林,在开阔的郊外,我们幻化的房屋看起来整洁巍峨,金壁辉煌,在那一带的城市和乡村,自然是很少见的。子服进门,我正在树上,我老远就看到他了,那个羽扇纶巾、长袍扫地,面如白玉的少年,他白皙的手指敲响我们家的门环,那声音是那样的动听和亲切,我在树头上,我忍不住笑了,我的笑声打着槐树叶片,在微风和阳光中,我感觉到人的可笑,尤其是男人的可笑,他们总是这样,遇到美好的适合自己的女子,总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直到王子服进门,我仍旧在大声笑着,我无法遏制自己的笑,它是那么的淋漓尽致,毫无顾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笑还需要理由么?

那时候,子服是多好的男人呀,他*一次就在我的内心写下了自己的影子,用眼睛和自己的形象。很初,我不知道人和狐狸到底在地方存在着哪些不同。我*一次看到人的时候,也觉得奇怪,在这个尘世之中,竟然还有两条腿走路、叽里咕噜说话、用脑袋思想、用手指和嘴巴表达想法的动物。

相识不久:在一个明媚的春日,满山遍野的花香和草香叫人满目舒适,心情蜜蜂一样飞舞。这一天,我嫁给了王子服,锣鼓和花轿,人群和鞭炮,众多的看客和飞扬的尘土,我头顶的红布似乎火焰一样,把我的内心和脸颊映得通红。王家到了,我仍旧咯咯笑着,在王子服和红绫的带领下,迈过高高的枣木门槛,碎步走过铺满青砖的院落,我一直向前,沿着红绫,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没有主见的蝴蝶,单一的思维无法控制轻飘飘的身子,在恍惚和不由自主的笑中,走进了洞房。洞房宽敞明亮,墨香和花草的香味让我觉得了人世的美好和作为人的一种新奇感。在绫罗和丝绸的床铺上,我坐下来,柔软的布匹和棉花,没有人盖过的被褥发出一种诱人的香气。

我坐了一会儿,起身,自己掀开盖头,在房间里四处看。正面墙上挂着一副仕女图,画中的女子身材纤细,腰肢如蛇,云鬓上插着一只坠着珍珠的簪子,右手抬起,轻掩脸颊。画的一边写着一首诗。落款为王子服。看了一会儿,越来越觉得画中人就是我。我没有想到,王子服竟然还会画画,虽然把我画的不怎么相像。但毕竟画的是我,这一点,我感到温暖,一种被人描摹和想象的安慰。在墙壁的一侧,我看到了盆栽的花草,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花正要开放,我嗅到了它自花苞闪出的香气,被我呼吸,进入我的心脾,那时候,我突然没有了意识,什么都成为了喜悦和快乐的因由,我咯咯笑起来,那笑声震动了屋梁上悬挂的红绸布,它挽结的头部在微微颤动。我觉得那么多的事物让我觉得好笑,没有理由的好笑,它们就像那些顽皮的小狐狸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可以把我惹得咯咯笑个不停,身子发抖,花枝乱颤。

可是,笑着笑着,我的身体就燥热起来,像是夏天靠近火炉一样,体温迅速攀升。从丹田,从脚底,从毛孔,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充满了渴望,充满了张开的无限遐想。我想到了王子服,那个还在外面,不知道具体在做些什么的人,娶我我嫁的人,王子服,他是不是浑然忘了,在这边的房屋里面,还有一个等他的人呢?我想着的时候,外面的吵闹一波一波,他们在猜拳行令,浓重的酒气从门缝灌入。我掩了鼻息,用祖母给我的香草末涂抹在鼻孔周围。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趔趄的脚步和一个接一个的酒嗝。我想那一定是王子服了,我看了看墙上的画,笑了笑,身子一纵,就没了踪影。王子服推门进来,外面灌入的风摇动着烛光,我嗅到了他身上的浓重酒气。他随手关门,然后直奔床帐。我看着他拿捏不稳的脚步在铺着木板的地面上摇摆而过。他一头躺下,双腿悬在床边。他的手臂在床上四处摸索。他拉翻了绣花的枕头,扯歪了红色的罗帐。好长时间,他咦了一声,翻身坐起,睁开朦胧的眼睛,四处寻找。我看着,忍不住咯咯地笑,他听见了,眼睛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瞅。他好像在寻找我,又好像在寻找别的什么。我又看见了他眼中“贼”一样的光亮。

那光亮暗合了我的心事,也暗合了我的身体。我看着他贼一样在房间里翻检和寻找,看到他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欲望缘故烧红的脸颊。我不知道他要寻找什么,是我的人,还是我的身体。但在那时候,什么都无所谓了,我直觉得身体之内的火焰越烧越旺,像我多年之前遇到的那场山火,它们姿势凶猛,速度惊人,它们在寻找着一切可以作为燃烧的物质,而此刻,这样的情境和山火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得承认:一个人的身体就是一团火焰,一个人的身体就是一座山峰,一条大河,一头猛兽……乃至一把灰烬和烟缕。

我不由自主地走下来,落在罗帐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陡然沉重起来,落在床上的时候,我明明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就像一块岩石砸在草地上,就像一嗝高悬的物体突然落在麦秸垛上。我拍了拍焦灼不堪的王子服后背,他猛然转过身来,看到我,眼睛里的光亮陡然亢奋和激烈了许多。他一把抱住我的,说,婴宁,你去哪儿了?我怎么找不到你了呢?我绯红的脸颊贴近他的脸颊,两种火焰的汇合,两个人肉体的摩娑,让我觉到了人世间隐秘的快乐和温暖。

需要说起的是,我们的初夜:宽衣之前,子服特意到那朵名字叫做“笑矣乎”的花草面前,鼻子贴近,使劲嗅了嗅。他回步,闭上眼睛,好像吸食大麻那样,一副陶醉和轻浮的样子。他快步回来,沓沓的脚步把木板压出了声音。还没有走到床边,他的身子一纵,向我扑来。他的身体似乎比我更为沉重,落在我身边的时候,好像一声炸雷。他的手臂和身体迅速跟随过来,他呼呼喘着粗气,嘴巴像一个蒸笼一样,堵住了我的嘴巴。他的舌头像是一只壁虎,在我的口腔内游弋,把我的舌头用牙齿咬住,并且像蛇那样紧紧吸着,我觉得了舌根的麻烦和微疼。那时候,我想他一定是要把我的舌头吞进他的肚子里的,我绝对不会反抗,我也正在像他那样,妄图把他的舌头据为己有。他的嘴巴离开了,在我的额头、发际、耳垂、鼻尖、嘴唇、脖颈、胸口、乳房、肚脐、私处、大腿、脚踝、脚趾……再从后面开始,连我的后背新生的几个小红疙瘩都没有放过。他艰难的进入唤醒了我的某种疼痛,虽然他并不莽撞,但他却是急切的、甚至是残忍和异常霸道的。

夜半之后,汗水抑或我们的体液滴落床底,打在木板上,噗噗的响声让我们逐渐清醒。那时候,子服显得异常疲惫,他伊始的酒气不知何时挥发殆尽。我蓬乱的头发散落在他的胸脯之上,我的脸颊在他起伏的胸脯上,随着他的心跳逐渐变凉。子服一次次地亲我的嘴巴和额头。用手指梳理我的头发。我感觉这时候是我生来很美的,我愿意时光不动,此刻永在。我想我们就这样,静静呼吸、相互依偎,以内心和身体在光阴中成为活着的雕像。

子服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我抿嘴一笑,咯咯的笑声在万籁俱寂的后半夜显得格外清脆,甚至有些阴森的味道。但我觉得,这时候的笑一定是我一生中很美好的笑了,尽管总是肆无忌惮地笑,狂浪、无邪、彻底地笑,但每一种笑都是有着特定的环境和诱因的。我不得不相信,笑在很多时候构成了我自由、快乐、幸福的一种外在形式,在这种形式中,我的笑是其中很为隆重和关键的部分。慢慢地,子服睡着了,他均匀的呼吸在我听来,犹如当年的山中轻风,徐徐缓缓,张驰有度,像是一个人在寂静中的轻松劳作,像是一个婴儿的睡眠。

而时光不会听从我们的安排,天亮了,公鸡叫得太阳脸色绯红,它的光亮从东边的屋顶照过来,从我们贴着大红喜字的窗棂,落在水红色的窗帘上。我一宿没睡,眼睁睁地看着时光在子服和自己的呼吸中流失。多么短暂的时光啊,原来人说的“春宵苦短”竟然是真的。子服醒来了,把我抱在怀里,笑笑亲亲说:婴宁,你真好。我探起身来,不在乎他看到我裸露的胸脯乃至全部的身体,我学他,亲了他的嘴巴、耳朵、嘴唇、鼻尖和下巴。我笑笑,看着他清晨的脸庞,有些慵懒,有些舒心和悬挂的满足。我说你也好的,我停顿了一下,又说:没想到你会这么好!子服呵呵笑出了声,快乐、知足而又有些骄傲和得意。

这一天傍晚的时候,坐在院子的水亭上,荷花的清香从水面飘溢,兰花和牡丹在夕阳中婀娜,燕子们不厌其烦,一次次从附近的房顶俯冲下来,掠过水面。我们肩膀挨着肩膀,子服摩娑着我的手掌。我的头靠在他的胸前。我们说了好多,令我惊异的是,说着说着,我的身体就有了昨晚的那种反映,它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猛然燃起了呢?我羞红了脸颊,子服好像也有些灼热,他身体的某一部分突出出来。我抬起头来,离开了他的怀抱,站在小亭的一边,看见夕阳中的院落,涟漪的水面,微微摇动的青草、花枝和树影。我突然想起了昨晚的那束奇异的花,我转身回到子服面前,问起那花的名字,子服告诉我:那花名叫“笑矣乎”,其实不是花,是一种草,在深山之中,没有缘分的人,一生一世都不可以找到。它只是跟随自己的命,在冥冥之中,总有一种看不到的东西,在牵引或者引领着它。

也就是说,它不是由子服种植的,而是自行来到的。就像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子服还告诉我说,这种花草,在室外,嗅到它的香味,则大笑不止。在房间,就是引人或者说诱人合欢的。并且在某一时刻内忘掉所有的忧愁,身心空明,气顺心畅,浑然不为世中人。在此之前,我一直不知道那花草叫什么名字,在深山、云雾、岩石和草丛中,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而在子服这里,它来到,它在那一晚让我感到了身体的强大,以及欲望的不可阻遏。想到这里,我又觉得好笑了,总是会有那么多不可预料的事情和事物,在某种场合和情境下,完成对另一种生命的激发、诱导,甚至善意的垄断和欺骗。

有一天,我做梦了,那是在我们有了儿子之后。冬天的一个晚上,子服彻夜未归,傍晚,他说要去三里外的管庄看望一个朋友,什么朋友我不知道。他走之后,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飞奔,不一会儿,就把大地笼罩成了一片苍灰。北风刮起来,从东边的槐树林,茅舍和青瓦的房顶,吹到了我们的院落。接着是雪花,那么多的白色颗粒,从空中,从高处,纷纷下落,它们落地无声,至少我没有听见,大约一个时辰,就把房顶和露天的院落覆盖了。我升起炭火,房间顿时温暖起来。4岁的儿子在他的小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屋顶,不时把手指塞进嘴巴,像吃奶一样吸食,而且嘬嘬有声。我站在大门前的台阶上往管庄方向看了又看,白茫茫的大地上,始终没有人影,一些飞不高的麻雀和聒噪的乌鸦飞来飞去。夜深了,奶足了孩子,我合衣躺在床上,等着子服归来,需要说起的是:这么多年来,子服从来没有让我一个人守过空房,他总是在我身边,抱着我睡眠。而这一个夜晚,我注定要在不习惯合睡眠中等待,或者做些别的什么事情。

产生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太原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