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丹枫】云飘来飘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21:40
很早之前,这儿就是片坟地,埋了好多死人。人从这里过时,无论白天晚上都得打着灯笼,倘若走到一半,灯笼里边没接上茬,熄了,过客不许再往前走一步,都得按魂灵的意思规规矩矩退回去。从哪来,回哪去,多要紧地事儿都得先搁下!哪怕是要传达皇家诰令,在这种情形下,也得让族长带领大家去祠堂恭恭敬敬烧一炷香,额外找上七八个人打着火把结伴而过。偏偏附近只有这片坟地是通往县城的捷径,大河在前面拦着,想绕弯都不行。
   鲁西南某村的荒野,时常冒着浓烟与邪气,而邪气又被一柱柱香火逼退,这儿的人们才有了通往外界的一线光明。愚昧的乡民对着地下的白骨不住地祈祷,希望他们还是安心地呆在黄土堆里边,别出来捣乱了。假如白骨有知,也会免不了希望上面的人们早点忘了他们,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在生前就被人遗忘。
   小禾经常偷偷半夜爬起来,跑到村后头的土堤,远远眺望坟地,他时常看见飘忽不定的蓝火优雅地在荒野里跳舞,照亮了周围一簇簇野草。地下的灵魂不甘心被掩埋,变着法子想逃出生天,可惜身躯太过沉重——灵魂终究不舍得它所栖身的开始发黑的骨骼和雕镂精美的棺椁,只能无力地舞着,舞着舞着掩袖哭泣,哭声幽然动听。每到这时,小禾都会知趣地离开,他还未学会欣赏别人发自灵魂深处的窘态,他希望自己不至于学会。
   小禾今天起得很晚,他不光今天起得晚,昨天和前天也是这样。屋子里很黑,窗户忽明忽暗,他想要起床了。外面灰蒙蒙的,附近工厂肆无忌惮地吐着黑烟,把村子围住了。奶奶不紧不慢地向猪食槽加草料,抬起眼皮看了看他,说:“小,帮奶奶捶捶背,奶奶累了。”小禾轻轻捶着,奶奶觉得太轻,说:“我的孩儿,你咋不知道心疼奶奶,挠痒痒的劲儿都不舍得使在奶奶身上。”小禾鼻子一酸,一拳一拳狠狠砸下去。他不是有意发泄,他是想他妈了。他妈帮他挠背时总是太轻,犹如隔靴搔痒。小禾妈妈如果活着,也许会给他添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这样,她就不会在临死之前还止不住地为她的傻儿子担心。他爹也会在家里踏踏实实,绝不会喝醉酒跟乡邻动刀子让警察给抓去。小禾觉得自己是个罪孽,不如不出现的好。他爹很疼他,他知道爸爸绝不会因为他是个傻子就给他臭脸看,尽管他的亲爹一喝醉酒就到处惹是生非,他还是觉得自己的爸爸是天下最好的爸爸,比乐乐他们家的爸爸都强。乐乐的爸爸只知道看他儿子的衣服上有没有沾上泥土,要是乐乐身上沾上了土,他爹就得暴跳如雷,用伺候了半辈子泥土的手毫不留情呼和浩特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地在乐乐脸上留下五个鲜明的手指印。
   村里的泥土越来越不能养庄稼了,村里人不止一次开着农用三轮车扛着红旗去县里上访,村旁工厂的老板忙着准备各种材料,来证明自己的造纸厂简直连二氧化碳都没超标排放过,“更不要说什么铬啊砷啊汞啊什么的啦,全都是他妈放屁,放屁。农村人真难缠,素质真低,真拿他们没办法。”他啜吸着小瓷杯里发青的茶水,眼睛扫着助理胸前的曲线。女助理的眼很圆,不过她时常把它眯着,让自己看起来像只纯正的波斯猫。“老总,还为这事操心,当心累着了,让小田他们办就好了嘛,还要您老亲自动手。”老板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一样,说:“你不懂,这事可大可小。你看不出谁长了反骨,万一被人黑一把,我的家业就完了蛋了。你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没准,是我的人想咬我一口。”助理马上流露出很无知的表情,不住地点着头。
武汉哪家医院看得好癫痫病>   地里的土壤呈现出灰黑的颜色,小禾蹲在田埂上,看蚂蚁忙忙碌碌进进出出。一辈子围着家门打转儿,连抬头看看天空的时间都没有,活得真可怜。连天上变来变去的云都看不到。小禾顶爱看云,因此惧怕衰老,老了的人眼睛都不好,看不清楚东西,就像乐乐的奶奶,穿针眼都得叫乐乐帮忙。“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天上的云离人那样远,还怎么看呢?”他一度不敢入睡,生怕过来就再也看不见东西。入睡之前,他不时睁开眼,通过窗口的玻璃辨认星光。他记得那是个冬天的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早早上床,隔壁电视机吵闹的声音隐隐约约传进他的耳朵,他把一只耳朵贴在被褥上,用右手堵住另一只耳朵。这样过了好久,他觉得嘴巴有些干,咂吧了几下,微微把眼睁开了条缝,他发觉星光不见了。他感到后背直冒凉气,头顶则像被凉水浇透了,他在一片漆黑中倍感恐惧,一时竟忘了哭,一下蹦到地上,冰凉的水泥地传来刺骨的寒意。但他顾不得了,他要找光,光呢?光明呢?他这才想起来哭,不哭又能怎样呢?哭吧。他仰起头,放声啼哭。家人听到哭声火速赶来,手电筒的光芒制止了他的哭泣。随之而来的更明亮的由三十五瓦的白炽灯发出的光芒让他感到幸福,他的眼被强光刺激的几乎睁不开,只是默默垂下愉快的热泪。
   他自打出生后并未说过一句话,家里人带他到镇上的医院,一路上他对快速奔跑的树木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他甚至饶有兴致地想抒发自己的感受。要不是她妈妈及时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使他意识到自己是个不会说话的傻子,他就要开口了。
   医生很仔细地给小禾做了各项检查,认为他的声带绝对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小禾是脑子有问题。医生建议他的父母带他查查精神科和脑科,不过医生又说他们医院在这两方面很不在行,最好带小孩子去市里的医院看一下。市里的医生认为,小禾患上河北看癫痫的好医院了一种罕见的机能失调症,大脑的感官功能异常,目前没有成功治愈的先例。他建议小禾的父母带他到北京的康复中心进行治疗,不过年费很可观也很惊人。
   小禾的妈妈哭了好久,她在出车祸之前一直积极向亲友筹借医药费,吃了好多顿闭门羹。她出车祸那天天上下着雨,她那天原本是要进县城找亲戚借钱,可城里的亲戚比乡下的更刻薄,直接对她说,这种孩子治了也是白治,白白浪费钱。她看着对方高高在上的鼻孔,突然情绪失控,吼道:“你的娃儿要是这样,你治不治?”她被请出了大门,失神地在大街走着,直到那辆卡车从她身上碾压过去。司机正常行驶,没闯红灯,没喝酒,他觉得自己才是最冤枉的。最后法院判小禾妈妈负全责,司机只负担民事赔偿责任,赔了两万块,那个倒霉司机心疼得直掉眼泪,同时也庆幸小禾妈妈的家乡平均收入极低,不然他就有大麻烦了。
   小禾知道妈妈死了,妈妈死的很难过,他也很难过,但是再难也得活下去呀,所以他没有跟妈妈一起离开人世。妈妈的坟头在古坟地最西头,也就是最靠近村里的那头。小禾妈妈下葬那天,小禾爸爸喝了好多酒,喝得酩酊大醉,小禾记得爸爸好像从那以后就一直醉着,直到警察把爸爸带走,他很想说句话为爸爸辩解一下,爸爸是因为村里叔叔说了自己的玩笑话才动手捅人,完全是因为自己和酒精的作用,要抓就抓小禾吧,顺便把卖酒的都抓起来。但是小禾没开口,他要是不是个不会说话的傻子,妈妈就不会死了。小禾的妈妈死了,因为小禾是个不会说话的傻子。小禾想得脑袋痛,究竟是因为小禾是个傻子,妈妈才会死,还是因为妈妈死了,所以小禾才会是个傻子?想了想,小禾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傻子就是傻子,只有傻子才会想这些问题。后来又有许多镁光灯来到小禾家,小禾知道,那些好心人不来看他,而是来看傻子——看一个没娘的傻子。奶奶只是哭,他很想说奶奶你别哭了,可是看到那些从城里来的人很欣赏奶奶哭泣,他就把话头咽进了肚子。噢,原来他们是来看傻子的奶奶如何哭泣的。
   好心人每年都会走马观花般看一看小禾这个傻子,顺便丢下几袋白面和五百元钱。小禾看他们,他们就说:“啧啧,这个孩子真可怜。”小禾听了很难过,自己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可怜的人,他有些想不通,但是看了一会云,他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事抛到脑后了。
   天上的白云变来变去,倏忽不定。小禾羡慕它们能来去自如,而自己只能呆在这里做一个傻子。工厂的浓烟终于遮住了阳光,云彩逃走了,不愿再来。小禾失去了他的天空,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没用了。他每天呆呆地立在门口,看鸟儿飞来飞去却无处安家立命。树上也没有树叶,只是蒙了层厚厚的尘埃。小禾的奶奶总是喘个不停,终于有一天,她再也喘不过来气了。
   小禾看人们匆匆把奶奶抬进急救车,他明白,奶奶也要走了。他疯狂地跑出家门,跑到了坟地,他拼命地跑。一面跑,一面时不时仰望天空。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他不停地跑,一直跑到夕阳在他身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寒风中的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他知道,自己找不到云彩,找不到星光---也找不到亲人了。他最后的光明也没有了,他向坟地远远地望去,地下的灵魂又在浅吟低唱。他仔细地听着,在萧萧的风中,在一片黑暗中静静分辨。他听见妈妈也在歌唱,在呼唤他。
   人们找了好久,在坟地对面的河滩上找到了小禾,他睡得很安详。人们奇怪他是怎样过的河。县里决定把他送进收容所,在那里他还能学点东西。他看看大家,想问,城里有云吗?他没有问,人们纷纷叹气,说娃的命真苦。
   小禾只想知道,城里到底有没有云。他费力地透过专车的茶色玻璃凝望天空,突然,一滴热泪缓缓滑过他的脸颊流进了衣领。 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

共 34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