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荒唐年代的荒唐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06:42

在人的记忆深处,总有一些事情无法抹去,当年发生在那个荒唐年代的荒唐事,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忘记......

——题记

【一】红五卷事件

一九七七年,我正在读初中。那时候,全国各个学校全都没有人抓教学质量,但政治形势却是紧跟不舍。谁要是不把政治学习放在第一位,学校的校长恐怕就得给他人让位了。

当时,刚刚发行毛泽东选集一至五卷合订本,人们习惯上称之为红五卷。这部合订本无论是干部、工人还是学生,每个人都是人手一卷,而且,学校每天还要利用超过半数的时间组织学生来学习红五卷的内容,并要求写一些学习体会和经验交流等文章。总之,学习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是取代一切的重要任务,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作为初中生,我们当然最主要的任务也是学习毛选五卷了,所以,我们当时学校就要求学生,不管是什么时候,毛选五卷必须随身携带。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我亲身经历了一场惊动全地区的红五卷事件。

事情的起因,是由我和两个同学在课间的打闹玩笑引起的。当天上午,第二节课下课以后是做间操时间,但是,由于学校的广播坏了,所以,间操只能改成自由活动了。于是,各班级同学们都三五成群地打闹玩耍起来。

我本来和一个叫赵修龙的同学在一起,结果,他抢了我胸前佩戴的毛主席像章就跑了,我起身就去追他。这时,我们班级一个叫王龙的同学赶来帮助我追赶赵修龙。王龙跑得非常快,不大一会儿就追上了赵修龙。追上赵修龙后,他一把掏出赵修龙衣兜里的毛选五卷,开玩笑说:“看看,这就是这个地主的变天账。”

这句玩笑话,可是犹如晴天霹雳,把听到这话的人都给惊呆了。就在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被抓住的同学赵修龙说:“好啊,你敢说红五卷是地主变天账,我告诉老师去。”说完,他就往老师的办公室跑。

我一看这件事情要出大事了,赶紧喊我的同学赵修龙:“赵修龙,你千万不能告诉老师啊,不然王龙就完了。”可是,赵修龙根本不听我的劝告,已经直接跑到教师办公室去了。

其实,我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本以为老师知道王龙的玩笑话后,肯定得批评他一顿,然后让他在班级做检查也就完事了,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第三节课的上课铃声响了,我和王龙非常忐忑不安地往教室走,边走边幻想着由这个事件能导致的最终结局是什么。当我俩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还没等我们走进教室,就被早已在教室外面等候我们的学校保卫人员拦住了。

“你们两个不用上课了,和我一起去工宣队的办公室吧。”看到保卫人员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当时也挺生气。当时,地区革命委员会都往个学校派驻工宣队,工宣队队长的职权甚至比学校校长的还大。不光是学生出现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要被带到工宣队接受训话,就连老师出现了偏离政治教育的轨道问题,也要到工宣队接受再教育。

“怎么了,我们偷东西了吗?干什么要带我们去工宣队呀?”我也态度生硬地问道。

“偷东西了?你们所犯的错误比偷东西可严重多了。废话少说,跟我走吧,对了,你两个先进教室把书包拿出来吧,估计想再回来读书是不可能了。”保卫人员的话,真的把我俩给吓坏了。

没有办法,我俩只能低着头,在同学们诧异的目光中,走进教室,拿着书包,乖乖地跟着保卫人员走了。

【二】立功心切的女老师

我们的班主任顾老师是个身材不高,相貌极丑的上海下乡女知青。和她一起下乡到我们学校的三个上海老师都返城了,全校只剩下了她一个上海人。她平时在我们班级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脸严肃,年近三十还没有成家,布满麻子的脸上纵纹丛生,却始终绷着脸,很像音乐课学的五线谱,为此,我们背后都喊她五线谱。

别看她跟我们学生一脸严肃,可是,有几次我分明看见她有事没事总喜欢往工宣队队长的办公室里进,有时候拿点上海的特产,有时候是拿着着思想汇报,归根到底就是想跟工宣队队长老范套近乎。可是,那老范是出了名的范马列,什么事情都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从来不讲个人情面。或者,也许是他看五线谱闹心,所以,五线谱的返程指标始终没有落实下来。而且,就连她的入党问题也一直处于积极分子考核写实阶段,始终没有解决组织问题。

这次,听了赵修龙的汇报,她敏锐地感觉到王龙所说的玩笑话,里面大有文章可做。这件事就像是给五线谱打了一针兴奋,。她一面喜笑颜开地安慰赵修龙,又拿出笔和纸让他把事情经过详细写出来;另一方面,她赶紧往工宣队队长的办公室跑去,比火上房都着急。

在工宣队办公室里,队长老范正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烟,端着“印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白瓷缸子喝着茶水,五线谱“嘭”地一声推门进屋,吓得老范手一哆嗦,茶水洒了一桌子,溅了老范一身。

“你干什么呀?疯了吗?一个女同志怎么着急忙慌的,身为老师也没有个稳当劲,还不如工人大老粗呢?怎么回事?火上房了吗?”范马列可是气坏了。

“范队长,这事可比火上房严重多了。我们班级出现了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搞不好这件事在全地区都得是典型,这可是事关毛选五卷贯彻落实的大事呀。”五线谱跑得气喘吁吁的,脸上全是汗珠,纵纹显得更长了,麻子也越发显得的清晰可见了。

“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还事关毛选五卷的贯彻落实问题,有这么严重吗?你别着急,慢慢说。”听了老范的话,五线谱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她坐下来,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向老范简要做了汇报。

“哦,如此说来,这件事真的很严重,把红五卷说成是地主变天账,这还了得。我给校长打电话,让保卫把他们几个都带到我这里来,咱们得调查清楚再上报。”

于是,我和王龙,赵修龙都被保卫人员带到了工宣队办公室。老范看着我们三个,用目光审查了几分钟。然后,又低头看了一下赵修龙写的事情经过。

“嗯,看来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这绝对是一起诽谤红五卷的事件,幸亏有阶级斗争意识强的同学反映情况,还有政治觉悟高的顾老师及时汇报,我才掌握了这一情况。你们三个就不要上课了,继续写清楚事情经过;保卫,你到教导处去开介绍信,到他们父亲单位去搞一下外调;顾老师,你回班级发动同学,继续查找目击证人,做好采证工作,这可是给你入党提供的一个机会啊,你要好好地珍惜呀。”老范的话,说得五线谱心花怒放。

“放心吧,范队长,我一定配合组织上把这件事调查清楚,请组织上考验我吧。”五线谱乐得走道都发颤了,屁颠似的走了。

老范也出去找校长研究如何处理这件事了。王龙一看屋子里没有其它人了,猛地冲过去,狠狠地掐住了赵修龙的脖子:“我掐死你个告密者,我和你有什么血海深仇?你非要致我于死地啊?”

我赶紧过去,把王龙拉开了:“行了吧,王龙,你还嫌事情小啊,别再惹事了。”

“对不起,王龙,我也没有想到事情能惹这么大,我就想报复一下你,让老师训你一顿,哪知道引出大事了,都怪我。”赵修龙也为自己打小回报的行为感到后悔。

中午放学的时间到了,老范回办公室把赵修龙放走了:“赵修龙揭发有功,可以回家吃饭下午接着上课了,你们两个还有待于进一步接受调查,中午就不能回家吃饭了,饿一顿吧,接着反思你们存在的问题吧。”

这个该死的老范,还是工宣队长呢,一点同情心都没有。那个年代家里油水都少,我俩早都饿了,要是中午饭不让吃,再饿一顿还不得昏过去呀。可是,还没有等我们说什么,老范已经锁门走了。

这可怎么办呢?就在这时,我听见老范办公室的后门有敲玻璃的动静,我回身一看,原来是我的同桌女同学小静,她正在敲后门窗户喊我,我赶紧跑了过去。

“给你两个面包吧,这是我带的午饭,本来我和小丽说好了中午不回家了,看见你被关禁闭了,就把面包给你吧,我回家吃饭去喽。”老范的后门正好一块玻璃是后换上去的,没打腻子,只有两个钉子钉在门框上,我用手使劲掰开钉子,把玻璃取下来了,伸手接过面包,想说谢谢,可声音却哽咽了。

小静挥挥手走了,我由衷地感谢她,别看平时我们不说话,她真的对我很好。她父亲在铁路上跑火车,可以买到不用粮票的面包和饼干,这在缺少粮食吃的年代,可真的让人很是羡慕的特权啊!

我和王龙每个人吃了一个面包,那面包的馨香,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从那以后到现在,我吃过太多品种的面包,可是,没有一种面包有当年的那个面包好吃。吃完面包,我俩又用老范的茶缸子喝了点他暖壶的开水,他的茶缸子一股浓烈的烟味,让人感觉到很恶心,可是总比渴着强些,就这样,我俩挺到了下午。

【三】王龙的悲惨结局

去外调的保卫人员下午回来了,这一外调,可是又牵出了其它的事情。我的家庭出身本来就是地主,而王龙他家也是地主。不仅如此,他父亲还是属于在关里老家忍受不了农村的批斗的漏网地主,他们家属于私自跑到东北的盲流人员。

这一下,性质又变了,变成了两个地主家庭的子女,原本就对共产党怀有仇恨之心,现在是借玩笑之机发泄心中的不满情绪了。这次事件升级处理了,我们两个被带到了地区教育局,王龙的父亲还被拘留审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王龙每天都得带饭到教育局报道,然后就是没完没了地写交代材料。从事情的起因,到发展过程,直至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原因导致王龙攻击红五卷的?他有什么动机?你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是否与王龙有着同样的想法、为什么袒护他,为什么不立即向学校工宣队领导汇报。

王龙则更惨了,他父亲作为逃亡地主,本身就对共产党怀有愤恨之心,他又攻击红五卷,属于性质特别恶劣,被地区革命委员会定性为现行反革命,遣送回原籍老家,接受贫下中农监督改造了。

就这样,我的同学王龙被遣送回原籍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面。这件事虽然不是我告密的,但是,却是因我而起的,我也从内心感到无比的内疚,因为一场打闹玩乐游戏,竟然断送了一个同学的前途,真的是令人惋惜。

我的班主任老师五线谱可是乐得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她被教育局抽调到“毛选红五卷活学活用”宣讲团,到全地区教育系统巡回宣讲。而且,她由非党积极分子,转为了中共预备党员。接着,又被地区树为学习红五卷标兵,在巡回宣讲了一段时间后,由地区革命委员会特批了一个返城指标。我的班主任五线谱真的是美梦成真,靠红五卷事件,实现了她返城的目标。

王龙被遣返回老家了,我则被下放到学校农场,与一个偷学校大钟卖的同学大军和一个辱骂工宣队的同学小俭一起,强制劳动半年。

学校的农场名义上是为勤工俭学准备的基地,实际上就是给教职员工谋福利的一个场所。除了我们三个是要在农场劳动半年的固定人员外,每个班级的同学都得轮流到农场参加劳动,一般都是半个月一轮换。

在我到农场强制劳动期间,我的同桌小静曾经跟随学校的校车到农场看我过我,并给我带了一大袋子火车上的纸袋面包和纸袋饼干,让我非常感动。

“小静,真的谢谢你,咱们在一桌的时候我也没有给你帮上什么忙,现在还反过来让你来看我,太不好意思了。”

“你说什么呢?咱们是同桌,平时你在学习上没少帮助我,我给你送点吃的是应该的。我知道你是受了委屈,没有办法,挺着吧,好在半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你回去的时候,我还要和你同桌,你落下的功课我给你补上。”小静的神情很是天真无邪,反倒是我的眼帘湿润了。

小静又跟随校车回去了,和我在一起劳动改造的同学大军和小俭看着眼泪汪汪的我说:“嘿,哥们,行啊,刚上初中就处上铁子了,到什么程度了?搞到手了吗?”

我气坏了:“你们两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说什么屁话呀?我们可就是普通的同桌,没有其它的关系,你们想歪了。”

“行行行,我们错了,来,我帮你拿东西吧。”两个人接过我手里装面包和饼干的袋子,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和学校负责农场的干部“阴天乐”和其它工作人员住在一个平房的对面屋里。我们之所以叫他“阴天乐”,是因为他的眼睛一遇到阳光就眯成一条缝,睁不开眼睛,所以,大家背后都叫他“阴天乐”了。而其它来参加劳动的同学们则住在另外两栋房子里,男女同学各住一栋房。而每间屋子里都是对面两排大铺,每个房间可以住十个人。同学们在家里都孤独惯了,一旦这些人住在一起,可是热闹多了。

各屋的同学打闹说笑,到了睡觉时间也不睡觉,一直闹腾到后半夜才休息。

【四】在劳动改造的日子里

每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农场公鸡开始鸣叫,负责农场的学校干部阴天乐马上开始逐个屋催促同学们起床劳动。农场的规定是早饭前先劳动两个小时,然后才能回来吃饭。

辽宁癫痫医院在哪里长春市到哪治疗癫痫病郑州市有看癫痫的好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