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aqts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故土依旧,难寻青葱岁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39:08

在我的人生中总有一味,就像是野葱散发出来的,有股清香,有股泼辣。三十多年后,我竟然又想去寻找,去寻找那处散发在心灵深处的念想……

在睡梦中,我常会梦到从大山深处飘出的一阵阵炮烟,连着几声急促的警报声,正在山腰干活的人们飞快地向着几个矮矮的洞跑去。要放炮了,井下又开始作业了,这里是矿山,说得清楚一点是一座生产铁矿石精粉的矿山,座落在漓渚镇镜内,简称“漓铁”。

73年的夏天,我从余姚乡下来到绍兴这个陌生的地方。父亲的宿舍是一间只有十二平方米的房子,里面很干净,放着一张木板床,一个脸盆架子,架子上放着一只脸盆,横档上搭着一条毛巾,床对面的小桌子上有几只搪瓷碗。那时的我非常瘦小,碰到陌生人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呆呆地望着。一个剃着光头的小男孩从隔壁的房中走了出来,被父亲叫住了:“小勤勤,来认识一下,这个是我大女儿波波。”

勤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去拿了一根冰棍出来,这是我吃到的人生中的第一根冰棍,凉凉的,真好吃。我望向他,朝他友好地笑了笑,他哈哈笑道:“不要误会,我是个女孩!”我在心里嘀咕:“女孩干嘛要剃光头?”

勤跟我亲如姐妹,每一次去附近走动她都会带上我。

满山青翠,苦竹遍野的山脚下有一处简易的房屋,住着三三两两几户人家。在我的记忆中,其中一间便是我的同学章兴夫的家。我经常跟着勤去他家,第一次看到他家的墙壁上画着竹子和荷的山水画,我就打心眼里佩服,用手摸着画得像模像样的荷花,我心里很羡慕,虽然我对这位男同学不是很熟悉,但是对他的才华是非常欣赏的。

从章同学家到我们住的职工宿舍区步行大约需要二十多分钟,我和勤经常去离放炮区很近的地方挖野山笋和采野草莓,对于那边的一草一木还玩出了感情,每到星期六下午学校放学后,就赶去那里玩。

我的父母说那边比较危险,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让我们去玩了,后来听说章同学的家搬迁到了另外的地方。

在漓铁的学生生涯中,我有两位最好的老师,一位就是小学班主任陈幼云老师,她总是烫着大波浪短发,踩着高跟鞋,是一位多才多艺又非常美丽温柔的女子。她会弹琴、会唱歌、会跳舞,我们都特别喜欢上她的课。

第二位好老师,当然是初中的班主任阮美凤老师。阮老师最大的优点就是热情和直爽。她是绍兴城里头人,教我们数学的。记得初一时的单元测试,我考了个不及格,就被她说了一通。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汗颜,小学时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怎么上了初中竟然考出不及格的分数。原因当然有的,不是我早恋,我从来没想过这两个字,而是我迷上了画画,画什么呢?是古代的女子,也就是仕女图。

我迷恋到在书本上画古代女子的头,每本书上几乎都有这种头像。我想戒掉,但是怎么都不行,为此我妈骂过我好多次。直到有一天,阮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做思想工作,我才猛然清醒了。我很感激阮老师,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好老师,知道哪个学生的优缺点,也乐于管教。

阿青班长是我从一年级到初三毕业的班长,我们同窗共八年整。她是一位对做任何事都追求完美的人,而我从不强求,有点懒散。在漓铁这个矿区,双职工家庭和那些单职工家庭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我的眼中,阿青是高高在上的,生活优越,父母都有工资。我母亲是个乡下人,我很自卑,所以我一直默默无闻。

遇到菲是在小学四年级的一天,她疏着马尾辫,刘海好像是一刀齐,喜欢穿一件紫色的毛衣。我也很喜欢她的这件毛衣,终于有一天我如愿以偿也穿上了和她一样颜色的毛衣,那是我求老妈新编的。菲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她有记日记的好习惯,班主任陈老师要求我们向她学习,每天都要写日记。

对于作文我是不喜欢的,我的作文就不可能被陈老师看中贴在后面的作文墙上。我有一位好朋友叫莉,她是个写作高手,得过校二等奖,后来来了菲,我的崇拜对象就变成了她。

菲是我的崇拜对象,我只能暗自努力。无意中,我的一篇《小蚂蚁》引起了语文老师顾旭明的注意,从此我也就有了向同学炫耀的资本,我的豆腐干小文还被贴到了后面的作文墙上。

菲是一个低调大度的女子,从我认识她的一天起,她做过的好事数不胜数,但她从不说出来。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最想感恩的同学。

任博是个学霸,也是我们女同学心目中的偶像。他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为人也很低调。这样一个在班级中不太言语的同学,有一天写了一篇文章,说他的父亲出国了,我们都以为是吹牛,那个年头出国的人员有几个呀?何况是漓铁的职工,能出国公干吗?后来我们问他是不是真的呀,他说当然是真的,那个国家叫乌干达,他父亲作为电工师傅是去授外的。

有一年夏天,西瓜成熟的季节,司怀忠跟我俩说去附近农村地里偷个西瓜来给我们吃,我俩举双手赞成。过了好久,等的花儿都要谢了时,终于等到他身怀两个“肉弹”来了,他怕被人看到,就把西瓜藏在工作衣里回来的。急急地拿刀切开了西瓜,却是个白瓤,第二个也是白的。我们干瞪眼,只能看不能吃。

还有一次下大雨我们骑车回家,刚骑到解放水库这边,有只流浪猫叫了一声,天上又炸了一个响雷,怀忠就不想继续骑了,他要躲雨,东找西找,有个雨棚模样的竹子凉亭,要在那里呆一会儿,害得我和葵仙连连催促他快走,他却说了一句:“你们俩没听到鬼叫声吗?”刚才的猫叫声被他说成了鬼叫声,他的胆子也够小的,我回了一句:“我两只手都是横掌,鬼怕我的,快走吧!”

“哈哈!”他被我逗笑了,恐惧感顿时就消失了。

……

青葱岁月,我们笑过、哭过、爱过,也奋斗过,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三十多年过去了,漓铁的点点滴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矿校的老师、同学们,你们的音容笑貌,永远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里……

沈阳到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西安癫痫病哪看的好福州癫痫医院的排行榜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