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巡礼“昆仑三雄”(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43:53

假如要为新疆选一个象征,我首选“昆仑三雄”。

在候选者中“昆仑三雄”定会名列前茅。

当然,博格达山腰间的天池,阿尔泰山脚下的喀纳斯湖,伊犁的果子沟,吐鲁番的火焰山等风景胜地也颇有名声,但想与帕米尔高原上的“昆仑三雄”相比,那就“稍逊风骚”了。“逊”于何处?让我的亲历亲见为你作答吧。

1979年的夏天我走进新疆,定居在位于昆仑山西段首部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相识了“昆仑三雄”,相交了“昆仑三雄”,这一相识相交就是十四年。

记得第一次到克州,我是乘坐一辆大货车从乌鲁木齐出发,开车的是一位汉族师傅。第一天的路程是翻越天山,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与司机师傅交谈很是方便,可我不敢问话。

天山脚下的路弯曲险要不说,最吊人胆的是我刚把头伸向车外,头顶上就垂直下刀刻般的鼻梁压缩着你;刚把目光转向车外,迎面就横亘着深陷的眼窝窥视着你,我只能闭眼,缩头,紧绷着神经翻越在天山的险道谷壑中。

直到第二天,汽车终于爬出了天山行驶在茫茫戈壁滩上,我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虽说眼前展现的是空旷与单调,车轮辗转的是砾石与沙荒,总是可以任我迎风沙振臂,追大漠抒怀:

新疆,我来了!

戈壁滩,你真漂亮!

司机师傅也放松了神经与我说起话来:“戈壁滩有什么漂亮,漂亮的在远处。”他把目光投向远处。

随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了远处时断时续时隐时现的山脉。

“是那些山吗?那山叫什么名?”我敛着心情问。

“昆仑山。”司机师傅平声回答。

“什么,昆仑山?那就是……”我仄声大惊。

“第一次见吧,好好看看新疆的山与口里(新疆方言,内地的意思)的山有什么不一样。”司机师傅没有笑我大惊小怪,倒像位智慧的老师让我认真思考起眼前的书卷。

昆仑山,这个誉满全球的“世界屋脊”“亚洲脊梁”的名山,之前在书本里读过,而亲临亲见还是第一次,并且这第一次又是我坐在车上远距离的亲见,这让我的亲见有了一种空间距离上的美感。

远眺昆仑山,时而参差着身躯蜿蜒盘踞,时而云雾缭绕着半遮面,时而展现冰川雪岭,时而露出冰山一角。当距离的阻隔使得昆仑山藏匿起来看不见了,我猜想着她是不是在里面整合着队列的秩序?当车轮的速度使得昆仑山跳动起来,我忽然觉得一支严整的卫队正高举着爱好和平的旗帜在巡逻。“觉得”,让我问题丛生,我问司机师傅:“前面又是什么山?”

“昆仑山。”司机师傅回声依旧。

“还是昆仑山啊?半天时间都过去了,还没跳出‘如来’的手心!”我慨叹着昆仑山的长。

“这才是昆仑山的东段,在巴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等到了克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就到了昆仑山的西段。”司机师傅俨然一张活地图,我岂能不读。

“这么长的山脉有多少座山峰?”

“最高的山峰有多高?”

“山峰有名字吗?”

“有人登上去吗?”

“山上除了冰雪还有别的吗?”

我的问题像昆仑山脉一样长,像昆仑山峰一样多,长得让司机师傅来不及回答,多得让司机师傅难以作答。

“你这个娃娃,怎么这么多‘吗’,等到了克州自己去问昆仑山。”

我琢磨着司机师傅的话,没好意思再问,却是打开问匣把这些问题一一储存。没想到,这些储存成了我之后求学路上追逐的最美的梦。

1989年至1992年,是我在新疆师范大学求学的四年,每年往返于克州与乌鲁木齐之间至少有四次,每一次都是昆仑山相伴着我,我追逐着昆仑山,而每一次追逐都让我对昆仑山有新的发现新的喜悦新的希冀,即使是视觉和知识达不到的地方,昆仑山也会为我生出各式各样的神秘,各式各样的美好。

那是个暑假,我乘坐一辆从乌鲁木齐至喀什的大客车回家,与我同车的有一男一女两位外国游客,刚上车时他俩并排坐我前面,没等到开车,那男生就比划着与我换座位,我明白他是想坐在靠车窗的位置方便观景,就这样我与女孩坐在前面。我不会说英语,但我的简单手势这女孩看懂了,她的变调汉语我也听懂了。

这是一对来自加拿大的年轻夫妇,多次利用假期来中国旅游,第一次到北京,第二次到西安,这是第三次准备到喀什。

两个外国人几次不远万里来中国旅游已是令我叹赞,又不远千里车程劳顿到西部边陲访问更是令我叹赏,“热爱中国”的情感一下子拉近了我与这对陌生的加拿大人的距离,我没有理由不为他们导游,没有理由不为他们介绍我敬仰的“昆仑三雄”。

“知道我的家乡在什么地方?”我比划着问加拿大女孩,有意把家乡前面的“第二”一词删掉。她耸耸肩,摇摇头。

“克州阿图什,在昆仑山西部,距离喀什仅四十公里。我的家乡素有‘万山之祖’的称誉。离喀什不远有一座拔地而起的独立山峰,它像一位盘腿而坐的长者泰然端坐在那里,当地人叫它是‘慕士塔格阿塔’,‘慕士’是‘冰’的意思,‘塔格’是‘山’的意思,‘阿塔’是‘父亲’的意思,那就是被人们称为’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山。据说当年玄奘大师去印度取经时,在慕士塔格山近旁停留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可见这‘冰山之父’的性格是何等的亲切友善。”

我的导语跳动着,不,是激动着这个加拿大女孩,她忘情地拍手:“That’swonderful!(太棒了!)“Amamzing!”(太神了!)

热爱,就是这么神奇而伟大,它能一下子使两种不同版本的语言不用翻译便渐融渐通,尽管误处不断,但其本意是确切的——我们都爱恋上了“昆仑三雄”,这爱恋又让我的旅游导语变成了桑梓情愫。

“在我的家乡还有两座与慕士塔格山相连的名山,一座是公格尔山,另一座是公格尔九别山,这三座山鼎立雄踞在昆仑山西段,被称为‘昆仑三雄’。”

“Haveyoubeenupthere?”(你登过?)她两手向上攀爬着问。

我回她个耸肩摇头,却是自豪地告诉她:“别说我,就是国际登山队员也上不去。”

“Why?”(为什么?)

“因为险。公格尔山是‘三雄’中身材最高的一座,7719米,身段呈金字塔形,身躯全部由岩石和冰雪构成。南坡是复杂的冰雪地,北坡是陡尖的峭壁,想征服公格尔山比征服珠穆朗玛峰还难,不少人因试图登上公格尔山而丧生,直到1981年,英国登山队才从南坡首次登上峰顶,而从北坡达到峰顶,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我俨然一个登山队员生动准确的描述着公格尔的雄姿与个性。

她瞠目点头,惊恐佩服之情跃然脸上,继而,她扳着手指数到三问我说:“另一雄?”

“聪明。”我给她竖起拇指,接着说:

“另一雄是公格尔九别山,也称小公格尔。传说是西天九位银装素裹的玉女手拉着手,肩偎着肩站成一排,向世人飒爽着她们的秀美,贞洁着她们的容姿……”

一路上,我就这么津津乐道着“昆仑三雄”,她就这么津津乐闻着“昆仑三雄”,“昆仑三雄”引诱着我们开始了第三天的行程。

清晨,我们从阿克苏出发,不记得汽车行驶了多长时间,只记得我一直在计划着今天该给这加拿大女孩说说在飞机上俯瞰“昆仑三雄”的另一景观:近在咫尺的威严,头戴白雪的盔帽,巍峨矗立的脊梁,冰雕玉琢的仙神……

“Wow!Wow!……(哇哇……)”

一阵惊讶声结束了我的计划,身边的加拿大女孩一边对着窗外喊着“Wow!Look!Look!”(看!看!)。一边搡着我的胳膊,我自是把目光投向车外,送到远处。只这一投一送便把目光锁住了。

说实话,乘车远眺“昆仑三雄”奇景不知有多少次,但眼前的奇景却是第一次目睹,我被震惊了,她被震惊了,她再也坐不住了,抓起我的手几步就跳到车门口。司机师傅连声大喊:

“坐好,别乱动!”

“她急着上厕所。”我急中生智撒了个小谎。

汽车停在了戈壁滩上。跳下车的她面向着西边的昆仑山张开了双臂奔跑了百十米远,有一揽昆仑于怀的架势。那个男生随后也跳下车举起相机“咔嚓”起来。我只是在看,看清楚了,看明白了。

之前史料上的记载,史书上的描述全被眼前的景象诠释着,我情不自禁地拉着加拿大女孩的手,兴奋地指着眼前的奇景对她解说:

“看到前面这片沼泽地了吗?它的深处就是天然气的资源,现在正在开发,远景十分广阔。”

“看到沼泽地周边的戈壁滩上的这些植被了吗?这些植被枯萎后会被泥沙长期淹埋在地下,再经过长期地质作用后会转变成层状的固体,这个固体就是煤。”

我只说了两看,这位加拿大女孩就瞠目结舌,一个“啊”连着一个“啊”,我假装没听见,继续着解说。

“再看远处的昆仑山。半山腰间闪着灰白、灰黑颜色的岩石,就是石灰石,这些石头是制作水泥制作漂白粉的原材料。”

“再顺着腰间往上看,看到一会儿闪着紫红色,一会儿闪着深绿色的岩石了吗?这些岩石就是铜的原材料”

“再往上面看,看到了一闪一闪的赤黄色岩石了吗?那就是黄金的原材料。”

我又说了三看,这位加拿大女孩忽地搂住了我的脖子,送我一个长长的吻。我顺势扯着她的双手轻拍着,以示理解,以示且听再说。

我与女孩双手互握面说:

“‘金生丽水,玉出昆冈’听说没?”我问,女孩摇头回答没。

“这是南朝诗人周兴嗣编的《千字文》里的句子,句中的‘昆冈’就是昆仑山,意思是玉石的发源地就在昆仑山。昆仑山上的玉以和田玉最为著名,你这次去喀什可以选一个啊。”

加拿大女孩激动地摸着手臂,好像昆仑玉已经戴在了手臂上。

我抓着她的手臂同举着指向昆仑山的最高处说:

“‘昆仑山雪山矿泉水’知道吗?”她即刻点头以示知道。

“昆仑山雪山矿泉水的水源就是昆仑山山顶上的这些长年积雪,这些积雪不断地沉降融化后渗入地下岩层,再经过五十年的过滤和矿化,才孕育出不可复制的‘昆仑山雪山矿泉水’。昆仑山雪山矿泉水,原生态纯自然,含有丰富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放心喝吧。”

我恰似一个广告商,专业着广告着昆仑三雄;加拿大女孩恰似一个受众者专心着享受着昆仑三雄。

此时骄阳正似火,把昆仑山山脉染映得光怪陆离,明快强烈,丰富多彩。把昆仑山山体叠加得层层缠绕,错落有致,扑朔迷离,真真是一幅浓墨重彩的不朽画卷。

这就是“昆仑三雄”的伟大——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

这就是“昆仑三雄”的圣洁——储存着自然清纯的玉石水源。

这就是“昆仑三雄”的神奇——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原始本色。

一位大家说过:现代的精致是没有诗意的,真正的诗意在历久不变的原始生态中。就像这,我敬仰的“昆仑三雄”。

“开车啦!”

司机师傅的喊声,清晰了我的解说,唤醒了我们的沉醉,转换了我们的方位,我们手牵着这手,高诵着“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齐光”的诗句,跑进车里,前行在古代玉石丝绸的商道上,奔驰在现代一带一路的通道上。

我为什么首选“昆仑三雄”作为新疆的象征,这算是理由吧!

“昆仑三雄”,就像一本书,最适合用巡礼的方式拜读。是否还可以再读一遍,我不知道,掩卷深思,第一次巡礼的意义我还没有完全读透,我还在重温着这次巡礼的每一个细节。

杭州治癫痫的方法孩子因发烧而抽搐是患上癫痫了吗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