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下脚湾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19:02

午后燥热,下脚湾的红苕地里,藤萝纠缠蔓延,满畦鲜碧。小虫子收拢翅翼,在草茎上晃荡,摇须屈腿,得意非凡,以为整个天地都是自己的。这个秋天,很多人哀叹年成不好,日子艰难。我妈说,都是因为一场雨迟迟不下。天空把云朵收进口袋里,捂得滚烫,却不愿意撒手,一场雨忍了多久,连盼雨的人都忘了。

跳尕子在绿波中弹跳飞跃,追逐嬉戏。若无人惊扰,它们便隐伏暗处,同苕叶混作一色,口齿有力,咀嚼有声,沙沙作响,终日饱食,一片土地被啃得漏洞百出。我妈在下脚湾持镰割藤,手掌里不时会捏着一只跳尕子。这些小怪物把自己包裹在绿萝乡里,来不及逃走,多半被挤压成一堆肉沫。肥腻的身体流淌的液体同植物的绿汁一道,把我妈的手心浸染得劣迹斑斑。

田地遭了稻瘟,一片金黄中层杂着黑灰的污点,十分难看。草垛一树树码下来,飞蛾无处藏身,却又贪慕人间,不肯痛快离去。在夜晚,愤怒燃成大火,群体飞出下脚湾,袭击了小镇。五颜六色的蛾子一遍遍撞击玻璃窗,奋不顾身,不死不休。人们躲在有灯光的房子里,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心头掠过阴影。第二天,早起的清洁工说,大街上扫出来的死蛾子,至少有好几千只。他心里难过,觉得这是不好的预兆。

同跳尕子一样,下脚湾的毛毛虫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下脚湾两面的山坡,远远望去,火燎一样。枞树褪尽了颜色,如琴音暗哑,绿意衰减。灰枯的枝桠上面挂满同色小虫,一串一串,密密麻麻。树身臃肿,像结满了果实,让人毛骨悚然。山风失度,虫躯慵懒无力,足齿紧附树枝,逐渐松弛下来,晃晃悠悠,随着空气荡落下地。它们一律细长青灰色,腰肢丰满,身体柔软,落地便快速蠕动,专捡阴凉地栖息。我们在山脚下扯黄豆,土瘦豆稀。手指仿佛长了眼睛,看见毛毛虫蜷缩在豆茎上酣眠,就马上回避退缩。脚上也似长了眼睛,遇到任何可疑之物,都要连番惊跳。我只好远离了黄豆地,站在高高的土埂上,茫然无措。我妈其实也很忌惮,她躬了身子,长刀缓慢伸出,架在豆叶中,一点一拨,虫子便跌落在地。接着,我妈的动作变得十分快捷,她挖出一勺土,转身就把虫子填住了,用脚踩平,才显得如释重负。一条小虫子被埋进黑暗之国,要如何逃生,无人追究。它妨碍我们的生活,我们在伤害它时,坦然从容,不用心怀罪恶。对于下脚湾的土地,谁都认为自己才是主人,拥有不可置疑的支配权。

月光落到下脚湾时,我们都睡了。关在笼里的小兔子觉得自己太过贪吃,它陷入自责和惶恐之中。小兔子感到胃里装得不是甜美可口的绿叶菜,而是一大颗火球。胃在剧烈地灼烧,小兔子全身痉挛,痛苦不堪。它在笼子里打滚翻腾,它的挣扎被暗夜消声,痛苦成了哑剧。星空明亮而沉默,小兔子合上了忧伤的眼睑。只有睡在外间的姐姐翻身时低语了一句:老鼠子太讨嫌了。房子阴影处,大老鼠拼命用爪子挠门,嘴里发出痛苦尖细的声音。它发现徒劳无功,便用身子撞击,一下一下,不计后果。这个让所有生灵不幸的晚上,同样让大老鼠变得悲惨,它最爱的孩子掉进了水缸。这完全是小老鼠咎由自取,它贪玩、喜欢一切危险刺激的游戏。为此,它把母亲的警告当成了耳旁风。小老鼠在水缸上面的顶棚里嬉戏,在横梁上来回奔跑,最终落入绝望的深渊。深夜里,就像无人知道小兔子的命运一样,也无人知道老鼠母亲的痛苦和疯狂。这些情景,只出现在梦里,我坚信它真实无比。可等我醒来后,我又忘记了这一切,包括这位可怜的母亲。

黎明之后,天色大亮。枇杷滴翠,芭蕉凝碧,天地明朗起来。仿佛下脚湾并不需要雨水一样,世间万物,一切自有安排。小兔子的死,最先被一只小公鸡发现。它第一个踱出院子,站在芙蓉树下,练习晨鸣。抬头收胸,扭腰侧颈,为了不伤害年轻的骄傲,努力模仿着成人世界。但是它的鸣声出腔后失去了力道,半道上拐弯发岔,充满了怯弱和稚嫩,并未如它所意料那样清越、嘹亮,气势逼人,倾倒天下。

小公鸡沮丧万分,它唯一的忠实听众躺在兔笼里,安静如初,姿势僵硬,没有照常颌首呼应。小公鸡很快就发现了异样,慌乱的啼叫不受控制,从它嘴里连续不断冲出来。两分钟内,一场死亡被小公鸡宣告天下。牛停止反刍和甩尾,在牛栏里凝神倾听;猪的呼噜声突然轻了几分,猪圈里出现短暂的空白。鸭子站在水田里,谷垛边;白鹅半浮在池塘里、草茎中;公鸡飞到屋檩子上,梅李树上;母鸡蹲在鸡窝里,竹篱笆下。它们一起喊叫起来:哞哞、哼哼、嘎嘎、喔喔、咯咯。为小兔子举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豪华葬礼,就连老狗黑花都依靠门墙艰难站立起来,竖立双耳,发出苍老悲怆的叫声。

我们情绪激动,扔了老鼠那泡得发白发胀的尸体,清洗了水缸,顾不上吃早饭,就开始讨论兔子的死因来。先责骂几个淘气的孩子,他们热衷给兔子喂食物,若无人呵斥,他们会一直喂下去。但很快就发现,兔子不是撑死的,它中了毒。姐姐做检讨,昨晚临睡前,她给小兔子喂过几片没洗的菜叶。人的情感常因死亡变得柔软、细腻。这只兔子像云中来客,某一日突然降临,跟姐姐在四层楼顶骤然相见,它毛发干瘪,瘦小疲惫,眼神哀伤。它是家养之物,大概从樊笼里逃离不久。我们舍不得将它放归山林,它注定没有自由,住进另一个樊笼。我爸特地为它做了宽敞舒适的巢穴,我妈频繁从山中为它采集红薯叶、黄豆叶。一个鲜嫩甜脆,一个清香柔绵,一日日将它养得肥胖可掬。毛发油亮艳丽,像一簇黄色的火焰,笼子里满是灼灼夺目的光辉。惹得小公鸡心醉神迷,在它笼边整日缱绻缠绵,徘徊不去。

如今,这团火焰独自熄灭在下脚湾的月光下,无人呼救。我们望着锅里煮熟的菜肴,凛然生畏,不敢下箸。我们的胃已被驯化,变得宽容迟钝,吃进去多少残留物,罔昧不知。比较起来,小兔子的胃更加敏感纤细,它比人类活得高傲。我们坐在餐桌边,感到万分羞愧,觉得自己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浑身充满污秽之气。

小兔子的意外陨落,并没扰乱日常视线。我们把目光结集起来,暗中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铺下了邪恶的陷阱静静等待另一场死亡跌进下脚湾。

如常的日子,一些人依然显得年轻,一些人却突然老了。有些事并不听从人的意愿,而是服从另外一种神秘力量的安排。几乎所有的疾病不约而同袭击了一副倔强的肉身。听到舅公病倒住院的消息时,我们大吃一惊,才恍然发觉,这个人已经八十岁了,比我们想象得更老更虚弱。时光的流逝也是个人的损失,岁月没有优待任何人。

犹如瓜果熟透,随时会掉落,我们一旦意识到舅公的苍老,他就好像一刻也不愿在人间停留,准备着马上咽下那口气息,随时起身去下脚湾。幸好,外地的侄儿孙辈陆续赶回了家,大家打着地铺守在他身边,预备在第一时间迎接死亡。第一日过去,第二日过去,第三日过去,那口气依然没落下。第六日,我回家去看他,多日没进食的他在床上缩成了一小截干枯的木头,已经丧失了意识。他像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像,我无法把他看成一个骨肉均匀,具体、有重量的人。

十多日过去,舅公的胸口始终温热,那口气一直无法落下。像这场能给下脚湾带来福祉的雨水一样,迟迟不肯降临。时间一长,人人疲乏,精神倦怠,对等待死亡失去信心。一日三餐,从集市上买来好酒好菜,分桌吃饭。为打发漫长无聊的时间,支起了麻将台,牌桌子。舅公去下脚湾的过程渐渐变成事故,这个场景充满了悖论,人们为承受悲伤的死亡,而不得不纵情狂欢。

一个堂叔精于卜算,深信自己有一种神秘的预知能力。他掐完十个指头,闭目核实一番后说,两个凶日里,舅公能打过第一个,绝打不过第二个。第一个凶日,热得难堪,人人抱怨天气和时间。我们从红苕地黄豆地回家,把饭菜摆在坪坝里吃。刚吃下几口,就有稀疏的雨粒溅落在汤盘里。紧接着,从舅公家里,传来急促的鞭炮声。父亲急忙放下碗筷说,你舅公走了。大家松了口气,雨落下来就好,地里有水了,山上的枞树复活了,死亡不再是一场悬案。舅公终于顺利地变成了下脚湾人。

为离去的人寻找归属是件很伤脑筋的事情。下脚湾不葬夭折的人。不幸亡故的孩子,涨大水时,随手扔进门前小溪,轻易就叫河水打走了。人们核算,不出三个时辰,那孩子就会漂向李家湾。作短暂停留后,在漩涡里徘徊一瞬,然后一泻千里。出了李家湾,离开故土湘西,便到了重庆地界,就再也寻不着回家的路了。万千溪水汇集成大江大河,足够容纳一个冤屈的亡灵。不知什么缘故,成年人才有资格住在下脚湾。我猜想,不是下脚湾不够宽和仁厚,而是小溪太窄了,没有能力运载这么沉重的负担。尤其现在,河水逐年干涸,连只出意外的小鸭子也无法送走。

二零零九年五月,堂姐成为下脚湾人。那是下脚湾最下面的土地。一片苞谷地,由我父母栽种。肥壮油绿的苞谷杆,上面垂挂着沉甸甸的穗子,没来得及成熟,被父辈毫无怜惜地砍倒在地,准时夭折。花叶残败,汁液四溅,掺着泪水雨水,下脚湾被前来送别的人踩在脚下,遍地狼藉。人们悲伤不已,难以兼顾他者的命运。那些年轻的庄稼,突然失去生命,失去一株植物活在下脚湾的幸福。那一刻,我捂着胸口痛得直不起腰来。二零一四年七月,一位堂兄病逝,他正值壮年,有一张极其英俊儒雅的面孔。可惜这张脸因病痛折磨,扭曲到变形,他瘦成了一副骨头。埋葬他的早晨,暴雨如注,天地不明。我躺在床上,蒙头大睡。睡梦中,人们抬着他,淋着雨水,循着道士先生的锣鼓,将他送去下脚湾。

一个寨子,总有一处地方令人敬畏和忌惮。那个地方就是下脚湾,下脚湾住得全是亡灵。它是一道山湾,离寨子不远不近。土丘随着坡度纵深,一级级抬高。山湾里有古老的树木和各种植物,阴郁少见天日。下脚湾里也曾经种满了庄稼,苞谷、红苕、洋芋、油菜,各种蔬菜,还有葱姜蒜。它们长得饱满,对得起福泽深厚的土壤。下脚湾每天都很热闹,适合我们毕生在此刨种日子。耕牛、农具、种子、呼吸声、飞鸟、眠虫、还有风日月,每天准时走向这里。

下脚湾的命运在一夕之间陡然生变。一个壮年汉子抛下妻儿,好端端地吃进大瓶农药。他的家族请来风水先生,经过激烈争吵,最终决定将他葬在下脚湾。把凶死的人埋进口碑极好的庄稼地,旁人很有异议。奈何他兄弟七人,家族庞大,俱是敢怒不敢言。坟地自动多了界限,它的周围无人栽种。下脚湾从此成为亡灵的故乡。

那以后,有在路上挑担突然倒地暴亡的;有在屋上检瓦,一脚踩空,脑壳恰好磕在坚硬石头上的;还有被疯狗咬伤,得疯病的;也有好端端睡下去一觉不醒的。既然有了先例,那就不用发愁,谁家在下脚湾没有一块好土地呢。下脚湾的土地不再长庄稼,而是种亡灵。坟群林立,阴气森森。一湾亡灵,虽然老实沉默,仍然叫人害怕。飞鸟、眠虫和风按照惯例朝此集中。但牛不来了,锄头和背篓也不来了。大白天,孤身一人是不敢在此说话的,谁也没有胆量让一群鬼魂相伴。下脚湾成了没有阳光的地方,少了人的呼吸声。

对下脚湾,人们不约而同有了默契。看向那里的目光始终畏惧躲闪。黄昏以后,不应该带孩子过路。熟睡的孩子,头上要倒搭一条妇人的裤子辟邪。走夜路的人,尽量避免经过下脚湾。从我记事起,下脚湾人一直安分守己,从没出来捣过乱。不知为什么,人们不相信它们。总以为长夜漫漫,它们无事可做,会时常出来打劫,惊扰路人。两个妇人吵架。头脑聪敏,牙尖嘴利的那位开始骂出新花样,“你死后埋下脚湾”,或者“你全家都住下脚湾”。跟“下脚湾”产生勾连,那真就是世上最恶毒的诅咒。听的人无法言语回击,当然要扑上前去拼命。两人扭打一处,扯头发、抠脸皮。叫上儿女或者丈夫,两人战争就因为“下脚湾”变成两家人甚至两族人的战争。若是打累了,又回复到骂战,能靠这字眼对骂三天三夜。

天晓得下脚湾有多大委屈。

夜里很冷,我蜷起身子,缩在棉被下做梦。路上人很少,大家都低头行走,抿紧嘴角,一声不吭。下脚湾如此荒凉破败,好像变了样子,又熟悉又陌生。我在路口彷徨,一眼就看到了舅公。他身形格外瘦小,拄着拐杖,在前面摸索前行,很像一只艰难移动的蚂蚁。他失明十多年了,我担心他会跌倒或者被风吹散,跑去搀扶他,劝他回家。舅公满面凄苦之色,坚持要高笋。这里怎么会有高笋呢?我心里酸涩难忍,答应一定帮他找到高笋。

梦醒时才想起,舅公几个月前住进了下脚湾。人一旦去了那边,就需要戒备和提防。冷不丁下脚湾人就会发出警示,告诉子孙,你什么地方逾矩了。于是在给家里打电话时,我说了这个梦。我妈大吃一惊,说这是舅公在托梦。舅公家门前田里的确长着一大丛高笋,前两天,刚被二姐清理掉。二姐是舅公的儿媳,有次回家碰见她,说起这事来,她显得很无奈。舅公在世时,二姐为了清理田地,几次要砍掉高笋,舅公都拦着。想不到他人去了下脚湾,还要争这个东西。最后,二姐只好又找来几株高笋补种在田边。

武汉靠谱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病?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为什么女性癫痫患者月经期间要多注意呢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