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星月】人间有味是清欢_4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22:00
无破坏:无 阅读:1726发表时间:2015-12-13 23:43:06 摘要:文章以生活事业的忙碌为开篇,中间是一段清淡的欢愉经历,结尾以生活中爱情的纠缠作结束,对比而写。 从牟平城区出发,沿着一条官路,一直往东,便是与威海市相连的姜格庄镇。由于小镇地处沿海岸,风景还算秀丽。市政府招商引资,大力开发此地,欲要重新建造一座小小的城市。   其中有一家华岫建筑公司,被招标以后,便将项目部驻扎在离工地不远的沙湾村边上。现在距离项目部不远的广场之上,一排排后八轮工程车,还有一些挖掘机,铲车,压路机等工程机械,整整齐齐地在那里停着,戎装待发。   不久之后,有一辆大众轿车来到项目部门前缓缓停下,继而下来一个中年男人,一身西装装束,相貌堂堂,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给人一种斯斯文文的感觉。   中年男人望一望大门正开着的项目部,并没有进入,而是沿着正在施工的马路,一直往北,溜达一圈,才又回来。   中年男人进入院内,只见一个青年,大约二十左右岁,染着黄发,虽然身高已经像个大人,但还是一脸的稚气,从厕所内出来。中年男人对那个青年招呼着说:“苏名扬,今天不是都休假一天吗?你又来公司干嘛?”   被唤作苏名扬的小青年无奈地说:“你让我老师过来,我老师非让我一块来。”   说着,二人一前一后进办公室,一首流行乐响彻室内。中年男人又见到一个青年,大约二十三四岁,五官端正,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衬衫,正坐在电脑桌前,不知正玩弄着什么游戏。   中年男人说:“石中驹,你能不能小一点声音?你要将好好的一个项目部,搞成你的KTV吗?”   苏名扬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   石中驹一见中年男人,便笑说:“呵,万经理,你一大早就让我来公司,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   万经理坐向石中驹的对面,说道:“我刚从水道镇过来,明天一早,我们要从那儿,用前四后八工程车,运风化砂,往北面路基上卸,一直卸到海滨路为止。”   “那我今天来干嘛?”石中驹问。   万经理说:“牟平东路,工程车不让过,最近新上任的交警大队长,我们的礼没送到位。”   石中驹说:“那就从昆嵛山正面那一条路过,从龙泉镇绕过来呗。”   “也不行,最近是旅游季,交警查的比较严。我让你过来,是让你现在开车从玉林店南边,往东行,到莒格庄镇,再从葛家,往北来,从晒字,再从界石镇东边绕过来,探一探路况怎么样?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明天一早就从那儿运。”万经理分析着说。   石中驹说:“绕恁远吗?那运费划算吗?”   万经理说:“不是废话吗?距离远,当然费用高,我们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吗?”叹一口气又说:“行,你带着苏名扬,一块玩一趟吧。”   阳光如同瀑布般地从天上泄露,垂向大地。其时虽是初秋景象,但炎热依旧不停地空袭。石中驹驾车,载着苏名扬,行驶在牟平城东路上。未至城区处,再往南行,穿过玉林店,二人往东探索,试图寻到晒字的具体位置?   一条大路如同锦蛇般蜿蜒盘旋在崇山峻岭之间,二人开始对路线茫然,不知该往何处行?苏名扬见此问道:“老师,我们又没有导航仪,你知道路怎么走吗?”   石中驹望一望苏名扬,然后呵呵一笑说:“我们不是有嘴吗?”苏名扬伸一伸舌头,不再问话,开始寻问过路人,且边走边问。   一路行来,大路的北面鲜有人家居住,大都是起伏不断的山脉,松树和柏树负势竞上,苍翠欲滴。唐朝诗人王维曾有诗云: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大概所指便是如此吧!   路的南边,是一条河流,水草参差不齐,其深处,一直飘荡着优美的、重复的旋律,一如佩环碰触,又如俞伯牙指尖弹奏的琴声,从春秋战国传来,飘过唐宋元明清,直到现在。   花儿虽然还有不少,但都已经开到极致,古人云:水满则溢,月盈则亏,自然界的事物如此,估计人的一生行事亦如此吧。   《增广贤文》一书中,有一句话是:近山识鸟音。此时的石中驹便对着悦耳的鸟鸣,心中感慨:“在繁华的闹市,永远见不到鸟儿的踪迹,那一片鸟儿不屑居住的地方,却成为世人一生的追求?哎,我们难道不觉得悲哀吗?”   在石中驹的思索中,二人来到葛家小镇上。在一家商店门口,石中驹下车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找购买两瓶绿茶,经人指点路径,又开车继续行路。   不多时候,二人来到一处地方,只见山景已尽,路边是些许楼房林立,附近村庄布置于此,还有超市、饭店、菜市场等一一铺垫。石中驹从梦幻中脱身,又见小贩嘈杂忙于生意,农人耕种勤于田地。抬望眼,不远处,还有几个老人坐在那儿聊家常,于是苏名扬又下车,到近前询问:“爷爷,我想向您打听一下,晒字在哪里?怎么才能到?”一语说罢,几个老人听后,顿时大笑起来。苏名扬不解的眼神扫描着几位老人,后定格在一个止住笑意的老人身上,细视间,只听那个老人说:“你现在就在晒字,怎么还问晒字在哪里呢?”   苏名扬回眸与石中驹一时相视,木然无语。   天气近停午时分,已是用餐时间。万经理交代的事又不着急,二人谢过几位老人,便就近寻到一家小饭馆。   二人步进馆内,只见室内不大,但饭桌、板凳、茶壶等都很别致,颇有古韵。一对五十岁上下的夫妇,面色和善,洗一洗青菜,收拾一下厨房,在等待着过路人。   晒字村在二零零三年前,是一个独立的乡镇,而后被界石镇纳入,撤镇为村,隶属于威海市。威海市呢,地处山东半岛东北部,北东南三面濒临黄海,所以此地盛产海鲜,当地人善食之。石中驹在江南长大,苏名扬在黄土高坡长大,二人均是异乡人,虽说菜系不合胃口,但此番二人来到此地,亦是入乡随俗,点下几道海鲜名菜,吃上几口。   饭后,那一位烧饭的厨房大叔,点燃一根香烟,吐一口烟圈,随口问道:“你俩是路过呀,还是来办什么事呀?”   石中驹不好言明来意,便笑说:“我俩就是闲来无事,玩一玩。”   大叔说:“那你俩从门口,一直往西,将车停到山脚下,不用买票,可以沿着一条小路,徒步到泰礴顶看一看,什么山呀,海呀,高楼大厦呀,都看得见呐。”   石中驹从小便喜欢伤春悲秋,又喜欢风花雪月,更喜欢稀奇古怪的事物。来到烟台工作后,又早就耳闻登上泰礴顶,一览众山小,沧海眼底收,一时便感觉:昆嵛山不似泰山,胜似泰山。既然如此,石中驹便付账,带着苏名扬一同往昆嵛山山脚下而来。   俗话讲,望山跑死马,果然此言非虚,不过是眼前景象,竟然开车七八分钟后,二人才来到山脚下。将车停在路旁的空旷处。下车,两人沿着一条幽径,不知经过几世的草木生长,才显出其幽,亦不知经过几代人的踩踏,才有今天的小路,迂迂回回地通向山顶处。山间草丛凌乱一地,特别是狗尾巴草,仍旧谦逊得如同古圣人一样。人生事业在乎一个‘勤’字,而人之根本,则在于‘谦逊’二字,渺小郑州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的山间一棵小草,尚且如此,何况是我们人类呢?   另有一只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哪几种方法呢白色的蝴蝶,在此翩翩起舞,形单影只,迷惘着不知飞向哪里?见到二人时,便飞到二人跟前,迟迟不曾离开,似乎在问春何在?可否唤取同相住?   石中驹摇一摇头,以示不知,蝴蝶又失落地飞向深山处。   山路陡峭,至半腰处时,石中驹望一望嵯峨的山脉,似乎是笔直地插向云霄,心中想到:“总是不爱运动,天天坐着玩游戏,山那么高,现在就大汗淋漓,怎么往上爬呀?”   念叨此处,石中驹便坐在旁边的石块上,气喘吁吁。苏名扬心中早已生怯,不停地说道:“山中的居民,那么大年纪,是怎么爬上泰礴顶的呢?”一脸的不相信,仿佛觉得是大叔在骗人。   石中驹没有回答苏名扬,而是迎着微风,高瞻远瞩。一时发现东南边的山麓处,有一水流缓缓,附近支流潺潺,万流归一,汇聚一处,焉成小湖。   石中驹大喜过望,说道:“我们到那边玩一玩吧,下次从正面再上泰礴顶。”说罢,便移步上前。   苏名扬一时反应过来,紧紧跟随着,说道:“你怎么半途而废呀?”   石中驹一边拨开交错的乱枝,一边走着,慢条斯理地说:“古有王子猷雪夜访戴,今有我石中驹攀登泰礴顶,我俩皆是乘兴而来,兴尽而归,何来什么遗憾呢?”   二人亦师亦友,个性本就有相通之处,便都兴趣盎然地躲过荆棘横阻,来至目的地。   只见湖形犹如天上十五的明月,岸边为乱石重叠而成。湖的周围,有三两棵梨树,硕果累累挂满枝头,色泽发青,不为成熟。湖水清如明镜,仿似银河落九天而成。青蛙蹦蹦跳跳,并不蹿入水中。湖内的一角还有几株菡萏,两三只古生有的红蜻蜓立在上面,荷叶的清香,荷花的异馥,溶进湖水中。更有螽斯百叫无绝,太阳越是毒辣,螽斯越是叫得歇斯底里,仿似自己要在短暂的生命里,试图活出多一些意义一样。   此时的石中驹不觉怔怔出神:犹记儿时,在老家的田地里,黄豆植株直立,且有分枝,高度从几厘米一直长到一米以上时,都时常有螽斯鸣叫。石中驹潜伏在太阳下,以捕捉为乐,获取后,便放在用秫秸编制的牢笼里。有的螽斯的寿命可以送走秋季,迎来冬雪,但不会超过除夕。   一阵蝉鸣送来的热天气,金风不胜力。上山,下山的来回路途跋涉,已致二人既累且乏。石中驹弯下腰身,用手指试一试水温,顿觉暖于肌肤。   石中驹突发奇想,迅速地解衣宽带,赤身裸体,跳入水中。别来清爽,瞬间袭击石中驹的周身百骸,仿佛每一寸肌体,都感觉十分的舒服。石中驹嘴角扯一抹弧度,坐在水中岸边的石阶上,享受日光。   一旁的苏名扬,见老师如此舒适,亦是脱衣松带,来到水中,与石中驹坐在一起。   天上的蔚蓝,泼洒到满山遍野,与大地融合成绿的海洋,逼进二人的眼眶。耳畔婉转的鸟鸣,按摩着耳轮。阵阵花香,钻进鼻孔。身泡在山泉之中,此时的二人俨然忘却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大概一节课的时间后,二人慵懒地上岸穿衣。只见石中驹解下手臂上的一条红线,拴在湖边的别枝上后,二人才依依不舍地来寻下山路。   约莫半个钟头后,二人快来到山脚下的平地时,石中驹站定,向山上远眺,隐约间惊奇地看见西南边的山半腰处,有屋所四五间,隐藏在树海中,若隐若现。   石中驹瞧一瞧钟表,说道:“名扬,时间还早,我们一块到那个房屋前,看一看是个什么地方?”   苏名扬一向喜欢与老师一起做事,便欣然前往,一探究竟。   沿着一条通往房屋的小路,二人走着走着,却见一条山溪从山上流下来,漫过小路。二人只好褪下休闲鞋,赤脚逆水而上,水甚清浅,仅仅淹没脚踝,水尤清冽,颇使人感觉清爽。   二人动作甚巨,一些小鱼儿,撒腿跑开,青蛙肆虐起来,蝈蝈闭口不言,还有一些灰色、青色、蓝色的蚂蚱乱飞一处。二人有说有笑,似乎正在打破一个沉寂的世界。   行过水路,二人便坐在石块上,重新穿上休闲鞋。近屋所十余米时,一阵阵犬吠传来。二人沿着天然的台阶而上,至门前处,只见一个老人正坐在那儿的一棵大树下的石凳上,手中拿着蒲扇,引着千秋快哉风,发须皆白且飘起来。灰色的中山装,略有古朴意。   老人皱纹很少,一副慈眉善目的面貌,看见二人时,微微一笑,说道:“你俩从哪儿来呀?”声音圆润,若不见其貌,还以为是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在说话呢。   石中驹恭敬地说:“我们从市里来,本来想上泰礴顶瞧一瞧,可是太高,不好爬,就没上,碰巧看见您的房屋,就好奇,误闯进来,还恳请爷爷不要见怪。”   老人笑声愈发响亮,客气地说:“说哪来话呀?快来,进屋来,爷爷给你俩泡一杯茶水喝。”   说罢,二人跟着老人进屋舍而谈。   小小院落,门虚掩着。三间主房,两间偏房,令有两个帐篷,一间厕所。除却帐篷是林木搭建而成,其余全是石砌而垒。一个帐篷底下,堆放着锄头,水担,木掀等种地工具;还有一个帐篷底下,是一些牛粪,还有一个牛槽,显然是养牛所用的地方。   三人走进堂屋,只见客厅里摆设甚是简单。长方木桌,靠北墙而立,上面还堆放着几盘果实。再往上面墙壁上,还有一张斑驳的宋朝山水画。一个长椅,靠东墙而放。   此时老人沏茶而就,泻上三杯,递于二人。老人又自己端起一杯,凑到嘴边小啜。   石中驹品上一口,觉得此茶,清爽浓醇,香气悠远,便问老人:“爷爷,您的茶真好喝,不知叫什么名字?”   老人呵呵一笑说道:“是我爷爷曾经告诉我的山中的一种草,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我认得它,每到夏天结束,我就采摘一些过来,再清炒,烘焙,摊凉,而后用山泉水泡着喝。”   石中驹心中暗道:“唐朝茶圣陆羽所著的《茶经》中,便指出泡茶之水: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此话果然不假呀。”   苏名扬不懂茶道,一饮而尽,觉得苦涩,四周望一望无别人,便问老人说:“爷爷,就你一个人住吗?”   老人平静地说:“是呀,我爷爷住过我父亲住,现在轮到我住,如此算来,我已在此地居住快七十年喽。我不买东西,一般很少下山。”   两个青年,听老人一说,不约而同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觉十分的惊讶。 共 649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