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八一】魂归乡野(外一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03:06

◎魂归乡野

生于斯,养于斯,葬于斯。一个曾经风光于他乡的游魂,而今落叶归根,魂归乡野。

一个灵魂的陨落,等于终结了一个人的时代。无论哪个时代,他是多么耀眼,当黄色的土地把其容纳的时候,留下的也就是寂寞的坟头和飘摇在风雨中的纸灰了。村里人聚集在那个曾经属于他的院落里,唢呐声声,哭声阵阵。悲伤的曲调融进了不少现代流行曲的韵律,只是能否分辨出曲韵里的那些思念的成分呢?

游离于躯壳外的灵魂,或许会停留在半空中,接受着远近而至的亲人们的祭奠……

思念,哀悼,已充盈着俗人的胸膛。

嘶哑的哭嚎声,回荡着院落的上空。孝子贤孙低头跪下、爬起、跪下……

眼下的这个村庄太亲切了!只是村庄里的乡亲们,他已经认不出多少熟悉的面孔了。而村里的不少人,也不认识他这个大半生在外的人。不过,只要认真地去捋捋,就能捋出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也没有必要。当年意气风发昂首走出这个村子时,他就再也没有想过,对于这个村子还有啥可眷恋的。自己的几个孩子在大树的荫凉下,早已不在乎村头的小河水了,也不会在乎那棵曾经为他们带来童年快乐的老柳树。这些,都不必牵挂的。

名利,地位,浮游于半生,给自己带来了一切。

也算欣慰,安心地走吧!可现在又能带走什么吗?

这个算不上富裕的小村,乡亲们为了他这个归根人的过世而忙碌着。因为我们同姓,一样地饮过双龙河水。不用想象他为这片土地流过多少汗水,也不用记得河上的这座小桥修建时,他远在百里之外的风光。此时,他不是也一样地跨过了这条河,踏过了这座桥吗?他不是又根植于这个小院里了吗?

天气热得有些近乎疯狂,强烈的风张扬着,似乎都想为这一葬礼做点什么。蒙在头上的白布,让过惯了城里生活的孝子贤孙们有些精神恍惚。而其他生活在农村的亲戚们,更多的是忙活着。

缺少了雨水的初夏,燥热的更让人无法承受这种悲痛。

各种仪式,倾尽思念。儿子,闺女,孙子,孙女,还有其他一个个满脸汗水和泪水的人们,仿佛在经历一场人间炼狱的煎熬。农村,那个曾经熟悉的名字,她也需要那么大的毅力才能承受下来。摆在面前的时候,那个已经衰老的身体在青单覆盖下安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那魂魄不愿离开,或许就在上空不言不语地守着,守着。谁也不会刻意地注意它的存在,隔离在那个世界里,即使是就在你的头顶上,你也没有慧眼瞧见的。

唢呐声时断时续,高音此起彼伏。一辆辆豪车拥挤了这个街道,如此豪华的排场真是难得一见。花圈,椅子灯,九莲灯,纸人纸马,摆满了小小的院落。虽然生前风光无限,其实,这些祭品也跟俗人死后一样,必不可少。儿女子孙护着灵车而去。他跟所有的亡者要承受那一场烈火的洗礼一样,不知那时的灵魂,是否比普通人的灵魂升华得更高不?

一切都归于宁息。

一口豪华棺木安放下那一盒骨灰。

顿时,唢呐的腔调奏至高潮,痛哭的声律也达到了顶峰,谁都知道这一哭之后意味着什么。

浩浩荡荡的队伍涌出街衢,绵延到村外。缓缓行进在乡间小道上,风中扬起的招魂幡,在夏风的撕扯声中呼呼地哭嚎着……

此行,与几十年前孩啼时的随母亲去墓地的感觉已经不同了。难道还会念起几十年前的童话吗?那时,哪会有轿车的影子呢!

那就让灵魂魄在这里追忆吧!

几十年的时间,不知家乡的变化是否让他感到陌生了?

印象里孩提时的墓地,早已成为了村子的一部分。后来,墓地迁徙到村东南的沙岗上,也因建高速而彻底搬迁到了村东北的沙岗上,毗邻曾经的林场。如今,林场也没有了遍地洋槐郁郁葱葱的昔日风采。栽种的杨树,闪动着稚嫩的青绿光彩,迎接着这个有些特殊身份的新成员。

一个较好的地势,将成为他永久的居所。伴着暮雨朝阳,伴着一年四季。他将和许许多多长眠在这里的人们一起,俯瞰着远处的村庄。在这片土地上,那些相守了一辈子的人,除了泥土、黄沙、庄稼、树木之外,眼中还有什么呢?而他在都市优越的生活熏陶中,涤濯了乡土之气后,又有谁和他还有太多的共同语言呢?

灵魂,不得而知!

儿孙走后,或许他会很孤独。或许不久的将来,他能打破灵魂上的孤寂。

夜幕降临,田野上的风儿带来了星辰的慰籍和庄稼的呓语。陌生的世界,陌生的聆音,他到什么时侯才会真的适应呢?

◎一夜迷情

不要用温暖来形容我们的初夏。风云变幻,除了极冷就是极热。谁也无法预料这个季节,就像无法预料我们的明天一样。

这几天,气温就像是过山车一样,温度又达到了顶点。面对着季节的狂躁,我们又该说些什么呢?

田里的庄稼,正在承受着一场无语的煎熬。花生苗出来了,嫩绿可爱的小家伙们需要水的滋润和爱的呵护。可是,阳光却用自己的焦躁和暴戾撑开了夏日的疏狂,怎么就不懂得呵护那些幼苗呢?听说又要浇花生了,想想延伸到地头的塑料管和烈日下不断摆弄着管子的人,心里就有一种不安。大自然,真的把我们需要的雨水隔离了这么远吗?

我没有回家,也能想象出来脚下的这片土地上的呻吟,也能听到泥土干裂时敲击在心头的伤痛。

夜里下班,我迫不及待地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睡眼惺忪的她,面对着我的关切,述说着家里的情况。家,那个支撑起我们希望的田野,能否在我的期盼中得到一场甘霖的降临呢?

麦子也该浇四遍水了,可即使浇了这几遍水,其长势也没有预期的那样好。

天灾乎,人祸乎?谁能理得清其中的关联呢?就在我们疯狂地破坏大自然,铲除森林和植被,建厂并大肆掠夺起资源的时候,大自然疯狂的报复就已经来临了。又有谁能躲能藏吗?唯有那些赚得盆丰钵满的家伙们,用掠夺来的金钱把自己的后世安排到了遥远的地方。而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只能承受着大自然特殊的“恩赐”,这就是灾难。

前些日子,我去到麦地里,看着麦尖上干枯的叶片就发愁。听说,这是一种虫害。如果冬天没有雪,害虫的卵呀啥的,就不能冻死,第二年发生灾荒的几率就会增大。春夏不下雨,除了干旱之外,田野里的其它灾事也难以避免。我们的土地到底是怎么了?是人为的因素吗?还是这片土地真的病了呢?花钱,买药,掺和到喷雾器中,那刺鼻的农药味真的让你头晕脑胀。可是,你又不得不将用它来对付害虫。

身旁掠过的电动车,一个个拉着喷雾器和水,就连打起招呼来,也全被禁锢在灾难和农药的话题中……

干热的风驱动着太阳的浪漫,蔚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彩。风是自由的,太阳也是自由的,飘逸在麦间上的农药也是自由的。每一畦,每一垄,都要穿透。麦地里飘忽着浪漫的情绪,阳光在白色的雾气中分解着自己的美丽和快乐。你转动着喷雾器杆和把手,依然无法控制住她们的小心思。偶尔,一阵风吹来,她们就飘到你的脸上,你的眼里,你的嘴里。她们唱着,跳着,仿佛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跳跳小丸子。

不想咀嚼都不行!

可到了嘴里,眼里,又意味着什么呢?那就变得麻木吧!让自己的神经也开始麻木吧!

无法拒绝。接受着农药的洗礼……

我们的麦田舒扬着优雅的旋律,如同波浪滚动的绿色海洋。这种波浪,涌动着有些麻木的心,为送别的春季唱一首挽歌吧!初夏的情怀,或许不只是需要一种离别的告白,更需要对新旅程的期待。可我们的期待,又是什么呢?

夜很静,劳累了一天的她把所有的一切都送入了梦境。唯有我的情思,随夜风飘忽流动。过去,将来,那些时空概念,为什么连接起来并没有多大的欢喜呢?想想我们的麦子,那些攀附在麦叶上的虫子,是否真的被药打发到了另外的世界里去了呢?不想作孽,我要保护好我的庄稼,不想让它们遭受到任何伤害。还有那密密麻麻的小腻虫,可怜的小家伙们,只要你们远离我们的庄稼,我也会像欣赏小宠物一样去看你们。

院内的月季花纷繁着自己的美丽,飘散着醉人的花香,尽显着迷人心魂的魅力。我真想让自己的情永远迷幻其中,可这里的世界,除了天上的星星,真正属于自己的又有什么呢?

欣赏,情迷,心醉,就当自己是在做梦吧!

或许梦里,那些虫害呀、干旱啥的,都会一起完结的。睡吧!睡吧!或许梦里才是精神的最好解脱。

癫痫发作怎么办甘肃癫痫病公立医院羊癫疯能治好吗原发性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